Chinese Taipei? 以台灣之名參加2020東京奧運!
支持「一邊一國行動黨」;邁向正名制憲、獨立建國
總統蔡英文執政4年,最大貢獻是讓「台獨」泡沫化?
228Net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照片走廊 -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制憲正名台灣國 - 來自台灣神黃信介的啟示
 
228.Net.Tw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關於正義這檔子事
228.Net.Tw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聖山紀事
聖山教育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4676655
關於正義這檔子事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同修的文章感言
作者 張銘祐 | 贊升   
2011-12-01

回想小時候的父親給我很深刻的教育,因為父親在南投做生意,做的算不錯其實是產品的品質與售後服務,價格自然不是最便宜,因為他堅持一分錢一分貨,如果要便宜他做不下手,這是我父親對他工作的堅持,就算倒貼他也要接近完美的門窗品質,所以他不喜歡被殺價而且也殺不下來,但是生意依舊做得很好。

父親就是這一點堅持讓我長大後相當佩服,自然客源廣認識的人就廣,在人際交接的線上,父親樂於幫很多人處理事情,有什們困難的人會到我們家找父親,我依稀記得他早上坐在涼亭看報紙,很多人在這時候會到我們家附近散步,我總是在早上的吵雜聲驚醒,這是父親在幫忙那些鄉親解決事情的聲音,比方後面有人家失火,來找父親協助後續的事情,得知是一位單親母親他就會付諸行動,四處找朋友協助她,那天他的工作就擱在一旁,每次逛夜市或廟會他總是一路招呼寒暄,這是我對 父親的印象,每次選舉附近的村里長就會來問父親會支持誰,他們必然隨從父親,他用他的「正義」建立了他的生意人脈,他給我這樣的教育。

在國中時我讀到張炎憲教授與李筱峰教授的書籍,老實說我的成績真的很差也讓父親很苦惱,這些書籍給我很大的震撼,因為我至小被教育的體制是錯的,而且我出生的年代是一九八零年代那是社會運動的風起雲湧的時代,小時候我就看到一群人在跟「正義」的一方衝撞,那群人就是軍人跟警察,那時候學校的教育他們是社會正義的代表,小時候就愛看新聞因為往往比戲劇精彩,孰不知我們今日的總統直選、廢除刑法一百條、勞農工的權力運動、原住民正名運動…都是靠這樣的衝撞而來,當我們享受這樣的社會運動成果,很多人依舊將他們所做的成績式微,任由媒體操作尤其是老三台的那時代。

小時候到國中那時代,真的在我內心爆炸,小五的時候半夜我們家被一群蒙面歹徒拿刀槍搶劫,鬧到社會新聞版面,因為我們全家被綁起來,包誇難以行走的阿嬤,然而到派出所報案派出所門是鎖起來的,因為全部員警在裡面睡覺,跟媒體報導的與事實根本不一樣,因為我過去推崇的「正義」不再有價值。當然我內心開始掙扎我搞不清楚正反兩方在哪裡,然而在那個資訊不普及的年代,我意外的發現那些書籍比如:基隆山二二八事件、台灣百人誌(上下),讓我奠定誰是正反方,尤其高 中三年級(投商補校)的導師在跟大家談述二二八事件,我心裡很痛因為那種火花有如自己的家人在其中,有次學校抽查週記我寫了一篇「林宅血案」,我寫的時候狂洩下眼淚,沒想到校長叫我去念了幾句,認為我思想怪異,我一直以為高中畢業然後當個兵繼續接父親的工作。

但這個衝擊讓我繼續讀書到今天,也讓我開始參與公共事務,尤其是我在讀中州科技大學(時為技術學院)時,開始參與學生事務,到後來擔任班聯會主席到後來(略)的今天,讀書救台灣至少是我的目標,到今天為止從體制內的政治工作到體制外的社會運動,我參與了才知道這中間有許多的過程,又是一個正義的思辯,原來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單純「為台灣的正義」,因為政治上有太多的妥協,反觀台灣的獨立路線有許多的路線,各有各的堅持而我的感受很深刻,我自己也在這樣的環境被影響而改變,回頭看看自己的這八年,很多的誤會、扭曲、傳言…都是一場場的思辯,原來我已經不再完美的聲譽,原來我有很多的缺失,原來…。

內心的掙扎把自己搞的很累,面對對方(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我反而覺得是單純的對質,但是面對自己人或說是同樣理想的人往往是互相的衝擊,我變成必須安撫雙方,避免分裂但是往往讓自己越陷越深,因為人的思維不在我控制之內,我看著這八年家人為我的前途擔憂,家裡也鬧了多場的家庭革命,我的正義已經對家人不義,當然自己不是聖人我有私心與慾望,因為必須為了自己的生活擔憂,生活並不是很優渥,但我的青春(二十幾歲)已經犧牲了,沒有跑PUB、沒有無壓力的玩樂,還是招來許多人的猜測,認為我是玩世不恭或說小痞子,孰不知任何時候總是擔憂這片土地(人民生活與國家主權)、生活的經濟壓力以及太多人的感受與誤解、自己的前途與未來,原來我回頭看看自己為了心中的「正義」,正被世俗漸漸的侵蝕,不該讓自己渺渺的無止境。

重新思考這一路走來我堅持的東西是不是還存在,是的!他還在,只是我選擇換個方式,那就是回歸原點,很多人認為我一定放不下身段,還心繫著社會運動賦予的地位,老實說多少會!但是下台回歸原點也是一種功課,重新思考了自己該還給家人的終究要歸還,自己的前途與生活不是光有理想可以填補,而這一切不是依賴在 不安定與沒保障當中,因為這些只會招來自私,所以這政治要有社會地位與安定,要有「錢」與理想還有貢獻的心,人生沒有多少的八年可以貢獻,而且「正義」不是建立在政客與政黨當中,我選擇將正義存放在我的心中,有朝一日再來實行,因為「雪中送炭沒有,落井下石很多」,普世的教育很重要,因為建國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延伸閱讀:
台灣土地的正義
贊升的BLOG-我的臺灣心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