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aipei? 以台灣之名參加2020東京奧運!
支持「一邊一國行動黨」;邁向正名制憲、獨立建國
總統蔡英文執政4年,最大貢獻是讓「台獨」泡沫化?
228Net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照片走廊 -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制憲正名台灣國 - 來自台灣神黃信介的啟示
 
228.Net.Tw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少數的力量
228.Net.Tw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聖山紀事
聖山教育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4677857
少數的力量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同修的文章感言
作者 陳前總統水扁先生 | 贊凡   
2012-03-21

三連霸的立法院長王金平,二月二日召開第八屆第一會期首次的朝野協商,討論開議日期, 但因台聯黨團堅持要在開議日提出修憲案,將立委選制改為中選區,採德國單一選區聯立制,將不分區立委得票門檻由五%降為三%,並增加不分區立委名額等,協商因而破局。另外民進黨立委三十人連署提案,希望邀請馬英九總統到立法院進行國情報告。不論結果為何,這就是國會少數力量的展現,唯有如此,立法院少數黨才能以小搏大,主動出擊、主導議題、引領風騷、鼓動風潮、創造時勢。即使席次少數,也能左右國會運作方向,引導社會輿論潮流。

回顧國會百年歷史,從民初的參眾兩院制,行憲後國民大會、立法院、監察院並列為民主國家的國會,到立法院成為單一國會的變革;從萬年國會立委席次逾四百人,國會全面改選後的一六一席、凍省後的二二五席,到立委減半後的一一三席。立法院的反對黨也從一九六九年補選後只有黃信介一人,一九八六年民進黨成立後的十三席,一九九二年國會全面改選的五十一席,二○○一年民進黨團擁有八十七席是國會最大黨,二○○八年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民進黨團只剩二十七席,二○ 一二年則增加到四十席。民進黨及其前身黨外時代,都是國會的少數,卻是台灣民主進步的推手。

二○一二年總統選舉,民進黨敗選,各種檢討聲浪紛至沓來。閃靈樂團主唱Freddy質問民進黨選舉超過二十年,還有比「公平正義」更枯燥乏味的口號嗎?與其說台灣人民是被國民黨嚇大的,不如說民進黨是被自己嚇大的,怕被媒體貼標籤,怕被國民黨貼標籤,失去了表達立場的勇氣。

管理學教授酥餅在《沒有悲情與憤怒的反對運動必敗》乙文,語重心長指出,歷史會記載,台灣之所以滅亡,是因為民進黨的領導人帶領台灣人民一步一步走入國民黨設定的框框與架構──放棄悲情與憤怒。人民如果對現狀不滿,不再悲哀也不生氣,為什麼要支持反對運動?

大學副教授李知言表示,這幾年民進黨人談溫和理性的執政新風格,但溫和不是姑息,理性不是縱容。不管國民黨如何勾結中國,犧牲台灣的主權與利益;不管國民 黨如何濫用民脂民膏來舖張浪費,甚至圖利特定人士與團體,民進黨的制式反應似乎只有一個,那就是找幾個黨籍立委寫個大字報或看板,接著找來記者進行一些沒 有實質成效的軟弱控訴,就算已經完成在野黨的制衡責任了。

新成立的台聯黨團才三個立委,為了讓少數聲音能夠被聽到,利用王院長召集新會期首次朝野協商,拋出選區改制的憲改議題,一方面呼應王院長檢討單一選區的倡議,另方面凸顯小黨在單一選區制被二大黨封殺的困境。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由於台聯的堅持導致協商破裂,立法院開議日難產,這就是「衝突、妥協、進步」問政三部曲的彰顯,值得喝采!

民進黨立委吳秉叡提案邀請馬總統到立法院進行國情報告,並獲得三十位立委的連署,已達四分之一立委提議的法定人數。這是憲法增修條文第四條的規定,立法院於每年集會時,得聽取總統國情報告;而《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也規定,立委於總統國情報告後,得就報告不明瞭處提問。立委發言時間、人數、順序、政黨比例等事項,由黨團協商決定。對立委的發言,總統同意時,得綜合再做補充報告。這不是對閣揆及部會首長的質詢,也沒有「即問即答」的問題。我在任時,曾咨請立法院同意總統赴立院做國情報告,是藍營立委不敢讓我去。現在是立委提案邀請,藍營黨團不應抗拒,自應全力促成才對。馬總統承諾進行朝野政黨領袖會議,和代表民意的國會對話,不怕赴國會,成為到立院做國情報告的第一位總統,同為馬總統尋求歷史評價的的一部分。

我二任立委總共五年,見證在野黨團的少數力量。為了推動國會全面改選,我主動提出二六一號釋憲聲請案,民進黨團二十三席不足以成案,只好尋求跨黨派連署,幾位國民黨重量級的立委如饒穎奇、謝深山、趙少康、黃主文等都幫忙連署,好不容易才成案,並經萬年國會的院會議決通過,逕送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為了爭取國防委員會第一位民進黨籍召委,採取阻擋老委員擠進國防委員會的抗爭手段,破天荒被院會移送法辦,最後如願當選國防召委。在那之前,想要看緊人民荷包, 一年上千億元國防預算全都祕密審查,在軍系立委護航下,預算是刪不得的,也在議事杯葛運作後,讓國防預算有一半改為公開審查,國防預算被刪三十億、五十億元。包括從來不到立法院的參謀總長及國安局長,也在多次抗爭之下,終於打破傳統禁忌,逐步接受國會監督,並完成軍政軍令一元化,及情治單位法制化。「軍事憲法」《國防組織法》(現改名為《國防法》)是憲法明文要求要立的法,我向院會提案二十一次才付委成功,證明了「只要有心就有力」的哲理。

少數力量大。小螞蟻可以扛大象,小蝦米可以對抗大鯨魚,三隻小豬可以拒退大野狼。光開記者會的廉價問政方式,或者只會看報質詢的懶惰作法,都有必要強化調整,能夠影響政策的形成及改變,具體落實在法案的推動與預算的審查,才是真本事。

蔡英文主席說新世代的領導人,不能太過溫良恭儉讓。在不正常國家的不正常國會,溫和理性的問政是不會有足夠的動能可以重回執政的。我們不鼓勵打架,但面對國會多數表決的暴力,必要的議事杯葛及街頭抗爭都不應迴避,不要害怕被貼標籤。二○○○年取得首度執政權之前,民進黨就是被貼上「暴力黨」「台獨黨」的標籤,又何懼之有?

立法院是政黨競爭的殿堂,也是奪權鬥爭的舞台。二○○四年總統大選結果揭曉,藍營先把我抹黑成「作票總統」,但全面驗票結果沒有人作票;接著誣陷我是「作假總統」,結果國際鑑識專家李昌鈺也認定我沒有自導自演,我下腹部的傷口是「槍傷」,而且是「新傷」,不可能用手術刀加熱後切割或接觸射擊所造成。眼見選舉官司翻盤無望,改打「貪腐」,先羅織國務機要費案,再利用紅衫軍,很像文革期間,毛澤東鬥爭劉少奇利用紅衛兵。民進黨人看不清扁案背後的政治本質,落入國民黨設下的框架而不自知。

民進黨是國會的少數,要做到民意的多數,不能只靠國會問政及選民服務。國民黨政治操作的伎倆,不一定要學,但不能不知道。

source: 陳前總統辦公室,原載於:壹週刊565期陳前總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