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Net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淨 山 活 動 ‧ 聖 山 運 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制憲正名台灣國 - 來自台灣神黃信介的啟示
  信仰建國228‧追思感恩臺灣神
228.Net.Tw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核災、疫情和美牛
228.Net.Tw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聖山紀事
聖山教育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8541219
核災、疫情和美牛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同修的文章感言
作者 陳前總統水扁先生 | 贊凡   
2012-04-19

二○○八年五二○政權和平轉移前,我陪總統當選人馬英九,從總統府台灣晴廳,走到大禮堂途中,坦誠地向馬總統說了一句話:「現在輪到您辛苦了!」

日本是民主先進國家,政府的效能及官僚的負責,舉世稱頌。但在三一一地震、海嘯、核災發生週年前夕,根據官方公布的文件顯示,日本高層在福島核一廠冷卻系統失靈約四小時後,一名官員於當晚七點,曾在首相菅直人所召集的首次會議提到:「如果反應爐爐心溫度持續升高八小時,將可能發生熔毀。」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發言人於隔天記者會透露爐心可能熔毀後,旋遭撤換。政府發言人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則在第一時間再三駁斥爐心熔毀的看法。

但去年五月中旬,經營福島核電廠的東京電力公司和菅政府才承認反應爐爐心確實部分熔毀。《菅直人隱匿核災,害慘了福島》、《震後就可能核熔毀,日高層隱匿數月》,成為三一一週年各大媒體的頭條標題。日本民間學者組成的「福島核電廠事故獨立檢證委員會」,今年二月公布調查報告,直指福島核災與其說是天災,還不如說是人禍,尤其菅直人應負最大的責任。因為日本政府臨渴掘井的危機管理能力,政府首腦摸不著頭緒的核災應變,才是災情惡化的主因。

反觀台灣,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距離今年一一四總統大選投票日只剩不到三個禮拜,彰化爆發禽流感疫情。依屏東萬丹雞農王金義的爆料,當彰化雞場發生疫情時,農委會畜牧處長許桂森到萬丹推銷豬肉,王金義當面質問許處長:「為何政府要隱匿?」許的回應竟是:「擔心崩盤!」難道是為了總統選情,不惜隱匿疫情?嗣後,許桂森辨稱他說的崩盤是指「養雞產業的崩盤」。如此說法可以成立,為何選後就不擔心三五○億元的產業崩盤?

《不能戳的祕密》紀錄片導演李惠仁,也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將他發現的彰化雞場病死雞分別寄給農委會主委陳武雄、防疫局長許天來等三人,農委會並在十二月二十九日驗出H5N2病毒。他自己留下的一隻送交民間單位檢驗,驗出高病原的四個鹹性胺基酸。李惠仁並在今年一月六日於網路公布《病毒失蹤事件簿》紀錄片,正式揭發彰化雞場確已爆發高病原禽流感病毒。農委會不但掩飾疫情,辨稱雞隻一切正常;甚至指控李惠仁危言聳聽,恐將導致產業崩盤,揚言提告。農委會選在專家會議召開前,先以「低病原」通報給OIE(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企圖隱匿疫情俾安然度過總統大選投票日。

台大獸醫專業學院院長周晉澄,對日前曝光的二月一日禽流感專家會議錄音檔證稱,當天與會學者大多數判定應為H5N2高病源病毒,科學證據已臻明確。可是許天來局長卻「不急著下判定」,還要求大家改天開會再決定,甚至脫口說出:「老闆交代」「最好等老闆下台後再決定」及「最大的老闆還沒同意」的話。事後許天來將「老闆」硬拗成「會議紀錄」,但「會議紀錄」又不會下台,當然是指內閣改組後下台的陳武雄主委。名政治評論家金恆煒說:「馬英九才是不折不扣的元凶老 闆。」是這樣嗎?還沒同意的「最大老闆」如果是馬英九,一定會有「余文」代罪!《中時》三月十一日社論評說:「主管機關事先已知疫情出現,因為政治考量決定先行掩蓋」,而會政治考量的,一定不是農政主管單位。

依稀記得二○○四年、二○○五年,當全球爆發H5N1禽流感疫情時,陳建仁、蘇益仁等公衛防疫專家提出嚴重警告,政府一點都不敢輕忽懈怠,視防疫如作戰。我更親自主持三次的國安高層會議,防疫總動員的結果,台灣才能和澳洲並列「零疫區」的亞太「唯二」國家。

國安會議是總統的諮詢機構,不限於美牛涉及外交事務,即使重大疫情的國家變故,亦不可能置若罔聞。為了美牛進口,馬英九開了三次國安高層會議,有關去年底爆發的H5N2禽流感疫情不可能沒有開會。如果未曾開過疫情會議,那是國安會祕書長胡為真的失職;如果會開了,是哪一位「老闆」指示要隱匿疫情來救選情?台灣動物防疫史上首次出現的高病原禽流感疫情,又豈是一位小咖的「許余文」所能負責?!

在美國的政治壓力下,民進黨政府曾在二○○五年三月開放未滿三十月齡未帶骨美牛進口,但仍堅持帶骨美牛不得進口的底線。來自美國的政治壓力,我不會小於馬英九,從二○○○年到二○○八年未曾一日或減。接替包道格的是楊甦棣處長,更是三番兩次往總統府跑。有一次楊甦棣跟我明講,開放帶骨美牛進口不是科學問題,也不是健康問題,而是政治問題。我國政府堅持必須依據科學證據,並尊重專業,美方一直聽不進去。為了迫使台灣進一步開放美牛進口,二○○八年四月楊甦棣還 跟到「玉山兵推」在桃園第二指揮中心,要我在卸任前可以開放。我說目前是「看守政府」,新總統已經選出,我不能做任何重大決策,除非馬總統當選人同意背書。我請楊甦棣及總統府祕書長陳唐山請示馬陣營的意見,國民黨新政府不願背書,為什麼要我做壞人?我只好依照衛生署基於科學證據的專業意見,在我卸任總統前都沒有開放帶骨美牛進口。

我曾問過楊甦棣,有關美牛問題,為何不先逼迫日本開放,而要台灣先於日本做讓步?美方說,希望台灣可以做日本的榜樣。這就是美方所說的,美牛是政治問題,不是科學問題,也不是健康問題。

我擋住帶骨美牛,才能擋住瘦肉精美牛。馬英九擋不住帶骨美牛,還在進口美牛的議定書上畫押,當然也擋不住瘦肉精美牛。一旦瘦肉精美牛擋不住,接下來就是瘦肉精美豬了!

四年前我就說過,輪到馬總統辛苦了!馬英九應該感受最深。

source: 陳前總統辦公室,原載於:壹週刊569期陳前總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