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aipei? 以台灣之名參加2020東京奧運!
支持「一邊一國行動黨」;邁向正名制憲、獨立建國
總統蔡英文執政4年,最大貢獻是讓「台獨」泡沫化?
228Net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照片走廊 -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制憲正名台灣國 - 來自台灣神黃信介的啟示
 
228.Net.Tw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奇怪耶你
228.Net.Tw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聖山紀事
聖山教育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4677835
奇怪耶你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同修的文章感言
作者 陳水扁總統 | 贊凡   
2012-06-28

四年前的五二○,我語重心長地送給即將就任總統的馬英九一句話:「現在換你辛苦了。」 或許當時馬總統意氣風發,不把這七個字當作一回事;四年後的五二○,專程回國參加就職典禮的楊力宇教授,說他看到馬英九,「第一次感覺到馬這麼疲憊,氣色這麼弱!」

五二○當天,透過電視畫面,我特別注意到馬總統在奏就職樂時,他的眼睛已經不聽使喚地閉了起來,接著在台上站錯位置,也忘了跟授與國璽給他的立法院王院長握手致意。而重頭戲的就職演說更顯得有氣無力,也了無新意。《台灣指標》民調結果,只有一六.三%民眾滿意馬的就職演說,和施政滿意度從五月上旬的二五.一%降至五二○之後的二二.七%,相去不遠。

馬總統在連任後的施政作為,不管在決策過程或宣布時機,造成民怨四起,讓五一%當選連任的他,民調驟降至《蘋果日報》所做的一五%;即使最支持馬的TVBS亦只二○%,《聯合報》民調更創四年來新低的二五%,四年前滿意度仍有六六%。

任誰也不會想到馬英九大贏蔡英文八十萬票連任成功,竟然是在天怒人怨的噓聲中來就職。連馬的舊識、摯友,甚至老師都愛深責切的提出針貶諫言,其中最經典、最傳神,也是最夯的另評,應數馬總統夫人周美青對其先生所說的真心話,「奇怪耶你」!

馬的民間友人南方朔形容馬英九,「不是真好人」,而是「演出來的好人」。曾任馬市府團隊勞工局長的鄭村棋直指馬是一個「假聖人」,「非但不會道歉,也不會改,而是想盡辦法等待對手犯錯,配合媒體操作,就算出賣黨內同志,也在所不惜」。曾拉起馬英九的手說他是「新台灣人」的李前總統,更露骨的批判馬總統「騙來騙去,就像做皇帝,獨裁!」南方朔、鄭村棋、李登輝對馬毫不保留的析論,是否客觀公允,容待歷史的論斷。

前立委沈富雄曾被馬總統提名為監察院副院長人選,他在五月十八日接受媒體專訪認為,馬英九最大的問題在不懂得善用總統權力,「五人小組還比不上一個馬永成」,與過去二位總統李、扁相比,馬英九甚至有「行使權力的障礙」,人格特質並不適合擔任總統。「五人小組」不是年紀太老,就是不被信任。事實上,五人小組成員都是府院黨及立院的龍頭,那是功能性的代表,和年紀大小無關,癥結在他們是否受到馬的信任。如果五人小組也能受到和對金溥聰相同的信任,五人小組的功能怎麼會比不上馬永成一個人?

馬英九坦承有關電價調漲問題,他所以站在第一線,是因為台電董事長不是民選。誰應站在第一線與是否民選無必然關係,總統制的美國,民選的歐巴馬也不是凡事都站在第一線。民選的國家領導人,不管是何種憲政制所產生,都要分層負責、充分授權。否則連電價問題也要總統站在第一線,那麼要經濟部長、行政院長做什麼?總統有必要這麼辛苦嗎?全年無休,沒有度假,結果四年下來,「做到流汗被嫌到流涎」,其中不會沒有原因。

被馬總統也尊稱為老師的美國西東大學退休榮譽教授楊力宇,五月二十五日在媒體的專訪指出,馬英九勤政愛民,但勤政愛民不是事必躬親,大小事都抓著不放,結果累垮自己。領導人要把層級拉高,擬定國家方向,大改方針,要有戰略制高點。把總統做小了,甚至做成科長,加上身旁缺乏政治幕僚,自己淪為孤家寡人,如果不改治國模式與領導風格,第二任期恐怕會一事無成。

馬英九第一任初期尚被批評為「宅男總統」,曾幾何時,馬總統逐漸走到第一線,而且事必躬親,不僅總統身兼行政院長,還兼內閣閣員,很多非關軍事、外交、兩岸的行政措施,都在總統府拍板定案,並由馬總統親自召開記者會對外宣布。久而久之,全國最高行政首長的閣揆像極童養媳,成為沒有聲音的人。馬英九口口聲聲說要恪遵憲法,但最不尊重憲法規定行政院才是全國最高行政機關的人,也是馬英九。

蘇起是國民黨大陸政策與馬政府國安政策的制定者,是馬總統兩岸外交最重要的智囊,「九二共識」就是他在我當選總統未就職前所創造出來的名詞。蘇起指出,台灣的執政者像「籠子裡的松鼠」,跑了才發現自己原地踏步,「如果台灣民主不在制度面深化,任何人或黨贏得政權只是進入籠子當新的松鼠而已」。

其實馬總統過去的四年並非一無是處。如我在二○○二年依據前一年經發會結論,主持政府改造委員會,提出行政院組織法修正案,要整併部會、縮減組織,並將文建會、勞委會、農委會升格為文化部、勞工部、農業部;以及為了提高國家競爭力,減少選舉動員帶來分歧與內耗,從每年幾乎有選舉改為每二年選舉一次,都能夠在馬英九執政期間逐步落實,頗值肯定。

我在任內成立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及總統經濟顧問小組,被國民黨立院黨團譏為無法源依據的「黑機關」;馬總統上台也成立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及財經顧問小組,由蕭副總統召集,則變成依法有據的「任務編組」。為了黨政同步,以黨輔政,我成立府院黨及立院黨團高層組成的「九人小組」,國民黨團也批評我「黨政不分」,破壞憲政體制;馬總統就任還不是成立性質相同的五人小組。這次的就職記者會,馬總統首度明確表態,為了使黨政運作順暢,明年他還要續兼黨主席;當我總統兼主席時,在野的馬英九及國民黨揶揄我,如果馬當選總統,他不會兼主席,會做個全民總統,如今呢?馬沒有更高明。

我同意馬的問題部分來自憲政體制的紊亂。我國既非內閣制,亦非總統制,和法國的雙首長制也有所不同,有人戲稱是三不像的「烏魯木齊」制。馬總統不是不知道,歷經七次修憲存在的諸多問題,我不反對將我國憲政體制改為內閣制,但馬英九想做大總統,亦可走向總統制。不論何種制度,馬總統應可深入探討,透過國是會議的召開,尋求朝野共識,提出修憲草案,依循憲政程序,交付全民公投決定,這毋寧是馬總統的歷史定位!

馬英九有機會做偉大總統。但將大總統做成小科長,小心回家被周美青瞪眼說:「奇怪耶你!」

source: 陳前總統辦公室,原載於:壹週刊579期陳前總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