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的台灣政客到中國朝貢後,會被無情的〝放殺〞
哲人持火炬踏浪而行,形而上的天命;方是活著的價值
聖山是台灣英雄靈修聖地,可以和上帝同在,永駐人心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許昭榮,美麗的仗已打過了
許昭榮,美麗的仗已打過了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蔡靜煌   
2008-06-08

 5月20日晚,我剛度假回到家裡,隨著打開台灣網路,一則難以置信的新聞消息呈現在我眼前,台籍老兵許昭榮自焚死諫。他在自己一直奮鬥將近二十年才爭取到的「台籍無名戰士紀念碑」前淋上汽油,點燃自己,以最悲壯的豪氣來抗議政府對台籍老兵的漠視與不公,抗議轉型正義的不彰。

 他的身影頓時呈現在我的腦海中,我翻了翻相簿,找到了幾張與他合照的相片,一個正氣凌然的老兵,仍是直直地站立著。


 許昭榮先生是2003年的「全美台灣人權協會鄭南榕紀念獎」得主,這個殊榮,許老先生一直引以自豪。大家對他爭取台籍老兵的福利,不捨晝夜,踏遍海內外各地,全力以赴的精神給予最崇高的肯定。

 我一直稱呼許昭榮先生為許老前輩,他的一生充滿著一般台灣人的縮影,也是殘酷時代的悲劇。他經歷了三種不同國籍,政權的輪替,也經過一段沒有國籍的坎坷人生,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擔任了日本兵,被派到中國與中國對抗,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因「二二八」事件的綏靖與清鄉活動,被迫加入了「國民黨軍隊」而被遣送至青島、上海等地,因他曾受過日本海軍術科訓練,所以,在「國民黨軍隊」中,從事戰後接收日本軍艦修復工作,而在「國共戰爭」中倖存下來。

 他曾在國民黨時期隨著軍艦親睦訪問夏威夷時,帶回一本「臺灣獨立運動十週年」返台,後被捕而坐了十年的綠島政治獄,出獄後利用赴日之便,轉往美國開拓與經營草蝦外銷業務,1985年參加南加州台灣人社團為聲援「施明德的獄中絕食」,對國民黨政府遊行示

威,要求釋放政治犯,而被取消護照,一夕之間變成政治難民,經由許多海外台灣人的努力,才獲得加拿大的政治庇護,也被國際特赦委員會認定為良心政治犯。

 

 1980年代後期,持「難民護照」開始救援滯留中國台籍老兵返台運動,獲得熱烈迴響。1991年終於擺脫「黑名單」回到了台灣,但是,他永遠心繫著那批被國民黨威脅而趕赴沙場的同僚,於是,繼續發起「滯留中國台籍老兵返鄉」訴願活動,將散落中國各地的台籍老兵串聯起來,並且在台灣籌組「台灣國軍退役軍人暨遺族協會」,為這些沒受到政府關照的老兵爭取權益與福祇。

 他的心願就是為那些當年不知為何而戰的台灣兵,那批不到20歲就被抽調到中國或南洋作戰,孤身戰死在沙場的上萬同袍,並且自挑腰包於旗津海濱樹立「魂鎮故土」紀念碑,以慰逝去的台灣戰士英靈,而且也爭取到一片公園規劃區。

 2000年,阿扁即位總統,民進黨掌權,許老前輩興奮異常,一直認為他的畢生心願一定可以完成,他更以超人無比的精力,南征北討,各處請願。2003年,我回台灣,我與他合乘「自強號火車」由高雄到台北,去參加「世界台灣人大會(WTC)」,在火車上,我一直聆聽著他的過去事蹟與理念,我對他的大公無私,更加佩服,他的憤世嫉俗,捨我其誰的軍人本色,雖萬人唯我獨往的勇氣,不愧為一個老前輩的風範。


 就在2003年,他與蔡昆老先生共同設計了一幅「台灣共和國」國旗,將台灣及四大族群融合於這幅旗上,頗具意義,此幅旗幟在隨後的幾次大遊行及2003年在San Diego的「台灣人權晚會」都曾經出現過。同年,他又自挑腰包設立「台籍無名戰士紀念碑」,隔著台灣海峽,遙望著當年的戰場,迎著海風,盼牽引著萬人英靈,重回台灣來「魂鎮故土」,使台灣永保安寧。

 許老前輩就是這樣的悲天憫人,一生的奮鬥就是為著戰死異域的袍澤及其遺族的福利。2006年,他爭取多年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終於有點眉目,但是,2000萬元的預算卻遲遲撥不下來,令他非常失望,一個計劃中的公園,猶如一具空殼。另外,高雄市議會在今年又通過將「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改名為「和平紀念公園」,使他非常不滿。

 他感嘆現行退輔制度,不公不平,偏袒「老竽仔」,剝削「蕃薯囝」,國不像國,政府不像政府;議會亂武,司法亂彈;自由民主脫線;愚民愚兵一世人!他呼籲不要把台籍軍人當「軍奴」。想著當年跟蔣介石逃難來台的國軍,在台灣享有榮民的身分,接受政府的優厚補助,而這群被刻意遺忘的台籍老兵,又得到了什麼待遇?真是讓他義憤填膺。

 民進黨的八年執政,轉型正義做得不夠,使得他由最高的期望,變成失望,聽了馬英九的「520就職演說」後,更是絕望透頂。終於在5月20日黃昏時刻,他獨自駕著轎車,停在旗津風車公園由他一手所建造的「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前,擺下生前四位最親密的袍澤照片,引火自焚,結束了他80年的悲壯生命。

 許老前輩,一位勇敢的台籍老兵,選擇了壯烈成仁,以最堅強的方式來喚醒所有有良知的台灣人,抗議著執政單位在轉型正義道路上的努力,做得不夠澈底的,仍舊噓以委蛇,搪塞應付。在2008年的政黨輪替後,國民黨的不公不義,還要我們繼續承擔嗎?

 許老前輩,美麗的仗已打過了,您的璀璨人生永遠照耀人間,您的契而不捨精神永遠留在世上,讓我對您致上最高的敬意,願您在天之靈繼續魂鎮故土,安息吧!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