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聖山立碑追思紀念台灣神道創始人楊緒東醫師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因為愛,所以…
首頁
聖山運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3231879
因為愛,所以…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同修的文章感言
作者 王珍誼(藝臻) | 贊空   
2014-04-16

 

※王老師的這篇文章很長很長,若有可能,請花時間仔細看完、也更要誠摯地請您周遭的好朋友這樣做。因為中間有很多是王老師在敘述生活或課堂中發揮的小插曲,還蠻如小說般生活化與感人的!仔細觀賞到最後,真的會被王老師那樣細密的觀察、縝密的思維最重要是對台灣這塊土地深切的情感、與堅持教育本質的情懷所感動!真的可以說是既溫柔卻堅強無比!!民報4/8的民意論壇亦有刊載,不過大地刊載的這篇,是王老師更加用心深化與整理的。最後若真有感動的,除了在此按讚與分享出去,別忘了也可以到民報的網頁按個讚哦!

 

民報刊載連結:因為愛,所以

 

因為愛,所以……

 

3/23民報民意論壇刊載筆者所撰:「台灣軍公教 最該反服貿」這篇文章,當初最初衷是看到有某些老師公然在課堂罵立院抗爭的學生是「白癡」後,筆者覺得很難過與憤恨不平,才寫了這篇文章;更由於馬政府還是不斷的說謊(ex:絕不會有中國人來台移民、一定利大於弊、台灣人自己要有競爭力就不怕…),所以直至今日,一些老師仍還是對服貿一知半解、甚至還不願了解、仍覺得事不關己……筆者覺得這才是最大的危機。而筆者也沒有預期到居然有這麼多人轉載這篇文章、並且按讚連自己的兒子都是收到別人的轉載才知道他老媽寫了這篇文章);但由於fb無法按「爛」,所以一些無法贊同筆者論點的網友,是以留言回應的方式對這篇文章與筆者提出多所批評。

 

筆者本來真的只是想把親身經歷到與觀察到的事情分享出去;由於我從小在典型的眷村長大、父親一輩子都是忠黨愛國(直至過世前兩天才改變)的國民黨員軍人--且更還與馬總統的「故鄉」同省、同縣……所以應該可以這麼說:筆者對於1949年後才移居到台灣這群新住民族群的「內心世界」與行為--算是有一定程度的體認,更由於筆者自己的職業又是典型的軍公教,所以是以自身職場作出發、來提供一些異於一般對服貿支持或反對的觀點。令筆者沒想到的是:居然有一些人(包括非老師)不斷的來留言--認為筆者這篇文章是在抹黑老師、製造分化與對立……

 

所以首先筆者發出以下的聲明:

 

筆者真的完全沒有要抹黑老師、以製造分化與對立的意思……但如果真的因此讓某些老師或社會大眾有這樣的感覺,那應該是我的文意表達能力不夠縝密完善、成熟、精煉….. 筆者對此深感遺憾;但還是非常謝謝大家願意看筆者的文章、並且提出批評指教尤其李孟儒老師寫了一篇完整、且筆觸細膩如李淑珍老師的文章:回應<台灣軍公教 最該反服貿>,因而讓筆者能更了解大家內心的感受、心情與想法……而讓我有更進一步省思、成長的空間與機會。

 

所以對於多筆批評留言,我虛心接受、並且願意將其解讀為善意;而民主國家本來就可以有不同的意見表達,但各自表達意見後,能繼續理性的論辯、冷靜思考對方的意見、並進一步重複表述民主的內涵、價值與可貴才能更進一步彰顯出來。如果看到自己不認同的論點,就冷漠或仇恨以待……不但問題沒有解決,而對立也將永遠存在!在王金平院長釋出善意後,學生已退出議場但這絕不是結束,而是整個台灣社會另一場重要戰役的起點:全體人民應該都要深入了解服貿的各種面向(經濟、政治、主權、歷史、人權…),以強力監督政府與議會接下來的種種作為,否則……

 

這些孩子的血汗與淚水都將會白流!

 

  有網友說:香港公教人員的薪水明明就高過台灣,而筆者沒有經過查證就如此貼文、還以此酸人……

 

請大家回去仔細看3/23筆者的這篇文章:筆者的確有說香港公教人員薪水有調降數次,但我並沒有說:「台灣公教人員的薪水高過香港」這句話!不過現在想想,筆者的確沒有將這點說清楚,以致引起大家的誤會。應該這麼說才對:

 

香港在回歸之後的這十多年,薪水是有被調降過、但也有隨物價波動而調漲過;但反觀台灣,請問台灣公教人員薪水除了「原地不動」、要不就只是「調漲」,請問有被「調降」過『一次』嗎?而雖說香港公教人員的薪水還是高於台灣,那應該是英國百年統治奠下的深厚基礎看看現在的英國,薪水有多高?但是物價也相對的高很多,尤其在大量中國人進入香港之後,將房價、物價都炒的實在太高、太離譜,所以香港公教人員薪資也才會有降也有升!據常去香港的藝人于美人在節目中的說法:現今一整棟三樓的大樓「租金」約是「六百萬港幣」(大約合台幣將近三千萬元)……這真的只是「租金」而已!所以據說很多老字號、具特色的小吃或傳統商店都已被迫關店!

 

這麼高的房價與物價,相信現今香港的公教人員就算是薪水高過台灣更多,也不會覺得快樂吧?所以難怪香港這次會這麼徹底的支持台灣反服貿的行動!眾所皆知,香港現在連租一間「籠屋(像籠子的住屋)都要約1200元港幣約台幣5000元!所以如果屆時台灣因為中國人大量進入,其房價也炒到那麼高,有殼蝸牛一族,本來好像應該會與那些大財團一樣高興?但是先進國家的經驗告訴我們:能活在均富的社會才是一種真幸福!一個被強權者與大財團壟斷與掌控的社會,將會使多數人的生活越來越不幸與悲慘!相信很多老師應該都不希望與我們一起生活、奮鬥的多數同胞,屆時因急速貧富懸殊的變化,而變得連日子都過不下去(這裡面搞不好就會有您教過的學生)!況且一個社會悲慘與不幸的人越多,就代表社會的安定性越差;所以就算薪水穩定,其生活環境也應該好不到哪裡去吧?這是一種基於對土地深切與真摯的愛、更是一種生命共同體概念的凝聚與實踐,而這卻是過去殖民與戒嚴的統治者絕對「不」希望你會具有的價值認知!所以他只會透過封閉、反多元、卻強調升學……的「教育」手段來切斷這樣的愛與概念!

 

  有網友說:原來妳反服貿是為了怕薪水被調降?

 

這一點除了上段已有陳述部份理由外,筆者要說的是:不管大家對服貿贊成與否,軍公教的確是在台灣各行各業中,會關心這個議題較少的族群吧?而更因為馬政府從之前的ECFA、到今天的服貿一直還在不斷的強調:跟中國簽這些經濟協定--對台灣經濟的提升會有多大的效益、「大家」的工作機會與薪水都會變多……筆者也才會從「薪水」的觀點切入,尤其這個政府在過去數十年的教育當中,已把多數台灣人的核心價值教化成:拼你自己的學歷、工作、薪水就好,其他什麼尊嚴、法治、人權、公共事務都不用關心與了解。如果不是,為何這些年輕人今日會拼的如此辛苦?既然多數人都是在這種價值核心下看待很多事情,筆者如果是引用歷史及過去、現在、他國真實發生的事情--來談台灣未來的遠景,相信更沒有人會理筆者了吧?

 

相信那些長期在中小學校園為堅持台灣主體性、校園民主的老師……若曾試圖在校園引用歷史及過去、現在、他國真實發生的事情--來分析台灣未來的前途……他們大部分得到的「回饋是什麼?部份可能會正如李老師所說「受人排擠不算痛苦,被排擠時,同圈子的人仍活得光鮮亮麗,才是最大的痛苦。」但筆者在此要鄭重的告訴李老師:

 

這些堅持台灣主體性、校園民主的老師所痛苦的並不是:「同圈子的人仍活得光鮮亮麗…」因為如果這些老師真的是「認為」同圈子的人是活得光鮮亮麗,為何不選擇與他們同樣的思維與路線「活著」就好?正如同那些孩子,為何不回家好好睡覺、上網、看電影、約會……就好?這是基於對土地的熱愛、生命的熱情、更是良知的覺醒,所以才……這難道不該是教育的重要核心?所以令這些老師痛苦的是:為何過去極權政府的奴化教育可以如此成功?難道「不見棺材不掉淚、悲劇歷史不斷重演……只能是台灣人唯一的宿命?

 

  陪公子讀書的升學教育 v.s. 公民教育

 

像一位回應筆者文章的老師就說:「領國家的薪水是教師的錯嗎?哪位教師不是放棄玩樂,寒窗苦讀考取這一份職稱,換來的是什麼?看看現在教師的地位,當經濟好時,我們只能眼巴巴看著各行業笑領優渥的薪資,教師們有抗爭、罷工、埋怨不公嗎?而在經濟蕭條時,教師卻成過街老鼠般遭批鬥、唾棄、冷眼相對,甚至被冠上拖累國家之污名,我們能回擊控訴嗎?我們選擇了繼續爲學子來付出,因為我們認為教師是終身志業而非一時的職業,這妳懂嗎?

 

真正深化的「民主」,不是只有「選舉權」的施行願意、且應該要長期的關注公共事務、有必要時還要有具體的行為表現,那才是民主真正的內涵!而在外界的認知中,誰似乎是較不關心政治的族群?所以各行業在經濟尚好時,是不會來檢討軍公教的薪水,但當薪水可能只剩軍公教的1/31/4…甚至更低時,他會認為:為什麼我還要納稅繳錢給那些甚少實質關心社會發展與變化、且不願意實質付出的人?而如果更認為:因為是放棄玩樂,寒窗苦讀考取教師這一份職稱,所以老師就都不該被外界檢討與質疑其作為、想法或是待遇……這似乎又陷入「萬般接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封建思維裡了吧?

 

老師所教出來的孩子,將來都是要能在各行各業立足與生活,所以「會讀書、考試應該只是其中一項才能,而更多學業成績無法優秀的孩子--只要他夠努力、懂得關心社會、參與社會,都應該要得到一樣的尊重與對待!

如果經過這麼多的事件與時空的變遷,老師仍還是認為,有把學生的課業成績努力教好、升學顧好、『服從性』教好,就是對社會有貢獻的話…這才是所有問題最重要的根源!因為在升學、課業至上的教育養成過程中,除了老師自己與那些成績真的很好的孩子,其他多數孩子,其實都是在陪公子讀書的人(百分之八十以上)!各位老師不妨仔細回想:智育成績真正優秀的孩子,不管被哪位老師教到、不管有沒有不斷地複習、加強--都還是一樣的優秀吧?所以老師如何把那百分之八十以上「陪公子讀書」的孩子、以及這百分之二十以下成績好的孩子都教化成:願意關心社會、參與社會的現代公民,那才是「民主」國家「國民義務教育」老師對社會最重要的實質貢獻!

  教育到底是什麼?

李老師說:「或許王老師認為國難當頭,我認為搞懂升學管道、才不會造成學生遺憾。」關於這點見解,二十世紀著名的心靈導師--克里希那穆提在〈人生教育學習〉一書中說到:

「我們習慣把『考試』和『學位』當作衡量智慧的標準,而培育了一種『逃避人生重大問題』的『心智』。『智慧』是對於根本事務、現在存在的事務的瞭解能力;而所謂教育,就是在自己以及別人身上『喚醒』這項能力。

 

而筆者並不是要強調學業成績就完全不重要了,但是透過公民教育來引發孩子對生命、環境、土地、國家最大的熱情、感情、甚至是使命感,這樣是深層內化的幫助孩子建立人生奮鬥的目標;因為如果孩子想要達成人生目標的行業--是需要優秀的智育成績,相信不用老師反覆的耳提面命、甚至是逼著讀書,孩子自己應該就會自動自發許多!在立院抗爭的那些孩子就給了我們最好的示範相反的,如果老師或是家長還是認為:先讓孩子考到好的學校再說,那一切對生命、環境、土地、國家最大的熱情、感情、甚至是使命感的能力,都可以在獲得穩定工作後就自動會了……???

 

重要價值觀的涵養,其實是最需要「長時間做引導與內化的。若那些能力與價值觀的涵養與建立,是可以「自動」就會了、而不需要經過親身經歷、反覆思考與辯證的歷程……看看我們現今台灣真實的處境,就會知道答案是什麼了!

 

  老師被社會大眾以「高標準來要求?

有老師這麼的回應筆者:「作者應該並非長期擔任老師的職務,而且應該沒有帶過班,老師被社會大眾以高標準來要求已經不是短時間了,課堂上不得談論政治,不能灌輸學生偏頗的觀念,有時連學生罵髒話、偷東西、打架都責怪老師沒教好!!好像老師只會教學生壞事!!」甚至還有老師指出:筆者一定沒有小孩、否則會鼓勵自己的孩子去參加抗爭?.

老師的薪水本就是來自廣大的納稅人,所以「老師被社會大眾以高標準來要求」會很過分嗎?「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封建時代已經過去,「正義公理」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準則!所以如果被社會大眾、家長要求的事情是合理的老師本就不是聖人,虛心檢討有何不可?而若被社會大眾、家長、甚至是「長官」要求的事情是無理取鬧的,老師理所當然也可為自己的作為捍衛到底!

筆者在國小擔任正職老師已二十多年、且沒有間斷過,而更由於筆者專長是音樂,所以擔任導師的時間,的確是沒有超過五年,但自從「覺悟」後……筆者堅持教育必須是「全人」教育的立場,也從沒因為導師、或非導師而變過。

課堂上不得談論政治」是戒嚴時期才該有的「行為規範」吧?請問政治到底是什麼?有人定要問筆者:「難道妳從沒被家長告過?」當然有過!但如果說與做的是「對」的事,怕什麼呢?只是讓那些仍存有戒嚴思維與封建觀念的人--多一個機會被「洗禮」、震撼教育一下罷了!如同美國法院高等法官霍姆茲所說:我們處於什麼方向不要緊,要緊的是我們正向什麼方向移動。」而筆者有四個孩子,所以為了他們的未來,我定會奮鬥到底!而學生衝進立院的第一時間,筆者即主動告訴老大:「若你們要去,車錢我出!」

被獨裁者統治者習慣的人,總有一種慣性思維:

「若真有什麼想爭取、抗爭『有人』去就好……萬一出事,沒有我;僥倖成功,一樣坐享其成

所以台灣人至今還是……唉!

  意外的驚喜……

 

所以「台灣軍公教 最該反服貿」這篇文章,本來是要反擊(要說是「酸」也可以……我承認)那些罵學生「白癡」的老師外,李老師認為:「我認為王老師不是針對全國國中小老師,而是酸同事。」關於這點,謝謝李老師替我澄清:我並沒有在酸全國的老師;但至於我是不是在酸同事……我所經歷的真實情況是:

 

我周遭有「無意中」看到這篇文章的同事(之所以強調「無意中」,是因為這幾位同事與我交情並不算甚篤,所以是他們自己在網路上看到的)卻告訴我說:「除了那些罵學生『白癡』的老師之外,我並沒有覺得妳是在酸其他的老師啊!妳只是願意分享妳的一些想法讓我們知道,而我更覺得妳所說的都很有可能成為事實!其實在看到妳針對服貿的第一篇文章:『孩子受苦、拼命在立院,大人最該汗顏!』,我就覺得應該要想辦法了解一些事情,而且我週六、日都有北上去陪他們靜坐!」

 

李老師以「筆者只是在酸同事」為其整篇立論的出發點,這點論述讓筆者的同事不禁懷疑:難道是有人想藉此分化我與工作環境的同仁想讓筆者在學校更孤單與難過嗎?其實過去這幾年以來,我的確因為一直堅持台灣主體性、校園民主…….,而在學校感覺確實是比較孤單的;所以這次也很令我意外:居然一開始因為基於要為孩子發洩不平而酸那少部分的老師--而說出老師未來可能面臨的處境後……有些同事竟然開始改變想法、態度、甚至「表態支持」

 

  李老師說:「你們怎麼都不出來?出來幹嘛?曠職兩天就是解聘。」

筆者這篇文章自始至終並沒有「豪氣干雲的指著軍公教」說:「老師一定要『曠職』去現場支持」、或是鼓吹老師做出像李老師所說:「公然聚眾、毀損、竊取文件、妨礙公務、侵入住宅、毀損及違反」的行為吧?像筆者同事就是利用假日去支持,或者也可以課務自理、請假去參與啊!老師需要曠職才能去支持學生嗎?而支持學生的方式有很多種,筆者有說一定要現場嗎?請問筆者又有那一句話是鼓勵老師要『曠職』去參加?

所以是誰才在以--多數老師根本就不太可能做出的「激進」行為、且還以「解聘」如此嚴重的後果在威脅老師?而像筆者因為早就答應「一群人」周六要訓練他們唱歌--這是信用與責任,所以自己不能去,本來已經夠難過的了,偏偏那個週六530一起床就看到新聞報導--又有老師在罵孩子白癡,如果說我有要酸這些罵學生是白癡的老師,大家會覺得很過分嗎?

當老師面對學校孩子有罵人的偏差行為時,有時也還不是會以類似這樣的方式教育他們:「你罵人○○,難道你……的行為,你自己不會覺得也是很○○嗎?」當老師這樣對學生講的時候,其他學生會覺得老師是在抹黑所有的學生與製造學生的對立與分化嗎?頂多會反思:「自己是否也有那樣的行為」吧?而學生與老師都是人,如果老師可以隨意罵人白癡、而「不可以」被他人質疑,那這樣的想法不是還停留在「師道為尊」的封建時代?所以在不能親自去的情況下,筆者是以網路貼文、捐錢的方式表達支持。至於在課堂上會論述多少,還是得看每一個班級對事情的理解、認知、好奇心而有所不同,所以老師願意貼文支持與分享,也是提供有好奇心、想進一步深入了解的孩子有不同的空間與面向。

  是「怎樣的思維」才在二分法老師?

李老師說:「依據教師法規定,教師必須:遵守聘約規定,維護校譽……所以若有人表態反服貿,敢大辣辣在鏡頭面前亮學校職稱,就是跟校譽過不去,長官會關心、家長會投訴、校友會皺眉...

照李老師的意思:「大辣辣在鏡頭面前亮學校職稱…」應該指的就是公開表態--因為這樣會讓大多數的人知道老師的立場;李老師還說:「即使全班30位學生都了解服貿,但也會有正反兩面的支持者,如果有一人持不同意見,老師繼續講,就是違反學生受教權益,因為對方不想聽。」這些似乎都與其他眾多網友所說:教師應保持中立的立場、絕不可以與學生談政治、應積極維護受教權等論述的立場不謀而合!

上述這些立論,我想就是一些老師與網友一直無法認同筆者的「核心問題」所在!「教師應保持中立的立場、絕不與學生談政治」的這點主張--很多老師至今深信不疑且奉為圭臬;但這樣的主張--應該是在獨裁者時代才應存在的思維吧?老師如果在課堂上跟學生表明:我支持哪位候選人、哪個政黨……那才真正是在談所謂的「政治」、「政治」立場不中立!而這些網友或老師不斷強調的「受教權」,很明顯的還是只有課本、考試……而「公民教育」卻還是一如戒嚴時代「長輩」給的觀念:長大「自然」就會懂了

服貿因為每個人對其了解的面向、深度與廣度……有所不同,所以有人贊成、有人反對,但不管贊成與否,其最後的結果都會與整個社會大眾、學生的未來密切相關!所以事關未來與生存權的事務,是「公眾事務」,只有威權時代的獨裁者才會利用各種方法與手段來箝制學生與社會大眾關心公共事務的「管道」、甚至是「意願」(ex:要好好讀書、升學才能有「美好光明」的未來),因為這樣獨裁者才能繼續為所欲為!所以在那時,所有公共事務都被包山包海的統稱是政治!已進入民主時代許久,學校教育卻還只是在強調升學、而非公民教育的深化……所以儘管已經有老師感激筆者說出眾人不敢面對的事實、或是強調:「老師會慢慢了解的但是不要用『這種方式』……」來批判筆者,更有人還是一直認為筆者是在「二分法」老師……

照李老師的說法,那些已經在鏡頭前或網路貼文支持反服貿的教授或老師就是在:「跟校譽過不去,長官會關心、家長會投訴、校友會皺眉...」吧?我想這樣的思維才真正是把人二分法--讓本來支持反服貿的軍公教不敢表態、更還會讓那些還不清楚服貿內涵的老師「望之卻步」、甚至劃清界線吧?因為知道服貿箇中奚翹、因而敢挺身而出反服貿的軍公教,就會變成李老師所說:「長官會關心、家長會投訴、校友會皺眉...」的糟糕下場!這時必定又有網友會說:筆者還不是一樣用那些論述在威脅人……

筆者是用香港與西德已發生的事實來做一些「推論」,大家若認為那樣是膚淺、或者是台灣的情況跟香港絕不一樣……來認定筆者那樣的論述叫做威脅與硬凹而不願接受這是民主時代,我尊重您們的想法;但是教師對公務事務表達異於政府的立場,卻可以變成是「政治」立場、還會毀壞校譽……這才是拿「戒嚴時期」的舊思維在威脅「民主時代」的老師吧?

就這麼湊巧,筆者任職的校長已在她的fb表達支持反服貿的行動,所以筆者在3/26一大早看到李老師的文章後,就去跟校長說:「有人說我們在跟校譽過不去,所以長官會關心、家長會投訴、校友會皺眉...」校長了解始末以後,深皺眉頭:「民主時代誰都有權利為自己的主張發出聲音吧?這跟職稱會有關係嗎?跟毀壞校譽又有何干?」

請問學校到底是誰的?學校的主體是學生,所以事關他們未來生存權的事,難道不該也是教育重要的內容之一?如果老師是因為迫於課程或升學的壓力而無法跟學生討論,相信沒有人會責怪這樣的老師,但如果連立場都不敢在公開場合(鏡頭、或者是網路)說出(怕「跟校譽過不去)、甚至連學生問老師相關問題時,老師都因為害怕「長官關心、家長投訴、校友皺眉...」而不敢表態,那麼已經在關心此事始末與發展的學生,會怎麼看待老師?老師教導「公民教育」的基本身教又在哪兒呢?

所以如果老師不敢表態是因為害怕:「長官關心、家長投訴、校友皺眉...」,那麼請問身為知識份子的風骨、道德勇氣、社會責任到底在哪兒?所學到的知識難道是只有用在教孩子「升學與變成「順民?所以難怪金小刀敢講說:「沉默的人才是多數

  李老師說:「反服貿,『軍』絕對不可以出來,軍人必須中立,這是民主的底線,否則就是軍事干政,更可怕的是政變。

這點筆者無法認同。因為雖然軍人的確必須聽命於政府與三軍統帥,但若因聽命於政府而有不正當的行為,那是政府要帶頭負起責任。而軍人若還有良知,則只能變成是內心的自我譴責;但因為軍人也是人民、也有親人、也要生活、更不一定一輩子都會是軍人,所以若非執勤時段,軍人為何不能表態自己的主張?若李老師這樣的理論可以成立,那軍人為何可以加入政黨?您應該要連署其他老師--要求那些在戒嚴時期幾乎都被要求要加入國民黨的軍人都退出政黨才能「保持中立」吧?只有在非民主的國家,所有人的意志才都必須與領導者相同、否則就是叛亂犯!誰都不希望看到政變,但他國歷史更說明了:如果政府的作為,真的已到天怒人怨、甚至是出賣國家的地步,軍人發動政變反而會變成一條替天行道、解救人民的最佳道路!

  李老師說:「該文某處邏輯不通,『退休年終慰問金』跟反服貿無關,不要扯在一起。」

馬政府這六年來除了一心、且還實質要與中國簽訂各項協議外,請問這個政府到底對台灣有何實質「正向」的建設與貢獻?連一個本來還算便捷好用的戶政系統,卻在馬政府重新鉅額發包、強迫驗收且施行後,卻反而成為戶政人員與洽公民眾的夢靨!而當初口口聲聲、信誓旦旦的說只要簽了ECFA,台灣經濟就會變得有多好、633會達成……事實上就已都明顯跳票!也許是還有其他因素糾結引發,所以馬政府好歹也該「具體的說明一下、讓多數質疑的台灣人能釋疑吧?不但沒有,卻還繼續且黑箱作業的要硬推影響更廣大的服貿……

筆者的確不是經濟專家,但無法獲得官方具體且令人信服的說法,為何經驗推論就得被視為「邏輯不通」?那請問這個政府的邏輯與誠信又在哪兒呢?所以若真認為筆者的邏輯完全不通,是否可以請您指出「正確」的邏輯讓大家都知道?指責學生不對、卻沒有說明理由,「馬老師」、「江老師」、或威權時代的老師好像又出現了……

  李老師說:「個人周遭不少人反服貿,但不會在校園內對學生多作陳述──因為我們不知道傳到家長耳中會是什麼樣子!」更還說:「即使全班30位學生都了解服貿,但也會有正反兩面的支持者,如果有一人持不同意見,老師繼續講,就是違反學生受教權益,因為對方不想聽。

教育到底是什麼?很多人認為,社會的對立與紛爭是來自「立場」的不同,所以為避免衝突--「避談」、「保持中立」是最好的方法但如果這些事情的「立場」是事關多數人、尤其是學生自己生存與未來的事務,為何不能透過充分的「論辯來價值澄清?而在這過程當中,因為與環境、土地、時事……充分結合,所以就是教育現場「邏輯思維訓練最佳的歷程與機會!難道教育「現場」還是只能有知識的灌輸、考試、「品德教育……而已嗎?看看那些高學歷、且還最強調「品德教育的政府官員的所作所為……

更何況台灣現今很多重大公共事務--會有很大的立場不同,其實很多部分都是來自於「不了解」或「誤解」:這是過去獨裁統治者以「戒嚴」為基礎,部編教科書、聯考為手段用知識來奴化台灣人,讓多數台灣人不知重要史實之外、更還深具殖民地的奴隸性格--而並非是能主動關心公共事務、自主思考、主張公平正義的「公民性格……而在台灣邁向民主化後,很多人基於好奇心、網路發達等理由,終於有機會「瞭解」了真相,但仍有為數不少的人「堅守」戒嚴時期的思維與「認知(這可能又正如李老師所說:「個性追求穩定才會選公教,因為篩選過程就是挑選『順民』):為了「平安」,不要關心政治(公共事務);所以就在這一「已瞭」與「還是不瞭」之間,對立與衝突……依然存在!

所以因為是有學生立場不同,老師就以會「違反學生受教權益,因為對方不想聽」為理由而避談……重大公共議題的對立不但永遠存在所以十多天了,孩子至今還得在那兒受苦!甚至還要承受立場對立人士惡意的攻訐!!所以至今仍還謹守戒嚴時期封建思維的老師或知識分子……難道完全都沒有責任?而不得已、沉痛指出事實的人,卻被指為「態度不好」……

而如果因為是有學生立場不同,老師就以會「違反學生受教權益,因為對方不想聽」為理由而避談……這樣的邏輯可以成立,那核電也不能在課堂上談囉?因為班上有學生是擁核的?這應該牽涉到的是:老師如何引導與說明的方式吧?若充分的讓孩子的表達各自的看法尤其學生若是為了捍衛他自己是異於老師的立場,他得提出更多的事實與立論來證明或辯駁,老師只是適時的指出其矛盾的邏輯、以及提出更多的事實與立論的根據……這應該就是最好的民主與思考訓練「過程」吧!

這時必定有人又會說:「學生怎敢說出跟老師不同的想法?是想要被扣分、還是皮在癢喔?」有這樣的「思維」,就代表老師在課堂上的某些作法與想法,應該還停留在「威權」時代這樣也才會讓學生害怕表達出異於老師的想法!所以要克服學生會有這樣「恐懼威權」的心理(因為筆者畢竟不是導師、所以孩子有可能已被父母或過去的老師「訓練出來」了),筆者會採行較具體的作法是:只要有發表意見的,都會加基本分;能質疑、辯駁老師或其他同學說法的,加更多分!

但老師要能提出事實根據、指出矛盾的邏輯,就代表老師自己也要長期關注社會公共事務,所以如果又如一位老師說:「你知道現在的中小學教師每天光寫一堆被家長申訴後的檢討報告有多少嗎?……」所以大家更都可以說:「我很忙、要拼三餐」所以都不關心與參與公共事務的話……

這樣的「人民」,如果是知識份子的話會更好--就是現在高高在上的那兩位--「馬老師」與「江老師」最喜歡的典型「順民」!他們只是不敢明說而已在他們眼中,敢出來論述、抗爭他們一意孤行的心態與行為的人,根本就是「大膽刁民」這本是獨裁統治者才會有的「認知」!若不是,為何未經人民審議就可以與他國逕簽協定?若不是,怎可下令警察毆打手無寸鐵且無暴力行為的學生與民眾?若不是………

  教育是為了培育更多的「順民」??!!

綜合上述,李老師可能最讓筆者無法認同的就是以下這段陳述:

王老師直言台灣養成背景,讓多數「教」的「服從性」極高,這是正確的擊節之論,個性追求穩定才會選公教,因為篩選過程就是挑選「順民」,念書這關先淘汰一次,教甄面試穿著暴露、舉止囂張優先出局,剩下的便是乖乖牌,教育界才會納為己用。上台後,老師希望遇到的也是「順民學生」,上課、吃飯、睡覺外,不要有任何踰矩,不要捅簍子,老師就可以領束脩,天下哪有一位老師希望自己學生全都「不順」,天天上學務處、少年隊、少年法庭?

筆者在3/23的這篇文章指出台灣軍公教的「服從性」極高,本是婉轉之用詞;筆者有同事就直接指出:「妳為何不敢直言那就是『奴性』:對於中國與國民黨只會懂得服從威權、而沒有質疑、思考、批判的能力

只有獨裁的統治者才會讓軍公教的篩選過程--只能挑選「順民」與「乖乖牌」!所以也只有獨裁統治者底下的老師會希望遇到的也是『順民學生』,最好只懂得上課、吃飯、睡覺…就好(馬老師、江老師好像又出現了);而公民社會的老師,會希望「培養」的學生應該是:對凡事願意追求真理、真相、對不公不義有勇氣譴責、撻伐……這樣也許孩子就常會提出「很多」問題、偶而也會惹出一些麻煩(因為自以為是的權力者--是絕不容許他人去質疑、批判他的)…但老師除了「傳道、授業」之外,「解惑」才是最重要的吧?不喜歡孩子對凡事有批判、質疑的能力,難道是因為老師……

話又說回來,請問「對凡事願意追求真理、真相、對不公不義有勇氣譴責、撻伐」、是「不順」的孩子,難道就會如李老師所說:「天天上學務處、少年隊、少年法庭?」嗎?當魏揚被警察逮捕時,她的母親楊翠面對各界:「妳不會擔心?」這樣的問題時,直言:「孩子只要是做對的事,做母親的就不擔心。」

所以李老師認為「不順」的孩子就會「天天上學務處、少年隊、少年法庭…」這樣的見解,似乎才是充分呼應李老師引用作家李偉文所說:「習以二分法來簡化,非友即敵、非黑即白,造成整個社會淺薄化、單一化。」的說法吧?學生行為的教化,是要從環境種種事務經歷而內化的思維做起、而並非只強調「品格教育」、紙上談兵、希望孩子會自成「順民」吧?過去是經過「順民篩選」歷程才能當上軍公教的--的確大家不能以此理由去責怪這些已成軍公教的乖乖牌!但台灣已民主化、尤其網路已發達如此多年,若還不能覺醒與改變,這樣的老師會對得起誰?請問又有哪位老師在參加教甄面試的時候,會「穿著暴露、舉止囂張」?而這與「順不順」、會不會思考、批判又有何干?這樣的舉例方式才是過於偏激吧?

  自由之路從不平坦,我們中的許多人都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穿過死神籠罩的山谷,才能抵達願望的頂峰。

 

其實這些日子以來來,看了這些留言,要說心情完全沒有受影響是騙人的。有同事勸我:「何必去在意那些人呢?我們學校已經有幾個連不是妳好朋友的同事都認為這篇文章並沒有在抹黑老師,所以你應該是要去看按讚的那兩萬多人,而不該是提出負面批評的那些人吧?如果一一去回應,妳哪有時間與氣力?更何況這些人會如此批評,就代表他們有很多深層執著的想法,妳就算花時間,也非常可能是徒勞無功的!」所以筆者偶而寫寫又停停!結果反倒是筆者任職學校的校長鼓勵:「不要輕言放棄這些老師吧?因為他們會回應,就代表他們已經開始在思索一些事,總比過去完全不關心--好得多了,希望妳繼續加油!」

 

想想也對,十幾年前,筆者可能不但跟這些網友一樣、可能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為了捍衛那套黨國教育的中心思維,常常不惜與他人開戰……我懺悔,所以如果現在為了怕被攻擊、抹黑而就此開始冷漠,那台灣能走出封建、而邁向更進步的希望與空間,似乎又少了一分力量即使那是如此的渺小與茫然……

 

只要台灣還沒變成一個已沒有民主法治的國家前,筆者就應該要義無反顧的繼續捍衛下去;如果再一次的「白色恐怖」降臨,很多有良知的人才需要如李老師所說:「身為創作者,您可以吐絲織錦,用雋永作品讓歷史留下印記,例如鄭愁予的<小小的島>曾以為是一首愛情詩,作者後來透露是抗議白色恐怖。因為今天還不站出來,明天真的就站不出來了!至於李老師所說:「小學老師葉石濤,每日忙完教務,埋首書案,在暈黃燈光下,為闇黑冷僻的台灣文學史留下一本鉅著。」的那種功力,筆者並沒有。我只知道要活在當下,將自己對土地與生命的熱情發揮到最後一刻筆者真的只是想替那些學生、台灣的教育與未來說些話,即使那會招致很多負面的攻訐,但我願意承受,因為

曼德拉總統說:「自由之路從不平坦,我們中的許多人都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穿過死神籠罩的山谷,才能抵達願望的頂峰。」德蕾莎修女更曾說:「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冷漠。」所以與那些孩子一樣,因為『愛』,我們都會繼續堅持與奮鬥下去……祝福大家,天佑台灣!

 原刊登於: 民報,此為完整版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