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10/19 台灣神道暨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創始人楊緒東醫師追思會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首頁 arrow 新聞快報 arrow 走路工事件可能是馬英九主導的?
首頁
聖山運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阿扁的天命】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3202270
走路工事件可能是馬英九主導的?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莊彬   
2006-12-18
 走路工事件發生後,中國黨主席馬英九在第一時間喊冤,並且斬釘截鐵地指稱那是民進黨陳菊陣營「抹黑」、「自導自演」的,繼而又指控陳水扁總統在投票當天的談話「企圖使黃俊英不當選」,最後以涉案人接受自由時報訪問為由,咬定就是民進黨「自導自演」的一貫伎倆。


 案情發展至今,已經證明這些都是馬英九一貫裝無辜的栽贓伎倆。又根據媒體早先的內幕報導,可以進一步了解,走路工事件也許黃俊英真的被蒙在鼓裡,而讓黃俊英人格無端受到傷害、讓黃俊英陣營人員雞嘴變鴨嘴的的,即可能就是馬英九本人。


 這個媒體就是擔任統派急先鋒的《新新聞》周刊。該刊載2006.11.17的第1028期中,以「馬英九親征,義守派靠邊站」為題,做了非常權威的內幕報導;別的媒體說的,大家可以選擇不相信,但是,《新新聞》報導馬英九、中國黨及親中反台派的內幕,以其「自己人」的權威,無疑是有極高的可信度。


 該刊在「不滿高雄選戰沒起色,強力整合六大同鄉會」的小標題下,有一段這樣寫:近期,馬英九耐不住高雄的作戰步調,決心接管高雄。據瞭解,他無法容忍黃俊英表現得「像個軟趴趴的海綿」,「不接招、不主動攻擊、逆來順受」。


 當時不僅該刊這樣說,各統派媒體也大幅報導馬英九要求「黃俊英必須吃威而鋼」,由此可以佐證馬英九確實接管了中國黨的高雄市長選戰,也就是說:黃俊英的選戰是完全由馬英九主導的,難怪對於走路工事件,黃俊英本人及其陣營都不知情,事發時會感到錯愕、手足無措,而馬英九則能氣定神閒!


 馬英九為什麼要介入主導?《新新聞》這樣寫:選情對民進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陳菊相當不利,國民黨中央卻傳出「黃俊英可能會輸三千多票」的評估,甚至研判「如果民調沒有領先五%,馬英九也可能失去二○○八寶座」。馬英九無法容忍中央議題統統被黃俊英擺在一旁,還放著對手的弱點暴露在空氣中自行發酵,決定收回選戰主導權,並「修理」黃俊英身邊的學者幕僚群。黨中央大軍壓陣,讓黃俊英身邊以文宣部主任李樑堅為首的「義守幫」統統被化做「局外人」,以防「扯馬英九後腿」。


 《新新聞》這樣寫夠清楚了吧!高雄市長選戰的重點是「確保馬英九的 2008 寶座」。馬英九並非像外表形象那樣的優柔寡斷,不但會使用陰招「修理」人,還會指揮「大軍壓陣」,以強龍之姿強壓地頭蛇,剷除黃俊英所部署的人馬!


 《新新聞》接著這樣寫:由於國民黨內將高雄選戰結果視為「馬英九的期中考」,目前定調為「清戰場」。強勢操盤掌握地方票本土派的代表勢力王金平尚未全力動員,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也不肯退讓,黨內人士分析,「萬一這兩派的力量結合,甚至親民黨立委見風轉舵,馬英九的領導地位將受到很大的質疑。」此外,黃俊英陣營發言人陳學聖也開玩笑:「如果這麼好打的選戰都會輸,國民黨真的要切腹自殺了。」另有立委表示:「高雄已經出了一個民進黨罪人陳水扁,馬英九如果輸了,他還有臉嗎?」


 該刊進一步寫出更深入的內幕:國民黨早在一年前便著手布局高雄市長選舉,候選人還未出爐前,就暗中展開組織割喉,地方和中央作戰系統各就戰鬥位置,「多管齊下」。馬英九強力整合六大同鄉會,扮演高雄的「六軍督帥」,之後要求黃俊英全力協調地方派系以外,還下令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出面協調南部的地方企業以及台商,積極與操盤北高選情的另一國民黨副主席關中配合,掌握六成的黨員票,試圖打動地方山頭,並勸立委黃昭順改變態度。


 看到了沒?清清楚楚的,走路工事件涉及雲林同鄉會,而「六大同鄉會」是馬英九「強力整合」的,馬英九正是「六軍督帥」,若說馬英九對走路工事件不知情,誰人能信?若說馬英九裝無辜根本就是在演戲,有何不妥?


 如果說這樣的質疑證據力不足,那麼,繼續看《新新聞》怎麼寫:國民黨高層各自掌握、動員不同的系統,就是有共識認為,「高雄已經不是黃俊英的戰爭,而是馬英九的戰場。」在馬英九意志主導、關中強勢操盤下,高雄過去三大家族之一的陳田錨態度在最近一個月內從消極轉為積極支持;老議長派朱安雄勢力也力挺國民黨;台南的地方系統黃玉雲也表示支持黃俊英。


 這裡面絕無任何斷章取義,高雄市長的選戰不僅是在「確保馬英九的 2008 寶座」,是「馬英九的期中考」,說到底,就是「高雄已經不是黃俊英的戰爭,而是馬英九的戰場」,因此,走路工事件怎麼會跟黃俊英有關?應該跟馬英九切身有關才對。既然那是馬英九的戰場,為誰發走路工、為何發走路工?《新新聞》不是把道理說得一清二楚了嗎?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6.12.18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