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Net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淨 山 活 動 ‧ 聖 山 運 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制憲正名台灣國 - 來自台灣神黃信介的啟示
  信仰建國228‧追思感恩臺灣神
228.Net.Tw arrow 聖山教育 arrow 臺灣學教育ê開拓者-鄭正煜紀念集--我讀我見(2)
臺灣學教育ê開拓者-鄭正煜紀念集--我讀我見(2) 列印 E-mail
聖山教育 - 楊緒東專欄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5-10-15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莊淑姿於序文說道,其對鄭老師由懷疑到信任的轉變,於台派人物中;要被取信;並不容易,沒有相當的歷史見證和作為;很難被接受;鄭老師是肝癌三期病患,平時就是"很累",然精神力量比常人強百倍千倍,爆發的"信仰"剛烈之氣;令人感動,他就是台灣神。

初期對是否參與南社我抱持真大的疑慮,因為在台灣長期的白色恐怖造成的政治冷感的台灣社會氛圍下,我這種無勇氣的人,對於要參與這類社團,真正是感覺不知如何思考決定。而後,在經過鄭老師邀請我參與數次南社聚會和演講後,我才逐漸了解南社朋友愛這個台灣母親那種大無私的熱情奉獻,真正使人感動,也促成我參與南社的機緣。這一切的過程,攏是鄭老師一再的帶領,我才得以窺見。
台灣南社,2015,"追思文-我相識的鄭老師",《臺灣學教育e開拓者-鄭正煜紀念集》,春暉,高雄,p.45。

自2004年至2014年,我相識鄭老師的期間,他的肝癌數次復發也曾數次被他以意志力結合各式療法加以戰勝。在生死交關的過程裡,數次我曾問他:「是什麼原因乎你願意用自己安捺的身體,猶原持續為著台灣獨立建國的理想在打拼?」他講:「我認為我這一生續下來擱再需要打拼的代誌,只有這件」「我曾看過因為這個社會的不公義,使得那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嬤,跪在土腳,哭著要求不要徵收他們厝…我的心足痛耶…我無法度讓自己不去理會這個社會的不公義…」真簡單的回答,卻也讓我完全了解那深刻而已完全將自己生死至於度外的真誠和勇氣。
台灣南社,2015,"追思文-我相識的鄭老師",《臺灣學教育e開拓者-鄭正煜紀念集》,春暉,高雄,p.46。

鄭老師在聖山修行,凡是堅持保台護台終其一生,不變其志就是台灣精神,他堅持的是,台灣人要有台灣人的教育體系,台灣人的教育,由台灣人民來制訂。


一、推動國民制憲運動:台北霸權乃根植於黨國一體的中華民國憲法,所以制定台灣新憲是解構台北霸權的第一步。而制憲的關鍵點,在於啟發全民制憲運動,以擬聚台灣全體國民建國的能量,並轉化成生存與生活的價值觀,使制憲與生活結合,成為民主自決的實踐行為,溢滿台灣人生活的空間,融入精神文化的內涵中。例如,用祈望的門聯,在舊曆年時家家戶戶的門前張貼,「制定新憲法,台灣和平國」之類的春聯,其他運動方式應與文化生活結合,形成牢不可破的國民意志,以使制憲不被東西霸權輕易宰制。
台灣南社,2015,"鄭正煜文集-解構台北霸權 創造均享台灣",《臺灣學教育e開拓者-鄭正煜紀念集》,春暉,高雄,p.47。

台灣母語的普化與未來的深化,攸關未來台灣文化的重建。杜正勝部長雖然已經面對國會少數的重大困局,南社懇望本土意識堅強的立委,敬請發揮國會威力,力保杜部長普化台灣母語的推動工程。南社誠摯懇求全國人民均熱心關注此一大業,善盡這一代人在台灣文化發展進程中應盡之職責!
台灣南社,2015,"鄭正煜文集-給民進黨縣市長的懇求",《臺灣學教育e開拓者-鄭正煜紀念集》,春暉,高雄,p.51。

台灣母語就是結合中國、外來殖民、原住民,綜合起來的語言,它和台灣人的歷史、文化、生活文明、生活經驗、人際關係、宗教信仰,化為一體,是台灣生命共同體的主要元素。

台灣本土母語五十年來飽受國民黨的中國人的摧殘。1949年蔣介石外來政權軍事統治台灣以後,及開始雷厲推行「國語」。1956年起,台灣省教育廳下令學校禁止使用台灣母語等「方言」,違者輕則罰站,重則打屁股或罰錢。至1985年,李慶華、李慶安的父親手掌大權的時代,將「語文法草案」提交立法院審議,內中規定二人以上場合不得使用台灣「方言」交談,違規二次即處二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罰鍰,連續違反者連續處罰。台灣母語至此已是面臨生死交關的危機,幸賴當時黨外運動力量,台灣母語始得死裡逃生。
台灣南社,2015,"鄭正煜文集-為中、小學「台灣母語日」昭告台灣人民",《臺灣學教育e開拓者-鄭正煜紀念集》,春暉,高雄,p.57。

根據1659年荷蘭教會的一份視察報告,今日雲林縣虎尾鎮的一所「學校」,十四個小朋友多能背誦聖經,其中九人已經會寫ABC的羅馬字或閱讀印刷書籍。依照荷蘭當時的主流教育,台灣的子弟上課也要常常誦念祈禱文,餐前虔心向天父祈禱。忠心於荷蘭母國的教育,直至今天,仍有原住民的耆老,心靈深處懷想的祖先就是荷蘭人。

1895年日本開始統治台灣,並以濡染、浸淫的教育方式改變台灣人的自我認同;及至皇民化運動,台灣人的改造達於極峰。當時有成人手捧熱湯,意外聽到日本國歌奏起瞬即立正,直至國歌奏畢放下熱湯,手指已燙得紅腫;連國小都有幼童蒙難臨死前吟唱日本國歌「君之代」,由衷展示對日本的忠誠。雖然時間推移、嬗變,至今仍然偶而可以看到耄耋之年的老者,手擊胸部,啪的一聲「哇the日本精神e!」

另一個外來政權蔣介石政府來台後,台灣人祖國又開始轉換,幼童進入校門要向校門口的「民族的救星、世紀的偉人」蔣介石的銅像,已食指、中指相併立正敬禮,並接受我們是炎黃子孫的中華民族,「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民族」的教育薰陶。國民黨的此一殖民教育,歷經五十年成果卓著,連六十歲上下、留德博士、彰化人、當過教育研究所所長的人,都認為今天「國語」已經很好溝通,不需要再提倡台灣母語。
台灣南社,2015,"鄭正煜文集-殖民教育的悲劇與出路",《臺灣學教育e開拓者-鄭正煜紀念集》,春暉,高雄,pp.59-60。

(未完待續,撰於2015/07/03)


延伸閱讀:
【活動預告】10/31 鄭正煜烈士揭碑典禮暨追思大會
臺灣學教育ê開拓者-鄭正煜紀念集--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