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沒有公投參政權,什麼的@@民生法案,只會是夢幻
現在KMT被赤化,阿九執政開創很多中國赤化台灣的通路
阿扁被關的血腥效應? 小英再 ‟千杯千杯” 毫無作用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1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1947,紅白大對抗
1947,紅白大對抗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同修的文章感言
作者 Rainbow | 贊浬   
2016-02-19


(photo source: 鳳凰網)[台灣共產黨謝雪紅(前排右二)、林木順(後排右一)赴莫斯科留學前(1925年上海)]

每當站在台中公園入口,望向自由路對面,曾經是謝雪紅的大華酒家和人民協會,1947年的早春,並沒有帶來和平的的氣息,戰後代表勝利者的新殖民政權-國民黨陳儀政府,種種倒行逆施,已讓台灣人在陰霾的氣氛中,點燃憤怒的烈火。謝雪紅,台灣第一奇女子,曾到紅色麥加-「史達林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參與成立台灣共產黨,在如此詭譎的政治下,又該在歷史的舞台上,如何扮演誰都無法取代她的角色!

1947年的二二八,透過電台放送,台北抗暴的聲響,鼓動全島,競相走告,緝菸事件,只不過是點燃引信的柴火,三月一日,台中縣市與彰化參議員召開聯席會議,派林連宗作為代表,支持台北行動,沒想到竟一去不回。當天在中央書局二樓,楊逵等人印製民意小卡,準備做民意調查。三月二號,在台中座(台中戲院)召開市民大會,史上並無前例,後來也並未再有,擔任大會主席的謝雪紅,就這樣登上歷史舞台,直至人生最終的謝幕,在北京福隆醫院的走廊。當天下午,台中的仕紳們也仿照台北成立了「台中地區時局處理委員會」。

三月三日一早,楊克煌和謝雪紅成立「中部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作戰本部),各地方熱血的台灣人自動自發來此集結登記,等後命令,市民也自動送上米、酒、豬肉,並在台中醫院埋鍋造飯,婦女會和女學生則幫忙捏飯糰,分送給各隊民軍。傍晚在教化會館(今公園路和繼光街口處)發生了台中市有史以來第一場街巷戰,戰火波及旁邊台電,輸電線被打斷致使全市一片漆黑,原守衛在教化會館內的國民黨軍三百多人,聽到要以消防車噴射汽油火攻後,停止戰鬥全部投降。

前一天在台中郊區的空軍三廠,原為日本第三十六部隊駐紮地,廠長雲鐸責令台籍准尉李碧鏘,將李碧鏘提出的「三條件和平解決方案」,帶到台中師範學校與吳振武和在作戰本部的謝雪紅商量,如何避免學生軍和國民黨軍的一場火拼,吳與謝欣然同意。三日下午兩點,在李碧鏘帶領下,吳振武和謝雪紅同坐一台吉普車,後面兩台交通車,載著準備接手空軍三廠警衛任務的台中農學院和台中師範學生,進入空軍三廠廣場,學生軍和陸軍警衛隊在廣場交接後,台中市區絕大部分公家機關,都已被台中市民控制,直到十三日,國民黨土匪軍廿一師進到台中市前,市內已無戰鬥,而台灣人在這十天展現絕高自治能力,說明台灣人在政治上,絕不像國民黨宣傳的:「沒有政治人才,無法管理自己」。

吳振武何許人也?日治時期就讀東京高等師範學校,時遇太平洋戰爭,進入日本海軍預備隊第三期受訓,畢業後到海南島參戰,終戰時已升為海軍大尉,為台灣人官階最高者。在二二八發生前,中國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曾延攬吳振武入中國海軍,組織中國第一支海軍陸戰隊。不久發生二二八,也影響他的一生命運。

二二八時吳振武擔任台中師範學校的體育教師,二日曾接到電話前往和謝雪紅會面,被委任治安維持總隊長,在赴約會面前,吳振武曾詢問時任台中師範學校的洪炎秋校長該如何做,而洪炎秋指示須應付,並且先組織而按兵不動,再透過林朝權的關係向柯遠芬詳述情況。

吳振武和謝雪紅原本不認識,因二二八而結識,警衛任務儀交到學生軍的完畢後,在回台中市區的路上,根據楊克煌的回憶錄《我的回憶》中如此寫道:

在小汽車裡,吳振武默默無言,抓頭搔耳,許久才對謝雪紅說:「我在人家面前要表示反對你,請你原諒,……。」


另一段是這樣描述
台中師範學生呂煥章跑到二七部隊告訴謝雪紅,他在司令部時被命令參加一個小組。這個小組成員有吳振武、一個特務和呂本人。他們的任務是要暗殺謝雪紅。

可見當時吳振武應該有接到國民黨情治系統的指令,轉達命令者最有可能的人選是當時台中師範的校長洪炎秋。經過幾日和謝雪紅的相處,發現謝並不是壞人,也同為台灣人和台中的和平做事,因此才有小汽車上請求原諒的對話。也不難想像三月五日的「吳振武槍擊事件」。

根據吳振武的口述,對於他的槍傷,他本人是如此描述:
惟在六日(七日)晚上,我自家赴學校途中,行經南台中馬小溝,突聞「砰」一響,正感疑惑之際,俯首一看,原來是自己左腳中了一槍,鮮血直流,即潛行至李外科醫治,隨而轉至別處療傷。
根據當時擔任戰鬥隊長的楊子榮口述:
當晚,吳振武擦槍,突然轟然走火,子彈擦過大腿,我和黃副官一同送他到李祐吉所開的外科醫院。吳氏在被送進病房前,一直說:「楊隊長,真抱歉。此後隊上的事要全交給你了。」自吳氏住院以後,我對外面要求我們前往救援的請求,一律拒絕。
可見當時楊子榮是將吳振武送到李祐吉外科的人,吳振武左腿的槍傷,應該是自己開槍或走火。

但也有另一種說法,我曾詢問吳振武的公子,是否知道其父吳振武槍擊事件,他向我表示:晚上時候,正當吳振武巡台中師範宿舍,被謝雪紅用四五手槍射擊。

此事我也曾詢問黃金島前輩,黃金島前輩向我解釋到:吳振武的大腿槍擊事件,應該是吳自己開槍,在醫院養傷時,黃還曾到醫院探望。最主要是接到洪炎秋轉達的暗殺謝雪紅命令後,發現謝雪紅並非壞人,殺謝和保謝的兩相矛盾下,才有這樣的舉動。其實在二二八中,吳振武也可以不必管事,因為二二八前一個月,就接到海軍總司令桂永清的邀約,等到學期結束後,便赴南京加入中國海軍。萬萬沒想到會暴發二二八,本著台灣人愛鄉土的感情,義不容辭承擔責任,在吳、謝、李碧鏘和雲鐸的努力下,空軍三廠的警衛權移交給學生軍,台中市免去一場傷亡慘重的對戰。並將當時未成年的娃娃兵斥回,黃金島的描述,這些娃娃兵的身高,尚不及步槍的長度,更不要說正規的軍事訓練。

二二八後,吳振武仍在陳儀的通緝令上,是「一經發覺,格殺勿論」的通緝犯,經由林朝權和台北市警察局長陳松堅的保護下,趕赴南京海軍總部任職避禍。組織海軍陸戰隊期間,透過管道,將參與二二八而被追殺的台灣青年如黃金島、楊子榮、黃演廣、李碧鏘等人,邀請加入陸戰隊,但目的是躲避國民黨的追緝,敵大我小情況下,保全台灣同志。桂永清死後,保護傘消失,吳振武並沒有脫身,仍被以參與二二八而被台北保安司令部審問,半年後在林朝棨的擔保下才被釋放,而脫離軍隊則靠陳啟川的幫忙,最終才能全身而退。

吳振武是台灣人在白色祖國下的一個例子,在殖民體制下,無論是日本軍還是國民黨海軍,身上都有一個無法抹滅的印記-台灣人。在這樣的印記下,任憑如何努力,根不正、苗不紅,永遠就只是中國新主子的棋子,可貴的是吳振武在如此的時局,仍沒忘掉身上的印記。他與其兄香蕉大王吳振瑞一樣,因為台灣人的印記,身在殖民體制,兄弟同樣難逃被整肅迫害的命運。

謝雪紅又是另一種台灣人的命運。謝在三月四日接到李喬松與謝富傳達的命令,內容是黨(台工委)要謝雪紅交出武裝指揮權給處委會,下達命令者應為曾參加共產黨長征的台灣人蔡孝乾,謝雪紅起初不同意,但無奈黨令如山。共產黨起初的態度並沒有打算武裝革命,也不知道台灣人如此迅速就能組織動員,並且成立軍隊,此時的共產黨,正在為國民黨準備包圍並攻占延安而焦頭爛額,哪還有力氣顧及千萬里之遠的台灣。所以中國官方宣傳二二八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完全胡扯。三月六日,原本日軍的第八部隊(干城營區)成立二七部隊。

三月八號國民黨整編廿一師登陸,從登陸之始便一路屠殺到南,三月十二日下午,二七部隊因為怕戰火波及台中市民,便撤退到埔里,打算在霧社建立武裝基地做長期抗戰,第一晚進駐埔里國小,隔天怕影響到學生上課,移師到埔里武德殿,中間謝雪紅曾到霧社尋求當地原住民支持,但無奈無功而返,霧社成立基地的計畫因而作罷。十四日謝富到埔里傳達台工委的命令,要求謝雪紅「黨員立刻停止一切活動,隱蔽起來,以保持組織的力量」。謝又被迫第二次和自己的抵抗戰鬥意志相左,但無奈黨令如山啊!十五日下午,謝雪紅、楊克煌和一些左派成員,便離開埔里。此時給周明(古瑞雲)的命令是:「解散二七部隊到小梅去」。古瑞雲和黃金島當時並沒有聽從,在謝雪紅一干人走後,當晚決定攻擊魚池派出所,夜襲從日月潭方向來的廿一師。隔天一早,便暴發烏牛欄戰役。後來中國共產黨批鬥謝雪紅的其中一條罪名「共產黨的叛徒,二二八的逃兵」,事實上,當時台工委的領導蔡孝乾才是二二八的逃兵,不僅如此,1950年被國民黨特務捕獲,供出大批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成員,後來辦理「自新」,加入中國國民黨,蔡孝乾才是真正中國共產黨的罪人,而他還是第一屆的全國政協委員。

謝雪紅、楊克煌和周明(古瑞雲)後來在蔡懋棠的幫助下,從左營軍港搭乘國民黨的光明炮艦到廈門,此時已經是五月二十二日,而台灣全島,正處於「清鄉綏靖」,許多台灣人正被國民黨屠殺,台中水源地、謝雪紅曾經住過的梅鏡堂旁運動場(台中市體育場),不知有多少台灣人,犧牲在殖民政權的槍口下。此時的謝雪紅不知,她所奔赴的「紅色祖國」,日後成為羞辱她的兇手。謝雪紅和吳振武,紅色祖國和白色祖國下,台灣人被犧牲掉的兩種典型。

天大的遺憾、天大的不幸、天大的悲哀、天大的痛苦,謝雪紅、吳振武、台灣人,不經過這些,又怎能知道,祖國,不是白色、也不是紅色!天大,是謝雪紅的慣用語。也只有這樣「天大」的奇女子,才有膽在毛澤東面前對他說:「你們(中共)如果來臺灣的話,二二八事件會發生第二次。」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