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陷入老藍臭缸:考慮太複雜,活在自我防衛保護空間
哲人持火炬踏浪而行,形而上的天命;方是活著的價值
聖山是台灣英雄靈修聖地,可以和上帝同在,永駐人心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以柯P為師
以柯P為師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老包   
2017-02-07
柯文哲上周玉蔻的節目,批評新潮流:「我就很氣啊!事情都你們惹出來,打不過又跑掉,留下我善後。」圖/取自網路
柯文哲上周玉蔻的節目,批評新潮流:「我就很氣啊!事情都你們惹出來,打不過又跑掉,留下我善後。」圖/取自網路

2014年是台灣主體價值大爆發,並進而主導社會,很重要的一年。這一年有凝聚台灣主體意識、突破黨國食物鏈的太陽花運動;緊接著是柯P在首都掀起的翻轉革命及外溢效應;而代表台灣主體意識的綠色政黨,其後由小英率領取得中央政權,算是水到渠成。

小英內憂外患:被兩大政治老千夾擊

我重新整理了這一段台灣人最重要的生命歷程,用意在提醒執政者,這一條主軸就是「台灣主體價值」。當執政節奏偏離這一條主軸時,就不容易在社會引發共鳴,執政能量也會漸趨黯淡,而難以揮灑。

因此,當小英新政府的組成,被發現具有「老藍男」特色時,就等於宣告失敗,放棄主軸走向叉路了;類似遭淘汰之馬政權狗尾附庸,實令人扼腕。小英政權開工八個多月以來,空有完全執政之名,卻坐令黨國食物鏈旗幟飄揚,這是令其外傷累累的主因。但在我看來,有外傷也有內傷,那就是小英同時也遭到綠色政黨某大派系的襲擊;而此大派系,正是在演化中的「新黨國食物鏈」。「外傷」大家看得很清楚,「內傷」則比較不容易被察覺,但對小英新政府的傷害卻是顯而易見的──這是民間聲望快速跌落的因素。

從某個角度看,我其實有點同情小英總統的處境。她是一個「涉世未深」的政治素人,陰錯陽差,碰到兩大政治老千夾擊,在政治能量上,形同被當「傀儡」在榨取的提款機。一方面是老藍男取得戰略性重要職位,另一方面則是某大派系在「分贓」,不斷攫取肥缺大位,兼而阻擋「非我族類」的賢能之才,進入新政府體系。

簡單的說,小英總統是遭到兩大詐術老千包圍了,兩大老千各有心虛,相互縱容袒護乃屬必然。因此外界看得一清二楚的勾當,聲音卻很難傳進小英耳裡,從而逐漸被掏空──當民調快速跌到三成多,不滿意度遠高於滿意度,這不是「掏空」,什麼才是掏空?

新系製造綠營「內憂」的紀錄

新系為何會成為泛綠的內傷因子?這和派系屬性有關。我們說「同志」時,指的是一種「共生」關係,但此派系卻依靠在同志內劃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必須消滅」而成為獨大系統。舉例來說,它在高雄市的首長初選競爭,因領先的管媽「非我族類」,它就採取非君子競爭手段加以破壞:首先用行政資源去吸引藍營系統來暗助自己派系;其次使用分化手段,策動原管媽陣營的某人,聲稱寧可提拔這一位也不可能放過管媽,誘使其窩裡反。雙管齊下,管媽就陷入苦戰了。

更慘烈的當然是2001年的綠營台中市長張溫鷹。那一年她準備連任,但新系加以伏擊,除了耳語散布張溫鷹的負面新聞外,在黨內初選硬以遊戲規則打下張,由新系人員取而代之。張被拔除競選連任機會,當然不服(但若是新系首長,在黨內一定會塑造「連任者優先」氣氛),憤而脫黨競選;最後兩敗俱傷,由藍營胡志強勝出,前後卡住中市十三年,直到林佳龍才拿回江山。這個派系是危險分子吧?

再以柯P為例。三歲小孩都知道柯是綠營全面翻身的大功臣,但他一上任首都市長,在議會無日不修理他的議員,正是新系有計畫派出的成員。不僅此也,還結合了本土報固定的市政記者,每日唱衰柯P。最近的例子是新系利用派系淫威,逼迫柯P把北農主導權讓給它,甚至騙到小英人馬背書去找柯談判,柯無奈交給新系去主導安排。

未料在黨內習於探囊取物的新系,卻在北農人事上搞了大烏龍,一敗塗地──但新系邪惡嘴臉來了,它不斷向媒體記者放毒,說柯P很無能、很愚蠢,被老K加黑道耍著玩,把北農人事搞砸了云云。柯P經此中傷,幾乎在社會被看扁了。有一天,他忍不住去上周玉蔻節目時,把真相說出來,大家才知道這個大派系真是吃人夠夠。

我覺得柯P把新系真面目揭穿後(間接促成這一次新系農委會主委換角),壓在他頭上的黑蓋子等於被移開,而豁然開朗了──在除夕前一天,中時以頭版頭條刊出一則民調,柯的滿意度已漸回升到近五成,擺脫「死亡交叉」贏過不滿意度了!更重要的,把有可能和柯P競爭市長大位的潛在對手,拿來對比民調,全被柯P打敗!第二名老K的丁守中,甚至也只有柯P的一半支持度而已!

我就是愛螫人:青蛙載蠍子泅河的寓言

綠營存在這樣一個缺乏共生觀念,專耍計謀對付自己陣營傑出菁英的派系,政治領袖當然要小心相處,才不會落得失敗下場。我曾經用一則寓言故事形容這個派系:森林大火,動物界大逃命,一隻青蛙逃到河邊,要渡河至對岸才安全。這時一隻毒蠍也出現了,說牠不會泅水,懇求青蛙載牠渡河。青蛙不敢,說毒蠍會螫人,毒蠍發誓不會害牠:「我如果螫你,我自己也會掉到大河中淹死,不會那麼笨、害人害己啦。」青蛙覺得有理,就載著毒蠍泅水了──到了河中間,青蛙忽覺腦袋一陣刺痛,毒蠍還是出手了。青蛙破口大罵毒蠍怎麼還是螫牠?毒蠍説:「沒辦法,這是我的天性…」隨後雙雙沈入河底。

由於有這一則寓言警惕,我直言不諱批評此毒蠍性格派系時,並不覺得是和他們過不去,反而是在幫他們學習當個有益眾生的良善群體,而非把快樂建築在同志的失敗上。柯P在這方面算是謹慎,「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執政因而能漸入佳境。小英總統則有點被吃定了,但願能師法柯P,早日擺脫危險包袱,安全「泅上岸」。

當然,最重要的,「蔡柯防線」聯盟關係一定要守好,只要不被內部的毒蠍攻破,要對付外在老K的挑戰,就比較能生出「單純就是美」的能量。在中時那一則民調中,柯P獲20-40歲青年高達七成支持度,真是值得探究──他們說欣賞柯P「清廉、單純」,可見遠離「不單純」的派系,是有益領導人政治能量的。

Source: 民報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