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自己追求民主自治圖博人,至今已有170以上烈士
小英林全政府若不能大破大立,立委選舉必然不看好!
KMT幽魂仍然朧照台灣上空; 台灣民間活動須團結自強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2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轉型正義製造仇恨對立?從二位省參議員的記載與遭遇談起
轉型正義製造仇恨對立?從二位省參議員的記載與遭遇談起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唐詩   
2017-02-26
林頂立呈報的叛逆台民名冊。圖/摘錄自「沉冤、真相、責任,黃惠君/策展、編著,228國家紀念館,228事件紀念基金會,2014年7月出版,台灣北社2月25日「新生代與228」會議資料。
林頂立呈報的叛逆台民名冊。圖/摘錄自「沉冤、真相、責任,黃惠君/策展、編著,228國家紀念館,228事件紀念基金會,2014年7月出版,台灣北社2月25日「新生代與228」會議資料。

二二八70週年將至,文化部長鄭麗君上午針對中正紀念堂宣布一系列轉型正義措施,包括從法制化進行轉型,以及蔣氏相關「文創」商品如公仔、文具、生活用品將下架停售;個人剪影logo不再使用,改用堂體意象logo;停止發放涉及威權崇拜的文宣品及簡介,開閉館停止播放「蔣公紀念歌」等。

未料鄭麗君的宣示一出,藍營和部分媒體大肆批評「去蔣化」製造新的仇恨與對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也在官方LINE群組發文:「二二八將至,許多地方紛紛傳出國父與蔣公銅像被破壞、拆除的新聞。我很遺憾看到臺灣有些政客,想加強製造新的仇恨與對立,他們並不是真的想了解二二八的真相,而是從這些新製造出的仇恨與對立當中,獲取他們本身的政治利益」。

到底是誰在製造仇恨和對立?我們就從「臺灣省諮議會」的兩篇紀錄來看,裏頭有兩位「林(參)議員」的小傳,他們的下場和記載是大不同,然而鋪陳了一堆歌功頌德的文字,卻讓人看不清歷史真相。

先談官至副議長的這位「林參議員」,限於篇幅我們不提問政,僅摘要小傳中,和228有關的部分及最後一段對個人的評述(全文請點此):

「1945年8月日本裕仁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後,林副議長受戴笠指派擔任保密局臺灣站站長兼任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別動隊司令暨政治研究室主任。1947年2月二二八事件爆發後,林副議長以周密的籌策,號召臺人擁護政府,奔走規勸各地人士。事件平息後,林副議長頗獲官方讚賞,但部分民間人士對林副議長所扮演之角色頗有微詞。8月林副議長創設以地方路線、群眾路線為主之《全民日報》,插足新聞界,廣結社會關係。1951年9月,林副議長與《民族報》發行人王惕吾、《經濟時報》發行人范鶴言,共同成立《民族報、全民日報、濟時報聯合版》1,組織總管理處,成為民營第一大報,並由林副議長出任主任委員。」
「綜觀林副議長於臺灣省臨時省議會議員任內,於議會中積極提案與質詢,督促政府重視地方行政、金融外匯、產業建設、交通設施及教育機構等相關議題,對於二次戰後臺灣地方自治、財政、產業發展與教育政策等發展與完善,貢獻不少。林副議長於任職臨時省議會議員期間,亦致力於產業界,曾任臺北市報業公會理事、《聯合報》發行人、聯合遊覽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臺灣農林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中華民國工商協進會監事、臺灣區麵粉工業同業公會理事等職。林副議長淡出政壇後,致力於經營產業,與臺北第十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蔡萬春合作,籌組國泰產物保險公司,歷任國泰產物保險公司董事長;國泰建設、國泰化工、國際海運、國泰人壽、國泰塑膠、國泰信託、國泰石油化工等公司常務董事。1970年8月林副議長於家鄉雲林縣莿桐鄉創辦頂芳企業公司與頂興企業公司,生產塑膠鞋與塑膠手套外銷。1980年11月19日林副議長因病逝世,享壽73歲。」

接著我們再來看另一位「林參議員」,同樣我們只看小傳中與228相關及最後一段評述。(全文請點此

「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林參議員一面勸導族人勿與之起舞,一面辦理槍械收繳,避免了北部泰雅族山區的流血衝突,事後當局表揚林參議員在二二八事件的功勞,特頒獎狀以資獎勉。林參議員復向有關當局上呈「臺北縣海山區三峽鎮大豹社原社復歸陳情書」,內文提到「大豹社事件」之原委,當時日本在大豹社事件後以政治與經濟手段壓迫大豹部族,並將族人強制集中移住他地,無法復歸熟悉的祖靈之地。故林參議員要求政府能讓大豹社族人回到故鄉,以慰祖靈,文末另附日本領有原社居住者名單及地圖一份,據此訴求原住民的生存權與土地權。林參議員這番請願也可視為日後原住民人權運動的先聲,而當局並未接受林參議員的陳情書。1947年9月,林瑞昌又聯合角板鄉鄉長、縣參議員、鄉民代表等向政府請求移居日治時期被佔領,提供三井會社種茶的新竹縣水流東地區,但未獲官方回應。」
「林參議員在議會問政期間,對於各項山地議題總能一針見血,不僅對山地行政有圓熟之見解,並具有為少數民族爭取合理地位之政治理念。由於林參議員的提議,政府後來增設原住民民意代表名額三名,為當時原住民政治參與跨出一大步。1949年林參議員要求設置統一權責,提高山地行政機構位階的山地行政管理局想法,直至1990年山地行政局終於設立,顯見其對政治的真知卓見。林參議員曾在《旁觀雜誌》刊載〈本省山地行政的檢討〉一文,文中針砭政府各項山地政策之失當,山地行政缺乏具體計畫而致行政效率低落,以及山地人民生活甚至不及過去水準。希望政府能有全盤計畫與踏實的步驟,才能將山地帶往繁榮景象,該文用字遣詞頗為直接。1952年11月中,林參議員在臺北山地會館突然被捕入獄。1954年4月17日,林參議員被判處死刑,享年55歲」。

兩篇「小傳」記載的關鍵字,一是「頗有微詞」,一是「判處死刑」。被人「頗有微詞」的林頂立,維基百科記載,二戰結束擔任保密局台灣站站長。二二八事變發生時,組織「特別行動隊」,協助國民政府清鄉、逮捕台籍菁英。林頂立與黃朝琴、連震東、黃國書等人都被歸類「半山」派的政治人物。

另一份檔案局史料顯示,林頂立呈報包括林獻堂、陳逸松、李萬居、連震東、黃國書、周延壽、潘渠源、簡檉堉等人的「台灣二二八叛亂台北區叛逆名冊」。另有史料則揭露林頂立給許德輝的電文稱:「時局危殆、岌岌不保,生死存亡關頭,吾人應冒險為危難,以明大義、識大體之信心,以力圖挽回時機。」最後許以反間的身分鼓動台灣人與中國人對立,製造紛亂好讓當局逮人。
下圖:林頂立呈報的叛逆台民名冊。圖/摘錄自「沉冤、真相、責任,黃惠君/策展、編著,228國家紀念館,228事件紀念基金會,2014年7月出版,台灣北社2月25日「新生代與228」會議資料

遭到判處死刑的林瑞昌(樂信・瓦旦Losin Watan),則是台灣最早的原住民(泰雅族)政治家,也是最早的原住民醫師之一,曾任尖石鄉長,1949年11月遞補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1952年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會議員。但在參與兩次大會後,於同年11月被當局以「高山族匪諜案」罪名逮捕下獄,同案還包括鄒族的政治菁英高一生、湯守仁等人。1954年4月17日被處決。直到60年後的2014年,他的家人還在為他的案件平反而奔走。

「台灣省諮議會」對兩人的記載,根本完全無法分辨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受害者如何受害,文字付之闕如,加害者也是一字不提。就228此事而論,呈現的論述只不過是一個被人「頗有微詞」,另一個則比較慘比較衰,所以被槍斃,但記載沒說理由。

二位「林參議員」一位靠著爪耙子生涯扶搖直上,除了幾年因貪入獄外,基本上成為國民黨政商的扈從之一,直至「善終」,連「創辦」國泰產險這種特許行業、在獨門生意的臺灣農林公司擔任董事長(就是以前台鐵火車上賣玻璃杯熱茶水的)也能被拿出來歌功頌德。
下圖:被牽扯「罪諜案」而槍斃的林瑞昌,是泰雅族的民族英雄。翻攝自紀念台灣第一屆原住民省議員林公瑞昌──樂信.瓦旦──銅像落成揭幕典禮委員會編印,《追思泰雅族英靈前省議員樂信.瓦旦(林瑞昌)》(1993年9月)

而身為政治受難者的「林參議員」,家屬卻承受了近70年,只能在暗夜裏為失去親人悲傷哭泣,生活在恐懼之中;當我們的教科書沒有描述兩位林參議員的故事,當「臺灣省諮議會」這類官方機構仍呈現曲解的歷史時,我們有什麼理由不談「轉型正義」?228之後,情治機關佈建在政、商、學、媒各界,又有多少人因為虎作倀付出了代價?

至於想藉機「消費」轉型正義的國民黨,就不必再裝瞎了。裝瞎只是心術不正露了餡,或者對歷史無知與逃避真相而已。只想著在台灣撈本,製造仇恨與對立的不就是這些人嗎?70年前那批劊子手,充其量也就是這樣的嘴臉而已。不必忙著切割了!

Source: 民報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