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公投法若不得變更國土、國號、行使制憲,就是欺民
人民沒有公投參政權,什麼的@@民生法案,只會是夢幻
勞基法再修皆有爭執,應改革KMT惡習和資豬之無法無天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3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以有感政績深化轉型正義
以有感政績深化轉型正義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自由時報/社論   
2017-03-11

二二八,歷史的歸歷史;蔣介石功過,歷史的歸歷史;追究歷史便是意識形態作祟。反對轉型正義者的論述,乍聽之下似乎不無道理,現在的人沒必要淪為歷史的囚虜,應該記取歷史教訓,正視現實問題。然而,行銷這種論述的人更應該想想,為什麼「歷史的歸歷史」如此動聽,二二八、蔣介石等依舊無法塵埃落定進入歷史?答案其實不難,那就是,歷史尚未完成,威權時代活化石所在多有,不堪回首的歷史也就無法劇終落幕。納粹的徒眾如果還在活躍,歷史的歸歷史可能嗎?這一點,也正好足以為反對轉型正義論述的盲點「解盲」。

最近,世界棒球經典賽,我國代表隊成績欠佳,有立委直言不諱批評:中華棒協與中華職棒聯盟都是國民黨在把持,棒協的理事長是國民黨前立委廖正井,中華職棒聯盟會長是國民黨現任立委吳志揚,兩個組織為了利益互鬧不配合,最後的結果就是犧牲了我們台灣的國球。除了體壇,之前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人事紛爭,以及各地農會選舉結果還是藍藍的天。此一現狀說明,黨國長期以來政治操作人民團體,即使經過兩次在野仍然不動如山,與台灣的民主節奏完全違和,終止黨國把持人民團體,還給人民團體專業自主,也是轉型正義的重要課題。

不僅如此,新聞媒體、司法體系、情治軍警、教育行政甚至演藝事業等,都可以輕易發現黨國幽靈。「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司法仍在當國民黨打手」,皆非空穴來風。回顧歷史,國民黨來台之後的統編工程,利用黨國改造後的高壓力量,將政治的全面掌控滲入社會的各個角落。操弄地方派系,把持人民團體,政商利益共生,乃至中央對在地侍從的擺布酬庸等,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遂在倉皇逃亡台灣不久,完成了對台灣的嚴密盤據,中華黨國取代日本軍國,反攻神話只是為了鞏固最高權力封閉系統。

今天,完全執政者推動轉型正義,本屬國人託付改革之實踐。但九個月來,反改革暗潮洶湧,既得利益者負隅頑抗。違背主流民意的聲嘶吶喊,結合著國家認同的曖昧游離,那些激情抗爭的團體與主導者,不啻是國民黨附隨組織、附隨人員的初步清單。而最為刺激他們神經的,不是追討國民黨黨產、追究二二八元凶蔣介石責任,而是自己附隨角色所換取的待遇與權勢,此所以年金改革遭到國民黨「八旗子弟」呼群保利。這種劇情生動說明著,早該謝幕的歷史還在上演中,很多「平庸的邪惡」還在「永懷」威權統治者的幽靈。

婦聯會理事長辜嚴倬雲批評:政府要推動轉型正義,必須拋去私心,因為正義是屬於大家的,不能獨佔;如果打擊的對象只是與你競爭的政黨,或者是曾經支持過這些政黨的團體,那麼正義就會變成不正義了。她相當典型地流露出附隨者的認識盲點:國民黨至今仍是「反民主秩序」的不正常組織,對內對外、從古到今都目無正義。附隨組織與個人,不願放下附隨角色,透過轉型正義自我救贖,硬要扛著舊時代的包袱。個人無法走出悲劇,台灣向前走無法停步,於是,只能以民主的力量與手段,打消附隨者的附隨殘念,加入正常公民的行列,從而確保我們的國家與所有的政黨都有了不可逆轉的民主秩序。

話說回來,國家正義轉型,固然是民之所欲,推動者仍當行穩致遠。從年金改革、追討黨產到司法改革,每個戰場都激出改革反作用力,附隨組織與附隨人員逐漸兜攏集結。在民主台灣,轉型正義的決戰點,一是立法院,二是選舉。前者,目前改革陣營完全執政,應該不成問題;後者,則牽涉到改革以外的日常施政,是否獲得多數選民肯定。如果因為後者而拖累改革,無疑會頓挫社會的改革氣氛。此所以,執政團隊要有積累改革能量的作為,以有感政績深化轉型正義的進程。黨國幽靈還在台灣徘徊,改革攻堅需要時間換取空間,奠基八年以外的改革續航力,當今的執政者應當視為己任。

Source: 自由時報/自由評論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