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統戰戰略:吸收台派,利用統派,分化台灣民族意識
當時〝特偵組〞排排站,非得辦扁不可的醜態,真是噁心
哲人持火炬踏浪而行,形而上的天命;方是活著的價值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4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他以日語大喊「台灣人,萬歲!」…槍聲響起
他以日語大喊「台灣人,萬歲!」…槍聲響起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顏利真   
2017-03-14

上週末上台北參加一些活動,隨行帶著一本書:《湯德章 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昨晚返抵台中,凌晨一口氣讀完,赫然發現指針已過十二點,正好是「三一三」──台灣烈士湯德章律師的殉難日,內心久久不能自已……

七○年前的今天,三聲槍響奪走了台南菁英湯德章律師的生命,那場殘酷的行刑畫面,教人掩面,不忍卒讀。

當時,二二八發生後,湯德章律師為了穩定台南市的治安,積極奔走、交涉,所以台南市的治安在三月五日已大致穩定下來。六日,二二八處委會台南分會召開了第一次會議。八日,蔣介石的二十一師團登陸之後,陳儀隨即露出了猙獰的面目,準備「全面肅清」。十日,再度戒嚴,解散處委會。十一日,上午十點多,軍隊衝進了台南市參議會二樓的議場,突襲逮捕了湯德章等人。短短三天不到的時間,刑求、逼供、處決。

拷問期間,湯律師被吊在天花板下、用槍桿毆打,打到肋骨幾乎全斷,手指也因被木板夾用力地綑綁,腫脹到無法拿筷子,最後只能以口就碗吃飯…面對如此的酷刑,湯律師仍堅決不吐露任何名字,也拒絕回答任何中文的問題,這樣剛毅的態度讓那些中國兵恨得牙癢癢,凌辱也就更甚。

十三日,湯律師被雙手反綁、背插木條,用卡車遊街示眾,準備載往「大正公園」行刑。沿途圍觀的群眾,看著車上的湯德章,神情自若、眼神堅定、似乎還帶著一抹微笑…那凜然的神情,令人震懾!準備行刑前,中國兵要用布遮住他的雙眼,被他大斥一聲「住手!」,第二次要把他綁在木板上時,又被他二度大斥「住手!」,最後是三個士兵合力,才讓湯律師跪倒在地,但卻被他三度斥喝,揮跌在地。士兵們惱羞成怒死命地踹他,他則以台語怒吼:「不需要綁住我!」、「也不需要遮我眼!」、「因為我身上流有大和魂之血!」、「若一定要有罪人,那我一人已足夠!」其懾人的氣魄,讓現場屏息…最後,在一陣靜默中,他以日語大聲喊出「台灣人,萬歲!」──槍聲響起,砰!第二聲「砰!」,仍屹立不倒,當第三槍從眉心貫穿後,他的身體才緩緩倒下…

聽聞丈夫即將被槍決的太太陳濫,拖著虛弱的身子,用盡氣力的跑向刑場,但卻在距離刑場不到二百公尺的地方,猛地聽到三聲槍響,霎時癱軟在地,崩潰痛哭…

殘酷的中國兵不准家屬收屍,曝屍三日,甚至當陳濫女士拿了一條毯子請中國兵幫她把遺體蓋上時,那個中國兵只隨便揮了揮遺體旁的蒼蠅,再隨手抓起一把沙往遺體的臉上一蓋…其殘酷與冷漠,令人髮指!

身雖遭辱,意志不屈,三月,杜鵑花紅,染血的湯德章已化為一縷不朽的台灣魂,昂揚在歷史中。

(作者為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高中教師)

Source: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