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聖山運動 arrow 徐世雄先生口述訪談-父親徐春卿家族史
徐世雄先生口述訪談-父親徐春卿家族史 列印 E-mail
大地快捷 - 聖山活動影音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7-04-24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時間:2017年4月15日
地點: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
受訪者:228受難者徐春卿之子徐世雄先生

徐世雄先生口述訪談-父親徐春卿家族史:

先從我祖父説起,他叫徐水永,他與我祖母是「馬偕」醫生的學生,他們跟隨他傳道。我的祖母是噶瑪蘭族的公主,她年輕時長得很漂亮,雖然我沒有見過年輕時的她。她的名字叫偕以擺。

問:她為什麼姓偕?

因為「偕」是隨馬偕醫生的名字,「以擺」是噶瑪蘭族的語言。

後來他們在傳道的過程中,我的祖父意外被蛇咬死,他去世後,我的祖母獨自將三男兩女再帶回到松山撫養他們長大,生活過的非常困苦。她的頭腦很好,自己研發一些藥草幫人治病謀生,還會幫人裁縫衣服謀生。最主要她在「馬偕」的身邊學習到了一些醫學常識,而得以謀生養家。她的大兒子(賴明世的外公)叫做徐春生,後來去做牧師,頭腦很好,小時候讀公學校時跳級唸書,從三年級直接跳到五年級,後來唸神學。

她的第二個兒子,就是我的父親徐春卿,他考上台北師範學校,這在當時比考上台大醫學院還難,全台灣只有這一所台灣人畢業後可以做老師的學校,進到公學校教書。第三個兒子要去日本留學時因罹患瘧疾死亡。兩個女兒也都唸到第三高女,一個唸現在的中山女中,另一個唸淡水女中,都讓她們唸到很好的學校。雖然環境艱困她仍然努力栽培他們。

她有研發一帖治療腎臟病的藥方,那時腎臟病很難醫治,當病人要洗腎時會叫他來拿藥去吃,聽說連日本總督甫的人也來吃我們這帖藥,也因此,我們小時候的生活得以以此維持生計。我還記得小時候曾經跟她到田埂裏去採收藥草回來製藥,將採來的藥草先曬乾、搗碎、煉精油、再製成藥。若現在吃或許尚可治療慢性病,但成效如何已不得而知,還記得我五、六年級時一直到我祖母死後,仍然有人來買。

原本家中的生活很好過,在我父親死後,有不少的特務來詐騙我母親,誆稱我爸爸人在哪裏可以去看他,給錢好辦事,最後家裏僅有的生活費都被騙走,我們被國民黨的特務騙了!而我們在大正町五條通(日治時期官舍區劃,今中山北路位置,隔壁是台北市長游彌堅的官舍)的房子都保不住,甚至連我大哥徐世通也跑路了,因當年他唸延平大學,參加學生運動,被國民政府追緝,人家叫他快跑,他從台北到花蓮躲了一年後才來回來。

由於家道中落,我唸書時家中生活艱困,小學開始就必須打零工,唸中學有時要依靠我的祖母賣藥或是向鄰居借錢繳學費。因為我從小就很會下棋,有時還能靠贏棋來獲得一些零用錢,我唸台北士商時,學校有許多老師愛好下棋,會時常找我下棋,用午餐作賭注,因為幾乎是我贏,所以經常有免費午餐可吃,那時我很少在唸書只愛下棋。

我最有印象的是,我們學校有一位很有名的珠算老師,每上他的課時,班上同學就自動叫我坐到教室後門,我便跑到宿舍去等老師了,他大概上課五分鐘就藉口要上廁所,叫學生自行練習珠算,他就宿舍去找我下了整整兩小時的棋。雖然當時我很少在唸書,但後來我考上台大法律系。

為什麼要唸法律系?因為我心有不甘,為什麼咱沒有辦法跟他(國民黨政府)去爭取?而那時我家的房子,也因為我的大哥幫人作保而遭到拍賣,但我們不懂怎麼去爭取權利,因此我選擇去唸法律系。

大一時,我代表學校去香港參加游泳比賽,我是游泳健將,大二時我創辦台大圍棋社,我做社長,大學畢業後就到日本留學。唸大學的過程仍然很辛苦,我曾做過家教,也曾到台灣神學院去打工(地點在陽明山,夜間接線生)。

在日本留學期間我受到不少的「關照」,包括身家調查,或者是否從事反政府的活動。我當然反政府!但放在心裏,不能講啊!去日本時,因為沒錢搭飛機我改坐船,太洋輪(香蕉貨輪)從基隆到神戶,船票1850元,我買單程票,原心想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吧?那是艘運載冷凍香蕉的貨船,台灣香蕉大王吳振瑞的船隊。

到日本,獨自揹著行囊,坐上剛蓋好的日本新幹線到東京,租了一間大約六個塌塌米大小的房子住。1月15坐船離開,1月18日到東京,4月就考上日本慶應大學的法律研究所(大學院),論文全部用日文。

我原本打算唸早稻田大學,但家族建議我唸慶應,後來我聽取建議。當時要留學必須有日本的入學許可證才能出國。我向早稻田申請,學校有給我入學許可證,但卻無法去唸慶應,慶應方面要求我必須取得入學許可證,後來我向慶應說明我有早大的入學許可,以及要進慶應的決心,後來我也順利進入唸書。

求學過程非常的辛苦,而辛苦的原因來自於校內有許多的「職業學生」,他們專門打小報告,並監視我的一舉一動,甚至每到寒暑假我要回台灣,他們已經掌握我搭機的時間,還把我進到海關的行李全部雜亂的搜索,海關人員向我解釋不是他們弄的,並用手表示是旁邊特務做的。最後沒事,我順利回到家。在國外的每一天我進出都有保鑣保護著(指特務監控),走到哪就跟到哪,所以我的人絶對不會不見(反諷)。

我在東京新宿早稻田旁邊的高田馬場,有處六疊塌塌米的宿舍,剛住未滿一周,有一天我回家,房東太太見到我很開心的對我說,你這麼厲害,怎麼大家都要拿錢給你?!我問她原因?她說,那些人有的說中國話,也有說台灣話,還有大使館的人,他們都說要拿錢給你。我問她有把錢收下嗎?她說她不敢代收。住一個禮拜以後我就趕快搬家不敢再住那裏了,因為有中共想吸收我做他們的情報員,也有大使館,也有台獨的,就是許世楷他們的組織(台灣青年社)。我都固定到台灣人的教會做禮拜,所以會在那裏遇見許世楷他們,做禮拜的見面比較沒關係,若是參加特別的活動或許就比較危險了。


延伸閱讀:
聖山簡介
反威權、護台灣的天使-徐春卿
認識台灣神-徐春卿
【影片】228先烈徐春卿家屬參訪聖山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