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提出不斷的警告;DPP執政,卻未有大戰略配合美國
美國若對中國全面反制;就反而會鼓勵台灣公民自決
中國文化的大一統全世界,唯中惟大的思想,非常可怕
首頁 arrow 聖山運動 arrow 徐世雄先生口述訪談-228見聞與轉型正義
徐世雄先生口述訪談-228見聞與轉型正義 列印 E-mail
大地快捷 - 聖山活動影音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7-04-25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時間:2017年4月15日
地點: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
受訪者:228受難者徐春卿之子徐世雄先生


徐世雄先生口述訪談-228見聞與轉型正義:

我父親台北師範學校畢業後到宜蘭去任教,後來調任錫口公學校(今:松山國小)一直做到訓導主任。我的舅舅做松山庄的庄長,請我爸爸退職後轉任松山庄助役(副庄長)。我的外公也是牧師,後來轉營煤礦,所以我父親也轉營煤礦業,他經營很大一間(四獸山,松山煤礦附近)。現國父紀念館位置,原本是我們放置煤礦的地方,後來被政府徵收了,那邊屬於我舅舅的部份,而徐家則在松山那邊經營煤礦。在我父親過世後,因為我的大哥人「跑路」了,我們家的煤礦也不見了(被侵佔);其他包括,我家在東方出版社的股份也被逼走、中山堂的產權、居住的房子全都被迫收走。總之,國民黨用盡各種方法強壓逼迫我們。

後來我們才搬回松山,在台北那邊的產業全部沒有了,原本家裏唯一能賺錢的大哥人在「跑路」,家中的弟妹都還在唸書,生活陷入困頓,所以我從大一開始做家教賺錢。台北有名的三德大飯店的小孩跟我差不多年紀,我是他們的家教。

問:228當時你所見識到的環境為何?

228那時我年紀很小,我記得我母親帶著我要去現在的仁愛路與忠孝路(台北醫學院附近),當時的圳溝很大,我們要跨越時,她怕我掉下去所以很小心牽著我走過去,她帶著我四處走。

問:那時你們在尋找你父親的遺體?

我們完全找不到我父親的遺體,而且還被騙得團團轉,最後仍然找不到,至今仍無消息。

問:你們如何被騙?

有一些情治單位的人來家裏,說我的父親現在人在哪裏,叫我們過去看看,但見到人之前要先拿錢出來才行,就像現在的「買辦」。

問:你父親的遺體至今還是找不到?

還是沒有。據我了解,消息來源若屬實,在1947年3月10日的那晚他就已經遇難了。

問:那晚他是被帶走?還是被騙出門?

說是陳儀要找他去開會。那時我父親是「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的委員,那晚他就被殺了。後來我母親去找游彌堅,他跟她說不用找了、已經太晚了。在此之前,游彌堅曾叫我父親「你要閃避」,但我父親說「我又沒做錯什麼事,做的都是對台灣有利的事,為什麼要閃避?!」因為他不聽,所以人就出事了。

他那時很重視人權?

當然!他受日本教育、日本思想,會認為,既沒做壞事怎麼可能隨時被抓走?!至少也會有個理由。好比現在,人做錯事,是判犯了哪一條的罪名。怎麼就像中共一樣,對李明哲,他犯什麼罪卻不知道。

問:你的父親有墳墓嗎?

沒有。只有在家族墓裏設衣冠塚。

問:殁日有寫3月10日嗎?

沒有。只寫出生於1895年8月15日生,死於1947年3月。

在今年228紀念會致詞時我有提到四個人的名字(提供獵殺名單給國民黨政府),第一個連震東,他雖然是我慶應大學的學長;第二個黃朝琴,後來他做台灣省議會議長;第三個林頂立,第四個劉啟光。有人說游彌堅也是,但我沒有證據,至少他對我家還不錯,但他有沒有做我確實不知。我只確認這四個人,這四個人後來都做了大官。

問:為什麼你會懷疑這四個人?

這不是我個人的猜測,是我根據很多報導,還有許多的資料都寫過這四個人。例如李筱峰的書寫過(註:吳濁流在《台灣連翹》的記載)。我的主張是,所有陷害過台灣人的應不止這四個人,他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例如蔣介石調派21師的兵來台殺人,那些人一樣有罪,還有一些特務機關裏的資料也要調查,從1947年戶口謄本裏的職業、做過什麼,都能查得到。也許這些人都死了,追溯不到了,但他們的名字總要公佈,讓他們的子孫知道,追究加害者,這才是我們所要追求的轉型正義最重要的目的。在228事件裏拿槍殺害台灣人的人,這些人都必須找出來,哪怕他們已經90歲、100歲,公佈名單,讓台灣人知道,讓他們的子孫知道。


延伸閱讀:
聖山簡介
反威權、護台灣的天使-徐春卿
認識台灣神-徐春卿
【影片】228先烈徐春卿家屬參訪聖山
【影片】徐世雄先生口述訪談-父親徐春卿家族史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