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陷入老藍臭缸:考慮太複雜,活在自我防衛保護空間
哲人持火炬踏浪而行,形而上的天命;方是活著的價值
聖山是台灣英雄靈修聖地,可以和上帝同在,永駐人心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1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由文化認同,祖先認同,到國家認同
由文化認同,祖先認同,到國家認同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宋亞伯   
2017-06-17
台灣現今的國家認同問題,其實也是海峽兩岸共同面臨的問題。圖/CC0
台灣現今的國家認同問題,其實也是海峽兩岸共同面臨的問題。圖/CC0

這裡,我首先要提的是:為什麽台灣問題的最根源 ,其實就是國家認同問題?

很簡單,像WHA世界衛生大會這個幾乎沒有政治色彩的國際大會,為什麽台灣會被拒絕參加?奧運代表隊為什麽會出現「中華台北”這種匪夷所思的名稱?根源就出在台灣的正式國名。而更改國名國號就需要修改憲法,而修改憲法之所以這麼困難,遙不可期,其實最主要原因,就是,還有太多太多的台灣人,包括絕大多數的外省人(新住民),還有很多很多的本省人(老住民),把他們在文化上的認同,把他們在祖先上的認同,混淆擾亂了他們對台灣這個國家,應有的認同。

這裡順便提到,中國民運人士王丹最近表示,台獨人士如果沒有流血犧牲的決心,那就是打嘴炮。對此,我非常不以為然。原因是,

第一、時代不同了,如果台獨人士一味追求武裝鬥爭,事實上,在還沒有成事之前,首先就會被誤以為是恐怖組織而受到各方壓制;

第二、台灣現在的處境,不是要從某個被統治的地區裡,尋求獨立。相反,台灣本身早就已經是個完完整整,而且有堅強實力的獨立體,只不過是希望尋求名實相符的國名國號而已;

第三、台灣如果真能在強大的民意要求下,修改憲法,更改國名國號,我絕不認為中國會因此而攻打台灣,頂多作態威脅罷了。道理很簡單,台灣位居東亞戰略要衝,是自由世界的重要成員。像北韓這麼樣一個窮兵黷武,挑釁西方,行為惡劣的國家,美國和西方都不敢下手,為的是不敢引起無法承擔的後果。為什麽循規蹈矩,友善四鄰,對國際社會有正面貢獻的台灣,依靠絕大多數民意而修改憲法,更改國號,中國就會不計後果,攻打台灣呢?這根本是違反邏輯的現象。

換句話說,王丹的這種說法,簡直是間接替北京當局,恫嚇台灣人民。連民運人士的王丹,都具有這種心態,其他被洗腦而不自覺的中國人,還用說嗎?

事實上,即使台灣真的做到更改國名國號,但是,以台灣人的傳統民心,只會對中國更加有利,更加友好,難道中國會不知道嗎?當然知道。換句話說,中國現在動不動威脅對台灣動武,其實是虛張聲勢,想先聲奪人,想不戰而屈人之兵,想打最好的如意算盤,最好能夠通吃獨拿罷了。

清末民初的國民革命,在支那歷史上,算是死亡犧牲人數最少的一次改朝換代了,而那次的改朝換代之所以死亡犧牲人數最少,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海外華人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所以孫文稱「華僑為革命之母」。

同樣地,台灣在今天一切都早已完整獨立的情況下,追求國名國號的名實相符,不需要依靠流血戰爭,海外台灣人照樣也可以扮演一個重要角色,扮演一個重要推手,情況和王丹等人所認為的「槍桿子才能出政權」的想法,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

接下來要提的是: 從蔣介石到蔡英文,從毛澤東到習進平,為什麽華人世界始終圍繞在「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漩渦裡打轉?

二次大戰結束時,日本放棄對台主權,當時以美國為首的盟國,曾有意支持台灣獨立,但是,調查結果,當時的台灣民意,選擇的卻是「回歸祖國」;最後換來二二八事件,當然了,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1971年中國進入聯合國之前,在台灣的蔣介石國民黨政府,每年花大筆鈔票進行所謂的,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保衛戰」,到最後眼看保不住了,美國西方還曾經勸說蔣介石能夠更改國名國號,好讓台灣能繼續留在聯合國,但換來的卻是蔣介石的「漢賊不兩立」,當然也就終於被趕了出來。

1980年代,英國準備退出香港時的香港,也遭遇同樣情況,英國也想支持香港獨立,但是可能嗎?那些懷抱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情意結的香港人,寧可九七大限腳底抹油,也完全沒有想到可以自己獨立,當然,如今後悔也來不及了。

我們都知道,支那人的真正宗教信仰,其實是祖先崇拜,而因此所延伸散放出來的現象,就是強調所謂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這種幾近宗教信仰,卻又不是宗教信仰的匪夷所思觀念。

可以這麼說,這種觀念,或者說,這種在先秦時代只是眾學說之一的儒家觀念,自秦始皇在政治上統一之後,更強固地形成了幾乎等於支那人的宗教。

反觀西方,西方文明源自古埃及,但是,今天的埃及會自稱自己是古埃及的道統,法統,與正統嗎? 歐洲文明源自於古羅馬,但是,今天的義大利會自稱自己是古羅馬的道統,法統與正統嗎?

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在支那的文明文化裡,缺少對上帝最高造物主的信仰,缺少基督教更高層次的神國觀念,所以才把這種所謂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提升成他們自認為的「普世價值」,成了他們的宗教式信仰。

換句話說,台灣現今的國家認同問題,其實也是海峽兩岸共同面臨的問題。

蔣介石深受這種觀念的醬缸洗腦固不用說了。就算當初標榜先進的毛澤東,還曾經支持過台灣獨立呢,但是一旦坐大,立刻一百八十度轉變。因為,在這種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觀念下,歷來的支那政治領袖一旦佔了上風,追求的就是「坐天下」- 把天下踩在腳下,超越所有世人,自己就是上帝。這和西方人信仰上帝最高造物主的精神,在上主面前人人平等的觀念,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

接下來要提的是:從西方人的文化認同,看台灣人的文化認同。

美國人對英國,對歐洲母國的文化認同,並不亞於我們台灣人對大陸故土的文化認同,但是,隨著時間演變,北美大陸命運共同體的形成,自然也就超越了對英國,對歐洲母國的文化認同,於是乃有獨立戰爭的爆發。

換句話說,西方人對祖先故土文化上的認同,只是一種念舊的情懷,但是,這不會造成他們對眼前命運共同體的否定。但是,在台灣,目前還有太多太多的外省人(新住民)和本省人(老住民),對這一點,沒有辦法分辨清楚。

前陣子在新聞上看到,有統派學者在電視上竟然說,「只要你們還過端午節,中秋節,你們就沒有資格談獨立!」這是什麽話啊!別的不說,世界上有多少個國家過聖誕節呢?那他們也得大一統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也的確,在這些慶祝聖誕節的國家裡,他們精神面裡的神國,倒是一致的,是大一統的!

換句話說,之所以會有這種差異,跟西方人的傳統宗教信仰,有更高層次的神國概念,有真正不受世俗影響的普世價值,有著絕對的關係。

*******

接著要提的是:從西方人的祖先認同,看台灣人的祖先認同。

同樣,美國人對英國,對歐洲母國的祖先認同,事實上也非常感興趣,甚至還有專門的網站,在電視上大做廣告,供人查詢。

但是, 橋歸橋,路歸路,他們對祖先的認同,只是一種念舊的情懷,不會因此而讓他們對眼前的命運共同體懷有二心,甚至倒過來加以否定。相反,在台灣的絕大多數外省人(新住民),還有太多太多的本省人(老住民), 他們能做到這樣的明辨嗎?

舉個例子,像艾森豪的祖父還是德國移民,但是這完全不妨礙艾森豪對美國的國家認同,完全不妨礙艾森豪率領盟軍將納粹德國打成一片瓦礫。

艾森豪的作為,如果換做是支那人,那豈不被罵死罵翻,認為是背祖忘宗,數典忘祖的十惡不赦的罪人。

再舉個例子,像二次大戰時的日裔美國人,甚至被美國白人為主流的政府關進集中營裡,但是,也沒有改變他們對美國這個命運共同體的國家認同和效忠,仍然積極組軍參戰,先打歐洲,歐戰勝利後,再接著打日本,死傷四分之三以上,戰功彪炳。幾年前才去世的夏威夷州獨臂參議員井上,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

像日裔美國人的這種作為,換做一天到晚口念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的支那人身上,可能出現嗎?

馬英九前年在新加坡馬習會時,甚至聲稱「我們家在江西住了一千多年」。我們可能指望這種祖先認同模式的人,會對台灣命運共同體的國家認同,不產生妨礙嗎?

*******

接下來,再從西方人的國家認同,看台灣人的國家認同。

一言以蔽之,西方人對國家的認同, 基本上是根植於命運共同體之上,絕對不可能像支那人那樣,無限往上推。

這裡只簡單舉個例子,像蒙古統治支那全境九十年。但是,在支那的歷史上,卻死活都要把這九十年,硬拗成所謂的元朝,以符合其一貫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思維。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荒謬絕倫的現象,主要還是支那人沒有真正的宗教信仰,沒有基督教神國的概念,於是,才會把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上升成為宗教般的高度,像咒語一般,終日唸唸有詞,牢不可破。

*******

最後,由美國之音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現場採訪突然中斷事件,看海外中國人的 「祖國認同」心態。

照理,美國之音是美國的聯邦政府機構,工作人員應該都是美國公民,而且事先還得經過安全調查,但是在這次事件裡,我們可以看出,這些來自中國的美國之音工作者的潛意識心態,還是擺脫不了所謂的「祖國情結」,也因此,他們內心真正效忠的國家,會是命運共同體的美國嗎?

就像當年的金無怠,完全和中國共產黨沒有淵源,官至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中高層官員,但是,最後卻在美中建交的過程裡,主動投效中國,做出傷害美國國家利益,自己也沒有得到任何好處的舉動。

這種在西方人眼裡匪夷所思的舉動的背後,其實,正是支那人那種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情意結在作祟。

此外,像層出不窮發生的,美籍華人充當中國間諜,竊取國防情報,工業機密,甚至農業機密的事件,也無一不是同樣的原因 ,在背後作怪。

至於台灣的郝柏村,連戰,這些吃台灣米,喝台灣水,當台灣大官,在台灣享盡榮華富貴的人,與台灣命運絕對綁在一起的人物,卻到頭來向一千多枚飛彈對準台灣的中國輸誠,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正常人無法理解的現象,主要原因,就是這種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潛意識情意結,使得他們把文化上的認同,祖先上的認同,混淆擾亂了他們應有的國家認同!

最有趣的一個例子,就是前年,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在一場中國移民第二代孩子的集會上,擺出一副訓斥的嘴臉,說:「你不要以為你是美國人,你不要以為你不會說中國話你就是美國人,只要你還是黃皮膚黑頭髮,你就生生世世都是中國人,永遠不可能改變!」

這難道不正是所謂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心態最典型的反射嗎?

*******

最後,我必須強調,一個沒有真正宗教信仰,或者說,沒有基督宗教信仰的支那人,是一個最不懂得感恩的民族, 即使得了好處,一旦坐大,也會立即翻臉不認賬,當然也因此, 在實際政治上,他們也不可能發展出共存共榮的民主政治。

反過來,正是由於他們太專注在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漩渦裡打轉,因此很自然而然地,養成了一種你死我活,成王敗寇,記仇記恨,甚至誇大仇恨,培養仇恨的民族特色。

美國當年把中國拉進世界貿易體系,希望中國富裕後彼此共存共榮的願望;日本當年懷抱二戰歉意,扶助中國工農業發展,擺脫貧困;尤其是台灣,更是懷抱血濃於水之心,對中國今天的經濟崛起,貢獻最大,功勞最大,但是,換來的是什麽呢?

換句話說,事實已經擺得很明顯,只有等到海峽兩岸的人,能夠把文化認同祖先認同,和國家認同分辨清楚;徹底擺脫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的荒謬思想,台灣追求更改國名國號的問題也好,中國本身追求民主化的問題也好,才有可能得到釜底抽薪的解決。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