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台灣哲育思想啟蒙者-林茂生博士立像揭幕追思會
蔡總統用不清不楚的國家定位,就是矮化台灣人民期待
阿扁被關的血腥效應? 小英再 ‟千杯千杯” 毫無作用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1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被黨國綑綁的統獨
被黨國綑綁的統獨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7-08-03
翁山蘇姬主政下的克欽族民兵問題仍遲遲未解,在轉型正義的路口,需靠智慧與決心處理。圖/本報資料合成
翁山蘇姬主政下的克欽族民兵問題仍遲遲未解,在轉型正義的路口,需靠智慧與決心處理。圖/本報資料合成

台灣最大的危機就是國家認同問題,中台兩國最大的歧見也是國家認同。

這句話正可以解釋當80%的中國人認為中台應該統一,而台灣卻只有10%左右的人認為應該統一,中國人一廂情願的統一看法,是基於民族主義或長期洗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共挾持中國民意,對台灣緊迫逼人,不單單把統一時間表更加提前,而且單邊把台灣內政化,採取直接管轄,擴大治外法權,限縮台灣國際空間。台灣人民對生活的危機感,則更是催化台獨高漲的主因。

統獨問題在台灣,已逐漸從黨國與大中國意識中脫困

最近,台灣指標民調公佈了最新的統獨民調,維持現狀抗拒統一者24%,主張獨立者超過50%,勝過主張統一的13%。這是台灣社會幾年來重大變化,顯示出在中國越緊密的野心惡意壓迫下,本來居多數的維持現狀者已經感到憤怒,轉而投向獨立,這個民調和70% 的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相當一致。過去,主張維持現狀者居多,這種情況顯示出台灣人民某種善意的期待,對中國未來發展充滿觀望態度,一者是台灣人重商務實,但也有可能是逃避風險的懦弱,這兩者心態兼具,其實很難判斷,但是,從這次民調可以證明,台灣社會經過幾十年和中國密切交往以來,已經看清楚中國真面目,正逐漸從國共兩黨所構建的黨國體制,以民族大義捆綁的一個中國中脫困,而台灣的獨立聲浪日漸升高,重要因素是來自中國不斷對台灣文攻武赫。簡單說,中國所採取的利誘和威脅無助統一,因為中國至今忽略了台灣和中國的統獨問題牽涉甚廣,統獨議題不只是兩國問題,更是複雜的國際戰略問題,若中國企圖片面決定,等於是挑起戰爭。

一位曾擔任立委的藍黨朋友,讀了專欄後問我,為何主張台灣獨立,我告訴他為了亞洲及世界和平,台灣必須獨立,甚至宣佈武裝中立,短時間若做不到獨立建國,也必須拒統到底,我的理論很簡單,中國目前推行的仇恨式民族主義,取代共產主義;有朝一日,只要中國控制台灣,中國必定以台灣為基地,發動對日戰爭,基於美日同盟條約,美國肯定參戰,南北韓戰火必起,到時候,台灣如何置身度外?我接著說,美國決定讓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港口,似乎準備對北韓動武,此舉必須經過參眾兩院開會,最後還要送到白宮給總統簽名,這是民主國家的程序,但是,中國決定航母環台,戰機繞台示威,只需三個人決定,國防部,總參謀部,習近平,再說,有哪一個國家政府會放任官方媒體,每天狂言高論,要以武力侵犯台灣,中國的挑釁,不算挑釁,美國軍艦自由航行就是挑釁,這樣霸氣的中國,對亞洲不危險嗎?就衝著這一點,台灣就應該獨立。

中台兩國不是不能統一,問題在於老共懼怕統一後,老共無法一黨專政,更無法駕馭台灣民意,如果中國13億人可以公投的話,肯定有過半人口願意接受讓自由民主的中華民國統一紅色中國,問題是老共願意開放中國人民公投嗎?僅僅開放中國國民黨回中國本地競爭,老共就沒有這個雅量了,說實在,沒有台灣的中國,還是中國,但是有了台灣的中國,中國肯定更加暴力,為了軍事化台灣,兩千多萬台灣人,肯定被強制移民到其他地方,最終台灣人連自己的土地也失去,香港就是這樣,請問你選擇哪一種中國?

藍色朋友聽後,啞口無言,我進一步和他談起藍黨對新政府改革的抵制,我告訴他年改已經定案,但是餘波盪漾,具有赤色色彩的團體發動持續抗爭,配合藍黨焦土國會政策,我預言藍黨再配合赤黨胡搞下去,國民黨下次選舉得票率,會更糟糕。

戰後脫離殖民的台灣,有幸運也有不幸,幸運的是台灣沒有太嚴重的種族問題,台灣很早脫離威權統治,雖然黨國一體遺毒,還是存在,但是比起緬甸還是幸運很多。

台灣與緬甸都有黨國一體的棘手問題

我喜歡以國旗很像中華民國的緬甸和台灣做比較,2008年北京奧運會,台灣人無法拿青天白日旗進場加油,竟然異想天開,就以緬甸國旗進場,讓中國政府很火大,緬甸也因此在2010年把很像台灣的國旗改了,緬甸在英國殖民時代,曾經是亞洲最富有,發展最好的國家,仰光也是亞洲最早鋪設電話的國家,現在卻陷入內戰不斷的窘狀,即便2015年,以翁山蘇姬為首的全民盟,在大選勝出,但是,黨國一體的後遺症,還是圍困翁山蘇姬新政府,使改革變得無力,情況和台灣很相像,經濟學人的東南亞記者理查考科特在去年出版的《變臉的緬甸》一書中坦承,緬甸的新政府只是軍事政府的玩偶而已,緬甸軍事極權政府在1962年得到政權,就進行黨國一體化政策,仿效法西斯的統治手段,企業全面國有化,管制集會遊行,剝奪人民言論自由,囚禁異議人士,依靠槍桿子,玩起威權政府那一套把戲,一玩就50年,緬甸因此飽受西方國家經濟制裁,為了生存幾乎成為中國附庸,最後才不得不轉彎到民主政府軌道上,緬甸雖然釋放政治犯,但是並沒有實施轉型正義工程,軍事政府只是脫下軍服,改為聯邦鞏固發展黨,依然控制國會,和行政機構,情況和國民黨在台灣威權政權走後,進行內部轉型一樣,也因為翁山政府換湯不換藥,所以軍政府的黨國政策下,緬東和緬北兩個企圖獨立建國的克倫族和克欽族,和新政府間的衝突,依然無解,原因無他,緬甸新政府換了身體,卻沒換腦袋,情況和台灣雷同,更簡單的說;緬甸和台灣一樣,遭受黨國體制綑綁,接受黨國留下的老舊問題,翻身困難。

若開邦羅興亞人遭受種族清洗事件,數萬人逃到海上,成為難民,在這事件上,翁山蘇姬沒有發言權,也幾乎使不上力,因此飽受責難,十五位諾貝爾獎得主,聯名要求翁山退還桂冠,最近又傳出《每日之聲》的記者被拘捕,緬甸維權人士指控新政府仍然以舊的[傳播通訊法]箝制言論自由,至少有七十人還因此關押在監獄,而翁山蘇姬仍然使不上力,緬甸無法改革的主因在國會,舊憲法規定四分之一的席次,必須由軍人擔任,這些軍政府時代的將領,一轉身就是國會議員,成為鞏固黨議員,在國會杯葛法案,阻礙國家真正的民主轉型,但是真正使緬甸陷入紛亂的主因,還是北部和東部幾個民族的獨立問題,至今糾纏無解,戰火不斷,阻礙經濟發展和國家安定。

緬甸是一個有134個族群的多元社會,語言複雜,四千萬人口中,緬族占了三千萬,1947年,翁山蘇姬父親在果敢召開杉龍會議,決定緬甸成為一個獨立的聯邦國家,在會議中同意所有族群在獨力十年後,可以決定是否離開聯邦,可惜,1962年軍政府推翻民主政府後,實施獨裁,公然撕毀承諾,壓制掸邦及克欽族和克倫族的獨立運動,掸邦擁有五百萬人口,有一半是華人,克欽族150萬人,克倫族400萬人,這兩個族群,也是最早歸化英國浸信會的信徒,有一則流傳此地的傳說;克倫族相信有一天,上天會派遣白衣天使來解救族人,免於緬族的壓迫,第一次英緬戰爭時,打入上緬甸的英軍,就是穿著白衣,這個巧合是使基督教傳入緬東緬北主因,1885年,英國內政部大臣邱吉爾宣布直接管理,殖民緬甸時,克欽族,克倫族也因此被英國重要,一直擔任英國殖民幫兇,從此和佔多數的緬族種下仇恨,英國對緬甸殖民時期,也的確有不平等待遇,太平洋戰爭爆發,英印聯軍中,克欽族和克倫族擔任軍官者,就有緬族七倍之多,1945年大戰結束,英國人曾經對克倫族,克欽族承諾,會協助兩族離開緬甸獨立,但是,後來英國並未完成諾言,戰後,杉龍會議促成聯邦政府表面成立,但是緬族企圖建立一個大緬族政府,開始排斥其他民族,率先被驅離的是印度人,接著是華人,本來居住仰光或曼德勒的克倫人也被驅趕,於是獨立戰爭的戰火爆發,到現在仍無法解決。

翁山蘇姬一上台,就召開第二次杉龍會議,企圖解決緬北和緬東少數族群的獨立問題,但是短時間仍然無解,現在又爆發箝制言論自由的問題,以人權鬥士之名,登上國家寶座,現在卻眼看人權被迫害,全民盟也因此鬧分裂,證明了新政府要突破舊黨國的軍事官僚統治,仍然需要時間,更需要轉型正義勇氣,台灣和緬甸問題類似,前景如何,就看各自的智慧和努力了。

緬甸過去的軍政黨國一體,綑綁緬東和緬北,積極防止這兩地民族出走,因為事關緬甸聯邦國家資源所在,而國共兩黨黨國一體,綑綁台灣,以台灣為重要戰略地理,否定了民族自決的普世價值,這是台灣人一切悲劇的根源,台灣人民洞察這一點,才能掙脫中國統一的魔咒。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