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台灣哲育思想啟蒙者-林茂生博士立像揭幕追思會
蔡總統用不清不楚的國家定位,就是矮化台灣人民期待
阿扁被關的血腥效應? 小英再 ‟千杯千杯” 毫無作用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3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笨蛋! 金管會主委本來就該是法律人
笨蛋! 金管會主委本來就該是法律人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吳治平/ 曾任職國際大型金融機構高階主管   
2017-09-12

賴清德院長新上任,在內閣成員任命上,引發正反兩極爭議最激烈的,肯定是新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持正面論者,形容這項任命是「神來之筆」,預期顧將是「賴內閣頭號戰將」,更期待他「破除國民黨數十年營造出來的金融幫」;但藍營則嚴厲質疑新主委的適任性,認為法律人不可能勝任「中央金融首長」的職位,因此這項任命是「典型的酬庸」。甚至有報紙對此以「藐視金融專業」做頭版頭條,藍營重量級政客更公開飆罵:「假如他可以當,路人甲乙丙丁也都可以當」、「恐嚇逼迫金融業向執政黨進貢」。

賴清德院長新上任,在內閣成員任命上,引發正反兩極爭議最激烈的,肯定是新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顧立雄臉書)

在爭論孰是孰非之前,首先必須釐清,金管會主委到底算不算是「金融首長」?金管會組織法開宗明義寫道:「本會主管金融市場及金融服務業之發展、監督、管理及檢查業務。」美國是公認全球金融業最發達的國家,其金融市場規模龐大、歷史久遠、財金科技先進而複雜、金融業者更主宰全球市場。美國類似台灣金管會的機構叫做「證券及交易委員會」(俗稱SEC)。SEC對自身使命的定義,只有簡要的三點:「保護投資人、維持公平有序且有效率的市場、促進資本形成」。很顯然的,台灣金管會和美國SEC的主要使命雷同,就是「金融監管」。因此,如果真要計較金管會主委的專業背景,「監管」應遠重於「金融」,而法律人士也理所當然比財經人士更適任。

健全有序的金融市場,可以增進整體社會的經濟繁榮和政治穩定。然而金融交易也是最赤裸的金錢遊戲,市場爾虞我詐,無時無刻不充斥人性的自私及貪婪。一旦失控,金融市場不但是人吃人的殘酷世界,更會對整體社會造成災難性的長遠損害。因此,先進國家都會設立專責金融監管機構,其「金融警察」的角色與司法機關類似,也就是利用公權力的手段,抑制人們在從事金融交易時,難免衍生的不法貪婪。一旦金融市場運作有序,只要依靠那一隻「看不見的手」,自然就會達成台灣金管會期盼的「發展」,或美國SEC設定的「促進資本形成」目標。因此,「發展」從來都不是金管機構的直接任務,「監管」才是;「監管」好了,「發展」自然隨之而來。在美國,SEC主席和委員幾乎清一色是法律人,就是這個道理。

美國SEC自一九三四年成立以來,歷任三十二位主席,不但非法律背景者寥寥可數,其中更不乏重量級法學專家,有一位後來甚至成為美國史上任期最久的聯邦大法官。最近一任非法律背景的SEC主席卸任於二○○五年,之後五位繼任者都是不折不扣的法律專家。不但主席是法律人,歷來的SEC委員也幾乎都是法律人,非法律背景者有如鳳毛麟角。

事實上,之所以設立SEC,就是為了整頓當時已經徹底失控的股市。一九三○年代爆發了近代史上最慘烈的全球大蕭條,其肇因就是史稱「黑色星期二」,於一九二九年十月引爆的美國股市大崩盤。當年不少因股票崩跌而破產的富人,還排隊跳樓自盡。那個年代的華爾街詐術橫行,上市公司大股東肆無忌憚地炒作內線消息謀取暴利,小老百姓對華爾街的信任蕩然無存。大崩盤後,當時的羅斯福總統找來他的好友約瑟夫甘迺迪幫忙想辦法,這位甘迺迪就是後來遇刺身亡的美國傳奇總統甘迺迪之父。老甘迺迪是當年最大尾的金融惡棍之一,善於鑽當時鬆散法規的漏洞,幹了許多後來法律明文禁止的股票炒作勾當,且因此成為鉅富。深諳箇中三昧,他於是現身說法,找來一批法律高手一起籌劃,希望利用法律規範,建立「公平且誠實」的股市,重拾一般民眾對華爾街的信任。他們最重要的成果,就是一九三四年的「證券交易法」,這也是SEC成立的法源,而老甘迺迪也順理成章成為第一任SEC主席,是極少數非法律背景的主席之一。

所以,美國的SEC打從第一天起,任務就很簡單明白:以法律的手段,建立對所有參與者公平且誠實的金融市場。要達成這樣的任務,找法律專才來主其事,自是理所當然。

顧立雄主委甫上任,已經對外宣示其初步工作重點,這些事當然都該做。但台灣的金融監管,落後國際先進觀念實在太遠,新主委更應思考如何從制度著手,進行真正大破大立的改革。首先,金管會必須想辦法提升自身在台灣社會的公信力。為什麼今天一個法律人接金管會主委,會引來那麼多潑婦罵街式的惡評?原因很簡單,就是藍營人士不信任綠營主委可以公正執行金管會的公權力,所以才會有「金融錦衣衛」的批評;如果藍綠對調,結果恐怕也相去不遠。相對而言,目前台灣的中央銀行,透過多年慣例及在位者的自我約束,跨黨派的公信力就好得多。而美國SEC則是透過制度來解決跨黨派公信力的問題。例如,法律規定,掌握SEC最高權力的五席委員中,相同政黨者不可超過三席;又如為了確保SEC運作不受新舊總統換屆干擾,每席委員的五年任期受法律保障,且五席委員的卸任時間相互錯開為每年一席。

即使社會公信力建立了,按照目前的法律架構,金管會依然只是一隻沒有牙齒的老虎,很難有效執行金融監管的任務。台灣的金管會只有監督、管理、檢查的權力,即使在金檢過程中發現重大違法事證,要追究刑事責任,還是只能仰賴檢調單位;而金管會自己能做的,頂多只是行政懲處。日前情節重大的永豐金案件,何壽川被檢方起訴,求刑高達十二年,而金管會卻只能解除該犯罪嫌疑人的金控董事長職位,根本就不痛不癢。

現代的金融交易複雜且多樣,金融工具不斷推陳出新,跨國洗錢逃稅手段高超多變,在在都需要專職專責的金檢人才;但一般司法部門的檢調人員必須承辦各式案件,實在很難期待他們具備足以對付複雜金融犯罪的專業能力。美國SEC則是從監督、管理、檢查、調查到起訴一手全包,所以易於累積專業,發現違法嫌疑時,也可以一體指揮、迅速反應。除了求刑之外,SEC更常用的手段,是對犯罪嫌疑人或公司求償天文數字的罰金。實務上,絕大多數的SEC案件,最終都以當事人求取庭外和解,並向政府支付鉅額和解金的方式收場。這是金管案件相對迅速有效的處理辦法,但是在目前台灣的金管架構下,卻難以成為公部門替社會伸張正義的有效手段。

台灣從以前的證管會到現在的金管會,主委一向由金融界人士出任,這其實是積非成是的做法,金檢功能長期積弱不振,也就不令人意外。期待顧立雄可以帶來正確的法律監管思維,並致力於體制改革,打造讓台灣各黨派共同信任、可長可久的金管會。

Source: 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