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公投法若不得變更國土、國號、行使制憲,就是欺民
人民沒有公投參政權,什麼的@@民生法案,只會是夢幻
勞基法再修皆有爭執,應改革KMT惡習和資豬之無法無天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上師的崛起和毀滅
上師的崛起和毀滅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7-09-23
1990年,辛格接掌「真神宮」教派,成為精神領袖。辛格自稱流行歌手、電影導演、演員、作家、詩人、科學家、哲學家、瑜伽大師等等...頭銜非常多。圖/取自華盛頓郵報「誰是辛格?」影片截圖
1990年,辛格接掌「真神宮」教派,成為精神領袖。辛格自稱流行歌手、電影導演、演員、作家、詩人、科學家、哲學家、瑜伽大師等等...頭銜非常多。圖/取自華盛頓郵報「誰是辛格?」影片截圖

雖然說子不語怪力亂神,偏偏,台灣知識份子和傳媒總喜歡在怪力亂神中打滾。

最近,台灣社會因為妙禪事件,捲起千堆雪,遠在北朝鮮的導彈事件,顯然比不上妙禪事件口水精采,也因為這個事件,過去曾經驚動萬教,轟動武林的分身上師宋七力,也難得露臉了,支持上師愛車不違法,但是,鏡頭中看起來,蒼老寫在上師臉上啊,不知道宋上師最近是否還閒閒搞分身,到天堂走一走?

台灣這年頭,上師和大學生一樣多,但各有禍福,有些上師是過眼雲煙,有些卻能開宗立派,過去,也曾捲起千堆雪的清海無上師,如今安在?台灣和印度一樣,是一個世俗宗教放任主義國家,立法院空談宗教法幾十年,沒個影子,前一陣子,傳說新政府企圖嚴管一下,搞個宗教法,就被罵到臭頭,凱道上還引起示威抗議,沒有法律管理,說起來是宗教自由,其實就是放任,所以上師滿天下,宮廟林立,真假佛難辨,名號自封,菩薩隨意,歛財騙色,所在都有,只要有人樂意上勾,加添油箱,跟著你走,你也就可能成為財色兼收的上師了,善惡之間,端看上師自己的克制取捨。

台灣最賺錢行業,第一開廟,第二賣冰,第三才是作醫生,年輕時代,我曾走訪民間,進行台灣宗教研究,親自經歷這樣的事情,在一個鄉間老樹下,有一個小小土地公廟,小到小狗避雨,也不能容身,廟旁老樹下,有一個人正在舉行義診,剛開始,只是附近人家到訪,一段時日下來,遠處也有聽聞者來了,這位先生看完診,開了草藥,從不收費,只是重複一句話,請病人拜一下大樹王公,有些病者不好意思白看,會丟下幾百塊錢,作為佈施,這就是造神運動的開始,這是台灣泛靈信仰的精隨所在,接下來,好戲上場了,當群眾越聚越多時候,有一天,來了一位衣服講究的貴婦,來到現場,二話不說,一出手就是百萬,理由是樹王公治好她先生的怪病,捐出百萬元,幫樹王公蓋廟,在百般拒絕下,義診的先生勉強同意,並當場拿起紙筆,寫了一張告示,內容是某某人為樹王公建廟感恩,捐款百萬元,暫由這位貴婦保管,這張告示紅紙黑字,就釘在樹幹上,更加吸引越來越多看病求診的人,捐款也越來越多,沒多久,大樹旁邊一棟簡單的工寮出現了,捐大款的貴婦,也住了進來,接著建廟的管理委員會成立了,搞義診先生名列在上,牆壁上一堆信眾的捐款和名單也更多了,一年後,一棟華麗的王爺廟動工,又過兩年,大廟落成,拔地而起,廟稱萬靈宮,從造神到建廟,不出五年,大功完成,從此,管委會躺著就有錢可賺,這是老傳統的建廟發財術,免費義診其實最貴,而新進的方式就是搞靈修道場,套術大同小異。

研究宗教的學者認為,台灣社會的神祇崇拜和印度一樣,充滿泛靈色彩,是神秘主義的一環。不管是印度教、錫克教、佛教、耆那教,或瑜珈派,台灣還有道教和民間英雄崇拜,以及王母信仰,族繁不及備載,講求的不是教義本身,而是供養和跟隨,這就是社會學上所稱的恩庇侍從主義(patron client)。修行人必須跟對正確的上師,對上師提供供養金;相對的,上師提供安全保護,精神糧食,最後引導信眾,走向成佛最高成就。這也是為甚麼台灣許多宮廟信眾,和印度修行所一樣,經常發生上師和信眾發生不端行為事件,因為肉體的契合,在神秘主義修行中,並不拒絕;可是,上師和信眾一旦翻臉,就變成一件有傷風化刑事案件,還有更多廟產繼承,和金錢糾紛,官司難斷,在很多修行所,財色問題,常常糾纏不清。

台灣稱呼在道場中執行精神引導的老師,是上師或無上師或師尊,旁邊的助理或秘書,或者大佈施者,就是所謂護法。這些名詞,都來自印度,印度稱為古魯,或稱爸爸,弟弟(女上師),古魯也好,上師也好,其實都是覺悟者的意思;簡單說,就是看透生死,對生命一切了悟,已經印證成佛,明白離苦得樂之道。對喜歡自找煩惱的人,或困於逆境的人,覺悟是浪漫的名詞,對生活中痛苦的人,更希望離苦得樂,實在很有吸引力,所以廣告一出,鄰里從眾,道友相招,尤其在印度這種社會,階級森嚴,貧富差距很大,當你感覺孤單寂寞,但是,又不能越界,破壞種姓制度,只有修道場來者不拒,貧富不論,大多數中下層人民,生活充滿挫敗,社會缺少正義,對現實生活失去希望的人,轉頭尋找心靈安慰,或躲進電影院,進入虛幻世界,短暫休息,這種人也越來越多,而道場兼具開放,神秘,和逃避條件,因此,成為這些人的最佳去處。嚴格來講,道場其實是另一種寶來塢電影,提供短暫麻痺,遠離生活壓力,所以在印度市場受到歡迎。台灣社會雖然沒有階級觀念,但是,社會變遷很大,尤其是1980年以後,社會從威權轉型,經濟發展快速,財富增加後的生活空虛感,促進了心靈追求,這個時候,類似印度的修行觀念,也轉進台灣;例如印度瑜珈奧修上師,或打著喜馬拉雅藏傳密宗旗號的上師,也紛紛在台灣找到跟隨者,建立自己的道場,打坐修行,一時成為風潮。

今年8月25日,印度北部哈里亞納邦,發生這樣的事件:一位宣稱有6千萬信眾的上師,被指控在2002年性侵犯兩位女信徒,遭到法庭起訴。這位上師外號「閃閃大師」,一臉黑色大鬍子,經常穿著閃閃發亮的衣服,自稱擁有神通,無所不知,為何一件舊案,會搞到十幾年才開庭,這裡面肯定充滿政治運作痕跡。因為印度所謂上師,幾乎都擁有龐大粉絲團,不只國內,海外也有信徒,信徒中也有政治人物和娛樂界巨星,從旁加持。水魚相幫,上師依賴群眾,推出信徒參選從政,影歌星更希望在上師身邊找到粉絲,於是形成很大的共犯結構,或稱信仰粉絲集團;選舉造勢時候,政治人物會和上師結盟,尋找選票。2014年,莫迪可以當選,依靠的就是瑜珈上師拉迪夫出馬,拉抬聲勢。拉迪夫在印度擁有1億以上信徒,1千多個各地道場,更擁有自己的生機飲食和化妝品牌公司,資產1,500億盧比。這樣富有的集團,每年還接受政府補助,真是老天啊!目前,蹲苦牢的閃閃大師,自稱資產3,000英鎊,只是小數目,在印度,上師和政壇掛勾,並非秘密。所以性侵案開庭,一拖再拖。8月29日,法庭宣判閃閃大師20年徒刑。另一案,閃閃被指控慫恿10幾位男信徒揮刀自宮,割除自己的生殖器,被判無罪。法院認為信徒聽信上師之言,割掉命根子,清心寡慾,追求修行更上一層樓,信徒並未被人脅迫,所以判上師無罪,但是性侵案一件判刑10年,兩案共20年徒刑。判決剛出爐,法院就被閃閃大師幾十萬信徒包圍,發生街頭暴亂,推倒警車放火,一共38人在鎮暴中死亡,300多人受傷,印度政府緊急從印北調來9,000名軍隊鎮壓。外傳,也因為這個事件,中印在不丹邊境長期軍事對峙,才終於解除。

閃閃大師原名拉希姆.辛格,1967年生,剛好50歲,他家庭本來貧困,六歲被選為靈童,進入哈里亞納的真神宮(或稱真理之地),成為代言人。印度婆羅門信仰,有這種靈童接班習慣,濕婆女神就要找女童當靈童。1990年,辛格正式接班,成為真神宮負責人,並且自行創立「社會服務精神組織」社團,辛格也經常辦服務活動,親自上街打掃環境,或到貧困社區從事公益活動,信徒也越來越多。辛格喜歡寶萊塢的電影和搖滾樂,利用信徒聚會時,大搞電音派對,還會利用聲光控制身體放光,凸顯神通力量,信徒為之瘋狂,成為時尚先驅上師,被印度財星雜誌評為印度百大影響人物第96名。另一位拉迪夫瑜珈大師,排名第46名,在印度,這種大師有數萬個,擁有千萬信徒以上者,更不在少數,台灣這樣的妙禪上師,或稱 sea food,擁有10萬海鮮大眾,只算是小咖了。

二年前,印度寶萊塢電影,阿米爾汗主演「來自星星的你」,以外星人到地球題材,諷刺社會上許多騙財大師。美國好萊塢也曾上演過另一部電影「悟道之路」,內容是一位加州矽谷科技公司老闆,沉迷到印度修行,拋棄一切財產,跟隨一位上師,結局是老闆把美國家產、房地、轎車全部捐給印度上師,自己到印度,成為粗衣素餐的修行者;而擁有美國信徒捐贈財富的印度上師,卻轉換身分,來到美國入籍,成為老闆,最後老闆的太太也嫁給上師,兩人天天牛排大餐,享受美國奢華日子,電影提出一個疑問,到底是誰成佛了?

通常,上師一夕成名,信眾一多,道場分支也更多,管理道場和信徒奉獻金,才是一門大學問,這些修行訓練中心,或稱精神正能量中心,說實在,就是企業分公司,擁有公司產品,所以被稱為企業化的粉絲團經濟,帶動驚人的市場消費,有人的地方,就有錢賺,道理很簡單,有人就有選票,有人就有觀眾,這也為什麼政治人物、影歌星,喜歡和上師混在一起,基於人類的從眾心理,越多人聚集,可以為自我壯膽,排除恐懼,尋找認同感,甚至進一步形成聚落式共生團體,過去上師騙人,只靠一張嘴,現在則是依靠傳銷,科技聲光效果造勢,以及催眠術和群眾動力心理學,還要找空檔,學習企業管理,真的越來越辛苦,也越來越進化了。

生命的無常和苦悶,是人生經驗重要的一部分。從來沒有一個人,生來就快樂,痛苦隨著年齡增加,死亡也隨年齡靠近,所以,從青春期開始,探求詢問生命之道,其實很普遍。台灣社會在威權時代,信仰或多或少被政府壓制,甚至有些團體被冠上叛亂,例如一貫道或隱入聖山的基督團體。但是,信仰也在解嚴之後大爆發,各宗各派如雨後春筍,在這樣的時代氛圍下,類似「來自喜馬拉雅山的大師」,推薦印度修行法門的書籍,四處可見;介紹上師如何不吃不喝,如何自閉岩洞中,或行走水上,或火中取物,甚至擁有不可思議他心通,這些神通能力,很容易煽惑求道者人心,坦白說,我也是那個困惑時代,求道者中一份子,雖然沒有沉迷如70年代擠滿印度道場的美國嬉皮分子,藉著大麻和鴉片,追求更虛幻的靈魂解放;但是,我至少用功,遍讀三藏、經律論,也曾經到處行腳,追尋上師行蹤,佛、回、基,完全不拒,我接受一切宗教,詢問生命是甚麼?但是,十幾年下來,對生命奧義,成佛法門,仍然充滿疑問,十幾年修行中,只寫了一本佛學散文「二更山寺木魚聲」,還榮獲文學獎章,1985年,某種機緣,行腳到六龜妙通寺,見到廣欽老和尚,我問:如何成佛?和尚答:老實作人。

這一語驚醒夢中人,原來末法時代,哪來印證成佛的人?佛說「法滅盡經」,這部經典,雖然寥寥數言,已經明白預告了我們的時代,沒有成佛的人。公元前486年,佛陀來到印度北方吠舍離vasali,距離圓寂前3個月,佛陀在此,為阿難等人說了「法滅盡經」,預告末法時代一萬年,意思就是佛法的信仰,歷經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在第14世紀後從印度消失,起算一萬年,是所謂末法時代,這個時代,邪魔當道,袈裟毀棄,追求享樂,謀求名利,貪財,殺生,無慈悲心,最早被丟棄就是辨別正邪的楞嚴經,最後連12經也會消失。在末法時代,不會有自證成佛的人,所以信眾們要小心了。後面這句話,提醒想修行的人,看到那些自稱已經成佛的人,要特別小心了,今天滿街行走,自稱真佛,裝神弄鬼,聚歛財物,貪圖名牌的上師,不就是如此嗎?

話說回來,還是一句老話,送給諸位善知識們參考,把靜坐或瑜珈,當成運動養生可以,千萬不要妄念成佛,老老實實作個平凡人,行止坐臥,公義當先,受想行識,慈悲眾生,這就是修行正道了。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