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公投法若不得變更國土、國號、行使制憲,就是欺民
人民沒有公投參政權,什麼的@@民生法案,只會是夢幻
勞基法再修皆有爭執,應改革KMT惡習和資豬之無法無天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2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台灣國家意志的建構
台灣國家意志的建構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7-10-03
「中國新歌聲」台大場透露中國統戰陰謀。當天活動場邊,愛國同心會成員在布條兩旁插上五星旗。圖/本報資料照,鍾孟軒攝
「中國新歌聲」台大場透露中國統戰陰謀。當天活動場邊,愛國同心會成員在布條兩旁插上五星旗。圖/本報資料照,鍾孟軒攝

不管使用文攻或武嚇,或者對台灣政經及外交封鎖,中國入侵台灣之前,必須先摧毀的,就是台灣人集體建構國家的意志。

去年,新政府剛上台,我在專欄中提醒,老共從收買藍營買辦的統戰策略失敗後,得到教訓,現在已經徹底改變對台統戰方略,下令單邊凍結中台交流的官方白手套機構,讓台灣海基會,陸委會變成蚊子館,再利用台灣地方自治架構,直接跳過中央政府,視中華民國如無物,向台灣地方政府下指導棋,打著地方交流並不違法幌子,透過這個管道,中國從未停止對台輸入第五縱隊,並收買黑幫親中木馬,中國官員繼續全台走透透,如此一來,中國可以免掉面對中央政府的麻煩,又可以攏絡年輕人和基層鄰里。果然,台大事件暴露了老共的陰謀,一張簡訊,無須關防,上海國台辦就直接指揮地方政府,配合中國新歌聲活動演出,兩年下來搞了20幾場,如果不是台大學生機警,小偷已經進門,大人們還在裝睡,醒後還裝著不知道,等到窗外的汙星旗已經高高掛起,已經來不及。

柯P 說,只要身體抵抗力好,就不須擔心中國統戰細菌,又說,不要用藍綠意識形態,阻礙國家進步。其實,這些話只說對一半,暴露這位市長還是適合當醫生,別搞政治,老共會喜歡他,唯一理由就是這種人有點無俚頭;搞鬥爭,柯P完全不是老共對手,想當中台之間和事佬,更是不用談。老柯上台時,看到汙星旗佔地為王,招搖北市,同心會毆打法輪功人,一度暴怒下令,要把佔地亂插汙星旗的取締掉,而現在呢?汙星旗從101大樓蔓延到西門町。

這幾年,中國電視的歌唱節目,辦的有聲有色,已經不是90年開放之初規模。早年,電視上只有革命紅歌,連鄧麗君的歌曲,還要偷偷唱,後來老共發現,糜糜之音,其實不足以撼動專制政權,所以大大開放。2010年以後,台灣歌手和創作級樂壇大師前仆後繼,進入中國,中國歌壇情況,完全改變,幾乎奪取華語歌壇的先導地位。在中國,火紅傳唱最多的歌曲,70%來自台灣創作者。過去,在華語歌壇居領先的台灣小市場,一下子就被打敗,現在,這股以歌唱洗腦,吸引台灣年輕人愛上大中國,是中國最有利的統戰力量,高額的出席費,更可以藉此打擊稍有台灣良知的歌手腰骨。雖然唱歌不是壞事,但是在一切為共產黨服務下,唱歌其實也包藏禍心。把台大降格,弄掉國立兩字,只是小事,我們擔心的是年輕人失去建立國家的意志,學習那些為了賺中國金錢的歌手,學習黃安直接跪下去,或者為了五斗米折腰,被迫戴上中國大帽,誤信邪惡中國就是祖國,而祖國是如此強大美好。

台灣最脆弱的地方,其實不是國防,而是缺乏建構國家的集體意志。這也是為甚麼統獨立場衝突,會變成重大問題,更是社會混亂主因,錯亂的憲法貶低自己,自不用講,更因為社會有一股力量,不想讓台灣成為正常國家,加上中國外部壓力和誘惑,以及台灣一堆人錯誤以為,自己已經是國家,國名就是中華民國China,因此,台灣人民建構自己國家的意志,正在消沉之中。

從歷史來看,台灣很像目前陷入債務災難的希臘。詹姆士安傑羅斯在《希臘悲劇》一書中說,希臘因為遭受土耳其鄂圖曼帝國4百年統治,所以,希臘人對異族統治者,缺乏信心,進而用抗稅或逃稅手段,表達對政府不滿,甚至想盡辦法從政府公庫中挖錢,惡習成為傳統,這也是希臘債務攀升原因。1921年,希臘發動反土耳其獨立革命戰爭,這場戰爭長達10年,周邊強國不停介入,1930年,雖然正式獨立,但是,第一個政府卻是由奧地利人領導,真正希臘人建立的政府,要等到二戰後才出現。可惜,二戰後冷戰氣氛也使這國家陷入左右對立,一直到現在,國家無法團結。可見,每一個國家都必須走過一段坎坷建國之路,並非某一個地方人民,一睡醒過來,就處在一個美好國家了。美國如此,日本如此。美國從發現新大陸,第一波清教徒移民踏上美國,經過大拓荒到英國政府殖民時代,前後兩百年,經歷脫英戰爭,才能獨立建國。日本的國家建構旅程,也是萌芽於晚近時代,結束200百年戰國的群雄割據,到德川幕府統一國土,一直到明治維新脫亞入歐,一個日本現代國家,才大功告成。而台灣人民知道自己應該獨立建國,嚴格說來是1947年228事件以後,至今剛好滿70年,在1945年之前,台灣歷經荷蘭,南明鄭王朝,清國以及日本國家政府來管理,超過4百年,所以,台灣算不上是國家。即便在1947年到1987年威權時代結束,這40年也是殖民統治,台灣人仍然沒有自己的國家。1987年,解嚴以後至今40年,台灣人希望建國的意志,才發展起來,緩慢原因很簡單;台灣是移民社會,而最後一批的移民是1949年,200萬中國人移入台灣,這批新移民的國家印象就是中國,而且是死去的中國。根據國際法規定,失去領土的國民政府,就不算是國家了。嚴格來說,屬於大陸棚所連接的島嶼,金馬兩島,也應屬於敵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有,而不屬於國民政府。若要嚴格定義,中華民國ROC China 國家被另一國取代,移居台灣的政府,連流亡政府也算不上;國際法上定義流亡政府,必須是被一個國家接納提供政府所在地才算。例如二戰時被德國侵略的國家,紛紛在英國建立流亡政府,而台灣在二戰後,是一個被盟軍佔領的地方,不是國家,所以正確定義中華民國地位,其實是延續軍事占領台灣的政府,因此,美國在台灣關係法中稱呼中華民國是authority on Taiwan 而不是authority of Taiwan,英文上ON 與OF差距甚大。進一步說,治理台灣的政府,不等於擁有台灣主權,所以用「中華民國在台灣」要加入聯合國,就是企圖說服國際,承認中華民國擁有台灣主權,這個方法比台灣人民自己行使自決權利,公投建國,還要困難。

通常,一個移民的國家,國家意志必須經過4個世代200年,才會生根,這也是為甚麼愛沙尼亞脫俄獨立後,更積極進行去俄羅斯化運動,因為境內30萬的俄羅斯居民,不願意成為愛沙尼亞人,假設一個祖父會影響到孫子的國家認同,傳達給下一代有關父祖之國的國家印象,那麼至少要等到第四代人,才會融入新國家,而且要看政府的教育,如果從小學教育就告訴孩子,你是俄國人,愛沙尼亞可能建國嗎?除非政府採取更強制的歸化手段,讓俄羅斯人回歸自己的國家,否則統獨對立衝突,必定發生,台灣情況一樣,政府既沒有去中國化,更沒有強制歸化政策,主張台灣主體教育還飽受杯葛,現在,反對台灣成為國家的抗爭者,已經進入第三代,政府還放任他們到處揮舞汙星旗,過去,這批人至少用青天白日旗擋一下,現在卻完全大辣辣,像話嗎?除了愛沙尼亞脫俄獨立故事經驗,9月25日公投獨立的庫德人,就是一個現實活生生案例。

2010年,伊斯蘭國在中東崛起,庫德人就成了美國反恐第一線,簡單說,美國政府通過土耳其東部,輸入武器給庫德人,許諾剿滅伊斯蘭國的最大獎勵,就是協助庫德人獨立建國,庫德人也為此努力戰爭,今年,庫德人幾乎把伊斯蘭國占領地全部收復,包括摩蘇爾大城,因此對建國更加信心,就算伊拉克基於石油的利益,不願意看到庫德族獨立,甚至以演習或武力恐嚇,但是庫德人一無所懼,照樣進行獨立公投。庫德斯坦在伊拉克境內,從一省地位,進化成聯邦的自治州,一路奮鬥數十年。本來庫德人口在伊拉克有600萬,海珊時代被屠殺50萬,加上這幾年陣亡者,人口減少到520萬。這次公投有78% 投票率,93%投贊成票,比較特殊是石油產地克爾克,克爾克仍有少數反對獨立的阿拉伯人和伊拉克人,投票前幾天,還發生多起反對獨立暴動事件,造成死傷,7% 的反對獨立票,集中在克爾克,這些不願脫伊獨立者,未來將會依照歸化法案處理,由住民自由選擇離開,或者歸化,庫德自治區主席巴爾紮尼說,庫德公投只是探詢獨立意見,真正向國際宣告獨立,還要一段時間。巴爾紮尼說,幾百年來,庫德人遭受迫害,海珊屠殺50萬庫德人,在這個國度,我們沒有被人善待,就算脫離伊拉克,我們也希望彼此成為好鄰居。

庫德人能否和平獨立?尚未可知,但是,至少提供一個可行的方向,讓台灣人參考。

除了庫德,10月1日,加泰隆尼亞也舉辦脫離西班牙獨立公投,這項行動正遭受阻擾,西班牙政府以違憲理由,逮捕領頭的14位官員。2014年,加泰隆尼亞曾經舉辦一次獨立公投,投票率未達50%,被認為無效。這一次公投情況,仍待觀察。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人口占西班牙10分之1,卻負擔西班牙20% 的稅負,區內債台高築,導致生活水平降低,成為脫離西班牙尋求獨立主因。可見,分手困難,也更需要智慧。

台灣獨立事情更複雜麻煩,中國武嚇自不用談,所謂天然獨年輕人口,即便拒統,卻缺乏歷史認知,反而成為自我建構國家意志的障礙。長期以來,傳統儒教教育的洗腦,台灣人只要支持獨立,就被罵成背叛祖宗,或者是漢奸,其實,我們應該種新定義,甚麼才是漢奸?

1865年,清國統治台灣最後30年,英國商人必麒麟帶領蘇格蘭長老會醫生馬雅各,到南台灣行腳,宣傳福音,走到左鎮岡林教會。一位西拉雅平埔族老婦人拉住馬雅克醫生的手說,好久沒見我的紅毛親人了,可恨的是那些漢奸,搶奪了我們的土地。西拉雅人口中的漢奸,意思是晚來的漢人移民,用非正義的手段,搶奪了平埔人土地;失去土地的西拉雅人,只好從台南沿海一帶,遷移到山區部落,依照原住民定義,在原住民眼中,用不義手段奪走台灣土地的中國人,方式野蠻奸詐,才是漢奸才對。

守護台灣土地,免於中國的踐踏,也是守護台灣人長期奮鬥的民主自由生活價值,不是嗎?那麼,誰才是漢奸呢?

秋天是團圓,也是分手的季節,更是學習的季節,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經過這個事件的風風雨雨,民進黨應該學習庫德人,既然不受鄰居善待,庫德人正在和伊拉克說再見,既然遭受壓榨,加泰隆尼亞正和西班牙說再見,因為信仰不同,西巴布亞企圖和印尼說再見。

台灣也一樣,30年來,中台兩國學習相處之道,其中悲喜參半,困難多多,民間百姓來往,相互容忍,自然可期。但是,中國共黨政府心胸狹隘,僵硬如斯,從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稍有不滿,不是出言恐嚇,杯葛抵制,就是揚言拳腳相向,中國無法放下往日仇恨,與其兩造持續剪不斷理還亂,不如就此道別。相愛既然沒那麼簡單,分手當然也不容易,但是,也應該是學習分手的時候了,學習快樂分手,不要亂潑硫酸,亂開瓦斯。讓中國人有空整頓自己的貪腐和即將崩潰的經濟,也讓台灣人有時間,回頭審視自己,努力提升建構自己的國家意志吧。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