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KMT被赤化,阿九執政開創很多中國赤化台灣的通路
蔡總統用不清不楚的國家定位,就是矮化台灣人民期待
阿扁被關的血腥效應? 小英再 ‟千杯千杯” 毫無作用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3 Online
 
首頁 arrow 新聞快報 arrow 中華民國能否代表台灣?聽聽這位老外怎麼說
首頁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運動
聖山講古
228網路電台
228網路電台節目表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大地快捷
影音播放下載
連絡我們
搜尋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核電真相系列】
【阿扁的天命】
【新台灣史】
【光唐專欄】
影音新聞快報
中華民國能否代表台灣?聽聽這位老外怎麼說 列印 E-mail
新聞 - 新聞快報
作者 民報記者許銘洲/編譯   
2017-11-12
宣稱擁有中國境內全部主權的中華民國。圖片/Wikimedia Commons/User:Zander Schubert
宣稱擁有中國境內全部主權的中華民國。圖片/Wikimedia Commons/User:Zander Schubert

宣稱中華民國代表台灣的最大危機是,台灣屬於中華民國的一省,從而讓中國有憑藉口實,得以併吞台灣。另外一個危機是,中華民國代表著漢族群的主流價值,中國亦由漢族群主導,所以中華民國與中國「血脈相連」密不可分;此一觀點背離了台灣近400年來,是個大量融入(平地、高地)原住民所建構形成的歷史長河;其所形成的新民族,與中國漢人統治主導社會,截然不同。

在台灣工作長達10多年,把這塊土地當作自己長居家園的外籍人士珍娜·科迪(Jenna Lynn Cody),10月13日在《凱達格蘭媒體》(Ketagalan Media)發表一篇專文名為「為什麼台灣國家符號的對話重大攸關」(Why the Conversation About Taiwan’s National Symbols Matters),她的專文,提出上述中華民國不能真正代表台灣的2大理由。

珍娜指出,近2年來,她已經對於雙十的慶典活動幾乎無感,一些街道上應景式懸掛的一排排中國民國國旗,每面燒灼的火紅旗幟,左上角都有國民黨黨徽直接嵌入。她自認為愛台灣,也盡納稅人義務;卻對「中華民國」這個國名,存有保留疑慮。

台灣外籍資深新聞從業人員寇謐將(Michael Cole)10月11日曾在《台灣守望》網站,發表一篇專文,名為「雙十國慶,台灣內部微小差異的自我迷戀」(Double Ten and the Narcissism of Small Differences in Taiwan),內容強調,不同政治光譜的台灣人,應致力於基本價值與共同利益,無需斤斤計較於國名問題。不過,珍娜的個人信念(belief)認為,中華民國(ROC)國名「意象」,是透過一些不幸歷史事件(例如二戰之後的託管佔領、二二八悲劇),由外來者輾轉強加在台灣人身上。

國家符號輕忽不得

也許為數頗眾,鮮少關心政治的台灣人,以及溫和中間派人士,認為ROC國名只是個名稱;只要台灣人心意更加相近,無需花費力氣於究竟ROC或台灣國的國名之爭。然而,珍娜認為,「國號」扮演認同建造者角色,提醒人們不能一筆帶過,完全不提其歷史與由來。

ROC中華民國,1912年創建於南京,承繼清帝國代表中國;之後,歷經一些變革轉型,到台灣時成為一黨主政的獨裁國家,由國民黨一手控制。其後的民主化過程,導致國民黨逐漸失勢,讓ROC最終成了一個代名詞(byword)。

眾所周知,ROC成了台灣的代名詞;同時,ROC也成了壓制言論自由與基本人權,國民黨統治期間的代名詞;也被描繪為國民黨(即KMT黨)良善治理台灣的代名詞。例如,228事件就被解讀為穩定台灣的必要之惡,結果卻帶來數以萬計台灣人,成為專制K黨的亡魂祭品。長達38年的戒嚴統治,許多為台灣的民主鬥士,被視為麻煩製造者,一些人更被判處分裂國家罪名。也有人認為,K黨統治下的台灣,帶領台灣擺脫戰後的極度貧窮;此一看法完全是眼睜睜捏造,扭曲事實;台灣早在日本統治時期,就成了亞洲少數幾個最富庶的地區之一。

台灣開明派總統蔣經國(仍然是個不折不扣獨裁者),曾在其病榻遺言指示,台灣必須走向民主化;蔣經國之所以主張民主化,原因在於潮流所趨,非如此不足以拯救K黨衰落命運。ROC也成了獨尊北京話,強調中國文化,歷史悠久的代名詞;並將台灣內部其它族群語言,貶抑為不受歡迎的粗魯語言。

至於中華民國旗幟,更是將K黨黨徽視若珍寶,直接將其青天白日,置入國旗之內。ROC國歌,則是將K黨黨歌直接放進去;國歌開頭的「吾黨所宗」,所指的就是代表K黨。將K黨上升為等同ROC的黨國思維,是一黨專政時代的過往殘餘。

「黨國不分」的胡謅瞎扯,導致一些身歷迫害經驗的台灣人聽聞ROC國旗、國歌,就想到親友遭謀殺、監禁、刑求,或失踪。繼續使用ROC國旗、國歌,來代表台灣,等於喚醒他們的過往歷史傷痛;而非平撫其傷痕。

ROC國名也代表著,緊緊抓住與生俱來的「中國認同」根源,讓中國得以據此宣稱合法擁有對台主權。所以,ROC的另一個代名詞是,中國擁有台灣。目前,ROC憲法,仍載明中華民國擁有中國境內的全部主權(只是治權僅及台澎金馬),而且台灣只是一個省份。再者,孫逸仙與台灣毫無任何瓜葛,卻被視為「國家之父」。

披戴中國(china)名稱的ROC,等於在種族、文化認同層面,向中國讓步屈膝,本質上認同自己同屬中國漢族;此與台灣日愈找回自己的原住民文化族群根基,以及國際化發展腳步,明顯扞格不相容。「中華」意味著,台灣人終究是中國人,也證實台灣從來都屬於中國。

ROC只是個中暫國名

當然,支持ROC這個國家符號者,可能並不支持北京統一台灣;然而,他們的觀點,終究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其「反對統一」,只意味著他們反對今日的中共統治者。這些ROC支持者,或許既不接受中共的意識型態;他們也反對台灣人「獨立國家」主張。台灣內部的這類國家認同分歧,攸關著台灣未來前途走向。

中華民國這個國家符號,早就變得裡外不是人,處境相當狼狽。台灣理應擁有自己的「國歌」,讓人們聽起來或唱出來,皆有榮譽感;而非混雜著衝突情感,甚至拒絕承認它的存在(因為現在的國歌,終究只是國民黨的黨歌)。台灣也該擁有自己的「國旗」,這面國旗,不再向單一的黨國致敬;這面新的台灣國旗,要能讓過去遭到K黨迫害者,願意正眼直視,且向它表達肅穆尊崇之意。

ROC所代表的國家符號,實質上已經跟台灣當代社會呈現脫節;專文作者珍娜指出,當她聽到人們說:「ROC只是個名稱」;「我們不必為國家符號象徵起爭執」之類的論點。她總是持相反意見認為,ROC國號、國旗與國歌所代表的意涵,及其與台灣社會脫節的情況,都應該被談論。我們也應該談論台灣現行憲法與政黨問題。我們更應將台灣文化、語言,教給下一代。另一方面,我們如何看待台灣的終極認同問題,也應具體反映在國家符號的建造上面。這一切,我們皆可以透過公民活動方式進行推動;如果,台灣人想要推翻過去的專制符號與象徵,而不要摧毀現存的社會結構,這是個可行辦法。

寇謐將於《台灣守望》的前述發文指出,台灣社會沒有製造認同分裂的本錢;珍娜於專文結尾則強調,唯有健康的公開對話,才能架設出一道平撫紛爭的溝通橋樑。台灣的國家符號,絕非只是一種形式上的命名法(nomenclature),也絕非只是一曲國家之歌,或是個單一意象。「國家符號」成為台灣人情感、生活、教育、信仰,以及台灣未來的一部分;激發社會廣泛討論凝聚認同,更是考驗台灣在國際間能否存活立足的必經途徑。

Source: 民報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