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0 - 民視創辦人蔡同榮博士揭像暨喜願堂啟用典禮
中國黨國惡質教育出來的藍丁,心中的主人轉KMT到CCP
KMT由藍轉赤,拼命要台灣人被統,被赤化,真是騙到不行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走鐘的轉型正義
走鐘的轉型正義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7-12-19
威權或極權國家,揭露真相的書稱為「禁書」,因為人民被剝奪知的權利和言論自由,而象徵台灣民主新里程的促轉法案,將使台灣成為不再有禁書的國度。(圖/創用CC授權)
威權或極權國家,揭露真相的書稱為「禁書」,因為人民被剝奪知的權利和言論自由,而象徵台灣民主新里程的促轉法案,將使台灣成為不再有禁書的國度。(圖/創用CC授權)

權或極權國家,揭露真相的書稱為「禁書」,因為人民被剝奪知的權利和言論自由,而象徵台灣民主新里程的促轉法案,將使台灣成為不再有禁書的國度。

2017年12月5日,歷史將會記錄這一天,在國民黨全面杯葛下,促轉法案,終於闖過三讀。過程中,居然還有國民黨智庫說:「台灣根本沒有威權統治歷史,何來轉型正義」?聽了差點吐血,這個黨,掛著中國堂號,擺明了要和台灣人作對,前幾天,老共在天寒地凍下,迫害無產階級中國人「掃地出門」。此黨沒有一絲同情和憤怒,比起俄國人還更沒良心。

不久前,對台灣公民李明哲被失蹤後判刑,國民黨也沒有一點譴責,還倒過來罵政府,實在令人懷疑:此黨是否早已淪為老共附隨組織,或者早被共黨埋伏細胞潛伏?在台灣,既不敢擁抱這塊土地上人民,對中國人遭受迫害,也無動於衷,只剩下對老共卑躬屈膝,連對抗老共的勇氣也失去,只會戴上最廉價的中國帽子,假裝自己是中國人,傾全力,阻擋台灣邁向正常國家腳步。我真不知道:此黨的選票,要從何而來?我猜想:就算老共有一天在中國倒台,中國人民恐怕也不會歡迎這個黨,回故鄉再續前緣吧!

什麼是轉型正義,破除威權象徵也好,設立受害者紀念遺址也罷,司法平反也好,簡單說,就是真相和記憶,因為沒有真相和記憶,就不會有寬容與和解,而這兩者,剛好是曾經犯罪的統治者,極力想要以教科書洗腦,或者用時間拖延,努力消滅的證據。於是,幾十年來,獨裁殺手被打扮美化成聖人,甚至對自己的犯行,用否認或顛倒是非法,提出所謂「時空背景因素」耍賴,某些穿藍衣戴紅帽學者,還創造出「功過相抵」的名詞,但是,這些手段,皆無法改變犯罪事實。聖經約翰福音說:真相是治療痛苦的良藥。而歷史記憶,對加害者或被害者而言,都是最直接的提醒:不可遺忘,不再犯錯。

寫過《安妮日記》的猶太作家埃利威賽爾,曾經獲得1986年諾貝爾和平獎,他說:「遺忘受難者,意味著第二次被殺害,我們無法避免第一次被殺害,但是,必須對第二次被殺害,負起責任」,這句話,對喜歡用「遺忘」,排遣痛苦的台灣人,或經常把「一切向前看」的語詞,掛在嘴巴,應該是最好的警醒。真相固然痛苦,苦痛的滋味,卻可以用來喚起受到創傷的個人,以及社會的集體記憶。其目的,並非叫你沉溺於歷史中,而是提醒自己,台灣400年來,長期被不同外來政權統治,悲劇一次又一次發生,原因是:我們是一個容易遺忘的民族,而那些用冠冕堂皇的話術,反對轉型正義者,其實用心很簡單,「就是要教你持續遺忘而已」。

轉型正義,是戰後許多被暴力政權統治國家的自我救贖。台灣在全球一百多個、已經進行轉型正義國家,屬於後段班,比南韓慢了23年,比南非慢了24年,更不用說,德國從戰後到兩德統一後,已經進行兩次轉型正義,從去納粹法西斯到去共黨極權。前不久,一名96歲的德國老人葛郎寧,被判刑4年,聲請緩刑被駁回,法官的理由是:犯人身體狀態還好,他所犯罪名,在二戰時擔任納粹SS黨衛軍,而且是奧森維茲集中營,迫害猶太人的獄卒,一個96歲老人,也難逃法律制裁,這就是轉型正義。

如果這個老人以同樣罪刑,在台灣的法治下,會遭受何種對待,我認為可能會被判無罪,原因在於民族性,許多學者總會以德國轉型正義為例,認為德國人做的很好,這個好字,隱藏了讚美日耳曼民族的個性,德國人做事態度,就是把事情做好最對,這一點和台灣社會很不同,亞洲國家中,能夠把事情做好作對的民族,大概只有日本。這種精神,剛好顯現在德日兩國的工藝產品上,凡事依照工序,不偷工減料。其次就是強烈是非觀,當德國人知道:過去,納粹統治時代的強國作風,反猶意識為人類帶來苦難,這一切行為是錯誤的,哪怕希特勒曾經為德國帶來輝煌經濟成果,德國人也不會找理由,為錯誤掩藏。因為聖經說:人會犯錯,希特勒是人,就如同老蔣也是人,承認犯錯,甚至承認自己是罪行共犯,並不丟臉,丟臉的是喜歡講一堆話,或寫一堆文章,為犯錯找理由,這些語言皆屬於詭辯。

台灣人在日治50年中,教育中加強了是非觀,但是,國府來到台灣後,社會上的是非觀,開始被漢文化醬缸影響,是非變得很薄弱了,做事情馬馬虎虎、青青菜菜。有一次,我在歐洲旅行,我問一位德國朋友:如何分辨誰是德國人?他說:很簡單,走進餐廳觀察:如果吃過飯後,餐桌上很乾淨,肯定是德國人,如果你再走進德國廚房,最顯眼的是磅秤,德國人做菜,每道菜餚,必須放多少鹽,多少糖,都經過計算,做事情按部就班,不會隨意而為。這位德國朋友接著說:亞洲人在餐廳用餐,高聲喧嘩,用餐後,桌上亂七八糟,剩菜一堆,肯定是中國人,日本人就不太會發生這種事,至於台灣人,最近也低調改變很多。

民族性格,決定轉型正義工程,是否實施徹底,其次,使轉型正義做到一半或失真,原因就是政黨輪替,蘇聯在崩解後,轉型正義做了一半,就是例子。

1990年,我到蘇聯採訪蘇聯崩解後的社會經濟,我在俄羅斯街頭城鎮廣場,目睹史達林和列寧的銅像被民眾摧毀,當時的俄羅斯人,充滿民主激情,痛恨獨裁,談到共產黨,群眾充滿憤怒,當年蘇維埃共產黨,也被視為非法組織。但是,普亭的統一俄羅斯黨崛起後,並在2002年取得政權,一切都改變了,除了已經被推倒的銅像,沒有恢復以外,共產黨更名為聯邦俄羅斯共產黨,成為第二大黨,仍在國會擁有92席,本來已經揭露的真相檔案委員會,資料再度遭到封鎖。

根據美國公共電視駐俄特派員,安納葛瑞爾在所寫《普亭的國家》一書中所描述:曾經在蘇共執政時期,抨擊史達林的東正教神父雅庫寧,從1960年到1990年,被關押在古拉格群島,蘇共解體後獲得釋放,他迫不及待去翻閱真相委員會資料,檔案所公布的當年遭迫害真相,赫然發現:許多東正教神父,早被政府收買,擔任KGB特務,這是他被告密後遭到逮捕的最直接原因,但是,2002年以後,普亭上台,這些檔案又被封鎖。

另外,在北部勞改城市車里亞賓斯克,也是俄羅斯核武重鎮,1930年,曾經發生一件慘絕人寰的大事,該鎮鎮民目擊有一萬多名接受勞改的異議分子,在礦坑中被KGB 特務屠殺後,就地掩埋。60年後,歷史學者追查這件命案,從礦坑中挖到屍骨,但是,進一步比對一萬名死者姓名時,就花了10年時間,很可惜,普亭一上台,就把檔案封存,當年下手的加害者,到底是誰,目前仍然是一個懸案。

葛瑞爾在書中,訪問許多民間維權社團負責人,這些社團,每年都會舉辦追思紀念會,對過去被迫害的異議人士,進行追思禮拜儀式,藉著這種紀念記憶,一方面也防止極權政府回歸。但是,這些團體,也開始被普亭政府打壓,普亭政府並且利用傳媒以及電視傳播,歌頌史達林和列寧,這兩人如何推翻帝俄,如何帶領人民在二戰中勝利,利用歷史故事多次播放,企圖消除人民對獨裁者惡劣形象。這些手段,和目前台灣藍營學者美化兩蔣獨裁方法,一模一樣,因為只有靠著美化獨裁統治,類似的惡質政權,才有回歸的機會。

普亭被稱為進化式獨裁者,比起極權共黨獨裁,其實只差一哩路而已。中國實施政左經右,製造了經濟成長,給了普亭模仿的對象,尤其是學習中國,利用數位網路科技,監控人民,蘇聯崩解之前,國家對人民監控,只能以特務跟蹤,現在用天眼監視更方便,俄羅斯也學習中國,安置一億個監視器。為了防止西方滲透,莫斯科市完全是俄文招牌,不懂俄文,就會迷路。

一直到現在,西方國家旅客,到俄羅斯旅行還很困難,無法感受自由,不只簽證問題,你必須先取得邀請函,才可以聲請簽證,然後才可以進入這個國家。在普亭治理下,獨裁專政只是換個面具回來了,槍桿子變成金錢,有6個媒體,被普亭控制,製造虛假的擁有言論自由,如果記者想說真話,可能會遭受暗殺,反對黨領袖則被關入監牢。

現在的俄羅斯人,只得到象徵民主的投票選舉,被譏為實施半套民主的國家,普亭初上台,因為原油上漲,經濟得到改善,支持率居高不下,貪汙也更加嚴重,國際透明組織調查:俄羅斯三分之一預算,進入官員荷包,但是,隨著油價下跌,又因為入侵克里米亞和東烏克蘭,遭受西方國家經濟制裁,經濟不振,但普亭還是人氣不減,原因就是社會監控成功,普亭正準備競選連任下一個6年,所依靠的就是向人民灌輸:排斥西方的大俄羅斯主義,然後再以盲目的民族主義,對俄羅斯人洗腦。

普亭把過去獨裁者壓迫人權真相檔案封鎖,因為,這些歷史就是目前進行中的故事,不利於統治者,全世界所有反民主政黨,一旦奪權,一定會這樣做,或者說:轉型正義工程,在俄羅斯半途而廢,失去持續,其實就是象徵民主大倒退。普亭繼承葉爾欽政權,執政超過15年,如果他再度連任,任期將超過20年,和獨裁專政沒有差別,可以預料20年後,一旦反對黨執政,俄羅斯的轉型正義工程,勢必再度啟動重來,否則這個國家的前景,肯定充滿黯淡。

上個月,李登輝先生在台教會募款會上,語重心長說:他最擔心的是國民黨復辟,再度執政,那麼,台灣民主發展,又會被打回原點,從最近藍紅兩黨人馬聚集,不斷歌頌兩蔣豐功偉業,可以看出來:在台灣的中國黨,不斷召喚盤旋上空的黨國幽靈,這個黨是如此痛恨轉型正義,痛恨台灣民主更加深化。

葛瑞爾說:普亭再度連任,已成定局,這個國家幾乎是普亭一人的國家。當然,你無法期待這個國家,能夠把轉型正義進行下去,也因此,揭露真相的時間,還需漫長等待。試問:台灣會不會淪為俄羅斯呢?只做了一半的轉型正義,或是只揭露一半的真相,甚至讓獨裁者銅像,持續被人民膜拜,這一切都必須看台灣人的智慧和選擇了。確保轉型正義工程執行,不要半途「走鐘」,防範國民黨奪回政權,是防止台灣被老共侵吞的第一步,這才是所有台灣人民的責任。


2017年12月5日,歷史將會記錄這一天,在國民黨全面杯葛下,促轉法案,終於闖過三讀。過程中,居然還有國民黨智庫說:「台灣根本沒有威權統治歷史,何來轉型正義」?(圖/張家銘)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