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台灣需要一部愛國法案
台灣需要一部愛國法案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7-12-26
台灣遭受中華民國舊《憲法》捆綁,是台灣無法成為正常國家的主因,但是,寄望民進黨突破僵局,恐怕力有未逮,甚至還需要漫長時間等候。(圖/創用CC授權+合成)
台灣遭受中華民國舊《憲法》捆綁,是台灣無法成為正常國家的主因,但是,寄望民進黨突破僵局,恐怕力有未逮,甚至還需要漫長時間等候。(圖/創用CC授權+合成)

本以為穿著舊中國《憲法》大衣的新政府,粉墨登場,初試啼音,期待表現,雖不必然,如公雞一啼,天下大白,但是再不濟事,至少也會驚醒部分裝睡的人民。沒想到,一年啼叫到年尾,聲音卡來卡去,天還黑,聲已歇,實在令人扼腕。本想這整年,春暖乍寒,就此將過,沒料到,卻冒出來一場「四少造反捉放諜」大戲,變成2017年底壓軸,此戲也暴露出:不忍脫下舊中國《憲法》大衣的政府,在面對敵友共同體的老共,捉襟見肘的兩難處境。

台灣遭受中華民國舊《憲法》捆綁,是台灣無法成為正常國家的主因,但是,寄望民進黨突破僵局,恐怕力有未逮,甚至還需要漫長時間等候。因此,坐等年輕人,在國家認同問題上,逐漸迷失,或者被老共宣傳大中國崛起的思想吸納,甚至做出進一步傷害台灣的舉措,由舊《憲法》延伸出來的荒腔走板事件,一再發生。

你只能說,像王炳忠這樣的年輕人,既可憐,又可恨,他們踏在自由土地上,大聲呼喊民主人權,在中國,卻只能裝啞巴,向反人權的獨裁者屈膝磕頭,以促統反獨,向獨裁者交心,而且企圖把2,300萬人,一起帶進不自由,且無人權的國度,這是瘋狂?還是錯亂?我只能無語。台灣在無法立即制定新憲情況下,想要防止更多的王炳忠出現,台灣國會需要一部愛國法案,凝聚所有人民對台灣的愛,防止這塊土地被中國吞沒。

最近,演很大的新黨;劇目:「四小造反捉放諜」,成為媒體焦點,新黨古稱「新國民黨」,但是,在脫離國民黨之前,還只是被稱為老警總管轄的一批「極右疾風集團」,打著捍衛中華民國,反共反獨口號,搖著青天白日旗,奔走街巷,專門暴力對付黨外人士和美麗島雜誌社,民間慣稱:此集團為特務走狗。沒想到,今天會發生特務走狗被特務辦了的怪事,劇情內幕半真半假,我們這種內行人,都看得雲中霧裡,灰傻傻。

過去,80年代,只要有黨外聚會場所,就可以看到這一批以李勝峰為首的鬧場份子,狀似紅小兵,只差頸子上沒綁上紅巾,我還記得:當年,李勝峰華髮盛茂,年輕瀟灑,如今頭已禿,黃旗改,啊!真是歲月不饒人啊!

小蔣死去後,李登輝在國民黨眾多長老虎視耽耽之下,靠著老宋危急之中,溫情送暖,終於鬥倒蔣宋美齡,成為黨主席,引起「疾風集團」不滿,這批極右憤青,決定離開國民黨,自立門戶,所以自稱是「新國民黨」,其實是跟不上時代變遷的舊政黨。

新黨自立門戶後,也曾風光一時,可惜好景不長,在老宋親民黨打著正藍旗出現後,這支極右鑲黃旗,被排擠到邊緣站隊,逐漸變成只有不到2 %支持率的小黨,現在看著四個無知小孩,被訊問後,還喊著打倒日奴漢奸口號,不敢捍衛中華民國,也不敢打倒老共,就可以一目了然了。

如今,同樣的陳年舊戲,最近再次搬上戲台,主角變成柱柱姐和敦義哥,如同李登輝對戰宋美齡,結局雷同,親近新黨的柱柱姐,不敵國民黨本土敦義哥,於是,該出走的還是出走,回到中國老共懷抱,藉以排遣愁緒,趁機東山再起,因為地球是圓的,向右走到黑的人,一定會與向左走到黑的人相遇。

此黨,過去澎湃激昂,痛罵老共的經典語句畫面,人民記憶猶新,中國國台辦不可能不知道,只是清算時間沒到而已,或許有一天,台灣真的在這四個小孩努力內應下,被老共拿下,先被批鬥的一群人,肯定就是這一群所謂「呼群保義」的新黨四小們。所以,真的要奉勸年輕人,加入政黨之前,不能不謹慎,雖然台灣是民主社會,入黨隨人,但是,臉上貼上政黨符碼,等於是個人意識思想表白,不是嗎?

話說從頭,許多台灣人以為,戰後台灣已經得到自由,其實並非如此。1945年起,台灣只是被中國另一股軍事力量占領統治著,這股舊中國勢力,帶來一部舊《憲法》,捆綁台灣至今,即便2000年,政黨輪替一次,舊《憲法》依舊控制台灣。

甚至到現在,台灣還是被這部歷經7次修憲的舊《憲法》掌控,以致於造成台灣和中國,敵友難分的現象,公然主張台灣應被中國併吞者,法律上是正確的,這是全球唯一的奇觀,而且,中國還毫不避諱,干涉台灣內政,還自稱是台灣內部促統力量的後盾,這個國家還向全世界大聲說:只要台灣人不接受和平併吞,就要以武力併吞台灣,這是已經觸犯《國際法》的預備戰爭罪

台灣被錯亂的《憲法》捆綁,以致於變成一個錯亂國家,連帶的使惡鄰居中國,也被瘋病傳染,兩國一起大跳探戈,舞步變的很不正常,於是,這兩個不正常國度。在2017年尾,合演的這齣抓放諜劇碼,堪稱今年度最爆笑黑色悲劇。話說,前不久,一位台灣公民李明哲,在台灣發表民主自由,多黨政治理念,到中國卻被老共抓走後,判了5年監禁,罪名是「顛覆國家」,老共對舉世滔滔的人權呼喊,冷漠以對,當時,台灣的新黨四小們,不斷在網路嘲笑李明哲活該,只差點放鞭炮慶祝。

現在,新黨四小,被懷疑涉及《國安法》,接受調查,抓捕台灣公民的老共當局,卻一反常態,緊張起來,呼喊起「保障人權」,還動員紅色媒體和中國人民拿紙板一起喊,差一點到聯合國控訴,實在讓人越看越不懂。老共國台辦,急著要台灣政府趕快放了四位小將,正好說明了此地無銀三百兩,請問:這四位小將,是否已經加入共產黨?何勞貴國如此關心,這問題,恐怕老共心裡最清楚,更不用說,這四位小將,藉著這齣司法事件,把自己打扮成「政治受害者」,還沒銬手銬,也還沒判刑,而是免保請回,就哭哭啼啼,一副要成為烈士的樣子,這場面實在太搞笑了。

我不明白,這幾位年輕人,是為何加入新黨,如果,誠如炳忠先生所言:從父親起,就一脈相承,熱愛當中國人,厭倦山寨中國,那麼拋棄台灣護照,回到中國,加入共產黨,才是光大門楣正途,沒準還可以撈個人大代表幹幹,難道這四小將還不如女子盧麗安的勇氣?還是想要繼續留在台灣,充當老共抓耙子?等到戰爭時,做內應嗎?好搶下更大的功勞。

我只能奉勸一句話:四小們,千萬不要走不知路,以你們四小將家庭背景來看,一個出身搞宮廟迷信家庭,三個來自中產家庭,全部是黑五類,就算可以加入8千萬共產黨員行列,上無太子幫可拉拔,下沒工農革命戰功,想要在中國出頭天,比登天還難。貴黨主席還是賣特權菸起家的醫師富豪,用菸品毒害中國,以為和習大王握了手,就拿到免死金牌,實在想太多。真的有那麼一天,台灣回歸中國,鑲黃旗一樣等著被清算,回去讀一些新疆西藏的書吧,看一看:藏疆兩地非老共族類,也非低端人口,在中國,是如何被老共排斥迫害的下場。

這場大戲演到這裡,尚未落幕,如果,新黨四小將演出頭了,一但被捧成為當紅小生,最受傷的就是國民黨,敦義哥哥會聽紅色傳聲筒號令,持續呼喊「綠色恐怖」,持續挺新黨嗎?主席哥哥想一想:這件事弄錯了,下場恐怕會很嚴重。

談到加入政黨這鳥事,我和這四小將一樣,曾經年輕過,充滿愛國熱情,也曾經加入國民黨,但是,入黨動機,和這四位小將,相差很大,我還很清楚記憶,加入老國民黨那一天,是在高中一年級,那時代是所謂殺朱拔毛,充滿激情的年代,那天下著雨,軍訓操練移到室內,有一位教官上課時,眉頭深鎖,說了一句話:老共已經喊出打算血洗台灣口號,有一天,老共入侵台灣時,第一位要殺的,就是國民黨黨員,諸位在坐同學們,怕死的人,就不要來參加。

現在想起來,這位教官是最厲害的心戰直銷高手,我當時,血氣方剛,一聽之下,捲起袖子,衝到教官前面說:「怕死的不要來,教官,我現在就加入國民黨」,幾位同學,也跟在我後面,表態加入,而且一個比一個還激動,場面感人,我就這樣成為國民黨黨員。

現在想起來,當年真的是罪人,當時,一個月黨費是5塊,算是大錢了,我交了一年多,每月開小組會議,有時候,還要寫心得報告,搞搞罵老共的海報,很忙的,上了高三,有一次,我問上級領導教官,是否應該給黨員們公布一下黨費開銷明細表?想不到這句話,卻引起教官不高興。

我心裡想:我跑第一,有一天戰爭爆發,就只為等著被老共砍頭,才加入了黨,沒想到這個黨,連一個帳都不會算,心裡悶啊。後來,就藉著考試太多,不去開會了,慢慢也被當作失聯黨員了,上了大學,校園黨部要我開會,也被我拒絕,從此就當個無黨遊民了。

一位愛沙尼亞的朋友,聽說台灣第五縱隊密布,不只一次來函,對台灣未來表示憂心,他說: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如此愛好和平,卻被暴力脅迫,聽到此話,我也感到不勝戚戚。這位朋友是在1990年,我採訪波海三小國獨立運動時認識,這三個國家,是抵抗俄羅斯的命運共同體,1939年,蘇德秘密簽署互不侵犯條約,蘇聯趁機併吞三小國。

50年後,蘇聯崩解,三小國也趁機脫離蘇聯掌控,成為獨立國家,但是,因為距離俄羅斯太近,俄羅斯又充滿野心,因此三小國在新《憲法》之下,把防止俄羅斯再度併吞,作為重大國策,先去俄羅斯化,再去共產黨化,宣布老共為非法政黨,在這個國策之下,實施愛國法律,或稱為新的歸化政策,以語言和民族主權,作為決定1940 年之後,才移民到三小國的俄羅斯人家庭,是否可以成為公民。

三小國在被併吞的50年中,俄語是唯一官方語言,但是獨立後,三小國的各自語言,變成國語,說俄羅斯語遭受排斥。2002年,普亭曾向歐盟抗議三小國排斥俄語人口,種族歧視,但是,歐盟安全委員會調查後認定:三小國為保衛自己國家,制定的國語政策,合乎主權語言規定,沒有不法。

三小國用這樣的政策,檢驗所有國民的愛國心,要求俄語人口,融入現居的自己國家,然後熱愛自己的國家,絕對不容許有那種既是愛莎尼亞人,也是俄國人的模糊空間,如果不願意學習本地語言的俄語人口,將只能拿到居民證,若有頑劣分子,甚至可以依法驅離國境。

看看三小國,為了愛國的強勢做法,台灣人民和民進黨不感覺汗顏嗎?自己高興在中國泥漿打滾,有一天被併吞,還有甚麼話說?說真的,台灣被中國併吞的危險處境,難道不會比三小國還嚴重嗎?即使是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911之後,也有新的愛國法案,藉以排斥恐怖份子和敵意國家,二戰前,美國政府擔心日裔美國人,會背叛美國,把日裔人口,關押在加州沙漠集中營,等到戰爭結束後才釋放,美國傳統上認為共產黨是敵人,在美國組織共產黨是犯法的,這些都是現在進行式。

試問:老共統治的中國和台灣關係,真的好到可以同穿一條褲子嗎?愛國其實很單純,唯一就是不能模模糊糊,哪裡像台灣這種亂七八糟《憲法》,國家根本大法,白紙黑字,公開出賣自己的國家,這種《憲法》本子,拿來擦屁股太硬,貼牆壁太軟,真的無路用,明文規定:希望敵人快來併吞,還可以講得義正辭嚴,真的有夠扯蛋。

期待中國和台灣成為一個國家,是四小將的信念也好,被老特務洗腦也罷,更重要是:不能以此信念強制別人,用傷害無辜者達到目標,如果你真愛台灣,那麼回去面告習大王,請老共回到民主自由人權道路上,一起相伴而行,就是國家統一了,不必浪費一顆子彈,如果你們急著珍愛中國,也請回去,機票錢我出,而且在機場拉紅布條,熱烈歡送。

Source: 民報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