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特偵組〞排排站,非得辦扁不可的醜態,真是噁心
哲人持火炬踏浪而行,形而上的天命;方是活著的價值
聖山是台灣英雄靈修聖地,可以和上帝同在,永駐人心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5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228的台灣前途不在北京和華盛頓
228的台灣前途不在北京和華盛頓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邱垂亮   
2007-01-19

台大外文系1960年代初的一班老同學,聖誕、元旦期間,相互拜年過節,在網路上觸發了一場辯論,雖是茶壺理的風波,但主題敏感、嚴重、嚴肅,有關台灣過去、現在和未來,意見又反映台灣兩極化的歷史文化、社會政治生態,所以,大家辯得滿激烈的,頗有煙硝味。不過還好,同窗同學情深義厚,最後,大家「友情永在、不談政治」結束論戰。

當然,問題沒有解決。他們的爭辯起於228事件,後來延伸到統獨之爭、台灣民主化的認定、台灣前途的論斷。有同學提起228,勾引起同學們的兩極痛苦記憶。舊的台灣人(本省),有人還記得小時候親眼目睹親友、鄰居被抓、被殺、失蹤的悲情故事,有感而發,提出來讓大家感動。新的台灣人(外省),有人馬上激情反彈,說他父親剛到台灣不久,為台灣做事打拼,無緣無故就在228爆發後被人(舊台灣人)欺辱、毆打。事實也是有外省同胞被打、被殺。

這些歷史記憶都對,但也有不全、甚至錯誤的地方。新台灣人認為大家都有受傷、受害,應該過去的讓它過去(Let bygones be bygones),我們應該「忘記和原諒」(forget and forgive);舊台灣人則大多認為,歷史不能忘記但可以原諒。

我認為228對台灣人應該像猶太人的大屠殺(holocaust),既不能忘記也不能原諒。台灣人厚道,容易忘記、也容易原諒。對228,很多台灣人主張不要忘記但可以原諒,這是善意容忍的表現,值得稱讚。

但是,228是台灣建國的開始、國家意識和認同的啟蒙,有一天會變成主權獨立民主台灣的國慶日。就像猶太人一樣,台灣人不僅要記住228,更要把228的歷史真相、全貌、全部仔細紀錄留下,尤其是死了多少人?怎麼死的?誰殺的?誰要負責任?都要還原歷史真相、原貌,像猶太人一樣,鉅細靡遺,都要追查清楚,確切真實地記在歷史課本裡面,讓台灣的子子孫孫能永遠牢牢記住。

在上述的台大同學爭論中,外省同學就不認為有那麼多(2萬)台灣人(大多是學生和社會菁英)被無辜殘殺。

還有,猶太人是絕對不「忘記和原諒」。他們只要找到屠殺猶太人的德國、波蘭、或其他國家的凶犯,不管天涯海角,一類追殺不赦、不放。

當然,我不認為猶太人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大屠殺和台灣的228大屠殺一樣悲慘嚴重(猶太人被殘殺6百萬人,台灣人被殺2萬人),也不認同以牙還牙,台灣要像以色列一樣對屠殺元兇趕盡殺絕(要也來不及了,蔣介石、陳儀、彭孟緝等屠夫都死了),能原諒的還是要原諒。

不過,轉型正義還是要維護。228蔣介石的罪狀明確,屠殺令是他下的,他必須負全部軍政責任,這是歷史真相,毋庸置疑。匪夷所思的是,在台灣除了總統府的「介壽堂」改為「總統府」、中正機場改為桃園機場外;中正紀念館還屹立在台北市中心,讓人膜拜;中正大學還是中正大學,教育台灣學子;中正路在全國各地還是氾濫成災,一條都沒改。

更令人氣憤的,是蔣家後裔蔣方智怡,在台灣興風作浪、反扁反瘋了還不夠,阿扁辛苦出訪尼加拉瓜鞏固邦交,受盡中國污辱,她竟跑去美國撒野,在國外「洗自家的骯髒床單」,帶領紅杉軍歹戲拖棚、反扁示威讓美國人見笑、看衰。

蔣家父子專制統治台灣,濫殺無辜,滿手血腥,這樣的歷史悲情,當然不僅要在史冊裡記載得清清楚楚,不能讓台灣人民忘記,也應該像猶太人一樣,不能忘記也不能原諒,該算的帳應該算得清清楚楚,一毛不能多、一毛也不能少。

在台大外文系同學的辯論中,雖然沒用刀來切割,但統獨壁壘分明,大家心裡有數。因而,統派同學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沒有獨立建國的立場和可能。

當有台灣意識的同學提出台灣成功的民主化,民主台灣和專制中國一定不能統一,台灣前途應該由2300萬台灣人民經過民主程序決定時,統派同學提出的反駁是,台灣的民主亂七八槽,根本是鬧劇一場,台灣人民和中國人民一樣,都還不懂、不能推動、行使民主政治。

他們還說,台灣前途應由2300萬台灣人民民主決定,是自我陶醉的空虛假設,沒有實質意義。台灣的前途握在北京和華盛頓手裡,台灣人民無權置喙,只能瞪大眼任人宰割。

台灣民主化的成功,有目共睹,深受世人肯定、稱讚,西方學者,包括民主學大師杭廷頓(Samuel Huntington)、達爾(Robert Dahl)、戴阿蒙(Larry Diamond)等,都有鴻文分析、印證。台灣前途應由台灣人民決定、台灣人民可以接受才行之說,是寫在「台灣關係法」裡面,是美國、日本、澳洲、歐盟等民主國家多年來一致認定的對台政見和政策。

此認同台灣民主、支持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論述,世上民主國家與人民大多有共識。統派同學的台灣無權決定自己前途的看法,雖有中國共產政權的支持,但從民主台灣人民的自由意志、國家主權立場來看,沒道理,不值一駁。

以國際政治現實強權主義的理論來看,台灣的前途當然深受北京和華盛頓的影響,但以以色列、東帝汶、蒙古、古巴、墨西哥、愛爾蘭,以及其他西歐和北歐諸小國,在強權大國虎視眈眈下建國成功的歷史經驗為殷鑑,台灣國家的生存前途主要還是掌握在2300萬台灣人民自己的手中。

台灣國家認同能否清楚牢固建立,人民能否團結一致對外,經濟能否持續繁榮發展,民主政治能否繼續鞏固運作,國防軍備能否像以色列一樣一再加強、提升,最重要的是台灣人民有沒有致於死地而後生的決心,為了維護自己的自由民主人權與專制中國一戰生死,才是台灣生存前途的終極決定因素。台灣命運絕對不在北京和華府,這是台灣人民應該意志認定的基本存在前提。

這條台灣建國之路,當然還是荊棘滿地,不好走;但路是人走出來的,一定走得通、走得到。走不走這條建國大道,就看台灣人民了。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7.01.19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