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公投法若不得變更國土、國號、行使制憲,就是欺民
人民沒有公投參政權,什麼的@@民生法案,只會是夢幻
勞基法再修皆有爭執,應改革KMT惡習和資豬之無法無天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從勸降到逼降
從勸降到逼降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8-02-03
70年來,台灣既不能戰,也不能降,還不能公投獨立,成為新又正常國家,這是宿命和時勢,所造業力,想要親近中國,有疑慮,企圖遠離流氓中國威脅,又無能,看起來,這個國家很鬱卒,所以,台灣人作夢都想成為瑞士,連前副總統呂秀蓮都加入做夢行列,其實,台灣就是瑞士了。圖/創用CC授權+合成
70年來,台灣既不能戰,也不能降,還不能公投獨立,成為新又正常國家,這是宿命和時勢,所造業力,想要親近中國,有疑慮,企圖遠離流氓中國威脅,又無能,看起來,這個國家很鬱卒,所以,台灣人作夢都想成為瑞士,連前副總統呂秀蓮都加入做夢行列,其實,台灣就是瑞士了。圖/創用CC授權+合成

隱居山中,既無所爭,也無歲月,平時,看看北京詐騙集團隱身在台灣的托兒,或水軍文章,也是樂趣。這些文章可以分成幾派:一派是潑髒水派,專挑蔡英文身上潑,總統任何一句話,都可以用「中台關係沒搞好」,大作文章,此派以藍營文傳會,及藍血學者為代表。另一派是歌功派:歌頌馬政府的「假和平,被投降」,譴責小英改變現狀,一出手就是偉大中國云云,以中聯開頭字統媒為首。還有武嚇派,環球鷹,解放報和中評社,三不五時,光天化日帶著刀上街嚇人。

最重要一派是逼降派,國民黨諾大江山,被老共詐騙集團騙走後,奔走中台之間的這種勸降遊戲,從未停過,從過去的利益勸降,招降,演變到現在的武嚇逼降,原因是現在台灣軍武和金錢都不如中國,又遭國際組織排除在外,否則這些潑髒水派,在503事件上,也不敢大聲嗆聲:好膽去國際民航組織告狀。

明明知道台灣沒門進去,台灣被流氓國家恐嚇,啞巴已經吃了黃蓮,還不能叫苦。更慘的是:一個被老共打壓的非主權國家,台灣進不了國際法庭申訴,還要忍受國內領稿費托兒的嘲笑,台灣處境,只能以「悲涼」形容,這也是為甚麼獨派團體痛心,看不下總統這樣的軟弱,紛紛罹患被捅一刀焦慮症,擔心台灣政府太軟弱,真的會被中國軟土深掘,一口吞食,到時候,人權,自由,民主,普世價值,也就甭再提起了。甚至有人開始質疑:小英總統守護台灣主權的決心,是不是在老共壓力下,也變成投降派,所以才有換人選2020的呼聲。

但是,我認為:目前台灣絕非投降時候,堅定獨立,才可以換來老共的倒台,而且時間不會太久了。

前幾天,小英總統接受專訪,談到中國是否武力犯台,小英說:沒人會排除,要看對方是否理性,這答案四平八穩,我想就算川普被詢問,也是如此回答,但是,淡大一位包姓托兒教授開始潑髒水,大作文章說:總統此話的意思是:政府沒能力處理中台關係了,試問:老共是否武力犯台,和中台關係有何關係?國和國之間的關係,簡稱為:國際動態關係,從歷史上來看,國家之間的戰爭或和平,反反覆覆,才是常態,同屬共產黨陣營的中越兩國,從戰後到現在,也打了兩場戰爭,中台兩個政府,從內戰到冷戰,走到今天,只要在可控制範圍,就是好關係,即便有朝一日,台灣認輸,向中國投降,也不保證有一天台灣獨派分子,就會甘願永久被統治,如加泰隆尼亞一般,不時發出獨立之音。

不少高級托兒,喜歡亂潑髒水,文字繞來繞去,目的其實是逼台灣投降而已,只是不敢把降字說出口,所以,就讓我們見識一下:國共之間,第一位勸老蔣投降的故事:

1956年,周恩來到印尼萬隆,出席亞洲會議,在會議中說:中國已經派人和國民黨的政府,商量和平統一的事情,不久,中國果然派人到台北,交了一封老毛的親筆信給老蔣,傳信的人就是許孝炎,當時擔任國民黨文工會駐香港主任,而從北京到香港交信的人,就是章士釧。章士釧是湖南人,老毛同鄉,曾經被魯迅批評是蛇鼠兩端的人,遊走在國共之間,只要有大官可以當,怎樣都可以,章士釧曾經加入革命黨,中華民國建立後,卻進入北洋政府當起教育總長。

1917年,章士釧擔任北大圖書館館長,毛澤東跟著楊濟昌教授到北大任職,毛在圖書館任工友的工作,就是章士釧提拔的,1920年,楊濟昌死亡,老毛娶了老師的女兒楊開慧,結婚時向章士釧借了2萬大洋辦喜事,楊開慧跟著老毛加入共產黨,後來被逮捕後槍決。

國民政府成立時,章士釧擔任過參政會參政員,國共在1949年第二次和談,國民黨派張志忠和章士釧作代表,因為兩黨都是熟人,沒想到談了一半,章居然就先倒戈了,解放後,章士釧擔任政協委員。

話說:章士釧把老毛的勸降信,交給了許孝炎,老蔣接信後,只對許說了一句話:你辛苦了,信就擱置了,老毛在信中寫道:「奉化廬墓依然,溪口花草仍在,有空回鄉走走」,1957年,周恩來到印度訪問,外國記者問他:如果老蔣願意回歸,少說可以作個部長吧,周恩來回答說:「部長太委屈了,至少是總理以上」,或許這句話打動老蔣,這一年,老蔣命令許孝炎聯絡章士釧,並且派了兩人進中國看看,這兩人就是宋宜山和童冠賢,宋宜山是老蔣愛將宋希濂三哥,宋希濂在1949年,企圖跨過大渡河,進入緬甸時被捕,被老共押進功德林勞改營,1961年特赦。童冠賢曾在1948年,擔任南京政府立法院院長,這兩人在撤退後,移居香港,並未到台灣。

童和宋兩人,進入中國後,考察3個月,回台後交了一份15000字報告,老蔣看完後,破口大罵:「娘希匹,把共產黨寫那麼好,叫他回香港,永遠不要到台灣了」,事實上,中國正因為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社會秩序一塌糊塗,老蔣留在中國特務,每天傳來情報,很顯然,宋宜山的報告完全是瞎扯。

周恩來並不灰心,仍然向老蔣示好,1964年,周恩來把老蔣的姑姑92高齡的蔣妙月,經由香港送到台灣終老,蔣妙月曾經賣掉20畝田地,幫助老蔣到日本唸書,1913年,倒袁革命失敗後,老蔣避走奉化,也被姑姑保護,蔣妙月算是有恩於老蔣,但是,老蔣對周恩來送人情勸降,還是不動心,1982年,國民黨黨國元老廖仲愷的兒子 廖承志,寫了一封招降信,派人帶給小蔣勸降,信中說:「寥廓海天,不歸何待?」,後書:「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信是好信,詞是好詞,信中還有葉劍英元帥的葉九條,投降條款中:可保留軍隊國旗,改國名為中國台灣特區,對蔣家優待,可惜小蔣以三不回應,從此,中斷了勸降之路。

1983年,楊力宇訪問北京,鄧小平正式發布鄧六條,就是最早的「一國兩制」模型,但是,1997年後,一國兩制樣板,實施20年來,卻在香港破功,對台灣也沒有吸引力了。

小蔣在臨死前,暗中放手,讓民進黨成立,使台灣走向民主,讓台灣人有機會為自己的土地命運作選擇,但是,中國在六四民運後,從鬼門關跑一圈回來,小鄧推出「政左經右」,搞了30年,雖然創造經濟奇蹟,卻也留下更多隱患,今年,經濟大師紛紛預言:中國經濟正在生死關頭徘徊,老共明知:從老蔣到小蔣,甚至今天的蔡英文,對台灣土地主權的未來,根本沒有一言可決的權力,老蔣在世時,權力通天,但是,反攻大陸企圖,被老美控制,向中國投降與否,又何嘗不是如此?

1975年,老蔣隨身侍衛說:老蔣入殮時,一只黃色皮包相伴,裡面只有四件東西:一張1946年的中國地圖,一張解放軍部隊布置圖,一張黨證,一只國民身分證,偉大領袖又能如何?獨裁又能如何?絡繹途的中國勸降人物,都已成歷史,不只因為台灣已是民主國家,也因為台灣主權案子,還放在聯合國冷凍庫裡,見不到天日,所以,老共勸降也好,逼降也罷,和平謊言說了一百萬次,說白了,就是心理戰,政治喊話而已。你把這些話當真,就是傻瓜,當然,這些喊話,也只有在台灣開啟統獨公投時,才會看到成效。

70年來,台灣既不能戰,也不能降,還不能公投獨立,成為新又正常國家,這是宿命和時勢,所造業力,想要親近中國,有疑慮,企圖遠離流氓中國威脅,又無能,看起來,這個國家很鬱卒,所以,台灣人作夢都想成為瑞士,連前副總統呂秀蓮都加入做夢行列,其實,台灣就是瑞士了。瑞士建國以來,中立了500年,200年來沒戰爭,但是,瑞士每年還編了60億瑞郎的國防預算「2015年」,瑞士人很生氣,認為這些錢很浪費,於是,每隔幾年就有公投,企圖廢除國防預算,2007年,也辦了一次公投,78%的人投票反對廢除國防預算,原因簡單,很多人回答說:萬一有戰爭呢?瑞士人永遠相信:和平不會從天而降,需要武力捍衛。

瑞士人口800萬,實施徵兵制,滿18歲公民要當300天兵,女性可以自願,瑞士常備兵力雖然只有3500人,但是,一但動員,一天內就有35萬大軍,瑞士各個社區裡,設有防空洞,裡面存放50萬枝步槍,準備戰爭爆發時,五分鐘內,全民皆兵,台灣三不五時,被老共武捅恐嚇,生活或許很緊張,但至少不像以色列,上街喝咖啡,還要帶著槍,真的比起瑞士,我反而認為台灣散漫到不像話,因為,全世界都認為中國犯台機率,比法國攻打瑞士,多出幾千倍,中國飛機經常性在空中試俥,中台兩國飛機擦撞,機會更大,尤其503航道又緊貼中線,台灣人還老神在在,這不是神經太大條而麻痺,就是不把國防當一回事。

最近,前國防部長蔡明憲建議蔡總統,應該延後實施全募兵制,不要馬規曹隨,我也認為台灣想成為瑞士之前,至少要學習瑞士作風吧,好歹讓我知道:一但中國侵略台灣,我幾分鐘可以領到槍?不要眼看著失去立身土地的時候,大家才來痛哭後悔。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