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P得開始整頓內部;把有KMT統派的毒蟲踢出去吧!!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當遴選成為欽定時,革命就是義務!」
「當遴選成為欽定時,革命就是義務!」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真不平(高醫教授)   
2018-02-04
「高醫的校長遴選委員絲毫不具代表性。依據該辦法,雖然有各類人士代表,但產生方式全部是由董事會商議推選產生,亦即是全由董事會指派,完全違反校長遴選精神。」(圖/高醫轉型正義促進會)
「高醫的校長遴選委員絲毫不具代表性。依據該辦法,雖然有各類人士代表,但產生方式全部是由董事會商議推選產生,亦即是全由董事會指派,完全違反校長遴選精神。」(圖/高醫轉型正義促進會)

一、大學校長首重「品格」!

大學,是社會中學術教育的最高學府,引領尖端的學術研究,帶動社會的創新前進;最要緊的,是培育國家社會即時的人才。今天台灣,著名的公私立大學,都握有豐富的資源與優秀的師生人才,例如:台大每年有300億元的預算規模、高雄醫學大學(含附屬機構)每年有180億元以上的預算規模。校長,是一個大學的最高行政首長,其重要性不言可喻。遴選一位新任校長,當然不能草率為之,也不能在發生弊病之下遴選。因為學術教育的最高學府領導者,首重「品格」!大學校長若品格操守有問題,當然無法領導學校;而在校長遴選過程,就顯現出涉及弊病者,當然是品格操守有問題的。豈能容忍這樣的人擔任大學校長?

高雄醫學大學,是在一甲子以來的高醫人。努力之下建立起來的大學與附屬醫院體系。高醫校長的重要性與品格操守,當然成為全校師生與南台灣矚目的焦點。當高醫新校長遴選過程弊病不斷傳出的這幾個月來,廣大的師生校友也不斷地以各種可能的發聲管道,向高醫董事會和主管的教育部高教司,提出勸戒、建議、改善法規、讓遴選委員會符合大學遴選精神等等,但是完全遭到封殺!高教司跳針似的回答「私立大學校長遴選是董事會的職權」,高醫董事會也跳針似的回答「一切合法,謝謝指教」完全無視於《大學法》第9條的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之精神(請參閱《民報》2018-01-21〈【專文】高教司長不懂《大學法》精神嗎?〉一文),高醫人的憤怒與不滿,終至爆發!

二、校務會議當然有權利討論校長遴選辦法!

《大學法》第15條(校務會議之設置)首項即言明「大學設校務會議,議決校務重大事項,……」。大學校長的重要性與校長遴選辦法的重要性,既如前所述,有著自由主義傳統的高醫人,早在六、七年前,就已經經常討論這個問題,並希望能修一個公正合理的校長遴選辦法,給董事會參考採用。其實各私立大學之校長遴選辦法,也大多在教育部要求下要經過校務會議董事會議兩者都通過,並公布全校周知。校務會議當然有權利討論校長遴選辦法!

在高醫董事會爭議問題近年來一再惡化之際,校內更多人提及校長遴選問題。終於在2017年3月校務會議通過「本校校長遴選委員會設置辦法」修正草案,並送董事會審議(等於向董事會提出校務會議的建議版本,希望董事會參考採用,還真卑微!)。在高醫網頁校務透明專區,可以看到全文與董事會舊條文之比較,也可以看到修正理由「考量多元組成委員會成員、各類型代表群組普選推薦候選人後,經校務會議選出代表、與候選人於校內公開說明治校理念等,符合大學自治精神與法律規定。」

還有,高醫校務會議通過修正之校長遴選委員會設置辦法修正草案,與他校校長遴選成員與法規程序之比較:台北醫學大學、中國醫藥大學、東吳大學、淡江大學等,也在該網頁表上。

2017年4月董事會議列為提案,結果「決議不予通過本校校長遴選委員會設置辦法修正,校長之遴選仍依照100年10月3日,第16屆第20次董事會議審議通過之『高雄醫學大學校長選聘及解聘辦法』辦理。」也就是,代表全校的校務會議師生代表討論通過、符合《大學法》校長遴選精神之版本,被封建保守的9位素質有疑問的董事否決打臉了,這是私立大學的悲哀!也激起全校師生和各地校友會的強烈不滿。尤其在2017年9月董事會宣布開始下任校長遴選時,各項黑箱行徑更引發高醫人的憤慨與訕笑,請參見高醫學生會抗議文、高醫全球校友抗議文等。

(這裡要多說明一點:2008年新的《私校法》規定的董事資格是消極資格,沒有任何限制,只要沒有作奸犯科的都可以當董事,也沒有早年的「要有教育經驗才能當私立大學董事」的那一條了。所以,由一個品質遭到質疑的董事會,推選全數的校長遴選委員,那校長遴選委員會當然遭到質疑,何況是根本違反二階段的校長遴選精神。)

三、董事會欽定校長人選早在3個月前(2017-10-12)曝光

早在2017-10-12《民報》刊出〈「毒樹毒果子」高醫董事會「校長遴選」違法黑箱:【給吳妍華院士的公開信】〉一文。http://www.peoplenews.tw/news/a0aaba20-1d9a-4405-8cdf-5d7453c17311內容提及:

「高醫的校長遴選委員絲毫不具代表性。依據該辦法,雖然有各類人士代表,但產生方式全部是由董事會商議推選產生,亦即是全由董事會指派,完全違反校長遴選精神。」

「據聞目前(董事會)欽定的候選人,是您(吳妍華院士)在大學校長任內曾經任命過的某學院院長。這一點被認為是高醫董事會聘您為校長遴選委員會召集人的原因;是否應有利益迴避問題,您心知肚明。……您應該知道這其間牽涉利益衝突,更違反選務工作的基本倫理。」

「另,信中也指,目前欽定的候選人的年齡,已經接近65歲,高醫董事會想要選擇這種只能當一任的校長(因為超過65歲後任滿就不能續任),以便易於控制校長。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後來雖然吳妍華院士因為這一篇文章曝光,而辭去高醫校長遴選委員會召集人一職,但是高醫董事會仍舊繼續進行其黑箱遴選而毫無改善。

在高醫董事會2018-01-12選出校長前兩天,《民報》2018-01-10〈踢爆!高醫不法董事會 黑箱遴選校長〉一文已經完整報導:「高醫大海內外校友師生並數度行文要求教育部,立即凍結偽董會下屆校長遴選作業,避免將來爭議擴大,惟「啟川三代」反加速黑箱校長遴選,據知情人士透露已欽定聽命於「啟川三代」的鍾育志、侯明鋒分任下屆高醫大校長與附設醫院院長。尤值一提的是,「啟川三代」為營造「假象的公開透明」並拉攏目前活躍教育界的范○○與鄭○○等擔任遴選委員會的校外委員,日前並捨高醫校內偽董事會裝潢豪奢的會議室及各房間不用,而在高雄君鴻飯店39樓租用超隱密曲折的3個飯店房間和餐廳內,召開黑箱校長遴選委員會,進行「校長候選人治校理念說明會」大戲。被安排進入偽董會圈選階段的欽定名單,除了鐘育志、侯明鋒,另還有安排陪榜的莊○○,與自行報名、被視為尚搞不清楚狀況最年輕的賴○○校友。」

《民報》2018-01-12早上10點刊出〈續.踢爆!高醫不法董事會 黑箱遴選校長:校務版新校長人選也將報部〉:「而校內的遴選委員則清一色則都是『偽董事會可以控制的人馬』(可能除了一位最後關頭請假之外),有賴○生、關○麗、邱○芬(藥學) 、劉○明(請假)、詹○富、陳○恭(牙科)、許○益(行政人員) 與教授年資很淺但跟隨偽董座的郭○宏。

所以,毫無意外的,自行報名的賴○仁校友(雖然是候選人中最優秀也是年紀最適當者)當然不會被選上,其它3位都是依照偽董事會規劃的陪榜校長候選人,也就是由黑箱校長遴選委員會組織的橡皮圖章隊依照偽董座指示照表選出鐘育志和侯明鋒兩位,送交董事會圈選,並被欽定分任偽董會版的下屆校長與院長。」

四、董事會欽定校長人選,顯示黑箱操弄、無法無天!也顯示新任校長甘為傀儡、品格淪喪!

果然不出所料,高醫董事會完全按照其黑箱遴選過程,於2018-01-12選出欽定的候選人,毫無意外。《聯合報》2018-01-12〈高醫大新任校長鐘育志 爭議聲中出爐〉https://udn.com/news/story/6928/2925819

《自由時報》2018-01-12〈(南部〉高醫大新任校長 鐘育志當選〉:「在眾多校友批評聲浪中,高雄醫學大學董事會昨遴選出第8任校長,由63歲、現任交通大學生物科技學院院長鐘育志當選,名單將送教育部核定,預定7月1日上任。」

將這個結果拿來和3個月前的2017-10-12《民報》〈「毒樹毒果子」高醫董事會「校長遴選」違法黑箱:【給吳妍華院士的公開信】〉一文互相對照:鐘育志為現任交通大學生物科技學院院長,經查他是2013年被交通大學當時的吳妍華校長聘為生物科技學院院長。現在董事會公布鐘為63歲,其實是知道校友批評其年齡太大而採障眼法,「預定7月1日上任」這時鐘育志已經滿64歲了,實在太接近退休年齡65歲!雖然可以當完該任期3年,但卻不能再續任。高醫這幾任校長,沒有就任時年齡這麼大的、任期這麼短的,根本難以規劃及執行大學發展計畫。難怪該文中說:「目前欽定的候選人的年齡,已經接近65歲,高醫董事會,想要選擇這種只能當一任的校長(因為超過65歲後任滿就不能續任),以便易於控制校長。」

五、「當遴選成為欽定時,革命就是義務!」

19世紀法國作家雨果(Hugo)的名言「當獨裁是一項事實,革命就成為一種權利」,直指遭受不公不義的人心,尋求解救之路。20世紀德國梅西耶 (P. Mercier) 教授書寫葡萄牙康乃馨革命時提出:「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台灣2014太陽花學運便曾引用這句話。權利,是你有權力去做或有權力不做;義務,則是非做不可。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是非進行不可,否則就等著當待宰的羔羊。

這個砥礪人心的觀念,用在這次高醫新任校長遴選事件上,我們不得不呼籲「當遴選成為欽定時,革命就是義務!」

就像高醫學生會FB的「……但至今大家對高醫校長的遴選過程了解多少呢?是一場飯局結束後,就突然變成校長?(註:沒錯!)……經過學生會調查,許多優秀大學已有學生代表,進入校長遴選委員會,身為南台灣私立大學之首的高醫,應當向這15所學校看齊,就高醫現行辦法而言,新任校長將會在不公開的會議中被選出,問題是學生才是大學的主人翁,但我們卻不能參與校長遴選過程,在不知道新校長的治校理念及他是否願意傾聽學生意見的情況下,要我們如何相信他會帶領高醫,躋入世界先進大學之林?」董事會埋頭於黑箱蠻幹,學生不受採納、教師職工不能選擇代表、校友也不能選擇代表。任憑違反校長遴選精神與違反程序的警告聲音,震天價響,高醫董事會照樣選出欽定人選!作為一個欽定人選、全程配合演出,這樣的校長人選的品格操守能夠被信賴嗎?如何領導大學?

讓我們敬告教育部高教司,不要予以核備,諭令高醫董事會修改其遴選辦法,讓各類遴選委員由各類團體選出,重新組成具有正當性、符合《大學法》精神的校長遴選委員會,再重新遴選新任校長。不能放任違背教育良知的存在。這種先欽定人選,再組成全數由董事會推選的遴選委員,行禮如儀之後,再選出這個欽定人選;這完全是造假欺騙!作為學術最高殿堂的大學,我們是教育工作者,教育部是最高教育主管機關,如何能容忍這樣明目張膽地造假欺騙的存在?我們如何教育學生?如何教育下一代?

「當遴選成為欽定時,革命就是義務!」

Source: 民報/專文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