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公投法若不得變更國土、國號、行使制憲,就是欺民
人民沒有公投參政權,什麼的@@民生法案,只會是夢幻
勞基法再修皆有爭執,應改革KMT惡習和資豬之無法無天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為什麼台灣的政治騙子這麼多?
為什麼台灣的政治騙子這麼多?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金守民   
2018-02-04
當然,有選舉制度就有騙票、欺騙選民的可能性,所以騙子政客,不是台灣特有種動物;這個種類,像小強一樣,在世界各地都存在。(圖/創用CC授權,民報合成)
當然,有選舉制度就有騙票、欺騙選民的可能性,所以騙子政客,不是台灣特有種動物;這個種類,像小強一樣,在世界各地都存在。(圖/創用CC授權,民報合成)

去年年底的時候,我以老台南市人的身分,在綠逗網站上談「政治騙局」,有網民詢問,40年前在台南的政客,為什麼我談到他經營的政治騙局,卻不提他的姓名?其實,以老台南人經歷過的政治騙局,來評論現任台北市長的那篇文章,這位的名字也只在文章前面提了一次而已,因為我對騙子個人身分沒有興趣。一個以騙票來經營事業,把自己化身為統治強權的一顆棋子,對作個自由人的尊嚴,毫無概念的人,他的姓名、學校成績多好、讀那一科系、家族背景,這些重要嗎?

不提個人姓名,是因為我想要從結構上,來瞭解這種台灣常見現象:為什麼,在這個國家裡,政治騙子這麼多?姓蘇的在台南市是最明顯的例子,可是從小我看過的政壇騙子,數也數不完。藍色背景的議員、里長,一看國民黨聲勢低,就自稱代表中間選民,以無黨籍參選。以民進黨的身分經營,不怎麼出色,再來加入台聯,過幾年以「土地的顏色」支持馬英九選總統。這不只是騙子個人的罪惡,也是顯示出台灣政治結構上的一些特徵,所以我們必須瞭解為什麼這種模式一再複製。

當然,有選舉制度就有騙票、欺騙選民的可能性,所以騙子政客,不是台灣特有種動物;這個種類,像小強一樣,在世界各地都存在。身為老台南市人,我從小常看到政客欺騙選民。而在美國,離我住的地方不遠,我家的人,也常看到政治騙局上演。大多的地方,美國人不會覺得他們被政客騙了,反而是笑這些政客很笨,因為他們將用選票懲罰背棄民意的無賴。但是在所謂的美國最深的深南方 「The 『Deepest』 of Deep South」,可說從南北戰爭以來,就只有一個族群永遠在統治,以白人至上的意識型態來經營政治。「最深南方」的白人基本盤既龐大又堅固,他們選民的意識型態,是永遠比黑奴的後代高一等,只要維持這樣子的現狀,選民對統治集團任何的罪惡、腐敗都包容。每次只要談「換人做做看」,就有個騙子,自稱無派系,獨立經營,出來代替,結果其實就是和長期統治族群的基本理念都一樣的。為什麼會這樣子?結構上,跟台灣人的經驗,不也是很像嗎?

美國深南方的例子,和台灣人自己的經歷,顯示出最有利騙子政客發展的特殊政治環境:有選舉制度,但是長期只有一個統治集團掌握大權,反對的勢力與組織,相對的脆弱。當一黨專政的腐敗引起了人民的不滿,鼓起了一番的反對勢力,大家開始組織要來打敗龐大的統治強權,要求政黨輪替,這時候,一位自稱形象清新、無政黨包袱的人出現,宣布參選的意圖。這個人把自己包裝為非傳統、替代左右極端的對撞,執行中間溫和的力量,取得許多選民的認同。很多人會認為這種人也是對統治當局不滿,也是有個改革的理念,我卻是不以為然。

戒嚴時代,民眾投給無黨派的候選人,然後被騙,是不得已的,因為當年沒有反對黨。解嚴後,台灣進入多黨民主體系,自稱無黨無派的候選人,基本上就是傾向保守理念的人。從邏輯上來談,在一個長期一黨專政的區域,一個自稱無黨無派,代表中間選票的參選人,促進改革的可能性不大,而一旦當選後,他向長期專政的勢力示好,拉攏保守黨派,這必然性幾乎是完全無疑的。這種情況出身的無黨派候選人,本來就是認同「維持現狀」的;要是認同改革的人,他會老早就加入反對黨,為政黨輪替來做出長期的付出與努力,不是嗎?就只針對解嚴後的台灣:要是執政黨做的不好,為什麼不能直接政黨輪替?這不就是民主嗎?為什麼一定要一位無黨無派的來替代呢?無黨籍參選人,代表著沒有黨派的綁束與義務,我們怎麼能確定他會依照改革的理念來執政呢?焦點放在無黨無派、中間之道,氛圍不正就是:人民並不想要政黨輪替?

在一個民主體系裡,當一股龐大的反對力量崛起,兩派勢力,保守、改革,正要對決,無黨無派以代表溫和、中間的訴求來參選,這不正是在改革派的氣勢,把人民憤怒的怒吼,分化掉嗎?第一時間,或許綠營人士會直覺這種人出現是好事,畢竟台北市是艱困選區,藍大於綠,有一個吸引中間選票,個人背景「墨綠」,形象清新,無黨派包袱的政治素人來參選,那綠營就選的輕鬆多了。不管怎麼說,想要在艱困選區選得輕鬆點,也就是要認輸至少好幾步,接受沒有真正政黨輪替的條件。

台北市今天有換黨執政了嗎?嚴格上來講是沒有的,它的市長沒有黨籍。無黨無派參選,其實也就是在阻擋政黨輪替:強化保守心態,默認了綠色政黨在特別選區,就是不受歡迎,只有「中間」才能接受;而龐大的藍色基本盤,結構上沒有受到威脅,藍色選民可以這一次投無黨派,也可以不投,但是下一次準備歸隊。


(圖/作者提供)

從候選人的心態來講,個人利益的計算,也是有利於這種騙局。騙子政客其實是歷史課的好學生;近代台灣政治界的教訓,他們很清楚的看到了強調「務實」便能取得利益。他們看到了,當民眾一年又一年喊改革,長年的統治集團也焦慮民主運動給他們的壓力,這時候,政壇個人利益最大,就是當個騙子:選舉時談民主改革來贏得民心,選後再拿自己的選票當籌碼,來跟專政強權談條件。改革的精神需要長期的努力與個人的付出與犧牲,騙子沒有這種精神與決心,而還自已以為比別人聰明、高人一等,就挑最簡單的路走,往強權勢力靠,還可以捧紅自己。戒嚴時代,跟國民黨示好,就可以認台灣最高權貴為乾爹;今天,騙局國際化,擁護「大中國」意識型態,就可以進中國宮庭談床事。

騙子政客不是沒有使命感的:他知道他的歷史任務就是進入政壇,以民意來抬高自我地位,以穩定政局之義,往保守派靠攏,然後把政權安穩的交還給傳統勢力。「為了人民好」是他崛起的理由,也是他背離改革的理由,在他的腦子裡,自己的所做所為都有正當性。當然,我諷刺騙子政客為歷史課的好學生,不過他們讀的始終是有利於自我的實際面向。短時間來說,他們在台灣政壇興風作浪。可是,長時間來講,他們到底做了什麼有意義的事?擁護強權的馬屁精多的是,他們怎麼與眾不同呢?講到改革,又做過什麼事?

如何讓騙子在台灣不再一直繁殖,民眾不再長期被騙,就是要堅持多黨民主政治,尤其在長期一黨專政的艱困選區,支持最大反對黨。真正的民主是至少兩個強大的政黨互相競爭,反對勢力相對微弱的選區,就是會導致騙局的形成。對我來說,支持最大反對黨,並不只是以選票來表達,而且也要長期投入反對黨的政策討論,堅持反對黨改革的原則:正因為在艱困選區,反對黨被傳統統治勢力收買、對它妥協的誘惑也很大,所以要達到真正的政黨輪替,必須捍衛自己基本價值與原則。

 

※本文轉載自【綠色逗陣】為什麼台灣的政治騙子這麼多?

Source: 民報/專文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