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主機維護中;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莫讓威權幽靈藉民主之軀復活
莫讓威權幽靈藉民主之軀復活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自由時報/社論   
2018-02-07

陳長文透過羅智強對外宣布,將擔任「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召集人,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由前總統馬英九領銜,連署力拚年底前成案,併入今年底縣市長選舉,以反制要對付「恐龍法官」的監委陳師孟。該公投主文為:「您是否同意:針對總統、立委、監委等高階公職人員以及司法與行政首長,意圖直接或間接為自己或他人所涉司法案件獲得有利或不利之裁判或處分,而對司法人員施以脅迫、恐嚇、關說或其他非法之行為者,科以刑罰?」

針對馬英九領銜的公投提案,陳師孟回應「非常好」。他說:馬英九在任時,自己都在幹那些事,等他下台才弄這個公投,如公投提案溯及既往,並加重其刑,尤其是針對總統的部分,我一定會投贊成票,也會鼓勵大家投贊成票。而立法院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則質疑:馬英九身陷特別費案時,當時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曾永權曾率黨籍立委拜會檢察總長陳聰明,要求檢察官侯寬仁不要再提上訴;九月政爭,馬英九聽取檢察總長黃世銘違法報告等舉,自己都在妨害司法,有何資格說別人?

陳公投,馬領銜,羅執行,力求併入今年底縣市長選舉,國民黨候選人會不會鼎力支持,對國民黨的選情利弊如何,尚待觀察。最起碼的一點是,二○一四、二○一六,在馬英九的「英明領導」之下,國民黨從地方輸到中央,第一次在台灣嘗到完全在野的滋味,且內傷之重,到現在還爬不起來。受盡馬英九執政失敗之苦的國民黨,會義師群集地支持帶有「馬英九司法保衛戰」意味的公投案嗎?大家且拭目以待。

以公投救援司法案件,令人不禁想起當年,馬英九反對總統直選,後來卻透過直選當選總統,反民主而收割民主之果,總讓人為民主感到淡淡的哀愁。黨國之子,由於外來權貴身分,極早便擠入權力周邊,為威權統治者服務,不僅是個不折不扣的附隨人員,後來在民主選舉成功之後,還將黨國的幽靈召喚回來,成為披著民主外衣的威權統治者。唯一有進展的,恐怕只剩為終極統一意識形態服務的「台灣經濟連結中國」、「兩岸同屬一中下的一中各表」、「向國際宣傳國共一中共識的馬習會」。打著民主的旗幟,掩護促統的勾當;利用陳師孟所批評的「辦綠不辦藍」,一次次度過司法危機。台灣的民主,真是美麗中帶著哀愁。

更可怕的是,台灣的民主,不僅是美麗又哀愁,而且脆弱。法治跟不上民主,轉型正義跟不上政黨輪替,那些附隨組織、附隨人員,以前打壓民主、威權人治,等到無數前輩前仆後繼爭取到民主了,那些人卻立即張開民主的保護傘,捍衛從威權時代延續至今的特權。追討黨產、轉型正義、司法改革,來自附隨集團的暗中阻撓與公開對嗆,婦聯會以行政契約玩弄內政部、黨產會,便是例子之一。包括馬家班,為什麼那些人有恃無恐?公開的秘密在於:台灣成為他們以國家暴力抗拒的民主國家之後,他們的政治權利絲毫不受影響,即使完全沒有黨內正義轉型的改造,國民黨依舊受法律保障參政參選。於是,同樣未完成轉型正義的台灣社會,在某種政治經濟氣氛下,仍可能選舉他們班師回朝。一旦再度執政,威權幽靈便重新在台灣街頭徘徊,二○○八至二○一六,台灣民主的脆弱性,就是如此令人怵目驚心。

黨國之子,果真以公投救援司法案件,把好不容易降低門檻的公投修法,充當自己司法疑雲的遮羞布,既是台灣民主之羞,也是轉型正義之羞。馬家班此舉,再度提醒大家,尤其是小英政府:轉型正義不是請客吃飯,必須以更大的力度與速度,將威權時代留下的惡性腫瘤徹底手術乾淨,讓台灣整個社會儘早完成正義轉型。否則,類似婦聯會的例子,出於善意想走和解捷徑,對方卻虛晃一招訴諸司法,只要戰線拉長到政黨再次輪替,民主時鐘將一切歸零。屆時,抗拒轉型正義的威權幽靈,反過頭來狠咬現在推動轉型正義者,打著民主反噬民主的戲碼將再度上演。小英政府,切記阿扁覆轍。

Source: 自由時報/自由評論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