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雖有聲明要台灣中國和平談判,這只是外交言語
美國和台灣的情報合作;被赤統附匪組織的假消息..
台灣的名稱若能在美國官方立足,未來會有他國跟隨
首頁 arrow 新聞快報 arrow 札西慈仁回想難民處境坦言很孤單 盼速通過難民法
札西慈仁回想難民處境坦言很孤單 盼速通過難民法 列印 E-mail
新聞 - 新聞快報
作者 民報記者李秉芳   
2018-02-12
藏人札西慈仁在台北國際書展分享《國界上的漂流者》一書,談及自己的難民經歷。圖/取自國際書展直播
藏人札西慈仁在台北國際書展分享《國界上的漂流者》一書,談及自己的難民經歷。圖/取自國際書展直播

法律扶助基金會和台灣人權促進會今(11)日下午於台北國際書展現場直播室介紹《國界上的漂流者》聚焦於難民議題的新書,書中受訪者之一的藏人札西慈仁也到場分享自己的經驗,回想剛到台灣時很孤單,中文又不通,沒有身分證和健保卡,找工作或看病都很困難,目前仍有18名在台藏人正在等待居留權的取得,民團也盼政府不要繼續只以個案處理,應該儘速通過《難民法》,制定處理難民問題的程序,勿再讓這些人繼續在國界上流浪。

負責《國界上的漂流者》訪問撰稿的馬萱人說,其實在過去很多個案會找到民間團體求助,這些都還是比較有資源和管道可以求助的難民,但只是難民的冰山一角,書中雖然僅介紹少數個案,但難民並非個案問題,雖然在台灣仍有偶遇的善意願意幫助他們,但這些人總不能靠著偶遇的善意過一輩子,這本書透過個案的故事,還是要說一個很大的全球的問題。

藏人札西慈仁也是這次書中的個案之一,他的父母隨著八萬名藏人一起在1959年中共大舉入侵佔領西藏後,逃到印度去,他也在印度出生,這輩子仍未踏上過西藏的土地,札西慈仁表示,他一出生就是難民,他的大哥是印度史上登上聖母峰的第一個人,但因為沒有身份,只能變成「印度人」。

札西慈仁也說,藏人有自己的國家、傳統、教育和文化,但中共迫使他們離開自己的家鄉,現在有15萬個藏人流浪在世界各地,他自己後來輾轉到了台灣,剛到時也很孤單,沒認識任何人,中文也不會講,想起剛來時那段日子,長達5、6年的時間沒有身分證或任何證件,生病沒辦法看醫生,工作也不能做。

札西慈仁表示,他是第一批來台灣拿到身分證的藏人,過20年,在很多人和組織的幫助下,取得台灣身分證和居留權,後來因達賴喇嘛訪台,政府為了釋出善意,又核發給一批滯台藏人身分證,不過目前仍有18位藏人沒有拿到。

台權會代表王希也說,過去組織協助的個案多來自中國和西藏,不過因為台灣沒有難民法,行政單位事實上缺乏法定程序來處理這些人的身份和居留問題,他們只能一直透過個案申訴的方式到處尋找可能的辦法和支援,之前甚至因為國籍法的規定,難民要先放棄原本國籍才能申請居留權,導致一個閃失這些人就會直接掉到法律之外。

王希表示,事實上難民一開始都要經過身份審核,確認其真的有結構性不可抗因素離開自己的國家,不過卻遇過蒙藏委員會的審核卻是要求難民說藏語、唱當地歌曲來驗證其藏人身份,「藏人身份和難民身份應該是兩回事」,王希無奈的說,他們只能等蒐集到一定的個案數量後再去找移民署幫忙,訴求「你看有這麼多人」,這也是台權會一直主張應該儘速通過《難民法》來制定處理難民問題的程序的原因。

王希說,台灣人對難民議題的認識可能並不是太多,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提出難民法草案經過一讀之後,由於大家在法條上跟行政機關有爭執,就此停下來沒新進度,可能台灣人認為部會有難民來台灣,事實上真的蠻多人的,因為台灣是亞洲的一個民主國家,人權程度也相對較高,扎西慈仁也補充,像他在台灣就可以自由行動,也可以慶祝達賴喇嘛的生日,但在中國就完全不可能,然而難民到了台灣後發現法律支持不夠健全,還是目前亟待解決的問題。

Source: 民報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