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公投法若不得變更國土、國號、行使制憲,就是欺民
人民沒有公投參政權,什麼的@@民生法案,只會是夢幻
勞基法再修皆有爭執,應改革KMT惡習和資豬之無法無天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陳永興醫師:「二二八事件平反運動」話當年
陳永興醫師:「二二八事件平反運動」話當年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訪談、文字整理/邱斐顯;攝影/邱萬興   
2018-02-12
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會長陳永興醫師說:「希望我們能用我們 的眼淚,來洗清他們滿是血腥的手。」圖/邱萬興
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會長陳永興醫師說:「希望我們能用我們 的眼淚,來洗清他們滿是血腥的手。」圖/邱萬興

「二二八事件」發生於1947年,國民黨政府派遣軍隊大舉鎮壓、屠殺台灣民眾,大肆逮捕並槍決台灣士紳、知識分子等社會菁英。當年許多人未經審判,就被捕、被殺,這樣慘痛的經驗,在台灣人民心中劃下一道無法彌補的歷史傷痕。這是一個讓人悲傷和苦痛的歷史悲劇。「二二八」是國民黨屠殺鎮壓台灣人民的血腥印記,四十年來,「二二八」的陰影始終籠罩著台灣社會,國民黨更是把「二二八」視為禁忌,一直壓制有關該事件的報導與討論,也禁止人民公開談論這一事件。

台權會為「平反二二八」暖身

長期投入台灣精神醫療與人權工作的陳永興醫師,於1985年前往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深造。他在柏克萊讀書時,時常去史丹佛大學的東亞圖書館查閱書籍、資料,當時張富美博士即為該圖書館的副館長。陳永興常常與陳芳明、張富美一起討論台灣的歷史。陳永興在史丹佛大學圖書館,看到了許多從來不曾在台灣看過的歷史書籍,尤其是關於「二二八事件」的相關史料。

1986年,陳永興返台。1986年11月,原任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首任)的江鵬堅律師,被選為第一任民主進步黨的黨主席。台灣人權促進會的會長職位因而出缺。回台不久的陳永興就被選為第二任台灣人權促進會(簡稱台權會)會長。隨後,陳永興在台權會的執委會正式提議說,「隔年就是1987年,『二二八』已經40週年,台權會要來推動這個平反二二八的運動。」

陳永興當時認為「二二八事件」應該要平反,因為這是台灣近代史上對人權傷害最大的事件。

1986年12月,台灣人權促進會舉辦「平反二二八事件」研討會,邀請學者、作家如鄭欽仁教授、張炎憲教授、李筱峰教授、柯旗化老師、作家李喬等人共同研討「平反二二八」的議題。


公佈真相.平反冤屈——二二八和平日宣言

陳永興、李勝雄、鄭南榕共同投入

1987年1月24日,《自由時代》雜誌創辦人鄭南榕出獄。剛出獄不久的鄭南榕,隨後到陳永興醫師的家裡,談起想辦一場「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他們商談後決定,由「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陳永興醫師擔任「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會長,李勝雄律師擔任副會長,鄭南榕擔任秘書長,全力推動「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

陳永興醫師長期投入人權工作,頗具知名度。李勝雄律師,不僅擔任台權會的秘書長,同時又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長老。陳永興認為「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推動時遇有法律的問題,李勝雄可以協助提供法律上的支援。鄭南榕有《自由時代》雜誌社,有人手,可以印傳單,提供後勤支援,而鄭南榕本人是一個極為稱職的幕僚長。他們共同投入心力,為「二二八平反運動」分工合作,並且邀集數十個人權、文化團體共襄盛舉。

1987年2月4日,當時台灣尚未解除戒嚴,「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正式成立,要求公布真相、平反冤屈。結果,海內外有56個人權團體加入「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鄭南榕隨即在《自由時代》雜誌社門口正式掛牌。「二二八事件」在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雜誌全面報導下,四十年禁忌話題的神秘面紗慢慢地被掀起。

推動平反運動,重建台灣人的心靈

陳永興指出,從1947到1987年這四十年來,二二八的影響是籠罩社會的恐怖情緒,最糟糕的是屠殺、清鄉、宣布戒嚴,使得台灣社會完全窒息,幾乎所有自由都被剝奪,又延續那麼長的時間,社會的創造力跟發展機會當然會受影響。

陳永興醫師說:「我們推動這個二二八和平日運動,最重要就是重建台灣人的心靈。二二八事件使台灣人的生命集體死亡,這個運動要讓台灣人復活。不管執政當局有沒有勇氣回應呼籲,只要台灣人民能夠從二二八事件的歷史教訓中,學習如何重生,如何站起來,有勇氣紀念自己的先輩,肯定先賢的犧牲奉獻,有信心自己做島國主人,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相信這個運動就成功了。」

陳永興醫師談起三十年前的往事,他說道,「當時印象最深的是,姚嘉文律師因美麗島事件被關了七年多之後,才剛出獄不久,我們談起要推動這個運動時,姚嘉文律師判斷國民黨還會找機會抓人。」

但是身為精神科醫師的陳永興認為,「二二八事件」、國民黨的戒嚴統治、特務、白色恐怖,造成台灣人對外省籍人士的反感與歧視,以及對恐怖的陰影,因此他把推動「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當成是台灣人心靈治療的關鍵。

「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於1987年2月13日在台大校友會館正式對外召開記者會,二二八事件40週年正式展開第一波序幕,宣布展開一系列的紀念活動,包括演講會、座談會、和平遊行、各種祈禱會、祭拜典禮或追思禮拜、出版專書、收集史料……等等紀念活動。

2月14日,「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在台北市日新國小舉辦第一場演講會。2月15日,正式為二二八而走,在台南市舉辦第一場遊行,沉寂了四十年的台灣天空,嘩然巨響。一直到3月7日在彰化,在台灣全島一共舉行了21場公開性的群眾活動,要求政府對當年二二八事件的國家暴力,公布歷史真相,平反冤屈,進行道歉、賠償,安慰受難者與家屬,制定二二八為國定假日、興建二二八紀念館或紀念碑,以化解社會族群對立,建立公義和諧的社會。


打開塵封40年的記憶,數萬民眾在台北市永樂國小聆聽二二八,原來這才是「二二八」。圖/邱萬興

剛推動時,最困難的是受難家屬不敢站出來

同時,他們在記者會中宣布,此後到2月28日以前,就會接連在各縣市舉辦演講,演講完後就遊行。那時候,幾乎每個禮拜都有活動。這個「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第一年引起很大的迴響,差不多每一場演講都有四、五千人甚至幾萬人參加。

陳永興醫師回憶:「那時候,每場演講,有的數千人,有的甚至上萬人。第一年推動『二二八和平日』運動時,最困難的是,二二八受難家屬不敢站出來。」因為嚴重地挑戰了國民黨當局過去統治台灣的合法性與正當性,「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的活動,幾乎是全面性遭到憲警的暴力阻擋與打擊,21場公開活動不是遭到刁難、一再要求更改時間或地點,就是演講會時受到軍警鎮暴部隊的包圍干涉。

陳永興談起當年遊行的經驗:「當年要為二二八平反運動而遊行的時候,憲警都是隨侍在側。甚至3月7日在彰化舉辦追思活動與和平遊行時,軍警鎮暴部隊把遊行民眾與我們圍困在縣政府廣場長達好幾個小時之久,最後更是棍棒齊下,不僅打破了我們宣傳車的玻璃,也打傷了我們的同志,連我的眼鏡都被打破,腿部也被打得淤血。」

1988年,「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推動的第二年,很多團體陸陸續續加入,除原有的基督教長老教會,也有佛教團體加入。

荒謬的是,當時的行政院長俞國華針對「二二八事件」,認為民族間的爭端自古以來就存在,他以「滿清入關時,也是屠殺漢人,滿清皇帝都沒有道歉了,為何國民黨要對二二八事件道歉?

台灣人自己建二二八紀念碑

陳永興演講時曾經說道:「台灣人要自己站出來,自己建二二八事件紀念碑,自己掌握歷史解釋權。」

陳永興後來到加拿大溫哥華找林宗義博士,談「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在推動的理念,林宗義博士表示希望能幫他自己的父親——林茂生博士辦一個追思禮拜。林茂生博士於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3月11日被人帶走後,從此消失,家屬連他的屍體都沒見過。

他們連絡到濟南教會的翁修恭牧師,林宗義博士表明自己願意捐出一塊地,那塊地位於高速公路要去基隆的半途,約在內湖、南港中間的一個山坡地。1988年,林宗義博士把這塊地提供給「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打算以民間的名義自己設立紀念碑,他們已經找到怪手,並且也請怪手去把這塊地挖平,準備就在那邊建立二二八紀念碑。

但是當他們在那邊做紀念碑的破土時,他們全都被情治人員給包圍住了。國民黨特務隨時都在林宗義博士的身邊出沒,不斷阻撓此事。最後。國民黨甚至把這塊地變更為公園用地,讓林宗義的願望無法實現。

1989年,「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推動的第三年,陳永興認為應該在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畫家陳澄波的故鄉嘉義,設紀念碑。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陳澄波被帶到嘉義火車站前廣場,先遊街示眾而後公開槍決。因此「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想在嘉義火車站前廣場設立二二八紀念碑。


1987 年二二八事件40 週年紀念行動傳單。圖片提供/ 邱萬興

民間興建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

但是1988年底,嘉義火車站前廣場的吳鳳銅像,才被林宗正牧師率同基督長老教會的URM學員,盡所有心力將其拆除。吳鳳銅像乃是因長久以來流傳的吳鳳神話而起造的。吳鳳神話既非事實,又污衊原住民的歷史與文化,造成原住民族在台灣的社會上有著強烈的自卑感。

吳鳳銅像被拆除後,1989年「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曾想在此地設立二二八紀念碑,但是該地爭議性太大,最後由嘉義市長張博雅承諾,由嘉義市政府提供一塊地,在嘉義市要去彌陀鄉有一個轉角處,三條馬路的中間有一塊公用的地,這塊地「能見度」很高,路過的人都看得到。最後「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接受了這個建議,決定在此設置紀念碑。

地點決定後,建碑委員會召集人陳永興開始籌募設置紀念碑的款項,「我們那時候就提出一個呼籲,希望每個人捐一萬元就好,我們徵求228個人,要用228萬元,來蓋台灣第一座228紀念碑。」後來,很快地馬上就募集到228萬元,並在此地興建台灣民間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

陳永興備感欣慰的是,1987年剛開始推動「二二八和平日運動」時,許多家屬只是默默地流著眼淚,參加紀念活動。到了1988年和1989年,已有家屬能夠站到台上或民眾面前,親自為二二八事件做見證。


陳永興醫師抱著募款箱走向台下,為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 募款。圖/邱萬興

官方與民間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專書

1988年,李登輝接任總統後,曾對二二八事件受難家屬釋出善意,並由中研院賴澤涵教授出任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組」委員兼報告撰寫總主筆。但是陳永興醫生等人擔心國民黨政府方面亂寫、逃避責任,或以國民黨統治的觀點來寫這個報告,因此也自己成立了一個民間228報告的寫作小組,如鄭欽仁、張炎憲、李筱峰、陳芳明、張富美和在美國的蕭欣義等教授,都一同參與了民間228報告的寫作。國民黨的官方要提出228報告的時候,民間也提出自己的228報告,甚至自己印書,舉辦學術研討會,發表228事件的學術論文。

而國家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則是在台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裡。當初「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提出要求「賠償」二二八事件受難家屬,死者賠償六百萬元,傷者、逃者按比例賠償。但是國民黨堅持要用「補償」條例,而不願用「賠償」之名。


1989 年二二八受難家屬,開始願意站出來參加追思活動。圖/邱萬興

找出加害者,以達真正平反二二八

經過5、6年之後,陳永興認為:第一,真相雖然慢慢被披露出來,且透過小說、藝術、電影、傳記之類方式來呈現,但是真相沒有「百分之百」被公佈出來。

第二,「賠償」或「補償」雖有做到,但是家屬認為受害者的名譽卻無法恢復;第三,當年沒有做到對加害者的責任追究,即所謂的「轉型正義」,那時候在推動「二二八和平日」時,還不敢有此念頭。而過了數十年之後,二二八事件的加害者始終沒有人出來。

相較於1980年南韓的光州事件,陳永興表示,南韓在1985年就舉行悼念會及悼念彌撒。台灣的1947年二二八事件,比起來拖得太久了。

針對2017年要做「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紀念」,陳永興強調:「要開始來做找出加害者,以達到真正「平反」二二八事件,與去除白色恐怖的陰影。

※本文轉載自:「二二八平反與轉型正義-二二八事件70週年紀念專輯」一書,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提供

Source: 民報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