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許宗力是在為虎作倀
許宗力是在為虎作倀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張正修   
2018-02-22
說穿了,許宗力是為了保護可能在扁案中違法亂記的法官,而針對陳師孟監察委員的未來作為先打預防針,並進一步想要獲取法官與檢察官的心,至於這些法官、檢察官,是否會受到民進黨的最大派系的影響,而配合辦案。圖為蔡英文總統13日主持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第四次籌備委員會議,司法院長許宗力(右)及瞿海源副召集人(左)與會。圖/民報資料照
說穿了,許宗力是為了保護可能在扁案中違法亂記的法官,而針對陳師孟監察委員的未來作為先打預防針,並進一步想要獲取法官與檢察官的心,至於這些法官、檢察官,是否會受到民進黨的最大派系的影響,而配合辦案。圖為蔡英文總統13日主持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第四次籌備委員會議,司法院長許宗力(右)及瞿海源副召集人(左)與會。圖/民報資料照

許宗力的發言

2月12日,在司法院與法務部所舉行的「司法改革半年進度報告」記者會當中,許宗力表示:監察權與司法權的行使的確存在緊張關係,但監察權不管如何行使,都不能侵犯到法官的審判獨立,司法院絕對尊重監察院依憲法行使監察權,但若行使監察權時,對於司法定讞判決,透過「事後監察」方式對個別法官進行彈劾,很可能會讓法官依法審判和認事用法受到影響。他認為行使監察權如果涉及審判核心事項,會有「秋後算帳」之嫌。

針對陳師孟教授的扁案調查

許宗力的發言在表面上所要展現的是要維護司法獨立,尤其是審判獨立,但一般人也聽得出來,他是針對陳師孟教授要調查扁案一事所做的發言。但是我們想請問許宗力的是:對於在目前的法學教育制度之下,透過司法考試所培養出來的法官,實際上國家已經透過各種制度的訂定,給予他們獨立審判的權力,但是結果是80%以上的民意對法官不信任。大家所看到的並不是法官秉持良心,依法獨立審判,而是法官利用制度所給與他們的「獨立審判」空間,而為所欲為,因此,目前的司法獨立,其實是給司法官「濫權審判」的最大工具。也因為這個原因,人民才迫切要求司法改革。

為什麼說許宗力為虎作倀?

司法院院長的任務,其實就是要去培養有良知、能夠掌握人民法意識的法官,並在這種基礎之上,建立司法獨立的環境。但是事實上,如果我們就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各種建議來看的話,這樣的目標並無法達成,頂多只是帶來部分對法官的制衡。而且大家也知道,這個司法改革會議,其實是民進黨的少數人(例如邱太三等)為攏絡當權的檢察官、法官所舉辦的欺騙大會。許宗力在記者會所講的,也是站在法官、檢察官的立場來發言,而對於這個發言,作者只能從「為虎作倀」四個字來批評他。我為什麼這樣批評許宗力呢?這是可以以條列的方式敘述如下:

1、許宗力說:對於司法定讞判決,透過「事後監察」方式對個別法官進行彈劾,很可能會讓法官依法審判和認事用法受到影響。這個講法說是出自台大法律系教授、曾任大法官的許宗力嘴巴,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

首先,我想請問的是:許多判決,即使不是定讞的判決,一旦出爐,就會有學者提出論釋與評判而發表論文,而這多多少少都會促使法官,在認事用法上有所改變,請問這種對判決的評釋,乃至批判,是否因為會影響法官,就不應該發表了呢?又請問:新聞界對於判決做評論,是不是因為也會影響法官的認事用法,所以要禁止新聞界對於判決不能作批判呢?

2、人民對於法官的判決,依照法律的規定,是可以提出上訴的,上訴對於做判決的法官,當然會帶來某種程度的影響,因為上訴常常就是針對《法官的事實認定以及法條之採用》認為有誤而提出的,請問,是否因為上訴,會對法官影響,就應該禁止人民上訴呢?基於相同的道理,對於定讞的判決,當然也就不應該允許人民向檢察總長,請求非常上訴的提出了。

3、如果依照許宗力的見解,那麼,所有的案件應該一審終結,因為任何的上訴乃至請求再審、非常上訴,都會影響法官的事實認定與法條採用,而且也要禁止學界發表論文對判決做批判,更不許新聞界對判決說三道四。更且,像英國與美國的國會對於法官提出彈劾的制度,也應該廢除,因為這當然會影響法官。

4、如果照許宗力的講法,那麼法官在審判過程中的任何違法行為,是否就不應該被調查、被追訴了呢?相信許宗力不會這樣講。但是如果把監察院的職權與公務員懲戒法的規定對照來看,許宗力的講法,其實是故意扭曲法規的真意,要來保護做過濫權審判的法官,而如果把他的講法推到極端來看,那結論就是:司法官違法不應被彈劾。

依照公務員懲戒法的規定,公務員要受懲戒者是:1、違法執行職務、怠於執行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2、非執行職務之違法行為,致嚴重損害政府之信譽;而且上述行為必須是出於故意或過失才能受懲戒。更重要的是司法官即使受彈劾,監察院還是要將法官移送至公務人員懲戒委員會審理,而公務人員懲戒委員會是由法官所組成的。由法官審理法官,其結果會如何?各位可想而知。因此,陳師孟教授即使彈劾法官成功,法官所受的懲戒也可能不會太大。更重要的是,監察院所能做的,也只是事後的監察,而不是事前監察。

如果說監察院進行事前監察,會對法官的依法審判與認事用法有所影響,這大家可以認同,但是已經定讞的判決做事後監察,說會影響法官的依法審判與認事用法,根本是胡說八道。因為法官都已做了判決了,不可能重做判決,如此一來,事後監察怎麼影響法官的依法審判與認事用法呢?

因此,我們可以說許宗力是在為可能違法亂紀的法官製造理論,因此說許宗力為虎作倀應不為過。

被蒙在鼓裏的小英總統

說穿了,許宗力是為了保護可能在扁案中違法亂記的法官,而針對陳師孟監察委員的未來作為先打預防針,並進一步想要獲取法官與檢察官的心,至於這些法官、檢察官,是否會受到民進黨的最大派系的影響,而配合辦案,各位絕對可以期待好戲在後頭,倒是小英總統可能還不知道,人民對邱太三與許宗力所主導的司法改革,非常不滿,這應是造成她的民調滿意度無法爬升的理由。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