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提出不斷的警告;DPP執政,卻未有大戰略配合美國
美國若對中國全面反制;就反而會鼓勵台灣公民自決
中國文化的大一統全世界,唯中惟大的思想,非常可怕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陳師孟一劍撩起2009年司法舞台劇那檔醜陋戲碼
陳師孟一劍撩起2009年司法舞台劇那檔醜陋戲碼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世才   
2018-02-25
2009年司法節慶祝大會,檢察官編導舞台劇諷刺前總統陳水扁。單就檢察官的胡鬧劇編導呈現,已經透露出編導與演出者輕率的心態和邪惡本質。圖/張家銘
2009年司法節慶祝大會,檢察官編導舞台劇諷刺前總統陳水扁。單就檢察官的胡鬧劇編導呈現,已經透露出編導與演出者輕率的心態和邪惡本質。圖/張家銘

2009年司法節慶祝大會,檢察官編導舞台劇諷刺前總統陳水扁。單就檢察官的胡鬧劇編導呈現,已經透露出編導與演出者輕率的心態和邪惡本質。司法是何等尊嚴,關係到是非與公道的國家治理與人民規範的大事。可是在司法節,司法人員竟然以人民等待開庭的司法案件當醜聞,揶揄當事人。而這個當事人,不久前還是他們的總統。

一個是等待開庭,要被司法人員審判的前總統陳水扁,而在這之前編導舞台劇揶揄陳前總統的是司法人員。難怪美國紐約大學教授孔傑榮也表示不可思議,經濟學人雜誌也評論該事件很可恥。真是的,老天啊!這是什麼世界。

這是已經判決的司法案嗎?既然已經判決,那還要開庭審什麼,判決什麼呢?難道是演戲的過場,好讓老百姓看看司法手續齊備。難怪這場司法節的司法舞台劇演出,劇情那麼明顯的透露出對您陳水扁的瞋恨。

陳前總統,您怎麼想也想不到吧!您對司法的抗議,卻變成舞台劇的丑角劇情。而您也曾是法律人,司法卻由您和審判您的司法單位,合力演出這齣司法醜態,多麼可笑,多麼辛酸。

這一齣由司法人員編導演出的舞台劇,讓人看到的不只是司法的醜陋,司法人員的失格,更讓人害怕的,是看到了司法黑幫的影子。社會有黑道,人民會害怕,但人民知道有司法保護,黑道還是鬥不過白道。可是,司法若先有傲慢與偏見,黑影幢幢結黨成幫,那無權無勢的善良人民又情何以堪?

監察委員陳師孟21日表示,就陳前總統的案件審判過程,將調查司法官是否有違失,干預司法審判的公正性。真是找到要害了。

所以,當年演出這齣喪失人格,胡鬧諷刺劇的慶啟人、張安箴,是否也意識到這樣的編導和演出有問題,因而相繼撇清責任呢?或者,根本不當一回事。參與該劇演出的檢察官張安箴,簡單的幾句話,表示該劇不是他編導的。

當時的北檢主任檢察官,現在已經退休的慶啟人則表示,當年他是臨時被抓去當公差表演節目,是沒有劇本的即興演出。真好,大家都無辜,大家都沒事,只有倒楣的陳前總統有事,只有台灣人民有事。既然台灣人民感覺有事了,就算司法人員沒事,但看在台灣人民的份上,也可以讓人把這齣鬧劇拿出來稍微檢驗檢驗吧!

所以,話說,就算檢察官不食人間煙火,水平是「駕雲頂」的天上飛,不知道「以司法妨礙司法」的司法人有多可恥的這檔「人間事」,也總該對戲劇的演出,就算是即興演出,應該都有的「起心動念」這一點讓人檢驗看看吧!

那麼,先要請教的是,不知道「即興演出」的「起心動念」,是那位可敬司法人員的靈機一動呢?司法節的餘興節目,怎麼會把將要開庭的司法案,搬上舞台戲耍同樂,極盡污辱當事人之能事呢?真是天才,真有天份,真是前所未見的點子王。

至於參與演出者,難道對粗鄙的胡鬧劇一點感覺都沒有,對以戲劇干預司法都是後知後覺,當時只好玩,只是奉命演出,管不上人權和道德這碼事,還是人情世故不好推委呢?但無論如何,專業的司法人員,受過高等教育,不是要有相當水平嗎?因此,什麼後知後覺誰能相信,先知先覺才是配得上聰明的司法人員吧!

所以說,就算「靈機一動」也要有「潛意識」的了悟,以及對陳前總統的司法案,抱持戲謔看笑話的心態警惕,不是嗎?這樣的請教會不會太苛責,太嚴厲了呢。那麼,對不起,轉換心情,要有同理心,換個方法來歌頌吧!

司法人員平時太過辛苦,每天板起臉孔,正襟危坐有礙身心,偶爾搞笑扮小丑,對身心健康也不錯。所以,老百姓千萬要有同理心。因為,他們是管你的那把秤。如果你沒有司法人員的同理心,那一天你碰上了,只要拿秤的手,不小心抖動那麼「恰恰好」一下,你就知道要哭還是要笑。

如果不信,先去看看賴和的〈一桿秤仔〉。只是看看,小說不會要你的命,頂多讓你傷感罷了。不過,現實是會有冷熱的喔。知道了吧,所以,現實是大家只好明哲保身,大家都緘默,這一來卻苦了陳前總統,也嚇壞了平民百姓。

這下子老百姓都真正明白了,司法要黑或是要白,不都是可以演出來了嗎?因此,對於「力量」,總是要笑臉以對,要鼓掌歡呼「司法萬歲」,否則,黑臉也好,白臉也好,得罪不起啊,不小心的話,「力量」會讓老百姓常保哭臉。

不過,監察委員陳師孟卻認為,台灣的檢察官、法官不懂人權,竟然用表演的方式戲謔嫌犯,非常不尊重人權,也違反國際兩公約所說:「對於失去自由的人,要尊重他的人格。」監委陳師孟對司法界的棒喝,義正詞嚴,是說入了老百姓的心坎,但卻也苦了老百姓的臉。老百姓的臉不知道要高興的笑?還是要哭比較好,比較懂現實。

因為,人家模仿陳前總統被聲押時雙手上手銬高舉的場景,是高興又快樂過節。有誰不知司法跟我是一家人,我就是司法,我說的話算數。但老百姓的司法是別人在說,別人在審你,不一樣啊。監委陳師孟說,如果連卸任總統都可以被這樣對待,一般民眾的人權更不會被這些司法官放在眼裡。

沒錯是沒錯啦,因為我害怕,所以我懂。只是,傲慢與偏見早已形成,再教育只會浪費時間。若要我們不怕,就盼望從現在起,可不可以讓我們除了有正氣凜然的監委陳師孟,再多貪心一點,也讓我們多幾個有心的司法人員。那麼,我們就不怕了,因為司法歸還人民了。

所以,也請有民主素養的司法人員不要再緘默了,跟隨著正義的開路先鋒陳師孟監委,為台灣的司法開出一條康莊大道,讓台灣的司法,真正成為人民的靠山,而不是夢魘。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