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0 - 民視創辦人蔡同榮博士揭像暨喜願堂啟用典禮
中國黨國惡質教育出來的藍丁,心中的主人轉KMT到CCP
KMT由藍轉赤,拼命要台灣人被統,被赤化,真是騙到不行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獨立公投的時間點已經到了
獨立公投的時間點已經到了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世才   
2018-03-02
在「獨立公投,正名入聯」投票前,如何廣為宣講,讓台灣人曉得台灣四百年都被殖民當奴才在用的歷史,分析國際局勢的走向,剖析中國的野心已經無法改變的箭在弦上,以及統一和獨立建國的風險和利弊,使得台灣人民,確實了解獨立公投,是要站在民主陣營的一方。圖為多位在野黨領袖出席喜樂島記者會,左起為劉銘緯、基進側翼陳亦齊、社民黨范雲、台聯劉一德、時力黃國昌、發起人郭倍宏及前總統李登輝。圖/張家銘
在「獨立公投,正名入聯」投票前,如何廣為宣講,讓台灣人曉得台灣四百年都被殖民當奴才在用的歷史,分析國際局勢的走向,剖析中國的野心已經無法改變的箭在弦上,以及統一和獨立建國的風險和利弊,使得台灣人民,確實了解獨立公投,是要站在民主陣營的一方。圖為多位在野黨領袖出席喜樂島記者會,左起為劉銘緯、基進側翼陳亦齊、社民黨范雲、台聯劉一德、時力黃國昌、發起人郭倍宏及前總統李登輝。圖/張家銘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政體制,進入大變局,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提出修憲,要從憲法中刪除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和副主席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這是「中華帝國夢」的前奏曲,習近平強人治國的野心徹底暴露。

從今以後,擴張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硬道理,台灣政府除非學習統派的投降主義,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花瓶,雙手將台灣人民送上當奴才。否則,唯一可走的路,只有透過獨立公投,讓台灣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上的鄰國。

台灣要獨立公投,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有許多理由。不論從民主、人權、法治或是台灣人民的價值觀,其實都有別於中國實行的共產主義,及其中國共產黨至上的領導制度。所以,為了台灣人的民主、法治、人權和生活價值觀,以及不再成為外來民族的附庸,不要在歷史上繼荷蘭、西班牙的經貿剝削,明鄭的兵勇來源和糧草供應者,清政府的貪官污吏過水邊疆,日本的皇民化殖民地,國民政府的類似殖民二等公民統治之後,如又來了中原意識正統論,配上中國共產黨至上論的共產主義統治台灣,那將是悲慘無了時。所以,台灣人應該吸取歷史教訓,台灣一定要獨立公投,台灣的未來,第一次由台灣人取得選擇權正是時候。

以前,台灣什麼時候舉行獨立公投才是好時機,這一方面眾說紛紜。有的人認為台灣的獨立公投,是台灣人自家的事,別人沒有置喙餘地,什麼時候舉行公投都可以;有的人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已畫下紅線,只要台灣有獨立行為就開戰,所以不敢逾越紅線;有的人心懷鬼胎,藉中共的武力恐嚇來威脅台灣,從中實踐再成為台灣主人,以奴隸台灣人為樂的壞心腸;有的人戒慎恐懼,在美國還沒有明確保證台灣安全無虞之前不敢亂動。種種理由和原因,使得台灣何時舉辦獨立公投沒有定見。

現在,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擴張主義,已經威脅到民主國家,中國的經濟政策和軍事威脅,已經壓迫了世界局勢,改變現狀由中國開始採取行動了,民主國家也開始結盟。這時候的台灣也是面臨抉擇的關鍵時刻,不投降就得應戰,再也沒有模糊空間。因此,台灣在外有靠山,內又面對中國的攤牌逼迫,台灣政府的傾向民主國家陣營已經十分清楚。所以,獨立公投的時機點水到渠成,已經來臨。

台灣在這個時候舉行獨立公投,正是最佳的選擇點,這也是中國逼迫的結果。原因固然是民主國家對中國的態度改變,但促使美國將台灣納入民主國家對抗中國的最大動機,是日本的因素及台灣本土化的努力。台灣必須掌握這個瞬息萬變的國際情勢,不能等待中國和日本雙方找到可以和解的因素,那就來不及了。

以前,包括日本在內的民主國家,因為貪圖中國龐大人口的消費力,經濟因素的考量,睜一眼,閉一眼。在這個時期,由於中國的經濟和軍事發展,還還需要民主國家強力挹注,所以,日本通過台灣海峽經南海到東南亞的海上通道暢行無阻,日本的海上危機還沒有到來,因此對民主價值的考慮,被商業利益蒙蔽,犧牲民主台灣。

另一方面,台灣站在民主陣營的一方,需要美國的軍事協助和日本的經濟和工業科技的幫助,日本採取曖昧的傾中的兩岸關係,台灣也只能自己叫屈,對日本無礙,日本卻可以從中國得到商業利益。包括日本在內的民主國家都有類似的想法,也都站在商業利益而犧牲了民主價值。因此,不管台灣如何呼喊民主的價值,他們都站在本國的利益,寧可暫時關閉民主的價值觀,這是我們過去所看到的國際現實。

可是,中國不是變了,而是自認強大了,要貫徹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丶共產制度的價值理念。加上中國的自信心增強以後,歷史的疆域和歷史的恩怨,浮現在這個國度的領導階層,也影響百年積弱的國民思維。這個國家開始整軍經武,擴張主義成為這個國家和人民自卑感中夾雜的優越自信。中國要成為支配者,經略太平洋,南下印度洋,爭取海陸資源,為中國取得戰略優勢已經勢在必行。

因此,首先感受到海上壓力的是周邊民主陣營的國家,尤其是國內沒有資源,必須仰賴台灣海峽和南海通路的日本。所以,當日本本國的利益受到挑戰,日本的軍事戰略不得不面對現實而改變的時候,台灣成為日本確保安全,重中之重的友軍軍事要塞。

也因為日本需要台灣,而日本在民主國家的經濟力量和科研工業實力,在世界上又有舉足輕重地位。日本倒向那一個陣營,那就是對方陣營的災難。因此,美國為了配合日本的需求,對共產國際的防堵戰略,就必須更積極。台灣因而受惠,才能成為民主陣營的戰略夥伴,而不是一般的以為是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的防衛問題。

因為,現代武器的投射,距離已經不是問題,台灣的戰略地位是可以被關島等美軍基地取代。就算是有第一島鏈,中共海、空軍仍然可以投射太平洋。但若台灣海峽和南海航道成為中國的內海,台灣成共軍的前進基地,軍事和經濟控制就可一百八十度翻轉,日本的經濟和軍事會嚴重被壓縮,導致日本不得不向中國屈服。

日本若倒向中國,這絕對是民主國家的危機。美國可以放棄第一島鏈,仍然可以抗衡中國,甚至在太平洋殲滅共軍,有如二戰時期的美、日海戰。但強大經濟和科研力量的日本若投向中國,對民主國家的傷害就非常之大。美國在這樣的局勢之下,不得不挺日本,間接也就要挺台灣了。

因此,基於日本需要確保台灣海峽和南海的航行安全,台灣的戰略地位才得以提高,而成為民主陣營的要塞重地。

以前,美國以維持海峽現狀為優先,確實在捍衛美國的國家利益,不願開罪有龐大人口,有很大商業利益的中國。美國原先其實也擔心台灣內部傾向中國的問題,不想冒險加碼台灣,害怕台灣內部傾向中國的結果,台灣最後成為民主國家的老鼠屎。這個問題,因為有日本的國家需要台灣成為戰略夥伴,台灣也因本土政黨掌權,稍解美國的疑慮,而不得不毅然放棄拖延台灣問題的方法,改變成積極圍堵面對中國。

這樣的時局,對台灣成為獨立國家,簡直是百年難逢的機會。所以,喜樂島聯盟預備舉辦「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真是找對了時機。不過,在「獨立公投,正名入聯」投票前,如何廣為宣講,讓台灣人曉得台灣四百年都被殖民當奴才在用的歷史,分析國際局勢的走向,剖析中國的野心已經無法改變的箭在弦上,以及統一和獨立建國的風險和利弊,使得台灣人民,確實了解獨立公投,是要站在民主陣營的一方。並且防範民族與血緣的所謂中華文化不當干擾,讓深藍家族也能幡然醒悟要走在歷史對的一方。因為這是民主、人權和價值觀對抗獨裁、集權的抗爭,不適合民族和血緣論的和稀泥。唯有透過講解和教育,「獨立公投,正名入聯」才能減少不必要的內部衝突,順利通過。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