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就是拆解權力網絡的「抵抗行動」
就是拆解權力網絡的「抵抗行動」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朱孟庠(視覺藝術及台灣史退休教師)   
2018-03-07
陵寢事件,是文化抵抗的儀式,喚起台灣子孫的良知與勇氣,記得祖先的血。愛爾蘭的孩子,出生就知道自己的天職。蠻番島嶼社、自由台灣黨的青年們,好樣!以行動實踐理念,提醒台灣人:就是勇敢地為建國戰鬥!(資料圖/取自FETN - 蠻番島嶼社臉書社團)
陵寢事件,是文化抵抗的儀式,喚起台灣子孫的良知與勇氣,記得祖先的血。愛爾蘭的孩子,出生就知道自己的天職。蠻番島嶼社、自由台灣黨的青年們,好樣!以行動實踐理念,提醒台灣人:就是勇敢地為建國戰鬥!(資料圖/取自FETN - 蠻番島嶼社臉書社團)

3月5日學生們已被拘提到案後交保,國民黨嗆聲獨派青年走路要小心……我想起一位朋友告訴我:「太陽花學運那位多國語言翻譯者,在北宜路車禍不明不白,我勘驗多次,疑點太多。」被拘提對這群學生來說,或許是戰鬥的勳章,或許是求仁得仁,但我們不應讓學生孤身戰鬥,輿論要做學生的後盾。本文從文化研究的角度,透視所謂「陵寢」潑漆事件,還原事件背後深沉的文化意涵。

民主並未深化,「權力機制」深層結構未變

全面執政已一年九個月,社會殷切期盼「正義」轉型。深信轉型正義徹底的國家,社會必然成熟和諧。二十世紀末台灣第一波的民主運動,完成了寧靜革命,和平轉型下的廉價民主,或如沙上建塔,歷史的矛盾、真相的追究、道德、法律及價值的審判,至今未能清理。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江南案……至今兇手是誰?一件最荒謬的集權圖騰,中華民國的神主牌兩座蔣「陵寢」,其中慈湖陵寢竟存於台灣已四十三年。(所謂陵寢,指的是中外專制帝王死後埋葬所在,那麼不就是坐實兩蔣稱帝稱王了麼?)

第一次民主改革後的台灣社會,民主並未深化,其「權力機制」在全面執政後,深層結構也沒有根本的改變。政府部門、學術、金融、司法體系之上階層,過去黨國系統培養的監控者(如:國民黨中山獎學金的特務學生等)現在正是各層面的掌權者,轉型正義自然困難重重。蔣朝戒嚴時期對權力/空間的佈陣極為綿密,一點一滴從生活中建立起極權符碼,讓你規訓,讓你麻木,讓你馴服,整個社會就是一座「全景敞視」的監控系統,宛如一座大監獄。

「權力網路」至今仍存於社會層面,且滲透宰制民眾心靈深處,以至於即使是綠色執政,竟也對於學生合理的「拆解權力機制的抵抗行動」無法體認?民眾無感於一個愚蠢狀態的持續,並嫌它激烈而批判之?「集體潛意識」中台灣人,似猶處於戒嚴時代?這荒謬的無力感才是最可怕,因為無感可能是絕望,於是安於被支配、被宰制。

弱勢連結的反抗,成為歷史前進的動能

終於我們看到了實踐,年輕人以具體行動,凸顯大人的荒謬犬儒。當代文化思潮視歷史的前進,是在橫向的大斷裂中,經由「差異」,呈現歷史的意義,不同於以往大敘事的線性歷史之發展。若以法國後現代主義哲學家吉爾·德勒茲(Gille Deleuze,1925-1995)遊牧民論述之根莖論來詮釋,弱勢連結如地下莖般,它超越規律,在歧異點處找到節點,如同遊牧民族般地攻城掠地,各種連結產生更多連結的可能性,形成量子流,每個黑洞就是歧點,而從一個歧點到一個歧點,打破規律的重複,最後才能產生意義的普遍性

如:過去戒嚴時期,禁唱台語歌、壓制言論,而台語歌及黨外雜誌不但沒有消失,反而在地面下有各種不同的生存方式。弱勢連結的反抗,像游擊組織其活力能量,在不斷突破中成為歷史前進的動能。經由抵抗從一個黑洞到一個黑洞,在衝撞權力中產生權力的位移,切斷再聯接的差異,片段不連續性的事件,解構了統治者的歷史。

文化抵抗的儀式,漆是「象徵意符」

亦可從符號表意論來思考,意義之所以呈現,不外是符號之間的差異,意義在不斷的遞延、補充,意義已游移:蠻番島嶼社青年以紅漆對蔣棺柩,在極權符碼的解構中,那紅色物質之漆,是「象徵意符」,其「所指」已轉換,不是漆了,是淌流著數十年台灣人民的鮮血,此為當代視覺文化研究之「換」形式,如文學中的隱喻。儘管整個事件十分緊促匆忙,但我仍視其為極具能量,突破歧異點的「行動藝術」,因為,學生們的論述緊密完整。至於統派去蔡英文的家墓,那是不倫不類的無腦,藍統永遠無法論述,除了叫囂,還是叫囂與暴力。

放眼世界,不乏以藝術嘲諷獨裁者及其走狗

未經深刻批判的文化,不是成熟的社會。今日德、俄都不斷有藝術作品嘲諷獨裁者及其走狗,絕無人會批評藝術家,但這在台灣就像是禁忌?陵寢事件,我願意將其視為崇高且具抵抗性的「文化抗爭行動」,就是拆解權力機制的抵抗行動,我由衷佩服學生們,欣慰建國後繼有人,更慚愧,四十年來,這最直觀簡單的道理,這最荒謬的壓迫,我們大人除了忍耐,都沒有行動力。

蔣銅像的割頭開始,已直接面對中華圖騰之神主牌,潑漆如此一個物質性的具體行動,並未做出傷害他人之事,但清晰的象徵意涵,意義更明確,就是「解構中華神話」這四十年來沒人敢做,年輕人做了,好樣、帶種。怕衝突對立?想解構中華民國大神話,真能不付出代價?想以免費或廉價的和平換來建國,有可能?只有讓油汙一次次浮出,才能一次次地清理乾淨。讓歷史向前走。

提醒政府《促轉條例》過應有積極作為

201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佛郎哥屍體被挖出,移出烈士谷。在德國,當年只是看守毒氣室的納粹小兵,事隔七十餘年,都已96歲,德國法庭還是判其坐牢4年。反觀台灣:面對228如此沉重的歷史,那群國黨餘孽,猶然狡辯,甚至2016年中研院陳儀深老師發表〈228責任歸屬報告〉,蔣(章)孝嚴還興訟求償50億。沒有真相、沒有反省,當然沒有和解,年輕人的具體行動是提醒全面執政的蔡政府,在《促轉條例》通過後,應積極地放手改革,除將228及白色恐怖的史料檔案,盡速如實公布外,所有加害者、告密者都要清算。真誠地做好該做的「轉型正義」,積極回應社會對民主的期待。蔣家也該知趣地移除棺柩並下葬之,國防部應撤告,不要顢頇無理地提告,燒起台灣人民的怒火。

元宵夜晚我見了兩位參與蔣陵事件的年輕人:行動的構想已有半年,一周前作現場勘查,行動策略與意義一再討論,最後定調以紅漆為符號。現在他們將面對國家與社會輿論龐大壓力,迅速逮捕,各數萬元交保,甚至藍網等統派青年已啟動肉搜、恐嚇等非理性的行為攻擊之,我們必須支持年輕人陵寢事件,是文化抵抗的儀式,喚起台灣子孫的良知與勇氣,記得祖先的血愛爾蘭的孩子,出生就知道自己的天職。蠻番島嶼社、自由台灣黨的青年們,好樣!以行動實踐理念,提醒台灣人:就是勇敢地為建國戰鬥!

Source: 民報/專文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