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提出不斷的警告;DPP執政,卻未有大戰略配合美國
美國若對中國全面反制;就反而會鼓勵台灣公民自決
中國文化的大一統全世界,唯中惟大的思想,非常可怕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波頓的觀點自己說—美、中、台、南海
波頓的觀點自己說—美、中、台、南海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林健次   
2018-03-28
在川普的青睞下,波頓在美國的國際外交安全策略的影響力,可能超過任何部會首長。他對台灣的觀點值得台灣各界關心注意。(美國新任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圖/維基共享資源)
在川普的青睞下,波頓在美國的國際外交安全策略的影響力,可能超過任何部會首長。他對台灣的觀點值得台灣各界關心注意。(美國新任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圖/維基共享資源)

除了波頓的招牌鬍子,即將上任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和川普兩人的心電波長非常搭調。川普有直覺,波頓有理論基礎、專業、經驗,是一組美國國際外交國防策略的絕配。

波頓的任命發表後,被數十年來的美國外交界的當權派(establishment),包括媒體、學界與官僚,全面罵得狗血淋頭,說它是好戰派,非常危險的人物。

在川普的青睞下,波頓在美國的國際外交安全策略的影響力,可能超過任何部會首長。他對台灣的觀點值得台灣各界關心注意。

以下是一篇福斯電視的訪問稿。時間是2017/1/17。當時他曾數度進出川普大樓,曾被考慮任命為國務卿或副國務卿。最後「聽說」川普對他的招牌鬍子有意見而失之交臂。

主持人:
總統當選人川普可能改變美國幾十年來的政策—美國對中國與台灣的關係。川普已經試了「一個中國政策」的水溫,他說他並不承諾跟隨。這是一個改變。約翰波頓在《華爾街日報》寫道:「這是最後省視一個中國政策的時刻,決定到底該政策對美國的意義是什麼。……川普說這個政策是可以談判的。談判不應該是華盛頓只管給、北京儘管拿。」

約翰波頓,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美國企業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與《福斯新聞》評論人。你好,謝謝你的時間。

波頓:高興和你一起。
主持人:請你說明你的主要論點。

波頓:
對很多人來說,一個中國政策已經變成一個咒語,它好像對上帝的禱詞,不可懷疑、質問。但是事實是,它只是1972年配合雙方方便的產物。時代已經改變。尤其是,中國在南海與其他地方的行為已經變得難以置信的好戰。因此,我認為中國已經評估它(一個中國政策)對中國的意義,並試圖說服全世界只有中國的解釋才算數。現在美國應該直白的說,對一個中國政策的意義,我們有非常不同的觀點,而且,我們會以幾種明顯的方式去執行,例如:可能包括增加和台灣的軍事合作在內。

主持人:
你在《華爾街日報》還寫,說北京的做法是:「(台美)打了一個不能接受的長途電話,然後航空母艦(遼寧號)就在你的後院出現」。你們有沒有討論這個,你跟總統討論到什麼程度?

波頓:
我們完全沒有談到。這是我長期以來的看法:多年來國務院的主流意見,以及學術界多數,商界的多數意見,他們只希望台灣能走開(消失)。這個礙眼的二千萬人民的島嶼,事實上已經變成一個民主國家,因此使得它更為礙眼礙事。事實是,台灣不會憑空消失,在可預見的將來不會變成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應該認知,在美國處理中國策略的大架構下,我們應該思考美國應該與台灣擁有什麼樣的關係;過去八年來我們顯然沒有這樣做。

主持人:
你認為北京會擔心嗎?就字面簡單回答就好,會或不會?

波頓:
中國絕對會擔心,而且也應該擔心。你知道,每次北京咆哮,美國的外交當權派就說,我們最好不要作會惹北京不高興的事。因此,北京予取予求,專做無本生意。那不是雙方各讓一步。北京只要表達他們的意見,就像很多人常說,噢北京有大量的美國國債,所以我想我們就不要堅持、放棄算了。設想,假如我們在檯面上要什麼東西,北京就宣告南中國海是中國的一省,這是美國不能接受的,然後他們要和我們談美國和台灣的軍事合作。我會很樂意的坐下來和他們談。

主持人:
好,從另外一面,你又寫:「美國可以透過增加對台灣的軍售,也可能可以較好的財務條件,透過美軍與設備駐紮台灣,來加強美國在東亞的形勢」。但是假如這樣,中國會認為那是挑釁。

波頓:
中國會,而且我也認為他們應該把它視為那是我們對中國在南中國填海造島與海空軍基地的反應。在卡特總統不承認中華民國以前,我們有很長一段時間在台灣有軍事基地。國會以《台灣關係法》回應。我認為該法給我們很多法律權限來增強我們與台灣軍事關係。假如中國不喜歡,那就是一個可以緊急討論的項目。

主持人:
了解。所以我們(和中國)就坐下來。但是有人說你這是火上加油。

波頓:
(那些外交當權派認為)永遠是我們的錯,永遠是美國人的錯。要對中國好,拜託。

訪問最後以當時的白宮發言人SeanSpicer的話作佐證,強調以美國在東亞的利益作為全盤對中國策略的基礎的重要性。在這個策略下,台灣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對於尼克森季辛吉以來的外交當權派來說,川普與波頓無疑是一對怪胎。但是自從外交的當權派把中國送進WTO世界貿易組織以後,中國的國家主席從二任十年,輪流執政,被習近平改變成沒有任期的皇帝制度。這等於正式宣告美國與西方財經外交當權派「以交往替代對抗」、「經濟交往有助民主化」的全面錯誤與失敗。可惜的是,中國的共黨獨裁政權已被養大,成為世界政治與經濟自由與穩定的隱憂。

在宣告失敗情況下,美國已經不需要為了要把中國引進西方貿易與民主體系而處處須對中國體貼忍讓。再者,川普的世界觀也與外交當權派的假自由主義大不相同。他認為多邊主義隱藏太多的東西,不太相信,處理起來到處受到他國掣肘。另一方面,川普不相信地球暖化,退出世界氣候協定,不甩永續發展,也不關心假自由主義常常只掛在嘴邊的人道理想。這些種種與以往當權派不同的世界觀,都促使美國可以不甩中國的看法、不需中國的合作。美國也就可以直接以美國的利益觀照台灣的問題。川普這些意識形態,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對台灣是有利的。川普波頓團隊的存在,對於處於被溫水煮青蛙的台灣來說,是一個難得的喘息、甚至扭轉的機會。

但是機會必須好好把握。美國獨立檢察官Mueller對川普團隊「通俄門」的調查步步進逼,川普第二任的機會希望渺茫。台灣的機會甚至可能隨川普任期的縮短而稍縱即逝;台灣政府必須積極的、牢牢的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

彭明敏前輩認為蔡政府應該規畫用這個難得的機會推動美國(一)正式承認台灣;(二)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三)派軍駐台。台灣加入聯合國,可以在美國政府的協助下打下基礎。至於美軍駐台與外交承認屬台美雙邊事項,在中國對川普團隊影響力式微之下,相對容易,確實是蔡政府應該積極努力的方向。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