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金恒煒專欄》台大、司法院在「鐵屋」玩「內部活動」
《金恒煒專欄》台大、司法院在「鐵屋」玩「內部活動」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金恒煒   
2018-03-29

台大「管爺」事件與司法節「手銬」事件當然「井水」不犯「河水」,是互不相干的兩個領域之不同事件:一個在台大,是最高學府;一個在司法院,是最高司法機構。然而,兩個事件卻有驚人的類似,攤開來渾似台灣黨國基因的歷史重現。

從戒嚴、解嚴到民主化,台灣時不時冒出潛藏的黨國原形;司法界固是活生生的黨國標本,教育界何嘗不是會走的木乃伊?司法院與台灣大學都是封閉性的結構體,而且兩者在挑戰下的回應,也幾乎如出一轍。空口無憑,且舉現實的例子罷。

台大校長的遴選已淪為校園民主化的笑話。從遴選會議到後來被迫召開的臨時校務會議,都是盤踞台大的黨國利益集團一手操控下封閉體系的運作。台大校長問題的解決,一點不難,三事而已:訊息透明化、議程民主化與審查外部化。

訊息不透明就違背民主要件「充分的知情」。管中閔有沒有在「資料表」上刻意隱匿「獨董」身分?遴委會有沒有掩護委員與候選人間的「利益衝突」?只要把所有有關資訊、文件攤在陽光下,就可大白了。至於台大拿廈門大學的孤證(謊言?)以杜悠悠之口,同樣是利用訊息的不透明以唬弄大眾的不知情。

議程的控制也是構成民主要件之一(見道爾〔R. Dahl〕民主理論)。台大的校務會議,依報導,操控於主席官俊榮等一小撮人手中。憑什麼容許把澄清疑慮的提案全數有計畫挪到最後?憑什麼終局全數加以封殺?議程的最終控制權只掌握在一人或少數人手中,明顯是威權遺緒。

至於審查外部化,也非常重要。管中閔的論文有沒有抄襲?台大學倫會的審查委員有沒有「外部化」?自家人審自家人,如何有公信力可言?何況完全是黑幕作業。難怪會被反駁到體無完膚。

台大之癌與司法院之癌,完全一樣。陳師孟監委要追究「手銬」案,當年「編、導」於一身的主任檢察官慶啟人悍然回應:「這是司法節內部活動的一齣戲,並未對外公演」云云。問題是,司法節慶祝大會竟可以成為司法人員的「不公開場合」?可以大演「整人為快樂之本」的戲碼?更可議、可怕的是,「內部活動」這句話,透顯了他們的通關密碼。

好個「內部活動」!原來台大之所以能夠上下其手、一手遮天,就是把遴選會、校務會議全納入「內部」的不公開「活動」。而司法院的本質,慶啟人一語道破,原來是「不公開」的黑盒子;所以「換法官」也好、「教唆偽證」也好、在偵查過程中脅迫證人「咬人」也好,都是「內部活動的一齣戲」。

魯迅的名言:「鐵屋裡的吶喊」。司法院與台大,還是「鐵屋」;司法人、台大人還躲在「鐵屋」成一統,還守住「小組會議」的密閉空間,臥榻之旁絕不容他人酣睡。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Source: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