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金恒煒專欄)司改不是蔡大小姐的菜
(金恒煒專欄)司改不是蔡大小姐的菜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金恒煒   
2018-04-05

蔡英文號稱要進行司法改革,老實說,這不僅是不能兌現的支票,壓根就是偽造的支票。原因很簡單,她沒有在司法正義銀行存過任何款項,也從沒有與司法正義銀行打過交道,如之何有司改的本錢?

這樣說,有沒有厚誣?其實這是蔡大小姐的不打自招。還記得蔡英文提名有「威權履歷」的謝文定出任司法院長,遭到「民間監督大法官聯盟」抵制,蔡英文合理化提名謝文定的理由竟然是:「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一句話完全洩了大小姐的底。蔡大小姐固然是政壇最大咖,就好像天字第一號股市巨亨一樣,腰纏萬貫;什麼股都有,她獨獨缺正義股。

不必援用以撒.柏林(Isaiah Berlin)的「積極自由」或「消極自由」當作「積極正義」或「消極正義」的分疏,一旦「選擇服從威權」,就坐實接受「奴隸的自由」或說「平庸邪惡的自由」。蔡英文替謝文定緩頰的話,除了透顯大小姐全無正義觀外,同時也透顯蔡大小姐喜歡用「服從」的人。心中沒有正義,又重用服從權威之輩,蔡大小姐如之何能進行司法改革?

司法改革不只是要剔除有「威權履歷」之徒,還要清除威權餘緒,這是「大破」的方面;更重要的是,「大立」。「大立」是什麼,就是懲前毖后,也就是斷絕權力者把司法當武器,使位者不能再拿司法當權力工具。

那麼蔡大小姐有沒有此一認識、用心及決心?天可憐見,答案是:沒有。只引近例,當記者問「新勇哥物語」時,蔡大小姐回應的最核心一句話是:「對陳前總統的保外就醫不是好事。」有人解讀是:陳水扁成了蔡的政治犯;也有人說是蔡對扁的威脅。都可以成立,但都屬表象。「蔡說」的可怕在於蔡大小姐仍放不下威權時代的司法工具化。也就是說,蔡大小姐把司法「保外就醫」問題當成個人權力來行使,「順我者生,逆我者關」,赤裸裸不掩耳目的把司法做為一己權力的延伸,或說當成權力鬥爭的利器來用。

陳總統在中監被迫簽下的「切結書」,不是台灣各監獄「制式」的切結書,而是特地為扁量身定製出的「五不」;這是黨國的故伎。雷震出獄時也被迫含恨簽過,不過不叫「切結書」叫「誓約」,不是「五不」而是「二不」。「五不」也好,「二不」也好,目的完全一樣,就是斷絕他們的政治活動。

為什麼捨正式「切結書」而不用?為什麼捨「刑事訴訟法」第一一六之二條「停止羈押」的四條件而不用?憑什麼把「五不」等同於「與治療顯然無關之活動」?與治療有關無關,是醫學問題,中監沒有醫師執照,法條也沒有賦予中監自我解釋之權。「刑事訴訟法」同條之二更嚴重規定,如「不得對被害人、證人、鑑定人……之身體或財產實施危害或恐嚇之行為。」等,中監卻坐視不管,排除於「五不」之外。可見「五不」就是政治卡扁,也就是「對陳前總統的保外就醫不是好事」的確解。

司法改革不是蔡大小姐的菜。對蔡大小姐來說,司改「是不能也,非不為也」。同志們,不要強人所難罷!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Source: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