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台灣的獨立公投是民主的喜訊
台灣的獨立公投是民主的喜訊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世才   
2018-04-09
以前,台灣的獨立公投被看作是毒蛇猛獸,透過時間的檢視,其實是台灣人要落實「台灣文化」的必然陣痛期。只要台灣能安全度過陣痛,將台灣建立成新的美麗島國家,不只民主國家歡欣鼓舞,其實也對受到君臣封建思想和共產主義的制度餘毒所綁架的中國人民,以及被「中華文化」的忠君而非人人平等觀念所制約住的東方人思想,起到解放的正面效果。圖為民進黨競選總部攝於20160116。圖/邱萬興攝,資料照
以前,台灣的獨立公投被看作是毒蛇猛獸,透過時間的檢視,其實是台灣人要落實「台灣文化」的必然陣痛期。只要台灣能安全度過陣痛,將台灣建立成新的美麗島國家,不只民主國家歡欣鼓舞,其實也對受到君臣封建思想和共產主義的制度餘毒所綁架的中國人民,以及被「中華文化」的忠君而非人人平等觀念所制約住的東方人思想,起到解放的正面效果。圖為民進黨競選總部攝於20160116。圖/邱萬興攝,資料照

台灣獨立公投不是洪水猛獸,是民主的喜訊,值得歡欣鼓舞的日子。以前,台灣獨立公投被誤導,以為會引發災難的戰爭,這根本是侵略者和殖民者的藉口。台灣的獨立公投,反而會激發中國人民的自由希望,改造被儒家君臣思想影響,有違人人平等的民主法治制度和思想的亞洲人,為亞洲注入自由的新希望。

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7月28日-1918年11月11日〉期間,列寧於1917年4月16日深夜回國,終於在當年爆發十月革命,共產黨掌權執政,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理論,終於有實踐的場所,進而影響了二十世紀的思想潮流。另外,1918年1月一戰末期,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出十四點和平原則,以致民族自決思潮風起雲湧,使得民主政治衍生的民族主義,以及民族自決、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思潮充斥於一次世界大戰之後。

不論是共產主義思想或威爾遜的民族自決,在二戰前後,其實都曾正面的影響台灣的獨立自主和建國想望。在國際共產主義方面,台灣共產黨的成立過程,也是國際共黨給予台灣正式的國家承認開端。這從台灣共產黨成立的時期,原本由國際共黨指定輔導台灣共產黨的日共,因為日本國內對共產組織的圍剿,日共自顧不暇,不得不委託中國共產黨協助台共的成立。這也就表示台共和中共,分別是兩個國家的共產黨組織,分屬兩國。

另外,從台灣共產黨的創黨綱領「台灣獨立、台灣自治」,更顯示台灣是一個國家,這是當年中國共產黨和台灣共產黨的共識,也是國際共黨的處理原則。

根據台共政治大綱-台灣民族的發展-的理論設定。政治大綱裡台灣共產黨當前的口號,前三條口號清楚表示,最終目的就是要建立台灣共和國:

 1、打倒總督專制政治—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2、台灣人民獨立萬歲
 3、建立台灣共和國

台灣成為獨立自主的國家,雖然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後都沒有實現,但是,在國際共黨,甚至中國共產黨,都有台灣將建立成國家的共識。這個共識最後沒能實現,固然有歷史陰錯陽差的影響,但在共黨社會中,中共的私慾,卻是破壞國際共黨決議罪魁禍首,其歷史發展如下:

「1928年至1932年間,台灣共產黨成立後的這幾年間,中國共產黨因國共合作破裂,陷入內部改革矛盾的艱困歲月,無法有效協助台共。但在日共渡邊政之輔於1928年10月7日在基隆遇害,台共再度與日共的聯繫中斷的時候,中共卻在十一天後的10月18日,自行在台北成立中共的「台灣支部」,而不是協助將台共與日共聯繫起來,反而在台灣建立自己的组織,干預台共內部,違背了第三國際「ㄧ國ㄧ黨」指令。」

再則,中共中央於1931年1月召開「四中全會」,對李立山、瞿秋白路線進行強烈批判,導致瞿秋白的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職務被解除。但是,瞿秋白仍然在3月和翁澤生起草台共第二次臨時大會的新綱領。而這個綱領的主要內容,雖然維持台灣獨立的主張,符合第三國際對殖民地革命的指令。但是,緊接著的口號呈現極左傾性格,沒有絲毫包容。

其第三國際東方局致台灣共產黨者書的十點如下:
一、帝國主義統治的顛覆、日本帝國主義企業的沒收,台灣政治經濟的完全獨立。
二、一切土地無條件的加以沒收,歸還給鄉村的貧農、中農使用。
三、誓必消滅搾取階級及一切的封建殘餘。
四、顛覆帝國主議土著地主、資本家的政權,建立農工蘇維埃。
五、取消帝國主義的ㄧ切賦稅、一切的苛稅。
六、實行八小時的勞動制、社會保險,極力改良工人階級的生活。
七、階級職業工會的组織及行動完全自由。
八、保護國際無產階級和被壓迫勞動群眾的祖國—蘇維埃聯邦—。
九、結合國際無產階級革命鬥爭和親愛同盟,特別是聯和日本無產階級,反對共同敵人—日本帝國主義。
十、擁護中國的蘇維埃運動、印度的革命,以及殖民地、半殖民地各國的勞動群眾的鬥爭。

這種激進主張的綱領,截然不同於謝雪紅的戰略和戰術運用,謝雪紅自然不同意。因此,由瞿秋白和翁澤生發起的台共內部鬥爭,自是在所難免,最後,謝雪紅終於被開除台灣共產黨黨籍。台灣的獨立,在中共不顧國際共黨指令的陽謀下,成為泡影。

這樣發展,讓人看清中共有能力的時候,是翻臉不認人,當中共在和中國國民黨鬥爭,無力統戰台灣的時候,是贊成台灣獨立,當中共有力量了,又想吃下台灣。

現在的中國對台灣文攻武赫,不就是歷史的重現,想要吃下台灣嗎。

至於在美國威爾遜總統的民族自決這一方面,在二次大戰後,許多殖民地等國家紛紛獨立,實現了民族自決的民主普世價值。可是台灣人命運多乖違,在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因為錯誤的國際現勢判斷,以及防共的現實考量,使得台灣長久置於已經在世界除名的「中華民國」實際控制下。演變至今,成為一個很奇怪的政體,而無法真正成為正常國家。

自一次世界大戰前後至今,不論共產陣營或是民主陣營,其解放殖民與半殖民的主張方法雖然不同,但方向一致,都有讓台灣成為國家的意圖,台灣先民也曾經為台灣獨立建國奮鬥犧牲。可是,歸納台灣的建國之路那麼坎坷,重點並不完全在國際社會,而是台灣人民普遍在「中華文化」的影響下沒有覺醒,不知道移民社會的台灣有海納百川的特性,所以是「台灣文化」包含了「中華文化」,而不是「中華文化」包含「台灣文化」。

因為人民沒有覺醒,大多數台灣人的獨立建國意願,還沒有展現,只依賴少數菁英為台灣獨立的犧牲奮鬥,國際社會根本沒有看到台灣人民,對獨立建國的急迫性,而讓時機一再錯過了。

回顧最為關鍵的1945,台灣人要求獨立建國的呼聲,一部分被中國共產黨消音;另一部分則遠走海外,而島內卻處於回歸的興奮中。當台灣人民看清所謂的回歸是一場惡夢,已經在高壓的兵刃下,時不我予了。

歷史的殷鑑不遠,台灣是否能獨立建國,關鍵還是台灣人民的意願。現今的台灣,經過數十年的民主化,雖然還有「中華文化」的回歸中國影響,但選擇民主已經大於選擇君主的中華文化者,國際情勢對台灣也越來越有利,「喜樂島聯盟」選擇這個時機假高雄國際會議中心正式成立,做為推動「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的起點,要摘掉「中華民國」的虛假帽子,以「台灣」為國名加入聯合國,時機把握得很正確。

以前,台灣的獨立公投被看作是毒蛇猛獸,透過時間的檢視,其實是台灣人要落實「台灣文化」的必然陣痛期。只要台灣能安全度過陣痛,將台灣建立成新的美麗島國家,不只民主國家歡欣鼓舞,其實也對受到君臣封建思想和共產主義的制度餘毒所綁架的中國人民,以及被「中華文化」的忠君而非人人平等觀念所制約住的東方人思想,起到解放的正面效果。進一步喚醒中國人民,徹底走向民主的可能性,而不會被封建及偏狹的共產主義思想所拘束。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