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台灣獨立才能為台灣海峽兩岸人民帶來前景
台灣獨立才能為台灣海峽兩岸人民帶來前景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世才   
2018-04-25
最近,賴院長重申自己是務實台獨工作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雖然主觀是想「台獨」,但也務實地保留「統一」的彈性,還是被中國罵到臭頭。圖/鍾孟軒
最近,賴院長重申自己是務實台獨工作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雖然主觀是想「台獨」,但也務實地保留「統一」的彈性,還是被中國罵到臭頭。圖/鍾孟軒

面對中國文攻武嚇步步進逼,台灣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只有獨立公投、正名制憲加入聯合國,成立民主新國家,才有辦法拋開中國的糾纏。

「一國兩制」的國民黨主張,或是「不必再宣布獨立」的「台獨主張」,台灣人民最終恐怕都無法如願擺脫「中國」的陰影。而在形勢比人強,中國的崛起已是遲早的問題時,台灣遲鈍的反應,恐怕會再次被新的「外來政權」所擺布。

台灣現在面對的事實,是只要台灣不屬於「中國」這個前提,不論台灣姿態放得多卑微,就算是國民黨的「一國兩制」主張,實際上所謂的「一國」,在中共面前徹底示弱,已經默許就是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還是不滿意;或是「不必再宣布獨立」的台獨主張者,已經展現兩岸發展的彈性了,但自認現在已經強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仍然整天喊打喊殺,武力相逼。

最近,賴院長重申自己是務實台獨工作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雖然主觀是想「台獨」,但也務實地保留「統一」的彈性,還是被中國罵到臭頭。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兩岸一中」的「一中」,根本上無法容忍其他的解釋。

面對只有統一在中共的領導下,中共才會滿意。那麼,台灣怎麼辦呢?回頭看看台灣的被殖民剝削史,或許答案和勇氣就在其中。

歷史是一面鏡子,歷史也是殘酷的。從台灣的歷史探索台灣必須要走的路,恐怕只有毅然決然建立新國家,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

台灣四百年移民史,可說是一部「被殖民史」、「被剝削史」。

荷蘭時期,為了大量生產經濟作物稻米和甘蔗,荷蘭人大量招募閩南人來台開墾。荷蘭人「制王田,募民耕之,而徵其賦」。荷蘭人也透過行政命令,強迫原住民繳納鹿皮,作為納貢;或徵收狩獵稅,以鹿皮抵繳;或透過原有漢族商人管道,讓他們到原住民村社貿易,收集鹿皮再賣給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其強徵或貿易收購都採取強硬措施,鹿皮流向必須全數經過荷蘭人控制。

荷蘭人走後,鄭氏政權加諸於台灣人民的賦稅並不輕於荷蘭時代。鄭成功入台後沒收荷蘭時代的王田,改為官田。鄭氏王朝為了籌措龐大的軍費,更加擴大國際貿易,低價收購蔗糖賣給日本以換取軍械,以備反攻大陸。

清朝佔領台灣後,把台灣當成荒野邊疆,男盜女娼野蠻之地,所派官員「三年官五年滿」的貪污腐化,無心治理。一心只盼望賄賂長官,早日調回大陸,百姓苦不堪言,以致台灣民變四起。根據統計,滿清統治台灣211年,大大小小抗官民變估計有116次之多,規模較大有73次。

日本殖民雖然帶給台灣現代化,但日本政府以「資本掠奪」的方式控制農業生產與貿易,不公平對待台灣農民;就業待遇獨厚日本人,是有別於西方的另一種「殖民統治」。

國民黨時代標榜著「同文同種」,但在「考試制度獨厚外省族群」、「教育內容沒有台灣主體性」、「以黨領政,分化台灣人,製造地方派系鬥爭以遂行扈從的主僕階級」等等欺負台灣人行為。而且還制定《戒嚴法》及《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嚴格控制人民的基本自由人權。這樣的「同文同種」,卻怎麼看就是「次殖民統治」。

台灣移民史根本就是被奴隸殖民史。1945年二戰結束,台灣原本可以獨立自主,但因迷亂「祖國」文化的情結又將台灣綁架,再次墮入被殖民的處境。

台灣解嚴前被國民黨統治的五十年間,高壓的大中國式文化教育,台灣的主體性更加無法凝聚。現在雖然解嚴了,也經歷兩次政黨輪替,但若無法和「中國」徹底分割,台灣何時又被「外來政權」宰割,誰也無法說清。

所以,台灣還是要採取獨立建國的主張,才能有效形成「台灣文化」和「台灣共識」。要趁著民主台灣的時機,趕快凝聚「台灣主體性」,讓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意識到既然都是台灣人了,有了民主、自由、人權的共同價值觀,若不趕快建國,不知那一天,現在的兩千三百萬台灣人,又會淪為「外來政權」的魚肉。

因此,台灣因害怕中共「變臉」的假設,不論是「一國兩制」和「不必再宣布獨立」的「台獨主張」,恐怕都不恰當,會再次讓台灣走入被「殖民」的歷史輪迴,有進一步思考的空間。因為,把「一個中國」假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聯合國都不承認的「中華民國」上的國民黨,邏輯上就不通。

何況,國民黨早就在「一個中國」中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地位。那麼多「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文官、武將,年年到中國參加十一國慶,歡慶「中華人民共和國」萬壽無疆呢。

所以,所謂的統派,打開天窗說亮話,不就是「統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旗」嗎!維持現狀只是漸進統一的假象,是被統的現在進行式。

「維持現狀的獨派」,想要維穩兩岸,要經歷的風險也很多。「維持現狀的獨派」或許是因為有以下三點顧慮,或是還有更多因素,所以影響立刻「建立新國家」的主張:

考慮中華人民共和國武力的威脅、考慮國際情勢的困境、考慮台灣內部「統派」的干擾。

「維持現狀的獨派」可以說用心良苦。其所信守的理由,就如賴清德院長所強調的「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不必再宣布獨立」,務實於當前台灣的內外環境。

不過,這樣的理由雖然可以理解,還是覺得怪。維持現狀即是「憲法」和「國名」都是繼承「中華民國」而來,根本上還是「中華民國」,無法脫離「國共內戰」的歷史連結。雖然口頭上保留了台灣前途的各種可能性,也強調台灣的前途只有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可以決定,排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也可以干預台灣前途,迴旋重申台灣是不同於中國的國家。但是,卻不能排除中國政府的文攻武嚇,聯合國也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中華民國」現在只依賴著少數邦交國保持「存在感」,前途多艱。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