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從管中閔案看國內的政治問題
從管中閔案看國內的政治問題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張正修   
2018-05-03
許多人常說:小英選上總統之後,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但我時常對朋友說,民進黨理論上在政壇上是已經完全執政,這並沒有錯誤,但是在教育界並沒有執政,整個教育界,藍營仍是最大黨。圖/張家銘
許多人常說:小英選上總統之後,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但我時常對朋友說,民進黨理論上在政壇上是已經完全執政,這並沒有錯誤,但是在教育界並沒有執政,整個教育界,藍營仍是最大黨。圖/張家銘

一、台灣人在教育界並沒有執政

許多人常說:小英選上總統之後,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但我時常對朋友說,民進黨理論上在政壇上是已經完全執政,這並沒有錯誤,但是在教育界並沒有執政,整個教育界,藍營仍是最大黨。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選出管中閔當校長,其實就是最好的例子,只是藍營的教授們似乎沒有什麼智慧,竟把一個本來會沒有什麼爭議的校長遴選案(以下我們將之稱為「管案」)弄得到處都是問題。也因為這個問題所引起的紛爭,就使得藍綠對立本來是很難起眼的教育界真相,被真正揭開。

二、沒有頭腦的民進黨執政團隊

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大家都懂,例如:校長候選人違反重大的學術倫理,那麼他就不適合當校長。管中閔的案件,其實跟這個例子是非常相似的道理,遴選委員會其實違反《行政程序法》中所規定的「公正作為義務」,所以其遴選過程就是有瑕疵,教育部基於法律所賦予的適法性監督權,本來就可以做出行政處分,判定遴選過程違反法律,要求重來。但是由於管案是藍營在教育界之力量的保衛戰,所以管案就被升高為所謂「藍綠大戰」。

也因為這個緣故,行政院與教育部本來就必須慎重其事,並想辦法使管案成為藍營教育界的痛處,讓這一群人的醜陋面目暴露於全國民眾之前,而使藍營要假借「大學自治」之口號以便護管一事成為不可能。但是,民進黨的執政團隊,卻未能如是作,這是民進黨執政的力有未逮之處。

三、不懂《行政程序法》的民進黨執政團隊

1、聽證程序是使管中閔與台大校長遴選委會非適法作為落敗的重要手段

那麼,我為什麼這樣說呢?其實行政機關依據《行政程序法》,是可以針對管案舉行聽證程序的。在聽證程序舉行的過程中,行政機關可以傳喚當事人管中閔,可以傳喚所有遴選委員,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一群人的所作所為的缺失,將因為聽證程序的舉行,而完全暴露出來,此時,教育部做出卡管的行政處分就會非常有正當性。

2、《行政程序法》的規定

依據《行政程序法》的規定,教育部針對管案可以舉行聽證程序。聽證的程序是由行政機關的首長或是他所指定的人員當主持人,在必要的時候,可以由律師、相關專業人員或其他熟悉法令的人員在場協助。更且,行政機關可以依據自己的職權調查證據。而且行政機關基於調查事實與證據上的必要,可以要求當事人或第三人提供必要的文書、資料或是物品。

此外,當事人在聽證程序進行時,可以陳述意見、提出證據,而且當事人可以行使所謂的詰問權,也就是當事人對於行政機關所指定的人員、證人、鑑定人、其他當事人或是其代理人,可以在經過主持人的同意之後進行發問。

各位想想:透過上述這樣的程序,管中閔與台大校長遴選委會的真面目,是不是就會一一浮上來了呢?很可惜的是:教育部這次對台大校長遴選所做的適法性監督,雖然在過程中,曾對幾個相關人士進行審問,但並沒有進行聽證。

三、潘文忠根本不想處理管案

其實我們可以從管案看出國內的幾個政治問題:

如果教育部一開始就依照《行政程序法》的規定,就台大校長遴選案召開聽證程序,那麼今天,藍營要利用國會的質詢給教育部施壓,就不太可能。當時的教育部長潘文忠如果舉辦聽證,也就不會把問題丟給現任的部長吳茂昆。其實,從潘前部長的處理,我們可以發現到他對於以藍營教授居多的學界,並不想太得罪,於是採拖字訣,然後辭職以明志,當我們看他在處理古文在中學教科書的比例時,即可以看出。

四、教育部官員扯後腿

而且從管案這件事情,我們也可以看出,賴清德院長的內閣,似乎到現在還看不出來:教育部的官員並沒有把可以召開聽證一事告訴教育部長。顯然這些公務員故意不告知管案的解套方案,而透過此次管案的處理,民進黨政府應該知道黨國體制之下,所形成的公務員體系,不是那麼快可以變成中立的文官體系,過去黨國體系的餘緒仍深存在很多部門中,只是多少而已,而且要看該部門首長是否有能力駕駁糾正不當「傳統」,例如總統發給繆德生「旌忠狀」,文化部簽請總統頒發「褒揚令」給李敖,都是顯例。

五、分封授爵的思維,使民進黨沒有很強的執政能力

1、封閉排他的新潮流很難產生真正治國的人材

更重要的一點是,賴院長上台、陳菊當總統府祕書長以後,小英當總統、新潮流執政的體制已然形成,如果新潮流的成員水準夠高的話,就不會出現今天的情況,但是讓我們擔心的其實就是:新潮流只選擇乖乖牌的人(尤其在初期的創流人員之後新加入者)加入其流派,特別在新潮流採取民主集中制的體制之下,對於團體的決議,成員必須遵守不能反對,這樣的體制之下,是不太可能有什麼好人才的,更且,新潮流會儘量把自己流派的成員,納入執政團隊,而對非我族類者會加以排除,也就是說排除異己,這就使人們不得不懷疑,而新潮流執政能力的界限,其實就反映在它的成員對於管案一案,並沒有任何作為之上,當潮水一退,新潮流有沒有穿泳褲,就一清二楚了。

2、社會各種問題的解決須要動員所有種類的專家、學者

美國芝加哥學派的創始人梅利安(Charles E. Merriam)說過,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必然產生許多的社會問題、經濟問題等各種的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不可能脫離國家,因此,必須對於國家做理性的設計,必須對自由與民主主義加以設計,這種設計必須把所有學問上的成果加以導入,在這種設計過程中,所有種類的科學家都必須被要求參與其中。

3、民進黨尚未脫離執政是分封授爵的思維

因此,執政團隊是應該以各種方式,把各種人才納入其中的,這才是現代國家的治國之道,但是新潮流執政卻幾乎都是近親繁殖,小英當上總統後的作為,好像是在分封授爵,還停留在古代「權力分贓」的思維上面,而賴清德上台以後,幾乎大的國營企業的董事長與副董,幾乎全被新系人員占據,這些人有無經營專材,其實一檢驗就知道。如果民進黨的執政,只有這個能耐,那麼台灣的前途堪憂。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