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主機維護中;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五四:「外爭國權、內除國賊」
五四:「外爭國權、內除國賊」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自由時報/社論   
2018-05-04

為了「挺管」,有人發起「新五四運動」。「五四」的象徵符號,被這樣政治化,當年參與「五四運動」者,地下有知恐怕會跳出來。一九一九,一次大戰結束後的巴黎和會,將德國在中國山東的權益轉讓日本,北洋政府的軟弱引起中國各界不滿,於是發起一場以學生為主的示威抗議。這場被稱為「五四運動」的主題,乃是「外爭國權、內除國賊」。參與者洋溢著愛國情操,不是為某個「獨董」說不清的履歷而搖旗吶喊。

其實,台灣的確也有類似的時空條件,可能復刻一九一九中國的「五四運動」,它未必是上街遊行而是一種公民覺醒運動。因為,中國正在加緊國際封殺台灣,如世衛大會遲未發出邀請函,機艦繞台擾台武嚇台灣且發行「繞飛祖國寶島紀念封」,脅迫國際航空公司將台灣列在中國之下,被舉報為台獨藝人、商人者被羞辱公開自白劃清界線;種種挑釁台灣獨立現狀之舉層出不窮,連美國國務院也不斷提醒北京自我節制,並且通過多項法案表達「挺台」之意。這些台灣必須「外爭國權」的中國威脅,正是類似當年中國「五四運動」的背景。

然而,儘管中國正在威脅我國,儘管「挺管」者以「大學自治」為名進行政治動員之際發生友邦多明尼加被中國買走,所謂的「新五四運動」對「國權」依舊置若罔聞。那些政治屬性非常明顯的「老藍男」,整天高喊「捍衛中華民國、反台獨」,但中華民國與台獨同遭北京霸凌,他們竟麻木不仁到怪罪本國政府。不談「外爭國權」,那又何必穿越時空濫用「五四」的象徵符號呢?「挺管」的「老藍男」,威權時代扮演黨國附隨,目無大學自治,打壓學術自由,如今拿「校園民主」來當護身符,這是哪門子的學術良知?這根本是自始至終都在校園裡玩政治!

講到這裡,油然浮起了當年「五四運動」的另一個主題:「內除國賊」。「外爭國權」,當年乃是針對國際列強,以現在的台灣來說,便是針對中國威脅、併台野心。而「內除國賊」,當年是針對親日官員,以現在的台灣而言,對象是附和中國「促統」者。「國賊」,不難辨別,他們無所愛於中華民國,更無所愛於台灣,只要主流民意選擇本土政權,他們便無所不用其極地反政府、製造社會動盪,寧可讓台灣內亂內耗到輕易被中國統戰分化各個擊破,也不讓中華民國或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國家。放眼看去,那些鼓吹同屬一中,為「中國夢」效勞者,挺身而出「挺管」是偶然嗎?一如先前國台辦,敵對台灣的政府機器也「挺管」,為其未在中國的大學授課、支薪背書,這也是偶然嗎?

今天,五月四日,距離中國的「五四運動」將近一百年了。「挺管」者所謂的「新五四運動」,理不直氣不壯,恐難激起青年學生的熱情,因為這場「行政獨裁」控制的台大校長遴選,本來就與作為學校主體的廣大學生無關。大學學生跨校組織發出聯合共同聲明便強調:校園民主乃大學自治之前提,否則大學自治將淪為寡頭學閥的保護傘。可以預料,「老藍男」與「老學閥」攪動的漣漪,也將遠不如太陽花學運的餘波盪漾。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既然「五四運動」的象徵符號又被召喚,大家倒可嚴肅思考,台灣或許需要一場具有現場感的「新五四運動」:二三五○萬人組成的共同體,團結推動「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的公民運動。在即將到來的選舉,再一次展現公民力量「內除國賊」,對內對外「鞏固國權」。

Source: 自由時報/自由評論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