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主機維護中;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台灣是失敗的國家嗎?
台灣是失敗的國家嗎?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8-05-08
川普在發動對中國貿易戰爭前,早已在自傳《讓美國再次偉大》一書中說:「中國有兩個,一個是好中國,一個是壞中國,美國對中國策略,早已經失敗幾十年了,我所做的,只是反擊中國而已」,沒錯,台灣對中國策略,也失敗了30年,現在,小英要不要反擊呢?如果,台灣不想成為失敗的國家,或者說:台灣還願意改變過去已經失敗的命運,我們應該如何做?(圖/張家銘)
川普在發動對中國貿易戰爭前,早已在自傳《讓美國再次偉大》一書中說:「中國有兩個,一個是好中國,一個是壞中國,美國對中國策略,早已經失敗幾十年了,我所做的,只是反擊中國而已」,沒錯,台灣對中國策略,也失敗了30年,現在,小英要不要反擊呢?如果,台灣不想成為失敗的國家,或者說:台灣還願意改變過去已經失敗的命運,我們應該如何做?(圖/張家銘)

5月1日,外交部宣布:中華民國和77年邦誼的多明尼加,斷絕外交關係,「中華民國在台灣共和國」,再度遭受背叛,現在只剩下19個邦交國,同樣的遺憾和憤怒聲明,牆國(中國)甩大錢挖牆腳,破壞區域和平穩定等等話語,一再重複,都來自總統府,說實在,真的聽多了,台灣人民已經無感,連過去捍衛中華民國的藍色戰將,也沉默以對,中國國台辦說的最坦白:不會有國家,會和一個不正常的國家建交,中國指出台灣外交問題所在,那麼,台灣人也應該問自己:一個不正常的國家,是誰造成的?這個國家會不會也是失敗的國家呢?

四月中旬,小英總統到史瓦濟蘭訪問,臨行前還信誓旦旦:台灣要走出去,此次出訪為了慶祝史國獨立50年,這一天,也是史瓦濟蘭改國號的日子,史瓦濟蘭國王說:「我們的國號經常和瑞士撞名,所以才決定改名」,有好事的記者問蔡總統:台灣呢?小英回答的很曖昧:「我們的國號不是很正常嗎」?這是漢文字的精妙處,一個句子中,有了問號和沒問號,意義差很多,把問號拿走,台灣國號就不正常了,而一個國家的失敗,通常從國家名字就看出來了。

喬姆斯基在《失敗的國家——濫用權利和踐踏民主》一書中說:「主權是衡量國家是否失敗的準繩」,根據美國智庫和平基金會,把失敗的國家量表,列舉出12個指標,這12個指標,也可以稱為國家脆弱性指標:

一.人口壓力遽增
二.難民大規模移動
三.遺留集體種族仇恨和報復的偏執
四.長期人才外流
五.群體經濟發展不均
六.經濟發展倒退
七.公共服務失效
八.法治失敗人權侵害增多
九.國家武裝部隊失控
十.社會統治菁英分裂
十一.國家政權不具正當性
十二.外國政治干預

目前的敘利亞12指標具備,台灣因為不被聯合國認可為主權國家,所以並未接受評量,但是,好歹自己評量一下自己,台灣至少具備了3,4,5,6,10,11,12,七個指標問題,其中第三項,就是目前國族認同分裂,所造成的問題,是台灣問題的核心,即便目前沒有爆發內戰,認真講:7種指標已經過半數,台灣也算是失敗的國家之一。

4月27日,兩韓頭目在板門店舉行和平高峰會,有好事的記者問小英,小英說:「只要是在沒有預設前提,以及對等情況下,也願意和習大王見面」,這句話四平八穩,台灣已經說到爛了,中國卻充耳不聞,問題是:拋開那些「一中各表」的欺騙話術,中國和台灣兩國,無法像兩韓可以對等談判,問題出在哪裡?到底是誰的錯?這不是用缺乏政治智商,一句話可以帶過,一個國家之所以搞到失敗,一定是有漫長原因的,這個抬頭不正的國家,政策失敗,當然不能完全怪小英,應該怪更早的領導者。

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後,國民黨政府眼看局勢不妙,老蔣企圖丟開中華民國大衣,建立「中華台灣共和國」,可惜時機不對,因為老美不支持,老蔣把這個失敗硬生生吞了下去,再加上身體已經衰弱,就不再提起,詳見〈蔣介石的台獨夢〉(民報專欄),台灣的失敗,已經在這個時候埋下,1987年,小蔣臨死前,發了善心,解除戒嚴,允許老兵揹著三大件一小件,帶到中國探親資匪,這個階段,台灣有錢,就算資匪,仍不足以傷害台灣經濟體質。

1989年,天安門流血鎮壓發生後,全世界抵制中國經濟發展,這時候,中國最需要台灣援助,台灣卻沒有堅持保握這個機會,和中國先談對等,在沒對等情況下,就貿然開始交流,資金工廠跑到一個對台灣充滿敵意的中國,台商雖然短暫享受了超國民待遇,風光一時,卻違反全世界對等交流普遍的原則,看看兩德統一前的步驟,兩德在和平統一之前,東西德必須先開放電話、開放電訊、電視頻道、開放圖書出版,東德到西德探親,全程監控,或東德到西德打工,只限固定場所,並要求打工者,當天來往,一步一步,按部就班,才能在國家安全下,走到最後統一。

兩韓也是如此,1990年,金大中陽光法案通過,兩韓探親來往,必須申請,南韓對北韓的經濟協助,也只限於開城地區,哪有一個國家像台灣如此胡搞,只靠著血濃於水一句話,把國家安全視若無物,中台兩國,在國際上沒有對等情況下,台灣卻一昧開放,呆商從沿岸走進更深的內陸,四處資匪的結果,死在女人裙下,死於中原,或無命回鄉,和變成囚犯,變成台流一大堆,演變成今天,不要說超國民待遇,連國民待遇也困難,局面已經難於收拾,現在的情況就是:匪諜在台灣滿街跑,台資台商在中國陷入共黨魔掌,變成中國實質掌握的肉票,台灣的國家政策,嚴重受到中國干預,前幾天,在美中貿易戰開打,經濟部為了向美國申請鋼品關稅豁免,選擇站在美國這一方,對輸往中國的晶片設限,立刻遭到國內「被捅派學者」抵制,認為這一政策會遭來中國更大報復,台灣經濟會死得更快,過去,高歌大膽西進的人,現在照樣說大話,照樣喝民進黨政府的肉湯,這些人過去沒腦子,現在則是沒臉站出來,甚至還高唱台灣給中國管理很好,從不為自己錯誤的政策道歉。

無可否認,小英上台後,接續黨國爛攤子,真的很辛苦,但是,政治就是如此,前人有錯,後人不改,小英仍然無法逃避失敗國家的責任,更必須直接承擔失敗總統的罵名,更簡單說:小英的民調持續低迷,因素很多;走中間路線的結果是:藍的罵他台獨,綠的罵他親中,但是,屬於總統負責的外交,兩年就斷交三國,屬於總統責任的國防,百分之60以上的人民,對國防沒信心,雖然也有60 %的年輕人,願意為保護台灣而戰,這點足堪安慰,但是,對國民黨舊黨國時代的餘毒,除垢不力,反而使這些人更有機會,轉換藍色底褲,改穿紅色,結合鄰居中國邪惡黨國,在台灣內部製造動亂和分裂,說穿了,第五縱隊能夠招搖過市,媚匪的紅旗四處飄搖,不就是台灣自己急於開放,沒有依照世界遊戲規則,惹來的問題嗎?川普上任後,民意要求他開放敘利亞難民赴美,他說:「我無法判斷誰是恐怖份子,所以我不會放任有人在我家院子裡放炸彈」。台灣呢?

1947年6月,杜魯門看出蘇聯故意杯葛馬歇爾重建歐洲的計畫,發表了杜魯門主義,在肯楠8000字圍堵共產報告中,美國總統決定圍堵共產國際擴張,同時展開對蘇聯抵制行動,這就是冷戰時代的開始,本來在開羅宣言底下:在四強接管朝鮮五年後,應該讓朝鮮建立獨立統一的韓國,結果事與願違,兩韓在1948年各自成立政府,正式分裂,蘇聯希望獨立的韓國,是親蘇的政府,美國卻希望韓國是親美政府,雙方堅持不下,只好南北各組政府,以38度線為界,現在,朝鮮很可能逐步走向和平,而帶著圍堵中國共產任務的台灣,將何去何從?

中國已經取代當年的蘇聯,對民主陣營圍堵政策,展開攻擊突圍,台灣戰略地位,首當其衝,台灣人愛和平,但是,和平不會從天而降,兩韓的歷史已經告訴我們,強權政治的運作就是如此。

中國現階段,對台灣文攻武赫的戰略首選:當然是逼迫台灣主動投降,被中國順利併吞,接受一國一制,但是,以目前情況來看,這種方式台灣人民不同意,對中國而言,也是風險最大,除非中國能在各種方式的占領後,完全壓制台灣獨派人士的反彈,甚至消除獨派武裝對抗,因此,中國戰略第二選項是逼台灣接受一國兩制,把台灣當作一個親中國的地區看待,對中國日後爭霸世界,突圍第一島鏈,最為有利,也不會帶來統治的困難,然後如同香港,慢慢緊縮兩制,走向一國一制,如果真有這一天到來,不管是一國一制或一國兩制,台灣就真的失敗了。

如果無法一國兩制,中國戰略上也希望是以中國為主的聯邦國家,然而從美國立場來講:使台灣成為親美的正常國家,從隱性同盟,變成顯性同盟,對美國圍堵中國最有利,其次就是把台灣變成另一個波多黎各,正式成為聯邦之一,最差情況就是讓台灣維持現狀,但是,台灣本身所希望,當然是獨立建國,最好可以成為武裝中立國,不介入中美大國的紛爭,但是,這個希望也最困難,必須美國,聯合國和歐洲國家同意。

台灣政府只有譴責背信忘義的多明尼加,卻不敢面對挖牆腳的中國,是無法解決問題的。

川普在發動對中國貿易戰爭前,早已在自傳《讓美國再次偉大》一書中說:「中國有兩個,一個是好中國,一個是壞中國,美國對中國策略,早已經失敗幾十年了,我所做的,只是反擊中國而已」,沒錯,台灣對中國策略,也失敗了30年,現在,小英要不要反擊呢?如果,台灣不想成為失敗的國家,或者說:台灣還願意改變過去已經失敗的命運,我們應該如何做?前幾天觀看:謝金河和范疇對談:「美中貿易戰爭,台灣應該如何自保?」,范疇認為:在美中板塊對撞時候,台灣不要插隊,應該保持沉默。這句話,就是對目前正在大動作的台灣獨派團體而發,我尊敬范疇,但是,對范先生的言論,並不認同,貿易戰爭只是戰爭類型之一,未來美中戰爭打打談談,會變成常態,我認為台灣當下不是裝沉默,而是更加務實,把握現在美中交戰機會,謀定而動,台灣人必須理解:中國就算會主動給持有台胞證的人,免費搭高鐵,也不可能給台灣對等談判,這個世界上,所有對等的地位,絕對是自己爭取的,台灣人如果希望中華民國或台灣國,被老共承認接納,只能在老共需要你的時候提出,否則,等美中貿易大戰一過,台灣就更沒機會了。

例如說:中國現在需要台灣晶片,美國希望台灣晶片不要賣,現在不就是兩邊談判的機會嗎?台灣要的不多:獨立、生存、安全和發展而已:那麼,作為總統,小英應該如何拯救已經失敗的國家呢?

第一,順著美國的談判呼籲,主動召開國際記者會;向世界表示:願意和中國展開和平談判,如果中國拒絕,責任壓力就會轉到中國身上,中國若同意,台灣可以在會中要求中國停止打壓台灣,接受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