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9 大愛修行革命僧-林秋梧(證峰法師) 追思會
「喜樂島聯盟」中國KMT不爽、中共不喜、民進黨排斥
阿共赤化,龜縮的DPP執政。斯德哥爾摩的毒素在台灣。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國民黨的群眾運動
國民黨的群眾運動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8-05-12
國共內戰四年,擁有優勢兵力的國民黨,卻失去中國江山,美式裝備和訓練,輸在一夕間,老美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周恩來說了一句話:「在文宣洗腦和特務滲透,兩個戰場上,共產黨早就贏了,所以武裝鬥爭中,國民黨當然兵敗如山倒」。圖/Wikimedia Commons/User:Zander Schubert
國共內戰四年,擁有優勢兵力的國民黨,卻失去中國江山,美式裝備和訓練,輸在一夕間,老美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周恩來說了一句話:「在文宣洗腦和特務滲透,兩個戰場上,共產黨早就贏了,所以武裝鬥爭中,國民黨當然兵敗如山倒」。圖/Wikimedia Commons/User:Zander Schubert

國共內戰四年,擁有優勢兵力的國民黨,卻失去中國江山,美式裝備和訓練,輸在一夕間,老美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周恩來說了一句話:「在文宣洗腦和特務滲透,兩個戰場上,共產黨早就贏了,所以武裝鬥爭中,國民黨當然兵敗如山倒」,因此,所謂成敗關鍵,是基於民心向背,說穿了,就是搞好群眾運動,而群眾運動首要,必先替人民洗腦,吸納民心,所以先要控制文宣媒體,以前社會是報紙為主力,現在則加上電視和網路,甚至社交互動平台。

以民國時代上海而言,國民黨控制媒體有黨營的申報和新聞報,自稱中間立場,卻是親共的報紙,有大公和文匯,尤其是抗日戰爭開打,中國文人普遍同情弱勢左派,加上親共報紙文字洗腦,多數人支持老共所呼籲的「民主自由」,多黨政治理想。

到二戰結束,國民黨政府官員在接收淪陷區,表現實在太差太腐敗,更造成大量文人向左靠,投奔延安蘇區,國府民心盡失,直接促成倒台後果。

平心而論,老蔣愛獨裁搞威權,卻不如毛澤東,共產黨一上台,理解媒體的洗腦太厲害,一聲令下,幻想在新中國實施民主自由的文人,先被老共在頭上按下罪名,然後抓去關,所有報紙全部變成黨營,怪不得老毛罵老蔣:「獨裁無膽,治國無方」,老毛的狠毒,無人可比,為奪江山,也可以幹漢奸。

中國被老共解放後,國共兩黨的鬥爭場域,轉移到香港,因為英國殖民下的香港,比較自由。這一點,就很像目前的台灣,港英政府對國共兩黨在香港的鬥爭,採取平衡政策,現在的中華民國,不就是如此,面對藍綠紅採取平衡,放任汙星旗和親共言論橫行,看看聯合重工和中字頭報紙,以及學狗叫的傳聲筒報,言論一面倒向中國,罵起民進黨政府卻又酸氣沖天。前幾天,聯合重工引用一則中評社新聞說:「共機繞台,台灣人一點不恐懼」,接下一句話卻是:「如此無懼的原因,是台灣人多數歡迎老共來統治台灣」,這種新聞,真的掰很大,而且騙很大,很不要臉,已經無法以理,論評了。

以解放初期,報紙來講:香港大公報和文匯報以及新晚報,立場偏左,星島日報,成報,華僑日報,屬於親國民黨。那些年,右派報紙還賣到台灣,報頭上還掛著中華民國的年月日,50年代,在親共報紙寫武俠的梁羽生和金庸,作品很受歡迎,卻被台灣查禁,等到解嚴開放後,金庸小說才到台灣。港英對言論自由的底線,就是不要搞煽動作亂,只要沒有危害到統治基礎,雙方爭鬥,你死我活,也無關港英政府的事。

所以,從50年到70年,二十年來,香港熱鬧非凡,成為特務間諜活動重心,美國中情局以在港的「美國新聞處」做掩護,國民黨也設香港分部,老共以新華社香港分局為據點,而英國情報局在港的頭目賴德,就是以香港大學副校長身分做掩護,實在令人難以預料。

朝鮮戰爭剛結束,老共開始發動反右,反地主,反資產階級鬥爭,數十萬親國民黨難民,逃到香港,港島人口遽增,加上無處可棲,只好在調景嶺(舊名吊頸嶺)以及九龍搭起木屋違建,稱為徙置區,屋頂上插滿國旗,被稱為香港最後的反共堡壘,國民黨一看:親國民黨民眾增加了,也想學學老共搞搞群眾運動,激發反共向心力,這一場史上最失敗的群眾運動,被稱為「九龍暴動」。

1956年9月18日,國民黨黨國大老谷正綱到港訪問,特別到了調景嶺,拜訪親國民黨難民,發放救濟品,因為雙十節即將到來,調景嶺和九龍木屋區,已經掛滿青天白日國旗,並貼滿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歲,反攻必勝,建國必成等等標語。10月10日,這一天上午,有一位徙置區的辦事員,看到木屋區,到處貼了標語,順手撕下幾張,這動作激怒了難民,三十幾位難民包圍徙置區辦公室,要求辦公室把辦事員交出來,否則要把辦公室夷為平地,並開始聯絡黑社會堂口,調集人買,黃昏時候,人馬聚集,編成五個大隊,並攜帶各類武器,浩浩蕩蕩朝九龍市區進行,沿路開始打砸商店,學校,公會,醫院也無法倖免,當天晚上情況更加惡化,難民在街上推倒消防車,打傷消防隊員和警察,並且搶奪商店財務,搶奪百貨公司物品,向商家募集反擊左派經費,並在北九龍地區設下崗哨,企圖通過的車輛,被逼迫交出買路費。

10月11日,情況更加嚴重,瑞士駐港大使館參事恩斯特夫婦,搭乘計程車經過大埔路,青山道路口時候,車子被難民攔下,並朝車子縱火,恩斯特夫婦死亡,司機逃脫,有兩名難民在企圖推翻車輛時,自己被壓死。中午,港英政府出動軍隊開始鎮壓,三點,九龍交通全面停擺,難民開始流闖,四處攻擊民居,其中以左派所屬「工聯會工人醫療所」,受害最嚴重,一位藥劑師楊觀福被打死,護士古慧珍被輪姦後,被拖到街上遊街,在街上第三次被輪姦。

當天11點,港英政府宣布戒嚴,10月12日開始抓捕犯案者,一共有三千人被捕,港英政府在事後的報告中說:這是一次由國民黨駐港情報單位,發動的暴動,暴動結果共60人死亡,其中45人是被警方槍殺,443人受傷,被捕者有很多人具有黑社會背景,其中,持有國民黨黨證者,並給予遞解出境,但是,並未說明遞解出境地點是中國或台灣。中國針對這次暴動,也對港英政府,發表措辭強烈談話,周恩來說:第一:不可把香港當做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基地,第二:不可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威信,第三,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港人員須受到保護。

這個事件發生後,香港親左的大公報,抓到國民黨把柄,開始對國民黨駐港機構發起文字攻擊,當時,香港大公報副總編輯就是羅孚,還兼任新晚報總編,難民暴動事件當中,有被捕的文人接受大公報訪問,難民告訴記者:自己如何被老共掃地出門,變成難民的故事,流落香港生活困頓,這一口鳥氣,無處發洩,所以藉這個機會發洩一下。記者告訴羅孚,共產黨執政後,在中國如何迫害人民,飢荒餓死一堆人,製造更多災難,羅孚一概不信,認為老共愛國愛民,是世界上最有良心的黨,可見洗腦真的很厲害,腦袋一但洗壞掉,復原機會相當小。

1982年,羅孚被老共列為資產階級,羅孚卻混然不覺,這一年,老共中央以赴北京開會名義,把羅孚引誘到北京,以美國間諜罪名關押羅孚,這一關就是十年,天也知道,羅孚是忠誠的共產黨,不可能當間諜,但是覺醒卻太慢,羅孚晚年生活在香港,絕口不談這一段文人往事,有人要他寫自傳,他卻說:「木有文章不是病,蟲多言語不能天」。簡單說:就是講一大堆廢話也沒用,後來,羅孚的兒子羅海雷,不忍老父負罪一生,就主動代筆,寫下「一個報人,間諜,羅孚自傳」,書中寫下文革時代:從香港過境到中國,中國海關會取出毛語錄,旅客也要取出毛語錄,然後一起大聲朗誦裡面一段章節,就算是通關密語,才能進入中國。

這是過去洗腦方法,現在進步了,直接在電影院,在網路播放「厲害了,我的國」,強迫人民收看,票房創下最高紀錄,洗你的腦,還要賺你的錢,真是厲害了,最近,中國中宣布突然下令停止播放,原因並未對外說明。

兩相比較,國民黨在港鬥爭失敗,也就情有可原了,事實上,國民黨駐港特務,為什麼要搞這樣的群眾運動,也沒人知道,國民黨也沒有出面說明,或者只是單一事件失控而已。

總之,這是一次失敗的群眾運動,國民黨在港單位,也因為這次暴動被視港英政府視為恐怖份子,所有活動也更受到壓制。

1971年以後,中華民國退出國際組織,國民黨在港單位也開始轉移,或潛入地下,一直到九七年香港移交,國民黨想在香港有所作為,已經很難,就連雨傘運動,也使不上力。

2016年,國民黨在台灣徹底失去政權後,並沒有打算要反省檢討失敗的原因,仍然相信:學習共產黨,搞群眾運動,就可以打敗民進黨,是否被紅色軍師所迷惑影響,也很難證實,但是,從藍營支持的反年改的八百壯士,爬牆摔死掉一個後,依舊持續不改衝組策略,結果在425,衝撞立院這一役,犯下致命錯誤,被貼上暴力形象,整個運動全面「臭掉」,但是,就像孫中山搞革命,藍營還是不死心,看到台大因為遴選校長案,遲遲搞不定,引發所謂不知所云的「新五四運動」,一堆講北京話的政治人物,不相干人等,再度包圍上去,刷存在感,綁黃布(被諷刺為黃巾之亂)發表講話,把當事人逼到出面發文說:請不要再用「拔管」和「挺管」字眼了,看來,這個運動,也會從新五四,變成五四三,一樣臭掉。

搞群眾運動目的,是施壓政權,最好是扳倒政府,但是,必須師出有名,以人民利益優先。過去,民進黨從平反二二八,到修正刑法一百條,甚至野百合的國會全面改選,充滿進步價值和人性思維,這樣子的運動,才會引起人民響應,才可能成功。說白了,一個連理字,還沒站住腳的私人利益問題案件,卻企圖以運動逼迫民主政權低頭,不只不可能,也是天下奇聞。

話說回來,如果國民黨今天還繼續執政,台大選校長,根本不會有問題,任何人選的小毛病,稍稍喬一下,也會輕易過關的,唯一不靠譜的是:如果在國民黨執政下,繼續擴大中台文化交流,在偉大的交流名義下,所有大學全部簽了「一中承諾書」,更不用說,老師可以到中國兼課,到時候搞不好,特務陸生充滿台大,台大校長也可以由北大校長兼任,交流交流,不是嗎?台灣的學者們,也只能看著台大校門,站在羅斯福大道上興嘆了,還要選甚麼鳥校長?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