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新聞快報 arrow 【影音】高醫董事會之亂!教育部官員回應「依法處理」陳永興怒斥
【影音】高醫董事會之亂!教育部官員回應「依法處理」陳永興怒斥 列印 E-mail
新聞 - Other Sources
作者 民報記者唐詩   
2018-05-12
民報創辦人陳永興醫師(中)怒斥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長朱俊彰(右)「高醫董事會打臉你高教司,你糾正它的錯誤,它回過來甩你兩個巴掌!你們到今天悶聲、不敢回應!說一句依法處理。什麼叫依法處理」?一旁抗議的學生也都快要聽不下去。圖/唐詩
民報創辦人陳永興醫師(中)怒斥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長朱俊彰(右)「高醫董事會打臉你高教司,你糾正它的錯誤,它回過來甩你兩個巴掌!你們到今天悶聲、不敢回應!說一句依法處理。什麼叫依法處理」?一旁抗議的學生也都快要聽不下去。圖/唐詩

高雄醫學大學學生向教育部檢舉董事會惡搞,但三百多位聯名的學生名單,卻被教育部高教司寄給高醫董事會,形同「出賣」,對此包括高醫學生在內多校學生代表,今(11)日下午前往教育部前抗議,痛批教育部出賣學生,並要求高教司長李彥儀下台。

而在學生代表與立委洪慈庸、黃國昌紛紛發言之後,高教司副司長朱俊彰出面接受陳情書,並坦承將學生名單寄回董事會「處理不夠細緻」,為此道歉,他也解釋是希望高醫董事會正視學生的意見來溝通,過程中造成同學的疑慮,已要求董事會不能侵害同學權益,後續在處理上一定會更審慎。

但學生無法接受朱俊彰的說法,也到現場聲援的高醫校友、民報創辦人陳永興醫師聽不下去,接過麥克風來發言。

陳永興說,「我很感慨,20年前我做立法委員,那時候花蓮有一個精鍾商專,董事會對學校的老師跟學生非常地惡質,老師跟學生來跟我陳情,我問老師跟學生:你們為什麼不到教育部陳情呢?他們告訴我,他們只要到教育部陳情,還沒回到花蓮,他們的董事會已經知道是哪些老師去陳情,所以這些老師學期結束就被fire,就不續聘了」。

「20年前的教育部就做這種事情。我沒想到過了20年,這個教育部還是頑冥不化,沒想到這個時代已經進步到這程度了,你把學生去投訴的名單給高醫的董事會,高醫的董事會不會把這些學生變成黑名單嗎?」,他接著表示。

陳永興繼續表示,他自己讀高雄醫學院被記二個大過、二個小過,留校查看,「我畢業30年回不到我的母校!要回去教書不行,要回去做醫生不行,要回去演講不行。就因為我學生時代,我說高醫的董事會胡非亂作,這件事情到今天還在發生。你說請他們要保密,你想高醫的董事會是善良之輩嗎」?

「如果高醫的董事會是善良之輩,為什麼這2、3年來,這麼多校友、學生來陳情,甚至監察院調查完了,都已經說教育部你們錯了,你們包庇董事會,在高醫為非亂作,你們也接到這個糾正函了嘛!你們自己高教司又派人去重啟調查,調查完了以後跟董事會說,你們有幾個董事會是非法產生的,要重選。有啊,你們下了這個公文啊!你們跟高醫董事會說,你們錯了,創辦人是杜聰明,不是陳啟川,你們怎麼可以把人家陳啟川,還把附設醫院改為紀念陳啟川爸爸陳中和」,陳永興痛批,而朱俊彰只是默默站在一旁聆聽,面無表情。

陳永興向朱俊彰表示,「你知道高醫董事會怎麼打臉你們教育部嗎?高醫董事會接到公文以後說,好啦,既然你們說有三名董事不合法,我重選。他們真的開了董事會重選,選了原來那三個不合法的,再把名單送給你們,你們接到名單了嘛!」一旁的朱俊彰小聲點頭說:「對」。

陳永興問他,「到今天你們怎麼處理?」朱俊彰則回應,「依法處理」。陳永興火大反問,「什麼叫依法處理」?「你本來就跟他講這三個是非法的嘛,他竟然把三個非法的董事,重新要送給你核備!他是在打臉你高教司欸!對不對?他打臉你高教司,你糾正它的錯誤,它回過來甩你兩個巴掌!你們到今天悶聲、不敢回應!說一句依法處理。什麼叫依法處理」?一旁抗議的學生也都快要聽不下去。

陳永興更痛批最近發生的台大校長遴選事件,「就像台大的事情。依法處理了三、四個月,搞得這個社會付出這麼大的代價!這高教司有問題嘛!不是只有高雄醫學大學的問題,我們在跟高醫抗爭的過程,中國醫藥大學、東海大學、逢甲大學、文化大學、世新大學,每一個大學的學生跟老師都來跟我們講,他們的學校董事會都有問題!整個私立學校都變成財團跟家族掌控,都是因為你們過去長期的包庇、縱容這些人」!

「現在連國立大學都淪陷了!國立大學完全接受教育部經費編列預算的,你們三、四個月不敢處理,放任這個學校,到今天,什麼叫做校園自治啊?是少數人壟斷了這個學校的代表權嘛!連學生要表達他們的意見,還在校園裏頭被打、被推、被趕走,這樣高教司到今天還不講一句話!」他氣憤表示。

陳永興接著說,「你是副司長,我沒有怪你。可是我們要嚴正地告訴吳部長,高教司長一定要換人,教育改革從教育部內部開始改革,先整頓高教司,台灣的高等教育才有救啦!我們努力了二、三十年,還在原地踏步啦!教育部真的是一個最保守的單位嘛!一個社會要進步,就是要思想開放,大學校園就是要追求真理的地方,就是鼓勵學生有獨立思考的地方,你們要把全台灣的大學全部淪陷,變成學閥控制、財團控制、家族控制,學生完全沒有自主的權利,校園沒有民主嘛!哪裏來的什麼校園自治呢」?

陳永興說,今天每一個學校的學生來這裏,「其實我們看了都很痛心的!我本來想今天這是學生的場合,我們不需要講話了,我們已經講了幾十年了。可是,你們這樣的答覆,我實在是…實在講,我們沒有辦法接受!我們已經要求監察院彈劾高教司長,監察院已經開始調查了,我們的校友已經去告你們的高教司長了,已經到法院提出控告,如果高教司長還有廉恥,應該今天自己就遞出辭呈,讓吳部長好好地整頓教育部,改革台灣的教育」!

陳永興說完後,在場學生高喊「高教司長下台」、「李彥儀,下台」!一旁的朱俊彰仍然臉色凝重,而在學生請黃國昌、洪慈庸一同上前喊口號時,他也悄悄地轉身,在駐警護送下走回教育部的大樓內。

Source: 民報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