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9 大愛修行革命僧-林秋梧(證峰法師) 追思會
「喜樂島聯盟」中國KMT不爽、中共不喜、民進黨排斥
阿共赤化,龜縮的DPP執政。斯德哥爾摩的毒素在台灣。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挑戰獨裁無良者的勇敢商人
挑戰獨裁無良者的勇敢商人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8-05-15
我們經常錯誤認知;商人唯利是圖,所以沒有祖國,既無祖國,就很「中立」,這種想法,只有在全世界自由和平的時候,才會出現,在中國和台灣,不對等交流下,留在中國,被老共掐住脖子的台商,所謂祖國,就是掌控商人生死的老共,不是嗎?(圖為「政經看民視」9日戶外開講/民視提供)
我們經常錯誤認知;商人唯利是圖,所以沒有祖國,既無祖國,就很「中立」,這種想法,只有在全世界自由和平的時候,才會出現,在中國和台灣,不對等交流下,留在中國,被老共掐住脖子的台商,所謂祖國,就是掌控商人生死的老共,不是嗎?(圖為「政經看民視」9日戶外開講/民視提供)

從突尼西亞掀起的茉莉花革命,所謂的第四波民主浪潮,因為手機的運用,增加了資訊傳播,和群眾集結的速度,可惜,這種科技,已經被統治者作為監控人民的工具,也導致民主的退潮。但是,追求自由既是人性,如同美國開國之父傑佛遜所言;「我寧可追求危險的自由,也不願享受奴隸的安靜」。

於是,反獨裁的返祖現象,就出現了,五四當天,一位老北大人樊立勤,用毛筆寫下24張控訴習大王的大字報,貼在北大校園,眾人圍觀,十分鐘後,樊立勤就被公安帶走,在中國圍牆之內,嘴巴只能用來吃飯,眼睛還必須裝睡,沒想到,自由民主的台灣,這種返祖現象也出現了,民視頻道全面遭受系統商下架,影響北中南收視戶,已經有76萬戶,電視開天窗時間,還在持續,等待協商。

所以,民視節目主持人,只好把麥克風帶到台中「戶外開講」,這是另外一種大字報型態,於是,有人難免懷疑;台灣寬頻系統商,背後郭大老闆,充當中國干預台灣言論自由的打手,過去,反對黨高喊;黨政軍應該退出媒體,卻忽略了染紅大企業家,也必須退出媒體,今天,發行狗叫報紙的報老闆,在中國發跡後,用金錢控制中字頭報紙和電視,如果再加上郭老闆,台灣的言論自由,一旦全面淪陷,反對中國併吞的聲音,徹底被消音,只剩下罵台灣,歌頌中國的言論,到了那一天,中國大軍長驅直入,控制台灣日子,就不會太遠了。

我們經常錯誤認知;商人唯利是圖,所以沒有祖國,既無祖國,就很「中立」,這種想法,只有在全世界自由和平的時候,才會出現,在中國和台灣,不對等交流下,留在中國,被老共掐住脖子的台商,所謂祖國,就是掌控商人生死的老共,不是嗎?有多少中國和台灣商人的財產,一夕間就被老共充公,這一切都是錯誤的愛國心惹的禍。

1998年,一位美籍華裔邵裘迪,想為中國做一點善事,所以,來到上海,從事醫療器材進口業務,當時,從美國進口醫療儀器關稅17%,加上營業稅15%,稅金很高,但是,他忽略了還有一條上海政府自己附加的;「特別審計費」6萬美金,這筆錢就是敲詐費,好聽點叫紅包,用來給政府官員,朋分花用的錢,邵先生堅持不繳6萬美金,結果,邵先生被以逃漏稅罪名,關進牢裡,邵先生的美國家人,來上海探視,開庭的時候,律師暗示邵先生家人說;「法官說只要繳一筆錢,就可以無罪開釋」,但是,邵先生的家人堅持不繳,他們說;「美國法院沒有這種文化」,結果,邵先生被判了16年徒刑。

2005年,關心中國司法人權的孔傑榮教授,知道這個冤案後,利用關係找到中國最高法院,為這個案子召開了一次司法討論會,結論是;這個案子審判過程充滿瑕疵,孔傑榮以為案件重審,平反有望,結果也是白高興,這不是司法問題,是黨國顏面問題,台灣的郭瑤琪案件,不也是如此。

2008年,中國申請到奧運舉辦權,美國再度和中國政府談判,邵裘迪終於被釋放,不願意繳這6萬美金的黑牢代價,一共10年,邵裘迪說,我雖然喜歡中國,但是,我此生不會再進入中國。

小商人在極權國家資本主義制度下,淪為肉票,任人打殺,自不待言,你和中國簽署一千次投資保障協定,也是白簽,這國家政府不會把你當真,你照樣投訴無門,除非你是大尾商人,像郭文貴,可以有力氣整回去,老共對付郭文貴,就踢到鐵板。

這位理解中國黨國官商暗路的老郭同志,因為財產被抄,家人和公司職員,被關進牢裡成肉票,一氣之下,投奔美國,砸大錢,搞了一個郭媒體視頻,按照三餐罵老共,能否搞倒老共,還不敢講,但是,老郭至少出了一口鳥氣,有這種氣魄,也只有大商人辦的到,但是,郭文貴不是第一人,還有一個美國商人比爾布勞德,比起郭文貴還要牛。

比爾布勞德有一位赫赫有名的祖父,名叫厄爾布勞德,美國堪薩斯州人,年輕時就組織工會,被蘇聯的國際共產組織看上,1926年,國際共產組織邀請厄爾,到莫斯科訪問,厄爾來到莫斯科後,愛上金髮美女瑞莎,兩人結婚後回到美國,1932年,厄爾成為美國共產黨的頭目,並且兩度參選美國總統,1950年,美國反共氛圍下,麥卡錫主義席捲,厄爾被牽連入獄,厄爾的太太下定決心,以後不准兒子碰政治,厄爾的兒子菲立克斯,從麻省理工畢業後,進入普林斯頓研究所,成為有名的數學家,但是,比爾不像父親,他喜歡商業,1996年,或許身體中有俄羅斯基因,比爾在蘇聯崩解後的冒險年代,來到莫斯科,並且成立一家赫米塔吉資產管理公司,1997年,因為索羅斯對亞洲金融貨幣,進行狙擊,引發亞洲金融風暴,並非處於金融震央的俄羅斯,經濟體質太弱,也被波及,比爾公司逆勢操作,購入大量資產,變成世界級的投資者,赫米塔吉逐漸坐大。

我還記得這一年,是俄羅斯經濟動盪時代,在金融風暴之下,所有外商外資撤出莫斯科,央行盧布和美元匯兌,也停止操作,我的信用卡一夕間停用,這時候我才想到;必須結束在俄羅斯的調查採訪工作,趕緊逃難,莫斯科首都機場人潮洶湧,宛若末日降臨,機票漲五倍,就算買到機票,也沒有機位,我只好搭上西伯利亞鐵路往東逃難,依照我交給蘇聯和中國預先旅行證件,我手持車輪牌護照,只能一次過境中國,進入俄國,然後離開俄國回到日本,轉機到台灣,而現在搭上往東逃難的火車,最後在哈巴洛夫斯克停下來,我身上只剩下可以住一晚旅店盧布,在一家民工旅館,遇到一位來打工中國農民,聊天中,他知道我來自台灣,一直說國民黨好,我心想;並非住在台灣就是國民黨,他知道我的困境後,主動掏出一百盧布幫助我,才可以讓我有了後繼旅費,進入中國轉機回台。那一個冬天,一生中無法忘懷,我在受難,比爾卻大發利市,生命交叉故事,就是如此。

赫米塔吉資產管理公司,已經達到百億美元,2000年普亭上台執政,一開始喊出終結經濟寡頭壟斷,比爾以為普亭是正直的人,於是把俄羅斯許多金融弊病揭露;例如:俄羅斯聯邦儲備銀行涉及內線炒股,俄羅斯天然氣公司低估產值,勾結寡頭收購,造成國家損失等等,沒想到;這些被比爾揭露打擊的經濟寡頭,就是普亭朋黨,2005年,比爾被俄羅斯國安局驅逐出境,2008年,留守莫斯科,為比爾看管公司的律師謝蓋爾馬尼次基,被蘇聯國安單位逮捕下獄,2009年,馬尼次基在獄中被毆打致死,比爾所有財產,被俄羅斯侵吞,普亭還送給比爾一個罪名,1997年製造金融風暴,這個事件激怒了比爾,比爾決定用一生力量,槓上進化版獨裁者普亭。比爾到美國進行國會遊說工作,把俄羅斯如何迫害外國商人,和維權律師故事,告訴全世界,經過三年努力,2012年,「馬尼次基法案」在參眾兩院通過,普亭派了龐大訪問團到美國,企圖阻止法案,卻沒有結果。

比爾繼續遊說加拿大,也加入這個法案,雖然是美國國內法,但是,美國可以依此法,對侵害外商和合夥人權益政府,進行經濟制裁,這一年,普亭第三次當選總統,為了報復比爾,俄羅斯政府對比爾發布「紅色通緝令」,並派出特務殺手,要幹掉比爾。

比爾工作還沒完,為了報答正義的馬尼次基,比爾寫下了在俄羅斯的故事「紅色通緝令」,比爾說;「普亭和他的手下很可能把我暗殺,我唯一的反制手段,就是這本書,有一天,如果我被暗殺,你們就知道兇手是誰」。

比爾對俄羅斯獨裁進化2.0版國家的形容,只有四字;「殘忍欺騙」,書中舉了波蘭卡廷森林大屠殺的故事為例:1940年4月,駐守白俄羅斯和波蘭邊境的一位蘇聯警察瓦希里。米哈伊洛維奇布洛金,接到命令處置7,000名波蘭戰俘,於是,瓦希里在木屋中以手槍槍決戰俘,經過五天,途中換了一次槍,一共7,000人喪命,屍體被埋在邊界卡廷森林,二戰後,屍體被發現,蘇聯第一時間把責任和兇手,推給戰敗國德國,一直到1990年蘇聯崩解後,檔案文件面世,令全世界激憤,要求俄羅斯轉型正義,追求真相聲浪大起,但是,到了普亭上台,所有文件和檔案全部被銷毀,今天,俄羅斯會回歸獨裁專政,監控人民言論自由,用黑布蓋住人民眼睛,從這個故事就看的出來了。

台灣人民正在呼籲:政府主管單位「還我台灣眼睛」,但是,已經被老共控制的商人,我們實在無法期待;要求每一個商人都具備像比爾的勇氣,似乎有點苛求,所以,淪陷在中國大商人,只能繼續充當「用黑布蓋眼睛的幫兇」,正所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被老共綁架的商人無法期待,但是,台灣政府至少應該拿出一些手段,除非民進黨真的根本沒有執政或是無能到極點,從這個事件以來,政府管理單位表現的軟弱,真的令人無法指望,只能靠自己了。讓我們也學習美國華盛頓郵報的作家佛利曼,如此大聲向習大王嗆聲;「你若要遮住我們的眼睛,我們又何必讓你享受台灣的民主開放」,台灣的立院應該修法了,凡在中國投資設廠台商,不能以外資名義,收購台灣媒體公器,以及頻道系統,若有違法,立即吊銷執照,既存者,限期轉讓適格者。

台商脖子被掐,變成中國侵台幫兇,情有可原,比起那些以「不給錢就叛變」恐嚇政府的退軍老將校好太多,這些人似乎忘了;可以和紅軍圍爐,喝茅台打白球,就是仗著台灣人民拒絕被捅一刀,否則,台灣真的被捅,這些老將軍門,恐怕連場邊撿球的資格都沒有。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