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ROC返台灣正名,由內部開始(中油、華航、華郵..)
FA喜樂島聯盟孤軍奮戰,受到不可思議的阻礙、假消息
中國黨國惡質教育出來的藍丁,心中的主人轉KMT到CCP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民進黨陷入四面楚歌?
民進黨陷入四面楚歌?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8-07-05
2008年上台的馬英九,曾多次信誓旦旦:「年金不改,國家後悔」,也說「不會把年改責任,拖延給下任總統負擔」,但是為了軍公教選票,又拖了8年,有改了一分一毫嗎?(圖/鍾孟軒)
2008年上台的馬英九,曾多次信誓旦旦:「年金不改,國家後悔」,也說「不會把年改責任,拖延給下任總統負擔」,但是為了軍公教選票,又拖了8年,有改了一分一毫嗎?(圖/鍾孟軒)

曾經經歷多場選戰的阿扁前總統,前幾天,以「勇哥物語」對民進黨發出警告:「年底的選舉,民進黨可能丟掉四到五個縣市」,東華大學施正鋒教授認為:宜蘭、彰化、嘉義市、澎湖、雲林、和北市,6縣市岌岌可危,若加上台南市和台北首都,危險縣市超過8個。目前民進黨執政13縣市,國民黨執政6縣市,無黨籍親藍3縣市,如果預言真的實現,台灣將會從綠地變藍天,或者是「紅天」。

這些警告,也使國民黨黨國復辟,加添了力量,卻使台獨團體更加擔心,一但赤藍政黨聯手,反撲成功,年底的期中選舉,民進黨落敗,2020年的大選,小英連任困難,將發生再一次政黨輪替,只要親中的威權保守力量回巢,與老共裡應外合,台灣建國之路,勢必更加坎坷,眼看,新政府的改革軟弱無力,人事運作無方,並且偏離建黨時期獨立建國初衷,獨派團體手上這張含淚的票,怎麼投下去?確實是兩難。

過去,許多人把執政優勢,掛在嘴上,認為執政者有選舉優勢,其實,這是國民黨舊黨國時代的思維,台灣民主化後,想要以政策買票,並不容易,所以執政不是優勢,各種政策都免不了被挑戰,反而變成包袱,尤其台灣人感情多於理性,甚至是「善於健忘」民族,所以更容易被「假,反新聞」扭曲思考。

不久前,政府通過《空汙法》,希望降低二行程機車的移動汙染源,立刻被紅色媒體戴上「打壓低薪者」的帽子,這家紅色媒體,三年前在同樣的頭題報導,卻是支持政府掃除二行程機車汙染排放,這種媒體的自律道德在哪裡?就是唱衰政府,隨時挑撥對立為目標,目前在台灣的紅色傳媒,壟斷大半的言論市場,唯一工作就是「頌紅打綠」,逮到機會就會大作文章,(沒有機會也要製造出來),惟恐天下不亂。

死忠的獨派,當然不會「票投藍營」,最多也就是放棄投票,逍遙一天,如此一來,也就讓赤藍陣營,撿到了便宜。

6月16日,喜樂島聯盟在台中,舉辦發起人會議,會中卻只有30位民進黨立委,支持正名公投,表態願意在國會再一次修正「大鳥籠公投法」,不免令人懷疑:另外38位立委的立場是甚麼?我們實在不想下定論認為:「民進黨掌權後,只顧分享執政權力,徹底拋棄建國初心」,甚至學習保守反動的國民黨文化,坐等被中國統一,反正也有高官可當。

過去,我不只一次在專欄中呼籲:民進黨高層們,應該在選前,找獨派人士開一次「獨派國是會議」,大家開門見山把話說清楚,民進黨必須把獨立建國的工作開誠布公,至少對「喜樂島」的公投正名運動,正式表態,以釋群疑,否則就無法把35%支持獨立建國的選票,號召回來,這股力量是否凝聚,才是年底選戰勝敗關鍵(或許今年不發威,但2020一定對總統選舉產生關鍵影響)。最近《美麗島電子報》民調估計:民進黨內有55%滿意政府施政,36%對政府施政不滿,這數字和獨派選票相近。

使民進黨選舉陷入苦戰的另一個原因,是對政策的說服,蒼白無力,民進黨在野時代,現在高居權位座椅的新潮流系,個個都是文宣高手,被稱為選舉高手,各種政策說帖,洋洋灑灑。可惜真的執政後,享受獨占利益,反而陷入被動挨打的地步,既無法掌握改革和轉型正義議題,也無法替執政政府政策辯護,反而和民間公民力量互相對抗,就以司法改革的陪審制度而言,硬生生把民間希望的「人民進入司法訴求」推翻,搞了不三不四的「參審制」,不只是公民團體失望,也違背總統就職的宣示。而同志議題,則是劃錯了重點,惹來無限爭議,是輕重緩急不分的顯例。

韓國司法改革就顯出更佳彈性,先以陪審制試辦三年,取信公民力量,然後再以陪審和職業法官兩軌並行,這種聰明方法,卻不被台灣司法界採納,可見反動保守的黨國司法,依然盤據台灣的法律界,依然等待國民黨黨國回歸,所以,高等行政法院悍然以黨產條例有違憲疑慮,停止審判,請求釋憲,處處為黨國財產設想,阻擋轉型正義工作。

民調評估:會造成大量選票流失的年金改革,除了七月一日上路的公教年金,目前已經有4萬人要求複審以外,軍人年改,因為行政疏忽,錯誤百出,至今仍然餘波盪漾。因為近日發生的中國老兵在鎮江維權,打臉800壯士所宣揚「中國對退伍軍人照顧,比台灣好的謊言」,稍稍使這些被金錢沖昏頭的台灣退將們,清醒一下,但是,未來發展還是難料。因為,有吵有糖吃,誰不吵到底?吵到政黨翻覆,政府倒台可也。

本來,這項可以延續國家生命的年金改革,應該成為執政的成績單才對,最近台灣世代智庫民調也顯示:64%的人,支持年改,反對如果國民黨執政後要廢棄,也超過六成,但是,沉默多數不出聲,卻反被汙名,變成執政包袱。

放眼世界,除了實施民主社會主義的北歐國家,年金制度趨向平等,甚少爭議以外,南歐,西歐,或中南美國家,不是給付不公,就是給付太多,造成國家債務推升快速,年金改革不能不做,但是,改革失敗例子比成功多,以左派執政的尼加拉瓜來說,2017年開始推出無差別年金改革,軍公教勞,一視同仁,希望把退休給付降低5%,退休前的月俸提存款比率從6.25%,上升到7%,希望2020年提升到22%,政策剛剛提出,今年4月23日,引發人民抗議示威運動,警方出動鎮壓,造成24人死亡,5月6日,反年改人民又發動更大規模抗議,逼到尼國政府只好放棄年金改革。可見推動這項「把公平還給社會」的改革,阻礙力很大,被減少收入的人民,肯定不服氣,可以從年改受益的新世代,也不一定會感謝政府,這是現代人的短視。藍營政客,甚至還打著奪回政權後,「全面廢除年改」口號,吸引選票,證明了民進黨政府對政策捍衛的無力感,還是只會坐享權位好處。「大官易派,能官難求」,善哉斯言。

2008年上台的馬英九,曾多次信誓旦旦:「年金不改,國家後悔」,也說「不會把年改責任,拖延給下任總統負擔」,但是為了軍公教選票,又拖了8年,有改了一分一毫嗎?卸任後拍屁股走人,最近又在講風涼話罵年改,真是小孬孬!現在,民進黨在選票和國家生存之間,選擇了救國家,卻遭到反撲,到底國家重要?還是個人私利重要?做人,做為現代國民,總要有些理智和良心吧!千萬不要學李家同年改後月領8萬元,大嘆「晚景淒涼」,還說很遺憾不能坐郵輪去美國開同學會了!龍應台還呼應之,我的老天鵝!

目前國債推高到25兆,雖然沒有外債,倒是每一位國民平均背債一百萬,卻是事實。國民黨立委祭止兀認為:國家債務並不多,還是可以拖很長日子,不需要年金改革,他並舉冰島為例子,認為冰島在2008年金融風暴,國家破產後,IMF要求冰島可以申請紓困,但是先決條件是國家預算撙節開支,可是冰島政府反其道而行,不減預算,反而增加預算,以赤字預算擴大公共建設,最後挽救了國家,因此被稱為冰島奇蹟?但同樣陷入破產風暴的希臘,可就沒有這樣幸運,如果沒有大幅降低預算和社會福利,債務就無力償還,歐盟也不願援助,執政黨左右兩難,退休公教人員月退俸被減至二丶三成,都還過不了危機,無語問蒼天!

還有國民黨立委幹部,提出妙方,謂國家預算每年二兆元,「從中弄一點給軍退基金,不就不用軍改,動搖軍心嗎?」哈!軍公教勞農及國民年金六大部門,每部門弄「一點」,每年三千億國防預算就不用編了,就等中共解放軍上岸來「和平統一」好嗎?

國家債務處理不當,會危及國家整體發展,這是不爭的事實,冰島和希臘的不同下場,被經濟學界視為值得研究的課題,但是,北歐文化和南歐文化存在差異,冰島人主張誠實和平等,希臘卻是詐欺和逃稅充斥,兩國社會差異,實無法相提並論。

台灣的情況恐怕更加特殊,因為國家主權地位不確定,流落海外的資金超過三兆,無法被台灣所用,認真說來,台灣並不窮,只是認同台灣國家出了問題,如何引導海外台資回國,才是更重要課題,至於改革年金,當然越早越好,否則只會步上希臘後塵,而不是冰島奇蹟。

台灣反對年改者,以中產階級為主力,這些人在過去黨國時代,被執政黨視為鐵票部隊,各種不當稅制福利,年年推升,實際上是黨國的恩給攏絡,制定者甚至無法預料國家經濟發展的瓶頸(或可預料,但選票要緊,做了再說),才造成今日錯亂的給付制度,撙節財政,並非改革首要重點,使給付趨於公平,並可以延命,才是要務。

如果從更深入的人性層面,分析反對年改者,這種擔心變窮心理,說穿了就是資本主義社會中,對貧窮的恐懼和輕視,不管是中國所實施的變相共產主義,或自由資本主義國家,人類對貧窮輕視,對富人崇拜,相當普遍,甚至是真理。亞當史密斯認為:「這是人性道德感的低落,也是貧富不均差距擴大的原因」,每一個人只會重視自己能否過日子,能否更享受,卻忽視世界上比我們更窮困的人,把政府實施政策追求的公平正義,汙名為對人民權益的迫害,卻沒想到:只要社會上窮人越來越多,集體的窮困一旦發生,將是自由資本主義社會的毀滅。

年金改革問題,不在於價格和金錢,而在改革的價值,是否讓台灣社會世代壓迫感縮小,並走向更公平的社會。

左派歷史學家東尼賈德,在《惡運之地/給崩世代的建言》一書中說:「不管是左派或右派政府,造成政府政策失能的主因,就是缺乏論述」,民進黨使自己的年底選舉,陷入這樣困局,當然是論述能力下降的結果。

顯然,今天的執政者,會把這種失能現象,怪罪到反對黨身上,例如:假新聞和反新聞越來越多,直接把政府好的政策抹黑成壞政策,而執政者,對這些紅色資金幕後操控的「假反新聞」卻無力阻擋,這種情況,也在其他國家出現,除非你學習中國或俄羅斯,管控所有傳媒和網路,否則,這種假的和反面說法的新聞,恐怕沒有解藥治療,這也是民主國家必須承受的災難。但總不能兩手一攤,坐令紅潮浸蝕台灣民主吧,那選個政府做什麼,繳稅用到那裡去了?

某位親綠學者批評小英能力不足,又缺乏領袖魅力,才造成今天政府四面楚歌,選舉步步艱難。我倒不如此認為,民進黨確實是在國家最失敗,最艱難的時候,承接了執政權力,這是台灣選民的聰明,現在的台灣,像極了二戰時,飽受德國攻擊,國家搖搖欲墜的英國,聰明的英國人,選擇了邱吉爾首相拯救英國,但是,等到德國瓦解後,英國人就把邱吉爾拋棄了。邱吉爾還笑著說:「對政客的殘忍,證明英國人是偉大的民族」。

現在的台灣,不管是政治或經濟,在老共侵略的魔掌下,尚未脫離險境,甚至可以說:中國企圖砸毀台灣人的飯碗,對台灣自由民主的摧毀力道,正在加強。聰明的台灣人,既然在兩年前拋棄親中的政權,就不可能把這個抗敵的重任,交給幕後有紅色資金的政黨和政客,所以,小英和民進黨們,不要被所謂「四面楚歌」嚇倒,也無須被虛假的民調,和新聞玩弄了,如何以誠懇而非傲慢的心,加強執政的論述,接近基層地氣,說服人民才更重要。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