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中共就是敵人
中共就是敵人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世才   
2018-07-18
「中共就是敵人」是再清楚不過了,國防部政治作戰局撰文指出「中共就是敵人」,勇敢的劃清敵我,是認清歷史,也是正視現實,值得鼓勵。圖/軍聞社網站
「中共就是敵人」是再清楚不過了,國防部政治作戰局撰文指出「中共就是敵人」,勇敢的劃清敵我,是認清歷史,也是正視現實,值得鼓勵。圖/軍聞社網站

「中共就是敵人」是再清楚不過了,國防部政治作戰局撰文指出「中共就是敵人」,勇敢的劃清敵我,是認清歷史,也是正視現實,值得鼓勵。

不過,已經是西元2018年了,台灣有些人還要國防部政治作戰局,撰文提醒「中共就是敵人」,真是悲哀,真是好笑。

從1921年中共建黨以前就在防共的「中華民國」信徒,被中共打跑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民」,還有人搞不清楚「中共就是敵人」,真奇怪。這兩黨之間前後經過差不多100年你死我活的鬥爭,雙方死傷以百萬人計,到頭來是中國國民黨,向中國共產黨俯首稱臣,蔣介石的徒子徒孫還真棒。

原因無他,「寧給外敵,不給家奴」是部分「中華民國信徒」的劣根性,可惡到極點。

現在一心想投共的人應該也知道羞恥吧,所以拿出「一個中國」的「祖國論」模糊投降的焦點,還拿台灣當見面禮,繼續騙台灣人當中國的奴才。雖然主子換中國共產黨當,他們當奴才領班好像也很高興,至少還想騎在台灣人頭上。

蔣介石、蔣經國時代,騎在台灣人頭上吃喝拉撒,拽著台灣人整天喊「反攻大陸」,還真有要將中共吃下肚子的架式。但是兩蔣沒了後,領導者換台灣人李登輝做做看,這時候可不得了,鐵桿深藍的國民黨徒,怎麼忍受奴才爬到他們的頭上,也顧不得反共了,先對付不知死活的台灣人要緊。最後如願以償,前總統李登輝被國民黨掃地出門。

接下來的台灣之子陳水扁,竟然當起總統,是可忍、孰不可忍,陳水扁八年任期被國民黨整得唏哩嘩啦,卸任後還止不住深藍國民黨徒的怒火,直接將他關進監獄,還在監獄裡繼續羞辱消遣陳前總統,等同間接打台灣人耳光洩憤。

這時期的國民黨深藍不再反共了,「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都喊了出來,為投共自我解嘲。無恥到這個地步,沒有人格,沒有信仰到這個程度,是人怎麼會作出這麼離譜鬼事。

這些無恥之徒別告訴我說我不懂國軍、共軍系出同源的歷史,若真有兄弟情分,那當年還打仗嗎!還能不顧中國人、台灣人的死活嗎?說穿了只不過為了自己的利益,那管得數以百萬計的老百姓死亡。

還有,千萬不要把台灣人當白痴,說台灣人不懂血緣啦、宗族的重要。以此強調我們是炎黃子孫,我們都是中國人,是一個中國。

台灣人並不忘祖先,但我們絕不是虛妄的「炎黃子孫」。台灣人也不認為血緣是對組成國家的最重要性,因為國家的組成,宗族或血緣不是必要或充分條件,價值觀和理想性才是最重要的國家組成要件。

中國國民黨不要假裝不懂國家組成最重要的元素,當年國民黨信奉的五權憲法,雖然有點不倫不類,但走的方向沒錯,是民主的道路,有民主的信仰。

所以在以武力鎮壓專政的共產黨時,還有正當性。只是,蔣介石對中國人的獨裁統治,以及部屬的貪污腐化,改變了國民黨創黨的民主初心,而被中國人民拋棄。

中國國民黨來到台灣後,蔣介石領導的中華民國,還是死性不改,依然專制獨裁,荼毒台灣人,震懾外省人。當年就有胡適等一大群外省知識精英在《自由中國》雜誌寫民主與論霸權等文章規勸,中華民國還是走上蔣介石獨裁的不歸路,並且帶領了一群反民主的信徒在台灣興風作浪,戕害台灣。現在,還想一反過去,聯合同樣是獨裁政權的中共壓迫台灣人民,真的有夠可惡。中共發明的「反動」,此即百分之百是也。

別妄想了,現在的台灣年輕人是在自由、民主的資本主義社會成長,對於國家的組成要素,最要考慮的是民主、自由與社會價值觀,不是血緣,更不是假宗族的所謂不知所云的「炎黃子孫」而行獨裁的騙術。

中國人的「炎黃子孫」說法真可笑,姑且相信十幾億人口的所謂中國人是有傳說中的炎黃血統,可是,現在十幾億的中國人之中,也有滿族人、蒙族人、回族人、藏族人、苗族人等等。那麼,中國人除了是「炎黃子孫」,應該也是「藏黃子孫」、「蒙黃子孫」、「回黃子孫」之類吧。那麼「一個中國」的「炎黃子孫」要怎論述呢?頂多只能歸於「神話」吧,可不能當真,虔誠信仰至死。

若要講究民主,為了公平起見,這麼多血緣,可不可以利用現代醫學,檢查個人血緣的百分比,把比較相近的人湊在一起組成一個國家呢?這比較像「炎黃子孫」強調血緣組成國家的論述,不是嗎?

現在的台灣人就沒有假裝「炎黃子孫」的種族困擾。台灣有很多民族,有在地的十多族原住民、有早期為了求生存找到新天地的閩南人、客家人,也有曾經統治台灣的荷蘭人、西班牙人,甚至運耕牛到台灣的印度人,打輸中共轉進台灣的中國各地人、現在國際婚姻嫁娶的世界各國人等等,這些多國基因的人所組成,居住在台灣,認同台灣的人,我們簡稱「台灣人」。

「台灣人」是要以共同的自由、民主與人權價值觀組成國家,不必像中國人的假純正,(例如連戰自稱「純正中國人」,是很笑話的),搞了一個「炎黃子孫」共同祖先,稱之為「中國」的國家,壓死你個七葷八素。

所以,台灣要成為國家,也不是楊渡所說是追隨十九世紀民族主義論,而是拋棄血統民族論,以同樣的生活與生存價值為依據,所要成立的國家。

非常慶幸,現在,國軍提出「中共是敵國」的當頭棒喝,是理念之爭,是自由與民主人權價值觀之爭,國軍不再被什麼「系出同源」、同宗同族的奇怪思想弄得七葷八素,綁住了追求民主與自由價值的決心,也找回了當年孫文等民主覺醒的一批創建「中華民國」者的初心(孫文的革命手段雖然以民族論號召,但也有民主、民權的覺悟。考慮時代因素,不必有太多要求。)切割了當年軍頭割據的私心。

有了「當頭棒喝」的覺醒,進一步就會發現,原來所謂的「炎黃子孫」,標榜血緣的只是統治術,是想騎在人民頭上的「一個中國」騙術,不是組成國家的必要充分條件。

所以,以中共體制要強加於台灣的中國,不論從中華民國締造者的民主、民權等的初心,還是台灣已是民主體制的國家,中國要以武力侵略台灣,就是敵國。國防部政治作戰局撰文「中共就是敵人」是對的,能夠有這樣的認識是不錯,應該給予掌聲。但應該進一步闡明,和我們敵人勾肩搭背丶你儂我儂如:郝柏村丶許歷農……這些退將,當然也是敵人,國軍應有堅定清楚認識,不要被喜歡「紅旗招展」的背骨軍頭給嚇唬了,民主自由的敵人當然就是敵人,管他以前戴過幾顆星星,都要它變成流星(漏屎星)。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