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從通水事件談中華民國政府遷往金門!?
從通水事件談中華民國政府遷往金門!?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費邊社   
2018-08-06
東亞青運在中國打壓下被迫停辦,陸委會曾因此希望金門縣暫緩金廈通水典禮,然金門縣昨(5)日仍如期舉行「見證儀式」。圖/行政院金馬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翁明志臉書提供
東亞青運在中國打壓下被迫停辦,陸委會曾因此希望金門縣暫緩金廈通水典禮,然金門縣昨(5)日仍如期舉行「見證儀式」。圖/行政院金馬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翁明志臉書提供

馬英九在八年執政期間的親中賣國路線,在這二年來,慢慢被揭露出來,最近喧騰一時的金門「接管引水」事件,就是由馬英九批准、習近平拍板定案,這個成功的統戰案例,後遺症無窮,金門的飲水既然「受制」於中國,關係會與中國越走越近,通水事件是個導火線,正好提供大家思考中華民國與金門的問題。

「接管引水」不單單是一個通水的問題而已,而是國安問題!在馬政權執政八年任期內,類似這樣打著解決民生問題,其實是別具目的之統戰花招,不知道還有多少,通水只是冰山一角。

通水問題牽涉到的層面很多,過去香港「接管引水」羅湖,飲水問題「受制」於人,新加坡與馬來西亞之間 ,也曾有過類似的糾纏,已故星國領導人李光耀另闢蹊徑,自立自強「創造水源」,從海水淡化到廢水回收再過濾,幾經周折與努力,遂使水源不受制於大馬,新加坡獨立自主的地位,因而奠定。

許多人擔心金門「接管引水」後,今後與中國越走越近,飲水既然受制於人,如同金門人的脖子上已經套上繩索,中國隨時可收可放,今日的金門,就像是昨天的香港,早晚會步上香港的後塵,走上「回歸祖國」的命運。

金門在兩岸關係變遷中 ,曾扮演重要的戰略地位,蔣中正曾說:「有金馬才有台澎」,中國全面攻佔中國,曾發動大規模的砲戰,想要拿下金門,但在1958年10月25中共攻占金門失敗後,改成單打雙不打的砲擊策略,聽說毛澤東於解放軍將領會議中說:「留住金馬,讓我們跟台灣的距離更近」,後來的發展方向,證明了這一點,國民黨政府花費許多的資源、人力、物力,來保住金門的戰略地位。

通水事件發生後,網路上就有人主張,乾脆把金馬劃為「特區」,考慮慢慢讓其獨立在台灣之外,也有人主張乾脆直接讓金門公投脫離台灣,不要再與台灣糾纏不休。

而這幾年來,還有一個創新的想法,是由青年學者黃聖峰主持的「台澎國際法法理建國連線」提出,認為:「金馬是目前由中華民國政府統治的中國合法領土,台澎則是同盟國委託中華民國政府代管的前日本領土,其主權歸屬未定,中華民國只是事實上管理台澎,並未擁有台澎主權。法理上台澎並非中華民國一部分,不能以中華民國為國家名稱」,既然如此,何妨把中華民國政府遷往金馬,讓與「中國」有著剪不斷理還亂關係的中華民國政府離開台灣,台灣人則透過住民自決,建立一個新的國家,組織政府來治理台灣,才是正途。

黃聖峰的主張,看似大膽,却是極有道理,金馬是由中華民國政府統治的中國合法領土,中華民國政府遷至金馬,是理所應當,台澎則是同盟國委託中華民國政府代管的前日本領土,其主權歸屬未定,中華民國只是事實上管理台澎,並未擁有台澎主權,台澎人民以住民自決公投的方式,建立獨立自主的主權國家,才是未來該走的方向。

金門縣長陳福在引水見證儀式上強調,通水後將繼續推動金廈之間的通電、通橋(指金廈大橋),開創金廈「新三通」時代。金門與中國的關係越來越親近,已是趨勢,台灣人更應該用心關心自己的前途,思索未來如何走出一條獨立自主的道路!

Source: 民報/觀察站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