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台灣人驕傲在哪裡?
台灣人驕傲在哪裡?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8-08-06
新上任的故宮院長陳其南說:「要讓故宮台灣化,守護世界遺產,成為台灣的驕傲」。我聽了,真是一頭霧水,很懷疑:這位陳其南,到底是哪一位陳其南。新任故宮院長陳其南(中)宣布打造台灣化的故宮。圖/故宮博物院提供
新上任的故宮院長陳其南說:「要讓故宮台灣化,守護世界遺產,成為台灣的驕傲」。我聽了,真是一頭霧水,很懷疑:這位陳其南,到底是哪一位陳其南。新任故宮院長陳其南(中)宣布打造台灣化的故宮。圖/故宮博物院提供

新上任的故宮院長陳其南說:「要讓故宮台灣化,守護世界遺產,成為台灣的驕傲」。我聽了,真是一頭霧水,很懷疑:這位陳其南,到底是哪一位陳其南,我過去敬重的,具有台灣意識的文史學者,真的是這一位嗎?台灣人為了自由民主,為了活命,樂當美國保全,也算是糊口飯吃,現在還要擔任看管中國文物保全,台灣人瘋了嗎?7月26日,陳其南在世界博物館論壇上還說:「台灣歷史短小」,聽了,真是吐血。

陳其南的發言,既沒有討好中國派,也引起台派反感,真的兩邊不是人。民進黨的政治人物,缺乏政治意識,可見一般,故宮文物本身就極具爭議,所以,故宮這個院長職位,從1949年以來,說穿了就是簡單的政治任命,官字雖然兩個口,但是坐在這個位子上,謹言慎行,當然是選擇沉默,無須學習柯文哲,假裝語不驚人死不休。

2000年,扁政府上台,就曾經提出故宮改造計畫,最後還是無疾而終,卻又多弄出一個南故宮,說難聽一點,這些來自中國皇家,或從地下挖出的寶貝,畢竟不是屬於台灣,你既無法貼上新標籤,就變成台灣的,你要如何改造呢?有些具有台灣意識學者,把這些文物視為贓物,其實也不盡然如此,因為1948年,老蔣下令運送文物到台灣,還算是行使總統職權,並不算偷盜,真正的問題在於:文物存放的地方,並不屬於中國境內領土,更直接說:在台灣暫放而已,就好像存放老蔣屍體在桃園慈湖的「浮棺」。

讓我們先認識一下:這些中國文化歷史遺產的來路吧。

1912年,中華民國建立,但是,根據《清室優待條例》,末代皇帝溥儀,仍然有權,可以住在紫禁城,保留大清帝國國號,這個時候,紫禁城的寶物主人,還是屬於大清帝國。1917年,張勳搞了一個12天的短暫復辟運動,把溥儀推上前台,戲剛開演,隨即落幕。1924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軍隊衝入紫禁城,溥儀在日本人協助下,逃往天津租借區。

史書說:溥儀逃往前,帶走不少故宮文物,就依靠這些文物變賣生活,1931年,918事變,日本關東軍佔領東北,1932年,日軍扶持的滿洲國宣布獨立,並且把溥儀招回瀋陽「龍興之地」。

1924年,北京政變後,《清室優待條例》被廢除,1925年,故宮成立管理委員會,並且把文物開放給人民觀賞,但是,滿州國的溥儀認為:故宮文物屬於大清帝國,並聲明要奪回文物。

1933年,滿州國關東日軍,逼近榆關「秦皇島附近」,國民政府認為:一但日軍入關,故宮文物放在北京,並不安全,開始打算南遷,但是,北京市民多數反對文物南遷,當時院長易培基主張:「故宮文物搬到上海即可」,但是,蔣介石認為應該搬到四川,最終,老蔣說了算,一共打包文物13,491箱,中研院研究文物6,066箱,總數19,557箱,「這是赤色中國政府資料」。

文物先運往南京,再分成三路,運往四川巴縣,樂山和成都,1945年,終戰後,這些文物又回到南京,隨即國共內戰爆發,這些文物終於滯留南京。1948年12月,老蔣在下野前夕,命令把文物送到台灣,總共2,972箱,平心而論,最早的文物南遷,逃避戰火是真,但是,老蔣下野之前,把文物運到台灣,就充滿爭取政治上正統的算計了,很可能運送時間太匆促,多數文物仍然留在中國南京。解放後,1950年,老共又從南京運送1,500箱文物到北京,剩下的文物,也在1953年全數運回到北京,如果以兩地故宮比較,北京故宮文物數量,當然比台灣多出好幾倍。

日本作家野島剛在《兩個故宮的離合》一書中說:「中台兩個故宮,正好象徵兩個分裂中國的縮影」,但是,書中第二章內容說:「華夷思想下被拋棄的島」,才是本篇文章主題,台灣正好是大漢民族眼中的夷人,也是被強迫漢化,忘記自身文化歷史的一群人,一堆拋棄祖靈的台灣「假漢人」,有何資格談甚麼驕傲呢?

今天,被「兩個中國」假歷史,籠罩下的台灣,半山之祖連橫寫的《台灣通史》說:「台灣自古無史」,真是胡說八道,甚至把台灣形容為「充滿瘴癘之地」。但是,根據1623年,荷蘭人據台之前,荷蘭東印度公司派遣探勘小組,抵達台南,探訪平埔人社群的形容:「這裡的人民以社為單位,住處呈現高腳屋建築,可以通風,躲避蛇蟲侵擾,社區被樹木環繞,屋和屋之間,都有一定距離,可以防止傳染病,有地下井和泉水流過,平埔人每天有多次沐浴習慣,看起來是維持健康的方法」,詳見:駱芬美《被混淆的台灣史》。

從以上形容來看,亞熱帶或熱帶氣候的南島族群,普遍也有類似高腳屋建築,至於所說瘴癘之氣,帶來疾病,應該是風土病,台灣氣候溫濕,沐浴必然是排除疾病之舉,反而,在鄭王朝東寧國以及清帝國統治後,台灣平埔人居住習慣被改變,建築方式改為漢人的聚集式連接屋,漢人清潔習慣不好,人畜共處,並且帶來境外傳染病,這才是事實,貶低台灣平埔人,抬高漢人來台形象,一向是掌控話語權的漢人史家的工作,這也是被征服的台灣平埔人,悲哀的地方。

應該展現台灣這塊土地文物的地方,被中國文物佔據,還稱為故宮,紀念曾經輝煌的中華帝國,這是征服者心態,被征服的台灣人,哪來驕傲?真正的台灣文物,卻被稱為遺址,散落島內山邊水畔之處,扁政府上台,台灣歷史博物館才在台南建設,但是,綜觀館內所展,荷蘭治台之前的歷史,卻因為平埔語的沒落,已經不復可知。

歐洲人心目中的台灣國「PACCAN」,當然不是陳其南以為,只有四百年歷史而已。

1968年,台大考古團隊在花蓮長濱遺址「八仙洞」進行探查,長濱文化被稱為台灣舊石器時代,早期的文化代表,距離現在約250萬年,可見台灣島上人類活動相當早,帶考古隊的宋文薰教授認為:「長濱文化的人類,來自中國華南地區」,但是,當年在台灣的瑞士文化學家兼傳教士,艾格裡卻認為:「長濱遺址的人類,就是南島語族的祖先」,否定了台灣先人來自中國的看法,卻被國民政府視為政治不正確,艾格裡後來隨即被驅逐出境。

長濱遺址只是證明台灣歷史久遠之一,左鎮出土的化石,也證明台灣數萬年前,就有人類活動。

用很簡單的邏輯推理:數百萬年前,在中國華南地區的古人類,絕對有可能為了覓食,在陸地上,向南方遷徙,但是,會乘船向東遷徙的概率,有多高呢?用膝蓋想也知道,但是,中國意識當道之下,只要凸顯台灣歷史文化悠久,比中國更文明的說法,全面受到打壓,這就是台灣今日,認賊作父的現狀。

台灣台南下營,古稱「禾寮港」,也是「西寮遺址」所在,這裡是早期平埔人造船重鎮,傳說:鄭成功到台灣後,看到平埔人造船技術,勝過中國,一把火把港口燒了,但是,平埔人的造船技術,卻被日本人記錄下來了,1913年,日治時代,日本人佐倉孫三,親眼見過台灣人造船,因此在《台風雜記》如此寫道:「台人所用船體,大者如我千石船,形似大魚,軸為首,鱸為尾,巨口大眼,其狀甚奇,帆大抵使用廉蓆,截風濤,來往滄冥,如走坦途」,平埔人稱呼這種船「BANGKA」,船上可帶百人,有單船體和雙船體,專司遠洋航行,夏威夷和斐濟群島,還可以看到這種船,近海的漁船稱呼AVANG,有一個支架或雙支架,菲律賓和印尼群島,習慣通用這種船,詳見埔農所寫:《台灣古今真相》。

明朝官員張燮在《東西洋考》也把北港國稱呼海國,可見,台灣航海技術比中國發達,日本人形容:巨口大眼的船,很像明永樂時期,鄭和下西洋的船艦,說不定,當時有台灣平埔人參與造船,造船技術發達,更可以證明台灣是南島民族原鄉,今年7月底,一群紐西蘭北島毛利小孩,來到台灣尋根,因為父祖輩告訴她們:他們祖先來自台灣,毛利人鯨面紋身,和台灣原民相同,包括現在的帛琉,諾魯,波里尼西亞,夏威夷,都是南島文化傳播的地方。

南島民族的另一個特徵是巨石文化,1930年,日本考古學者鳥居龍藏來到卑南遺址,和巨石聚落合拍一張照片,當時的巨石比目前還多,這些巨石在原住民的話稱為「神聖之所」,有點像似復活島上的摩埃石頭,帛琉或諾魯這些南島民族,也有同樣巨石和祖靈崇拜,也證明台灣住民是南島語族,不是漢人後代。

目前在花東地區,陸陸續續出土的太麻里舊香蘭遺址,發現3,500年前的蛙型玉雕,距離卑南遺址不遠,再沿著濱海公路往上,還有都蘭遺址,曲冰遺址,丸山遺址,鹽寮遺址,以及出土3,500年前黃金胸飾的巴桑安遺址,還有更多的貝塚遺址,這些都是台灣寶物。

可惜,台灣寶物好像只是中國文物配角,台灣的百萬年和中國百萬年不一樣,中國文物可以登大堂入華屋,台灣文物卻只能四處流亡,所以,也只能散落在台灣各地,不能和中國文物爭鋒,這也就是野島剛所寫的:「華夷思想下被拋棄的島」。

發現台灣人5,000年前工業區的貢寮舊社遺址,因為核四發電廠的興建,考古遺址遭到破壞,當年,許多有識之士持續抗議,卻沒有結果,在國民黨眼中,這些可以證明台灣曾經擁有文明的文物,最好長埋地底,現在核四廠既然已經停建,這些屬於台灣的寶貝,是否應該還給台灣人呢?

我真心期待,台灣有一天,獨立復國或建國成功,在原來的外雙溪故宮場域,展示出真正屬於台灣人的歷史文物,台灣人無須再擔任中國文物的保全,那才真的是台灣人的驕傲,會有那麼一天嗎?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