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要和KMT協商,自以為是民主的表現,皆是死路一條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特赦陳前總統絕對有道理
特赦陳前總統絕對有道理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張正修   
2018-08-07
對陳前總統的特赦有很多理由都必須考量,其中陳前總統對台灣的貢獻就是必須考量的因素之一;除去媒體這種負面因素不必太在意之外,對陳前總統加以特赦其實是合乎許多國家的特赦理由,問題就在於民進黨要如何去論述才是重點。示意圖/張家銘(資料照)
對陳前總統的特赦有很多理由都必須考量,其中陳前總統對台灣的貢獻就是必須考量的因素之一;除去媒體這種負面因素不必太在意之外,對陳前總統加以特赦其實是合乎許多國家的特赦理由,問題就在於民進黨要如何去論述才是重點。示意圖/張家銘(資料照)

一、一篇誤導民眾的評論

拜讀自由時報(8月7日)王先生所寫的鏗鏘集「讓陳師孟去查」,頗多感觸,覺得這篇文章有些論調無法苟同,顯有加以討論的必要。王先生的意思是說:要打破陳前總統的現狀,有四種可能:特赦、抓回去關、恢復審判、讓陳師孟去調查司法不公。他認為扁迷的特赦要求只是選擇對他們最省事的方式,但給人得寸進尺,找錯對象(的印象),因此最具正當性的是維持現狀,讓陳師孟去調查司法不公,而不是特赦。

二、與全斗煥相比,陳前總統的錯比屠殺還重嗎?

各位應該還記得韓國前總統全斗煥在1980年的光州事件當中,為了鎮壓要求實施民主的學生,派遣陸軍的特殊部隊壓境,結果,造成154位學生與民眾死亡,受傷者達3028人。在退任之後,他被追訴,而被判死刑。2013年,韓國通過「全斗煥追徵法」,對全斗煥家族的貪瀆斂財行為,進行強制偵查,並於9月10日就其追徵金未繳納的部分1672億韓寰完成追繳。然而,在金泳三的時代,他被減刑後特赦。

又盧泰愚曾在第九師團擔任陸軍上將,他與全斗煥就發動肅軍政變,奪取政權。他在1988年2月25日擔任第13屆總統,在1993年退任。於1995年,他因為隱蔽政治資金被發覺,於是被拘禁起來,更由於金泳三指示重新偵查光州事件與肅軍政變,因而他在1997年4月17日被韓國最高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7年,並追徵2688億韓寰,但在12月就被特赦。

請問陳前總統在其任內,有利用其職權殺人嗎?即使我們認定陳前總統有貪汙7億元的新台幣,請問這7億有比全斗煥與盧泰愚貪瀆獲得的多嗎?事實上,與曾被赦免的政治人物相比,陳前總統可是功大於過。

三、令人慘不忍睹的獄中折磨

陳前總統自2008年11月12日起首次被羈押,到後來第一個有罪判決之間,都被關在土城看守所,直到2013年4月19日才移到台中監獄附設培德醫院。他被關在小小的牢房中,一切都暴露在國民黨的監視之中,受盡侮辱,在這之間,發生什麼事,沒有人知道,但陳前總統的身體每況愈下,明眼人一看也知道陳前總統在獄中被做了手腳,而統派媒體也無所不盡其極地在電視乃至各種媒體極盡能事地侮蔑、嘲弄他。這使得大家覺得:陳前總統即使有錯,也已受夠,還有必要再凌虐他嗎?我還很清楚記得的是:當時王作榮就呼籲馬前總統特赦他,表示這樣對待陳前總統已經夠了。

扁案明顯有政治因素介入

四、陳前總統刑案之真相,不是藍軍片面之詞就可被判定

陳前總統的律師曾說過,如果沒有政治因素,陳前總統的案子應該都是無罪的。就這一點,如果我們相信專業的話,那就表示事實的真相還有得挖。而且,從紅杉軍的示威到陳前總統後來的判刑、監禁以及媒體的炒作來看,讓人們越發覺得這是有計畫的政變,要搞垮民進黨與對陳前總統進行政治報復。也因此,如果說陳前總統是因為貪瀆而被判刑、入監,那恐怕有很多討論的空間,這件事已經變成台灣史上的重大事件,有一天應該會水落石出。要抓住真相,那就公平調查,但問題是誰在擋調查呢?

五、是誰在檔司法真相的揭發?

(一)被滲透的新潮流對民進黨進行政變

事實上,很多人看到陳前總統從卸下總統職位後沒多久,就被扣上手銬,直覺上就認為這是政治迫害,很多人都想藉著小英當選總統與民進黨的全面執政,對司法展開轉型正義,對於從事偵查的檢察官與執司審判的法官進行調查,以使扁案的真相大白。但是真正在擋調查的正其實是新潮流。事實上,我早在其他的文章(當新的國民黨取代舊的國民黨時,台灣應該怎麼走下去呢?)中,就已寫過新潮流早就被滲透,而在陳前總統任內,拿著綠旗反陳水扁的,正是新潮流。各位或許還記得,新潮流是最早敢公開主張台獨的派系,但是沒幾年就變了調。

其實,一個有思想、有主張的人,在面對局勢的變化時,是可以改變自己的戰術,以使新的戰術能夠去實現自己的戰略目標,但是我們實在沒辦法想像一個派系竟然是把自己的戰略目標改變,而使自己180度轉變,讓今天的自己否認昨天的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呢?其實,在我長期的觀察中,正因為新潮流在民主集中制之下,採取集體領導,所以只要掌控決策會議=政協會議,就能夠掌握新潮流,進而影響民進黨。在1990年之後,新潮流表面上是以務實為導向,但如深入調查,顯然務實只是表面的話,其實那個年代,我們早已聽說:某要員在中國被設計,在聲色場合被全套錄影,他在北京賺了大錢,又某要員拋棄自己的糟糠之妻,娶了一個外省美嬌娘,常常往中國跑……。

顯然地,新系被滲透之後,透過女人與金錢就可以掌握少數的政協,進而改變派系的走向。各位再想一想,陳前總統在任時,新潮流掌握了1/3的位置,他們積極推動對中國的開放政策,與蘇貞昌形成蘇新同盟,又他們故意把國務機要費一案向媒體暴露,藉機批判陳前總統偏向所謂的深綠路線與深綠政策……,這種作法從現在來看,其實就是對民進黨的政變,當時被稱為十一寇的段宜康、洪奇昌、李文中以及郭正亮、沈富雄等人的內鬥內行就與紅杉軍的倒扁運動相呼應,而這正是使民進黨選舉大敗的主因。從現在回想起來,儘管他們當時都把敗選的責任推給陳前總統,但是有人會斬自己的手腳而寧可把政權送給國民黨的嗎?你會相信他們跟你是同志嗎?

也因此,我們不得不懷疑當時,新潮流其實是與藍軍、中國勾結,要徹底打跨陳前總統與民進黨的派系。

(二)新潮流擋調查,不是陳教授一個人在兩年內可查完

《新潮流是中國派在民進黨內部與中國裡應外合的派系》的這個看法,從陳前總統的特赦案即可看出。蔡總統上任時,她所主張的司法改革獲得多少人的支持,從選舉的過程即可清楚知悉。但問題就在於蔡總統被新系包圍,被拖著鼻子走,找一個邱太三當法務部長,根本是在討好檢察官,找一個許宗力,根本是在討好法官,陳師孟說要對檢察官、法官進行調查,他們馬上反對,請問,在這種情況之下,可能對扁案的偵查、審判過程順利進行調查嗎?其實,蔡總統做了不少改革,可是民調卻不高,真正的原因之一就是她任由邱太三、許宗力包庇司法界,讓人們覺得民進黨想要控制司法,對付異己,其實,真正能控制司法界與情治單位的就是新潮流,蔡總統是自己背了黑鍋還不自知。

陳師孟教授說:透過監察院可以抓出司法界的害蟲,可是就在只剩兩年的任期才被提名、就任,就連調查慶啟人的案件馬上被藍軍幹掉,而移轉給國民黨的監委調查。其實剩下兩年才讓陳教授當監委,擺明的就是叫他不要查。

讓案子懸在半空中是對扁最大折磨

六、讓陳總統處於不確定的狀態是很殘忍的

讓陳前總統保外就醫,又不真正推動司法轉型正義,其實就好像判陳前總統死刑而不執行一般,這是非常不人道的。其實,新潮流的鬥爭就是要把陳前總統吊在半空中,隨時可以要脅陳總統說要隨時進行審判,用此來嚇陳前總統,邱太三多次恐嚇陳前總統,其實就是這種作法的顯現。從人道的立場來看,要的話,就讓陳前總統像全斗煥與盧泰愚一樣,可獲得自由,不然,就全部審判完,再做特赦,這種作法,其實讓人們反而會感覺到:是民進黨在對陳前總統進行政治迫害,而且這個迫害就是讓陳前總統生不如死。請問世界上有這種半吊子的釋放法嗎?

七、以保外就醫來維持原狀是破壞法治的不良示範

其實,蔡總統與新潮流在陳前總統的特赦案上,犯了一個最不好的示範。為什麼我會這麼說?使陳前總統維持現狀,會使人民覺得執政者可隨時把陳前總統抓進牢房,只要說保外就醫的理由沒有了,就可以抓他,也可以暗中不斷放話,說陳前總統裝病,但又不讓他像被特赦者一般可以完全自由。而如果陳前總統要求特赦,馬上又可以說他貪得無饜。

法律的一個特點就是安定性,如果陳前總統的案子在處理上本來就應該讓他自由的話,那就應該想辦法去修改法律,以使這個案件早日解決才對。但或許民進黨內的中國人對於堅持本土立場的總統很痛恨的緣故,所以就用這種方法來慢慢折磨陳前總統。

八、陳前總統絕對有特赦的理由

韓國的SK集團的會長崔泰源因為經濟犯罪被判刑,後來被朴槿惠總統特赦,其理由是他在經濟上對國家有貢獻。其實對陳前總統的特赦有很多理由都必須考量,其中陳前總統對台灣的貢獻就是必須考量的因素之一,更且,台灣的媒體親中、泛藍居多,陳前總統堅持自己的台灣主體立場,這本來是一件了不起的事,照理說,敵人也應該敬畏陳前總統三分才對,只是台灣的這群中國人沒有這種修養,所以對陳前總統總是帶著恨意而對他謾罵。如果只以他們的聲音為首要考量因素的話,那民進黨以後不要推出總統候選人,民意一定最高。除去媒體這種負面因素不必太在意之外,對陳前總統加以特赦其實是合乎許多國家的特赦理由。問題就在於民進黨要如何去論述才是重點。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